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好,你去吧,有吴妈在我没事!”门光荣说完就让桑枝走了,而桑枝在门家大院走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开车就去找肖菲,只是见到肖菲之后,这桑枝就一直都在走神,肖菲就算是不知道桑枝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也能猜的出来肯定是发生不好的事情了。

    肖菲原本是想忍着不问的,可是这都半个小时了,桑枝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这难免让肖菲觉得有事发生,所以这会肖菲拉着桑枝说道:“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不然我是不会走的?”

    肖菲已经是说的很明确了,可是这桑枝摇摇头对着肖菲说道:“真没事,你瞎担心什么,你快买衣服,买完了我还要回公司看看,最近这几天是金·玉颜最关键的时期,不能出任何的岔子。”

    “你昨晚没回去?”

    “你怎么知道的?”

    这桑枝刚一说完,便咬着自己的嘴唇,恨自己最笨,怎么就说出来了,而肖菲一脸:你说不说的模样,弄得桑枝是真的没办法了,这会叹气一声对着肖菲说道:“你买完了,咱们找一个地方好好聊聊!”

    “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了,我桑枝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桑枝见者肖菲不依不饶的,也实在是没办法了,这件事情桑枝不能跟任何人说,但是桑枝知道跟肖菲说那是一定没什么问题的,跟肖菲说了还能让肖菲给自己出出主意。

    因为有了桑枝的那句话,所以这个时候,肖菲很快就买完衣服,带着桑枝去了休闲吧,坐下之后,肖菲只是看着桑枝不说话,因为肖菲知道这事该桑枝亲口告诉自己,而不是自己威逼利用,加言行伺候,她才说!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还不准备说!”

    “我这不是想想到底该从哪里说起好吗?”其实对于桑枝而言这件事情还真的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毕竟是自己跟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这要是被门少庭知道了,这还指不定会怎样来着,所以此时桑枝十分的愁眉不展。

    叹气一声这才说道:“你还记得咱们在酒吧遇到的那个龙泽天吗?”

    “嗯,就是那个英雄救美的男人,你昨晚不会是跟他回去了吧?”

    “嗯!”桑枝说完轻轻的点点头,也不敢说别的,叹气一声继续说道:“昨晚我们都喝多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早醒来的时候,就跟龙泽天躺在一起,那龙泽天还让我对他负责,你说这是什么男人呀?”

    桑枝只要想到这里就会一阵的气愤,这龙泽天也太不是男人了吧?

    “枝枝,你跟这龙泽天发生一夜情了?”肖菲这会才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桑枝对于这方面是很保守的,肖菲一直都知道,这个时候,肖菲觉得桑枝一定是很难受的吧!

    桑枝看着肖菲那样吃惊,其实桑枝自己也是很吃惊的,可是还能说什么吗?对着肖菲点点头,这肖菲拉着桑枝的手说道:“没事的,没事的,那龙泽天还说什么了?”

    “倒是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让我负责,我是好说歹说的,才在龙泽天哪里回来的,我真怕这事比少庭知道,你也知道少庭的脾气,我……”桑枝觉得自己很对不起门少庭,而肖菲拉着桑枝安慰的说道:“没事的,这又不怪你,这事就算是门少庭知道了,那又怎样门少庭还能吃了你不成?”

    “我是觉得对不起少庭!”桑枝虽说并未表现的怎样,可是桑枝内心是十分的害怕的,这个时候桑枝双手禁不住来回的搓着,让肖菲看了都心疼,走到桑枝的身边,抱着桑枝说道:“我都说了没事的,你这么担心做什么,你白药担心好不好?”

    “可是这又不是说没事就没事的,我真担心少庭知道!”

    “你不说少庭是不会知道的,再说那龙泽天又不知道你是谁,你担心做什么,就算是门少庭知道了,他也得给你报仇啊,难道还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找算你吗?”肖菲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这对不起的成分太大了!

    这肖菲给桑枝谈了很久,桑枝这才稍微的舒服了一些,要不是白修斯给消费打电话要见肖菲估计这桑枝还要跟肖菲谈上一会!

    “肖菲,你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跟白修斯之间有事啊?”桑枝看着肖菲在接到白修斯的电话时,神色明显的有些慌神了,所以才会这样问的,而被桑枝这样一问,这肖菲更加的慌乱了,说话都说不好的,看着桑枝说道:“你别胡说能有什么事情呀,我只是……”

    “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吗?你可是比我还不会说谎,你知道我今天跟爷爷说我昨晚为什么夜不归宿的时候,吓成什么样子吗?”

    “好,好,我告诉你吧!”肖菲,原本是不想说,可是桑枝都说的那样了,这肖菲也就直接实话实话了,这会肖菲看着桑枝将自己昨晚还有今早跟白修斯跟杨小娟之间的事情都跟桑枝说了一遍。

    桑枝听了禁不住笑道:“你说咱们俩人也真是够了,怎么就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呢,不过你还好,你都离婚了,其实那白修斯不错,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白修斯噢,那白修斯还是不错的吗,不管是张相还是家世,其实跟你还是蛮配的!”

    “枝枝,你够了哈!”

    被桑枝这样一说,这肖菲倒是不好意思了,桑枝送走肖菲之后,杨天一笑其实肖菲说的对,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桑枝就必须要去面对,桑枝已经决定了,等到门少庭回来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他,桑枝不喜欢欺骗,不喜欢隐瞒因为桑枝知道隐瞒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

    桑枝来到公司之后,处理了一些事情,见着没什么事情,是准备走的,不过还是被小刘给叫住了,桑枝知道今天小刘叫住自己应该是好事吧,看小刘笑的花枝招展的模样,这就算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也知道是好事。

    “这是发生什么好事了,你笑成这副模样?”

    “老大,你太厉害了,这你都能猜得出来?”

    “看你笑的跟花,一样,我能猜不出来吗?”被桑枝这么一说,这小刘摸着自己的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继续说道:“老大,分销商加货的事情已经全部都处理好了,货都已经发出去了,分销商很满意!”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做好的,你自己还不相信你自己,现在相信了吧?”桑枝说完便对着小刘笑笑,继续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就直接回家了,因为桑枝这一整天都没有陪着宸安了,现在是时候回去看看宸安了,不然这个小家伙又该不安分了。

    这个时候肖菲已经来到了跟白修斯约定的地方,看着白修斯说道:“找我什么事?”这肖菲都没有要坐下的意思,白修斯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现在跟我又不是仇人,你这副模样做什么,难道你真因为今早的事情想跟我分道扬镳!”

    “我肖菲不是这样小气的人,何况昨晚确实是我喝多了,我们又没做什么,我干嘛跟你分道扬镳?”肖菲说完就坐下了,反正都来了,那就跟白修斯吃顿饭吧,肖菲觉得反正白修斯有的是钱,请自己吃顿饭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所以对于白修斯的邀请,还是表示很赞同的,只是不想提起昨天的事情而已,这会这白修斯看着肖菲说道:“明天你就要去上班了,这个送给你当做是我送你的礼物!”白修斯说着拿出一个项链给肖菲,而肖菲看了一眼项链吃惊的回应道:“白修斯,就算是你再有钱,也不至于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吧?”

    这白修斯见着肖菲不想接受,瞬间笑着说道:“你以为我会送你很贵重的东西吗?这个很便宜的,你不用吓得慌,我不会送你太贵重的东西!”这肖菲听到白修斯的话,也稍微的不再那么的担心了,跟白修斯吃饭的时候,肖菲都没发现这有人在跟踪自己跟白修斯那是跟踪的人不是别人派来的,正是白修斯的妈妈刘芳玉派人来的。

    回去禀报之后,这刘芳玉知道自己的儿子正是跟肖菲在一起的时候,这刘芳玉气的差点背过气去,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说道:“你给我看好,我要知道这俩人的一举一动!”

    “是,夫人放心!”这人是侦探社的,自然是仰仗着这样的事情赚钱,所以对这刘芳玉自然是毕恭毕敬的,唯恐得罪了这位财神爷。

    门家那边,因为门正带着妻子还没回来,门少庭又没有音信,所以现在的格外的冷清,这爷爷就睡好了,宸安,这个小家伙,估计是因为今天一整天都没见着桑枝的缘故,这都十一点了,这宸安还没有一点要睡的意思,这桑枝都有些受不了了。

    吴妈见着桑枝有些累了,这才看着桑枝说道:“要不然你先去休息吧!”

    “吴妈你不用担心我,我一会看着宸安睡了我能就去睡,你先休息吧!”桑枝知道吴妈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吃不消,这会看着吴妈去休息之后,桑枝才对着宸安小声的佯装不满的说道:“宸安,你还不准备睡觉吗?妈妈都累了!”

    就在桑枝的软磨硬泡之下,这宸安终于是睡着了,桑枝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看着手机亮着桑枝也没心情去看这些,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桑枝并没有看到自己的账户多了一百万这条信息。

    而那发短信的人,此时满眼笑意的看着手机轻声说道:“我看你这一次还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说完便也安心的入睡了,事实这群人在睡梦中到底想些什么就没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