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第二天桑枝是在宸安的哭声中醒过来的,睡眼惺忪的看着宸安说道:“我的小宝贝,你是不是想爸爸了,你说你这大清早的就哭,就不怕吵到别人吗?”桑枝自然是知道宸安听不懂这些,只是桑枝还是小声的说着。

    直到看着宸安不再哭的时候,这桑枝才不再说别的了,只是看着宸安一个人在玩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宸安可以自己一个人看着球,笑上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这桑枝都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宸安,要不是因为自己没时间陪着宸安,这宸安也不会这样时不时的自己跟自己玩了!

    “宸安……”几分钟之后,桑枝看着宸安又睡着了,好在这宸安还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是最喜欢睡觉的,所以这也是桑枝唯一能觉得稍微好受一点的地方,吩咐好之后,这桑枝就出门了,今天是肖菲第一天上班,桑枝决定去接肖菲,送肖菲的。

    不过桑枝刚到江北城的楼下,就看到白修斯在给肖菲开车门,虽说肖菲极力的否认,可是桑枝还是觉得这白修斯应该宁氏对肖菲有意思的吧,不然也不会这样迁就肖菲,要知道这白修斯可是新一代的男神,这男神为了一个女人屈尊,难道不是喜欢吗?

    桑枝也希望肖菲能找到一个真的爱她的男人,这白修斯桑枝倒是没什么意见,看着白修斯开车带着肖菲走后,这桑枝便也回公司了,只是在路上桑枝想给肖菲电话调侃一下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有一条短信。

    桑枝漫不经心的打开短信,原本是不在意的,可是在打开短信之后,这桑枝看到短信的内容的时候,就一阵的吃惊,自己的账户多了一百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桑枝打电话询问之后,这才知道是龙泽天给自己打过来的,桑枝不知道这龙泽天到底想做什么,不过桑枝接着又看到自己的手机还有一条短信。

    看懂这条短信的是,这桑枝真想将龙泽天给杀死不可,这男人是有病是不是,怎么这么不着调,作死的节奏呀,那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桑枝小姐,我是龙泽天,现我给你打了一百万,买你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在半个小时之内你要是没有任何的反应,那我就当做你是接受了我的提议!”

    桑枝狠狠的将自己的手机丢在副驾驶上,几分钟之后,这才拿起手机,直接给龙泽天打过去电话,桑枝忍住没有让自己发火,对着龙泽天说道:“你是有病是不是?钱我给你退回去了!”

    桑枝说完就挂断电话了,而龙泽天再一次打过来说道:“桑枝小姐,你已经答应我了,你再给我打过来是什么意思呢?”

    “我没看到你发的信息,我今天才看到,所以你说的不算,我不会答应你的,你要是知道我是谁,那你就应该是知道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还有孩子,龙泽天你是脑子进水了吗?”桑枝现在禁不住的想骂人,要不是碍于这龙泽天暂时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估计这桑枝早就骂人了。

    “我可不管这些,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了,你想怎么样都行,晚上我去接你吃饭!”龙泽天说完就挂断电话了,而桑枝还想说的话,就这样硬生生的被龙泽天给挡住了,桑枝对着电话咒骂道:“龙泽天你就是一个混蛋。”

    没有时间想这些,这个时候桑枝已经来到公司,最近是第二轮宣传的关键时期,所以桑枝一刻都不敢怠慢,门正也在刚才的时候,打过电话来询问了,估计是不放心,这第二轮的宣传是金·玉颜最值得期待的部分,所以也是最容易出错的环节。

    “爸,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那就好,这个我倒是不担心,只是少庭还没有消息吗?”门正很少会主动询问门少庭的事情,这父子二人一直都是这样的,可是这一次门正也觉得有一些不一样了,这才会询问桑枝少庭的下落。

    而桑枝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要不是电话那边的门正继续询问,这桑枝估计还会在沉思吧!

    “哦,爸,没事,我问过徐参谋长了,他说少庭跟强子去执行下一个任务去了,那个地方比较偏远,所以这才联系不上,估计很快就能回来了!”

    “那就好,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

    “爸,您说的哪里的话!”桑枝说完就挂断电话了,只是被门正这么一说,桑枝更加的担心了,再一次给徐参谋长打电话,而徐参谋长虽说是没说什么,不过那唉声叹气应该就是对桑枝的回答吧!

    “徐参谋长,部队派人去找了吗?”

    “找了,可是却什么都没找到,毒刺的人都出动了,估计很快就有消息了,你也别太担心了!”

    “恩,这件事情就麻烦徐参谋长了!”桑枝说完含笑挂断电话了,没有继续说什么,今天中午跟肖菲约好了,这没注意时间已经超了,桑枝一阵的担忧,快速的去了自己跟肖菲的定点餐厅,不过奇怪的是一直都很守时的肖菲却没有过来。

    桑枝担心的给肖菲打电话,却被肖菲给挂断了,桑枝想着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这转身正准备走的时候,就看到肖菲气喘吁吁的在自己的身后,可是将桑枝给吓着了,这桑枝捂着胸口不满的说道:“吓死人了,你怎么才到?”

    “你也就刚到五分钟,我看到你了!”

    看着肖菲这么累,还跟自己这么说话,桑枝倒是觉得看来这肖菲第一天上班并未受到什么责难,桑枝看着肖菲坐下之后,询问的说:“你看来这不错啊!”

    “哎,也就那样吧,反正这闲言碎语还是有的,不过我还是按照你说的充耳不闻,这样我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肖菲说着对着桑枝笑笑,拿起眼前的水就给喝了,桑枝无奈的笑笑,好在肖菲的心态比较好,不然这还真的承受不住了!

    “你来这么晚,是因为他们为难你吗?”

    “没有刚才我将白修斯给我的项链给丢了,这毕竟是人家送的,我们还住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要是真给弄丢了,这白修斯还不得恨死我!”说着肖菲就拿出那项链给桑枝看,而桑枝看到那项链之后,满眼吃惊的看着肖菲说道:“这是白修斯给你的?”

    “恩,是啊,怎么了?”

    “你知道这个项链市值多少钱吗?”桑枝这幅模样,倒是将肖菲给吓坏了,这肖菲看着桑枝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啊,不过白修斯说不值几个钱,所以我这就收下了,怎么了?”

    “一百万!”

    “什么?枝枝,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肖菲瞬间起身看着桑枝,而桑枝拉着肖菲坐下之后说道:“你这不知道这个是多少钱吗?”

    “我要是知道这么贵,打死我都不要了!”肖菲这个时候还真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听白修斯的,就应该不要了!肖菲想着拿过项链,就准备走人,却被桑枝给叫住了“你想干嘛?”

    “给白修斯送回去呀,这么贵的东西,我哪承受的起呀!”肖菲说完还是想走人,不过再一次被桑枝给拉住了,这桑枝看着肖菲说道:“你就这么送回去,你跟白修斯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其实那白修斯还是不错的,你先别做的这么绝,看看再说!”

    “干嘛!”

    “听我的!”桑枝都这么说了,这肖菲自然是不再说别的,只是肖菲想不明白白修斯为什么会送自己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过转头想想这白修斯是大明星,指不定这就是人家给他的,他顺手给自己的,要是自己还回去,还真的会显得有些尴尬了,所以这肖菲听了桑枝的话,并没有回去。

    而桑枝却陷入了沉思,这白修斯拿着一百万的东西给肖菲,自然是因为喜欢了,那龙泽天是因为什么尼?这白修斯喜欢上肖菲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俩人合作过广告,可是这龙泽天可是仅仅只是跟自己见过一面而已!

    桑枝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是因为喜欢自己而给自己打那一百万,那现在只能说明这龙泽天之所以会这么做是有一定的原因的,或者是有一定的阴谋的或许是跟在门少庭的身边久了,这桑枝也跟着有了特种兵的特征。

    所以晚上当龙泽天来找桑枝的时候,桑枝并没有拒绝,因为桑枝想看看这龙泽天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真的就是有事。

    “我还以为你不会搭理我?”

    “你能这样想那是很对的,今天我之所以会见你,是因为我心中有疑问,所以我想问问你,并不是我真的想跟你一起吃饭?”桑枝见着龙泽天也是那种快人快语的人,所以也就不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看着龙泽天说道:“你接近我到底是什么目的?”

    “很简单,我喜欢你!”

    “龙泽天,明人不说暗话,你不妨直说。”桑枝说完很认真的看着龙泽天,而龙泽天也是很认真的在看着桑枝,他倒是没想到这女人会能如此的聪明,居然能想到自己接近她是有目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那天在酒吧看到你的时候,你就很喜欢你,所以我就想跟你在一起!”

    “那我已经明确的告诉你了,我有家庭,而且我不会跟你在一起,你最好不要招惹我,不要打扰我的生活!”桑枝说完对着龙泽天轻轻的笑笑就直接走人了。

    而龙泽天却一直坐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直到自己等的人来了,在龙泽天才询问的说:“人找到了吗?”

    “老大,找到了在缅南。”

    “很好,那就说明很快就会回来了!”龙泽天现在就是想看看当门少庭知道他的女人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之时,他会是什么反应!

    “不过……”

    “不过什么?”邵煜杰的吞吞吐吐让龙泽天很不满,这邵煜杰见着老大有些微怒了,这才继续说道:“老大,那林鸢过去了!”

    “哦,那事情不是变的更加有趣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