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可以接受一切,但是却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肖菲不希望自己的一切都是因为白修斯的一句话,这肖菲给白修斯打过电话之后,白修斯中午就跟肖菲约在了肖菲公司楼下的咖啡馆见面。

    白修斯一见到肖菲就看到肖菲那不好的脸色,他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所以这会也不敢跟肖菲开玩笑,而是很认真的说道:“你到底怎么了?”

    “我为什么能去那里上班?”

    “因为我介绍还有你自己正好符合他们的应聘要求啊?”白修斯不知道肖菲为什么会问这个,这个白修斯记得自己早就告诉肖菲了,难道又出事了,想到这里白修斯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白修斯那目瞪口呆的的模样,让肖菲确信那李茉莉说的都是真的,所以肖菲不满的看着白修斯说道:“这是你的公司,你怎么不早说,你说我去干什么,去了人家只会以为我是花瓶,我这日后怎么跟同事相处?”

    “你担心什么,你又不是花瓶,你只要待在哪里,他们早晚有一天就会知道你是真的有本事的,再说了那些不好相处的同事,不管你是怎么去的公司,他们都是不好相处的,不会因为你是因为才进去的这个公司,就会敌对你,他们是敌对任何一个比他们优秀的人,一方面优秀都不行!”

    “我说过你,你为什么要隐瞒我?”肖菲知道自己跟白修斯说再多,这白修斯都不会觉得自己是错的,只是肖菲心里有些难受而已!

    “我要是告诉你,你会去上班吗?其实你去上班对我而言还是有好处的,你有工作能力,还能替我监事会一下公司的人!”白修斯半开玩笑的看着肖菲,而肖菲很认真的摇摇头说道:“我可不做叛徒!”

    “你是我的人,我让你替我监视我的员工,怎么是叛徒呢?”白修斯再一次反驳的肖菲哑口无言,这肖菲也不再说别的了,只是看看白修斯忍不住摇头说道:“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能成为那么多女人心中的男神了?”

    “为什么?”

    “因为你这三寸不烂之舌!”

    “你怎么能这么说,这可都是因为我自身条件优越好不好?”

    “好,好,好你自身条件优越。”肖菲不想跟白修斯争辩的太久,所以这才会直接扯开这个话题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此时桑枝还在处理昨天的事情,这事情带来的恶果,已经被桑枝降低到最小,这大部分的人还是觉得肖菲是蛮不错的,只又少部分人群此时还是对肖菲骂骂咧咧的,而桑枝没在意,她知道肖菲也不会在意这些。

    只是杨小娟看到这些的时候,看着江北城说道:“江北城,你说这人到底道是谁,怎么会知道肖菲这么多的事情,虽然很多的事情都是添油加醋的,可是这却也掺杂着一半是真的!”

    “你想这个做什么,跟你又没关系,快吃饭吧!”江北城此时最不想说的就是肖菲吧,以前自己跟肖菲在一起的时候,就怎么都发现不了肖菲的好,现在倒是一天天的都能看到肖菲的好,甚至这江北城都觉得自己有些欲罢不能了!

    在肖菲跟白修斯吃饭的时候,她并没有看到公司的那几个八卦的女人看到了她跟白修斯在一起,这一个个的对肖菲更是憎恨了,此时这几个女人回到公司窃窃私语的说道:“你们说这肖菲有什么好的好的,为什么白修斯会跟这样的女人认识呢?”

    “管她呢,反正咱们是不会轻饶她。”

    “对,决不轻饶,看看这肖菲怎么在公司待下去。”

    这几个女人说完之后,刚好看到肖菲回来,几人对视一眼便开始了她们的行动,这一个个的都将自己的手里的资料给了肖菲,都让肖菲整理资料,都没有给肖菲说不的机会,这几个女人不是想累死肖菲就会想让肖菲在某一个环节出丑,这肖菲还是知道的。

    这几个女人对于肖菲而言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自己当年叱咤职场的时候,这几个女人估计当时还在上学吧,肖菲无奈的摇摇头笑道:“老娘不是怕你们,只是懒得理你们!”肖菲说完就按着这个每个人给自己的资料开始整理,终于在下班之后,几个小时之内弄完了所有的一切,肖菲将他们给了找自己的同事,肖菲还给自己做了一个自己跟忙的牌子。

    而此时桑枝接到肖菲的电话的时候,对着肖菲说道:“宸安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不睡觉,还总是在床上滚来滚去的,你说是不是出身事情了?”桑枝是真的很担心宸安会出事,这宸安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这样一直都迟迟的不肯休息,这桑枝自然是很担心了。

    跟吴妈一直都收守在宸安的身边,不过这眼见着宸安没有好的意思,桑枝就让吴妈拿来温度计这一量简直是将桑枝给坏了,这桑枝立马开车送宸安去的医院,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烧呢?

    输液之后,这宸安看着脸色才稍微的好点了,这桑枝才没有那么担心了,只是不知道宸安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或许桑枝是太累了,这每一次会睡着了,正好龙泽天来医院看病人,无意间经过这个房间的时候,他看到了桑枝,看到了这一张熟悉的面孔,其实龙泽天知道自己不该利用她,就像是当初不该利用欧阳敏儿是一样的。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闭上眼,不去想那些会令你伤心的事,静静的感受着那唯美的阳光。

    欧阳敏儿独自一人安静的躺在校园后面的一个不为大多数学生知道的小操场的草地上,耳机内放的是黄宗泽主演的电视剧《少年神探狄仁杰》的主题曲,她觉得这不单单是一首歌曲,就好似一个故事、很唯美的故事,就像现在午后的阳光般的唯美。

    “欧阳敏儿……”

    “啊!”

    那种背后吓人的把戏不知道被林海静用过多少遍了,可是每次欧阳敏儿都是这样被自己吓的半死。轻轻的安抚着欧阳敏儿“好了,欧阳敏儿同学、张功吉的课你不会是想不去吧!”

    欧阳敏儿一听林海静说完就跳起来了,自己真的把这事给忘记了,她原本还以为这下午都没课了呢!

    两人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六号教学楼的大教室内早已经是人满为患,基米尔老师的课估计是没人敢不去吧!

    “喂,欧阳敏儿放学我们一起去逛街吧,最近好多衣服都打折。”

    “大小姐你不是不知道吧,我都没钱交学费,现在我自己的打工啊,要不然晚上的兼职你帮我做啊!”

    “那算了!!!”

    林海静无趣的看看欧阳敏儿不再说话,其实她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欧阳敏儿的家庭会有这么的困难,她都没见过欧阳敏儿的亲人,不知道是不是连亲人都没有一个。

    “不小心踩碎了小花蕊……”手机一响起欧阳敏儿慌忙的接起来,这是她专门为爸爸设置的手机铃声,不知道这个时候给自己电话会是为了什么,不知是不是又在哪间酒吧内喝醉了要自己去付钱的。

    “喂,爸怎么了?”

    “敏儿快来救爸爸!”

    “你在哪?喂!”

    “我在家……”

    ‘嘟嘟嘟……’

    欧阳敏儿呆呆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自从妈妈去世后第一次听见自己的爸爸不是喝醉的声音和自己说话,可是却是救命的呼喊!

    ‘嗖~’

    “那位同学,你坐下不要影响其他的同学上课!”欧阳敏儿看着基米尔老师说道:“对不起老师,我现在无法上课了,对不起!”

    不等基米尔老师同意已经快速的从后门消失了,“那是哪个班级的学生,这个学期的学分全扣……”

    林海静目瞪口呆的看着基米尔不至于吧,这么狠!可怜的欧阳敏儿,话说回来欧阳敏儿刚刚好像是对着手机那头的人叫爸的,看来自己猜的全错了。林海静摇摇头,不再想那些专心的听着张功吉的课,若是她知道那将是自己最后一次在学校见欧阳敏儿的话,她会怎样呢?

    欧阳敏儿这时已经坐着出租车来到了自家门前“谢谢师傅!”

    付钱走人,“喂,找钱……”

    欧阳敏儿连零钱都不要了,急冲冲的上楼,她感觉那楼梯也在跟着自己上升,那不是电梯、上升的话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啊。

    只是三楼欧阳敏儿的脸已经有些红润了,门是开着的。欧阳敏儿记得自己走的时候是有锁门的,那么爸爸在家喽!

    “爸……”

    推门看见的不是自己的爸爸,而是几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欧阳敏儿一出现在他们面前就被挡住了,那么娇小的欧阳敏儿在这些大汉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小矮人。

    “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家!”

    “你就是欧阳敏儿吧!”

    一个声音传来,不是前面的这几个大汉传来的,想必是他们的头目的声音,顺着看去那人坐在自家的沙发上也就是二十五岁的光景,可是在欧阳敏儿看来应该是黑社会的吧!

    “是,你们是……”

    “废话少说,带走!”

    “干嘛!”

    “欧阳志南欠我们高利贷,你已经被欧阳志南卖给我们了!”

    欧阳敏儿刚想挣扎,身后一个大汉轻轻的将一个针头射进自己的手臂,也就是五秒钟昏睡过去了!

    “走!”

    那些人带着欧阳敏儿走后,在街道不远处的一个人影出现了,看着远去的车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若是你说不知道潘蔚是什么人?不知道黑市?那么你最好不要说自己是京城市的人,不然恐怕不是被嘲笑死就是自愧的羞愧死的!

    现在京城市最大的黑市内一场别开生面的拍卖会正在进行着,黑市内的拍卖会不同于外面的拍卖会,这边不是指定物品的拍卖,而是买家指定东西。只要是你想要的这边都有,哪怕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