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京城市大酒店,全市最豪华的酒店,各大人物的入住场所。而就是在这酒店的地下一层,正是本市最大黑市地下拍卖会场。

    酒店一楼拐角的地方一个人高的大花瓶树立在那,轻轻按下它枝头的一个小小的按钮,原本玻璃质的墙面缓缓的裂开了一条缝隙,似一扇门。进去后映入眼帘的不是黑暗,也不是什么令你恐惧的地下古宅什么的。而是满眼的金色,金碧辉煌的建筑,比起澳门最大的地下赌场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龙少、您来了,还是照旧吗?”

    “恩!”

    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双手插在裤兜中,身边跟着两个面无表情的人,更加的衬托了他的俊美,一个男人长的这般模样想必也是一种罪过吧!

    “开始了吗?”

    “是的,已经开始了,不过龙少来的正是时候。今天有一场拍卖可是从未有过的,您正好可以看看热闹!”

    “好!”

    走向自己专有的位置,坐等好戏!

    那个刚刚和黑衣西装男说话的人,看见那人已经走远,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摸摸自己的额头汗水要是在迟一步就要滴落了。

    龙泽天是谁啊,那可是商场上的撒旦啊,你若是觉得世界太美好不适合你,大可以去招惹这位好似瘟神的龙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龙泽天!

    他的能力,家族的实力与金钱那可是可以能将人砸死的。

    拍卖场上的人渐渐的多起来了,想必是夜晚的来临加上那场所谓的别开生面的拍卖吧!拍卖场中心的舞台上多了一个人,一个被蒙住眼睛的人,一个只是穿着三点的女人,躺在那!这一场景恐怕是那一个男人都无法克制自己的吧。

    “哇,瞧这身材,真是妙啊!”

    “这要是自己的女人……”

    也难怪了着拍卖场上好像真的一个女人都没有,这还是第一次在拍卖会场上见到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还是这么的诱人的一个小女人。

    舞台周围的人越积越多,一个不知道是男人还是女人的人出现了,顿时让众人一阵扫兴!

    “嘻嘻,各位有钱的主,稍安勿躁听我说完!”还真是一个不知男女的人。

    “本次拍卖会呢?接下来要拍卖的呢?就是、就是……”

    “你就是什么啊,你倒是快点说啊,别妨碍我们看女人!”看台下人的都有些着急了,这主持人还在这里卖关子,自然是被训斥一番。

    那人摇摇头说道:“好吧,接下来要拍卖的就是我身边的这个小女人,一个大学生!”

    说完将那蒙住她眼睛的黑布给拿掉了,灯光的突然袭来加上阵阵噪杂的声响原本是昏迷的人野渐渐的苏醒了。眼睛缓缓的睁开,眼前一张被放大的脸。

    “啊!”

    “啊!”

    两人同时后退,就连不远处的龙泽天都忍不住笑了。

    “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

    “我是这场拍卖你的主持,这是黑市的地下拍卖会场!”

    她不经意间的低头看见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差点没吓死、就算是在林海静的面前欧阳敏儿都没这样穿过。正是此人正是被欧阳志南卖到拍卖会场的欧阳敏儿。

    “不知道爸爸现在怎么样了?”现在的欧阳敏儿想到的第一人还是那个将她卖掉的男人,这还真不知道是谁欠的谁。

    “可不可以给我穿上件衣服啊!”

    “不可以,你还是祈祷自己快点被拍卖掉吧!那样就有衣服穿了!”

    欧阳敏儿半躺在舞台上,曼妙的身姿,优美的曲线尽显无疑。那清澈的眼眸不时的看向众人。

    “呵呵,跟我走吧、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爷,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的!”

    “呵呵呵!!”

    “嘿嘿!!”

    欧阳敏儿的身子越来越抖动的厉害了,这都是什么人啊,看向自己的目光好似要将自己吃掉一样,手还不时的做着不雅的手势,对于像欧阳敏儿这样一个单纯的大学生怎会忍受的住呢?

    龙泽天冷冷的看着,无动于衷的看着、就像是在看戏一般。起身准备走,看来是没什么可以让自己出手的东西了,一个眼神不经意间的瞥。那、那是。转头看向欧阳敏儿的脸,比起王妙儿差远了,可是……

    记忆回到了很小的时候,那时候龙泽天还是一个小男孩,和同龄的小朋友再玩着什么。

    “你看,你看我的脚趾头,你可以做到吗?”

    龙泽天看着小伙伴那靠近大脚趾的脚趾头轻轻的就搭在了大脚趾头上,而且不是刻意那么做的,那是天生,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龙泽天就很羡慕那些脚趾头天生是这样的人,甚至小的时候还很想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刚刚那自己所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现的时候,内心深处的记忆一股涌上。

    “那个女人也是那样!”

    手指轻轻的向身边的人打了一个手势!“老板!”

    “叫王妙儿过来!”

    “是!”

    毕恭毕敬的回敬着龙泽天,而龙泽天到底想搞什么没人知道,原本是想走的。这会却又坐回去了,眼中充满玩味的看着欧阳敏儿。

    “龙少来了,怎么看中哪一件了!”

    “她!”

    王妙儿怎么都不会想到龙泽天会看中那个女学生的,这龙泽天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啊,偏偏要这已经在这么多男人面前被羞辱,甚至是被看个净光的欧阳敏儿!

    “好!直接将人给您送去,还是?”

    “你不用管了。”

    看着身边的人“去,将那个女人带回车里!”

    “是!”

    龙泽天说完不再多呆,就如来时一般的又走了。正在那些男人想要进一步接近欧阳敏儿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上的了舞台上。

    “这个女人是我们老板的人了!”

    说完不理会所有人的目光,甚至都没有得到欧阳敏儿的同意局将其抱在了怀里,转身就走。

    “这,这?龙泽天买下了那个女人!”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尝惯野味的人也是要换换口味的嘛!”

    “可是这一看便知道那个女人铁定不是什么有钱人吧!那龙泽天可是京城市最富有财阀的继承人!”

    “灰姑娘的故事你没听说过啊!”

    无聊的人……

    ……

    “老板去哪?”

    “去西郊的别墅!”

    “是。”不等龙泽天再说什么说话的那人便直接上前准备做司机!

    “不用了你和邵煜杰坐一辆车跟在后面吧,我自己开!”

    “是!”

    还是没有多少的反应,度量就是这样,从不多说一句话。

    但是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boss会救那个女孩,邵煜杰也是!他们两人还是第一次见boss要自己开车,而且车上还有一个他只见过一面的女人!

    欧阳敏儿呆呆的看着这个上车的男人,一张标准的脸,五官很是分明、就连棱角都是可以轻易见到的。

    “为什么救我?”

    “什么?”

    欧阳敏儿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再次涣散,不知道是什么的作用再次昏厥了。

    龙泽天冷笑,看着还是穿的那么少的欧阳敏儿突然发好心的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车子缓缓的启动了,但是并未影响欧阳敏儿什么!

    霓虹灯闪烁着无限的光芒,车上的人早就醒来了,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话,更加的不知道说什么?刚刚问为什么救她的时候,虽然欧阳敏儿在关键的时候晕倒了,但是还是听见那几个字了,她想不出这和自己的脚趾头有什么关系!

    可是那个男人真的好帅的,欧阳敏儿不是一个花痴,但是美好的东西毕竟有他可以吸引人的魅力!突然间觉得这样也很不错,嘴角轻轻的上扬,笑的很安静,慢慢的入睡了!

    龙泽天还是一脸的冷笑,虽然刚刚他并没有过多的显示自己已经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没事醒来了,但是并不表示自己没看见她的笑容。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可以笑的这么发自内心,真是有些让人怀疑!

    听着她那细小的呼气声与酣睡声,龙泽天居然也没有那么的烦躁了,龙泽天是一个不喜欢任何噪音的人。

    一会功夫就来到了西郊的别墅,张志强与邵煜杰两人下车。

    邵煜杰上前准备将欧阳敏儿抱起,被龙泽天制止住了。“我来吧!”

    邵煜杰呆住了,boss这是怎么了、今晚太多的不一样出现了,突然间就不适应了。“张志强、你发现了吗?”

    “什么?”

    “boss的变化!”

    “恩,发现了!”邵煜杰简直是无语啊,发现了怎么还是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表情啊!

    “你的表情就不会变化吗?”

    “不会!”张志强还是一脸无所谓的看着邵煜杰,而邵煜杰此时局的跟张志强说话还不如跟自己说话。

    “算了,去睡吧!”邵煜杰不再和张志强计较。

    龙泽天将欧阳敏儿放在自己的床上,看来她一时半会是不会醒来了。

    仔细的看看这别墅,你就会再次感叹中国建筑师的本领,这栋建筑是不同于那些欧式或是法式的建筑,但是其辉煌,威严,还有那前院的设计让整个别墅的搭配恰到好处!英国皇宫不论是设计还是内部的装饰都是最好的,而现在这栋龙泽天的西山别墅,位于山上的豪华别墅就连吊灯都是有专门的人员设计的,恐怕不止是是在京城市独一无二

    现在唯一不和谐的恐怕就是那张床上的那个女人了吧!

    鬂头紧邹,额头上的汗水就像是被雨淋了一般,看这样就知道是做噩梦了。

    她的动作越来越大,“不要……”她也随之坐了起来。欧阳敏儿一想到刚刚自己的噩梦,就会后怕、摸摸自己的额头全是汗水。那些猥琐的男人,那些讥讽的话语,那些表情,再次一一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自己被那些好似黑社会的人抓走的时候,虽然不知道被打入了什么药剂,但是她的意识没有全部的模糊,她还是看见了那个躲在一边不肯救自己的爸爸,那个骗自己来的爸爸!

    到了那个所谓的拍卖会场以后,那个男人将欧阳敏儿的衣服脱掉,满脸猥琐的看着欧阳敏儿“真是一个可人儿,想必还是一个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