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艾,我说你、一天和四五个女人周旋,还不累啊!”

    “要你管,你难道就不想吗?现在这样的女人可是不多了!”

    “是吗?大汉一听声音不对!“呵呵呵,老板,我们这次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恩!!!”欧阳敏儿一直都在装晕,在舞台上被那个男人买回来之前的所有的所有欧阳敏儿都记得,那些男人看她的表情,那内心想要占有她的想法,那一句句的话。

    “一定很爽吧!”

    “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呢?嘻嘻……”

    “会不会哭啊,会不会叫啊,我可不只是喜欢学生!”

    ……

    此时的欧阳敏儿觉得那些男人就在自己身边,在自己的身上乱摸,“不,不要!!!!”

    她害怕极了,就算妈妈离开的时候,就算爸爸嗜酒、烂赌的变化都没有让欧阳敏儿流过多的眼泪,但是在经历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之后的她真的坚持不住了,泪水顺着那长长的下睫毛流下,幸好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然欧阳敏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对于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那真的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与打击。

    欧阳敏儿本就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她擦掉自己眼泪给自己做一个完美的笑脸,“笑笑不哭!”

    她知道还有爸爸等着自己去照顾,不可以就这么认输的,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只是这场梦有些不那么称职了,到最后演变成了噩梦。

    欧阳敏儿不知道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但是一想到那个救自己的人,她突然有那么一丝熟悉的感觉。

    “是,是谁来着,怎么那么熟悉!”

    欧阳敏儿眼睛一亮,突然就想起来了,林海静以前在宿舍的时候就经常拿着一些时尚杂志看,其中她最喜欢的就是一个很有钱的在商场上被称作是撒旦的龙泽天了。

    怪不得觉得那么熟悉,欧阳敏儿被林海静强怕着不知道每天看多少遍龙泽天,不熟悉才怪呢?欧阳敏儿想:要是林海静知道自己见到了她的偶像,而且她的偶像还救了自己,估计会高兴的疯掉吧!……

    冥冥之中注定的噩梦,注定的相遇。

    “雕梁画栋,富丽堂皇……”

    这八个字是在欧阳敏儿清醒的看到自己现在所在的房间后脑海中的一瞬间出现的词,很是吃惊的将自己的口水咽回去。实在不是她欧阳敏儿没出息真的是太让人意想不到了,这和自己那简陋的小窝想比、那不就是天上地下吗?多么常见的一个词,此时却是如此真实的在诠释,似乎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kingsize”欧阳敏儿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自己身下的那张床,曾几何时她想过要是自己以后有钱了,结婚的时候就买这样的床。喜欢睡觉的她,一直都知道就算零食再好吃,也不如睡觉的床是价格昂贵的kingsize来的舒服!

    起身下床,‘咦?’

    欧阳敏儿疑惑的看着脚下的木地板,走在上面很舒服、但是在欧阳敏儿的潜意识里木地板应该是有响声的才对?

    抬头是一盏大大的水晶吊灯,典雅窗帘,大大的落地窗,推开那扇落地窗望去是一片紫色,“郁金香?”欧阳敏儿若有所思的看着那片紫色,她喜欢花、对每种见过的花,都会去了解它的寓意,她知道郁金香:爱的表白、荣誉、祝福永恒。

    这间房内的奢华已经让她很结舌了,走到房门口打开门,螺旋楼梯。欧阳敏儿那灵动的双眼不停的眨着,很新奇的看着。

    楼下的一个房间内一个半身赤裸的男人刚刚洗完澡,正想出来、开门的瞬间看见了那个站在楼梯口的小人。一副没发育完全的样子,不过眼睛倒是不小,一看她那一副没见过世面、那副好似是做梦一般的模样,潘煜内心一阵冷笑。

    ‘哼,果然女人都是爱钱的动物’

    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在那看着欧阳敏儿,要是这个时候的龙泽天被林海静看见估计会直接喷血吧。

    欧阳敏儿慢慢的走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这看着就像是假的一样的电梯给踩坏了。

    喃喃自语:“天呐?我欧阳敏儿是做梦吗?还是说,我到天堂了吗?”

    欧阳敏儿是怎么都想不出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银色的墙纸,大理石的桌子、液晶电视不知道是多少寸的,偌大的水缸、里面的鱼、只有金鱼是欧阳敏儿认识的其余的估计都是它认识欧阳敏儿而欧阳敏儿不认识人家。走到楼梯的中间看到的更多了,左侧一个装饰很豪华吧台、一个五层的酒架上面摆放着很多的酒,伏特加。唉,这是唯一一个欧阳敏儿认识的,真的不怪她,那些名贵的酒她那里会知道啊。像什么petrus、hautbrion、什么82年的那些酒,她要是知道也不会被买到黑市的拍卖会上去了。水晶酒杯在吊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客厅内的沙发长度应该占了整个房间的1/3吧,真皮的沙发,褐色的毯子,中间凹进去,欧阳敏儿想这个坐上一定很舒服。

    “啊!啊。”

    差点跌倒的欧阳敏儿看的都傻眼了,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一楼了。

    “嘿嘿……”听着欧阳敏儿的笑,龙泽天很想知道她是看见了什么?

    “啊。啊……”龙泽天是怎么都不会想到欧阳敏儿会来浴室的,怎么?就是看见浴室才会傻笑的吗?现在的龙泽天甚至有点怀疑欧阳敏儿的智商了。

    “你,你、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家,难道我不能在这吗?”龙泽天没好气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惊魂未定的女人,装的还真是像、上车的时候不是醒着的吗?难道不知道是谁将你买下了吗?

    欧阳敏儿并没再看一眼龙泽天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龙泽天眉头一皱,这个女人在搞什么?以这样的方式也吸引自己注意吗?

    如果这个时候你看见欧阳敏儿的脸的话,你就会看见那张小而精致的脸已红红的,似乎是在为了什么事情而感到害羞了吧!

    欧阳敏儿想自己一定是做梦呢?刚刚那个全身散发着冷气,长相俊美的男人是自己想象的吧,欧阳敏儿想打死自己、这是怎么了?思春?不是的,一定不是的、只是因为刚刚遇见了,所有才会让他小小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梦中。

    欧阳敏儿摇摇头,继续观看着。龙泽天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刘姥姥一样的欧阳敏儿,心情似乎不爽起来,对于龙泽天这样阴晴不定的人来说,说不定什么时候什么事情就会成为让他发火的导火线。

    欧阳敏儿突然停住了脚步,龙泽天不知她要做什么,只好跟着停住脚步。

    “不会,现在我也是在做梦吧?”

    ‘什么?’

    在龙泽天听到欧阳敏儿说这话的时候,做了一个很痞的笑脸。

    一把将欧阳敏儿拉到自己恶毒怀中“不是做梦!”

    四目相对,龙泽天明显的是不耐烦,而欧阳敏儿则是定定的看着……

    “黄色的头发,斜飞的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来着,欧阳敏儿只记得是在网上看到的一段描写一个帅哥的一段话,但是此刻在欧阳敏儿真正的与龙泽天近距离接触的时候脑海中立马出现的句子。

    那半裸的上身,六块腹肌,铜色的肌肤,点点水迹还未全干挂在上面。欧阳敏儿意识到了自己刚刚不是做梦,这么近的距离欧阳敏儿感受到了那男人特有的气息,怎么会不脸红呢?

    龙泽天看着在自己眼前一句话都不说的欧阳敏儿,刚到自己肩头的欧阳敏儿被他那么一拽显得更加的小巧了。

    “你不是做梦!”

    “哦。”

    龙泽天想打人,将欧阳敏儿扔在一边就自己上楼了。

    欧阳敏儿拍拍自己的脸,心想自己刚刚在想什么呢?怎么会对一个刚刚见过一面的男人动心了呢?但是转念一想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在你面前半裸,你会没什么反应吗?恐怕不会吧……欧阳敏儿释然了,看着龙泽天走进一个房间内,在房门关上的瞬间欧阳敏儿还是看见了一点房内的设潘,看样子像是书房。

    “我还是先去洗澡吧!”

    欧阳敏儿看看自己身上还穿着龙泽天的衣服,里面的衣服却是少得可怜。蹑手蹑脚的走进浴室,其实刚刚欧阳敏儿就是想去洗澡的可是谁知道这里面会有一个那么大的活人在里面呢?

    书房内那个冷冷的人,现在在很认真的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文件,眉头紧皱。

    “啪。”

    龙泽天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拿起自己的华为p8手机说道:“张玉洁这份季度报表是你做的吗?”

    “好,明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我要见到一个全新的报表,我需要的不是公司这一季度做过什么,而是这一季度是什么是让公司最赚钱。”

    “好,如果时间短的话你就不用做了,我让别人做。”龙泽天在说完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又说了一句,让欧阳敏儿听着了,都一阵的不寒而栗“做不好你明天也不用来上班了。明天早上八点我到办公室,我必须见到。”

    不再说什么直接将手机挂断,似乎是很生气,懒散的将自己全部的身体躺在椅子上,他龙氏集团集团中居然养了这样一个废物自己却一直都未发现,这让龙泽天多多少少有些气愤!

    点上一支烟,那浅蓝色的雾气徐徐上升,那张脸在烟气的后面、模糊更加的让人无法猜透他在想些什么,内心是怎样的?

    打开房门、而另一边一个房门也打开了。两人再一次的四目相对,欧阳敏儿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龙泽天笑笑。“那个,我没找到我可以穿的衣服,先借你的穿穿?”

    那询问的语气,似乎浩有些担心。龙泽天冷笑你不是已经都穿上了吗?还问我做什么?“我好像还没同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