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刚刚有打算去问你的,可是你在打电话,我就没去打扰你,再说了你这样的衬衫好像有很多!”龙泽天看着欧阳敏儿自己穿在身上很合适的名贵衬衫,现在吗、被欧阳敏儿穿在身上了,可是却是被当做了睡衣,松松垮垮的搭在她的身上长长的秀发还未干水滴随时会滴下来。

    ‘出水芙蓉!’

    这就是此时的欧阳敏儿给龙泽天的感觉,看着那么羞涩、害怕的欧阳敏儿,龙泽天的心情大好,玩意大起。一个不留神已经来到了欧阳敏儿的跟前。“你穿着吧!”

    “谢谢!”欧阳敏儿再次脸红,龙泽天心里想这么轻易就会脸红、不由自主的嘴角那似有若无的弧度又出现了。

    “还习惯吗?”

    “恩,很好!”欧阳敏儿推后了一步,龙泽天刚刚说话的时候已经和欧阳敏儿近到可以碰触到她的嘴唇了,就连他的呼吸欧阳敏儿都感觉到了,不由的后退。

    “你有十六岁吗?”

    “二十一岁了!”欧阳敏儿看着龙泽天,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问,那天真的模样本就是最天然的可是却让龙泽天一丝厌恶油然而生。“二十一岁,怎么?从小没吃饭吗?”

    “什么?”欧阳敏儿没大明白龙泽天的意思。

    而龙泽天继续笑笑,有些蔑视的说道:“要胸没胸,就连臀都是平的,你是女人吗?”

    “我不是,你是吗?”身为一个身心健全的女人被一个男人这样说,欧阳敏儿还是有些气愤的。

    “女人长成你这吗?”右手轻佻的将欧阳敏儿的下颚抬起,浅浅的笑。

    “这小嘴倒是挺诱人的吗?”欧阳敏儿什么都没说只是躲开了龙泽天的手。

    “你说刚刚在拍卖会上为什么那些男人,对你这么好奇呢?”欧阳敏儿的话,似乎是有意在揭欧阳敏儿的伤。龙泽天的笑意更浓了“是不是觉的你……”

    “不要再说了!”

    “好,那我不说了!”

    ‘啊,你干嘛!’龙泽天是不再说了,可是在欧阳敏儿的背后将欧阳敏儿横抱起直接放在了床上。

    “我买回你了,怎么也算是救了你,不打算报答我吗?”

    “谢谢!”

    “谢谢?哼,我可不是开慈善事业的!”龙泽天将小小的身躯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欧阳敏儿很不喜欢这样。

    “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看不出来吗?我们都在床上了,我还能想怎么样呢?”欧阳敏儿动动自己,可是无法移动。龙泽天那俊美的脸就在离她近的几乎没有距离的地方看着她,赤裸裸的调戏。

    别墅外的天似乎是变了,也许是想要下雨了。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听见窗外雨滴落的声音,而别墅内二楼最豪华的房间内,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反而暧昧的气息越来越浓。

    龙泽天看着身下没有动静的欧阳敏儿安静的在看着自己,这副模样的欧阳敏儿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诱惑,龙泽天也不例外。吻上了那和她的身体一样小巧的唇,欧阳敏儿挣扎着,这样反而适得其反了,龙泽天的舌头进去到她的嘴中寻找那同样的刺激,霸道的吸吮着、就像是在汲取果汁。

    欧阳敏儿急的眼睛红红的腿不停的在动,手也没有停住、不住的拍打龙泽天,但是那个男人好像是铁定要继续下去了,那大过她不知道多少倍的手死死的将那玉手抓在手中,欧阳敏儿猛的一推,终于送了一口气。

    ‘噗通!!’

    看来欧阳敏儿的这一脚用的力气还真不小,欧阳敏儿似乎也有些吃惊,看着坐在地上的龙泽天,欧阳敏儿知道自己可能闯祸了。

    龙泽天本来只是想玩玩的,虽说自己一开始并没有想要和这个死女人发生什么,对于这样的女人有性洁癖的他、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屑的,可是……

    龙泽天怒视着欧阳敏儿,“你觉得,你有必要在这装清高吗?”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将你推到地上的。”

    “没有?”龙泽天起身再次将欧阳敏儿压在自己的身下,虽说他的床伴只有那么一两个,但是怎样在床上制服一个腿脚不老实的女人他还是有办法的,现在的欧阳敏儿就被龙泽天弄的一动都动不了了。

    “你不是在诱惑我嘛、我成全你?”

    “没有!”

    “穿着我的衬衣,在我的床上躺在我的身下,难道不是想和我上床吗?还是说你刚刚在那拍卖会上就已经忍不住想要和一个男人上床了。”

    每个字都紧紧的刺向欧阳敏儿的心。“我没有。”

    “你全身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摸过吧?现在我愿意碰你,你就乖乖的不要装什么清高了!”

    再次吻上欧阳敏儿的唇,这次比起上次更加的霸道,不给欧阳敏儿任何反抗或是挣扎的余地,于此同时手上的动作也开始了,粗鲁的将欧阳敏儿身上的衬衫撕掉。刚刚洗完澡的欧阳敏儿里面什么都没穿,唯一可以遮掩的衣服已经没有了,那柔软的身子一接触到龙泽天的肌肤,立即激发了那雄性激素,诱人的双峰被那双大手在蹂躏,欧阳敏儿什么都做不了嘴被堵住了腿脚也被夹在了他的腿中间,只能任由这个男人将自己一点一点的俘虏。

    渐渐的吻她的颈部,耳朵。

    “不要,不要。”

    “放开我。”不管欧阳敏儿说什么都无法制止龙泽天继续的动作,欧阳敏儿感觉自己全身燥热,呼吸不受控制的有些急促,意识也有些混乱。但是这个时候她还是在挣扎,对于龙泽天来说这样的挣扎似乎更加刺激了他想要她的本能,龙泽天本来是想要慢慢进入的,可是不听话的女人、他是不会照顾的,没有任何前、戏,直挺挺的进去。

    一股揪心的疼痛从下体传来,欧阳敏儿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最后的那一道防线就这么被这个男人轻易的夺取了,没有停止还在继续,疼痛一次又一次的袭来,嘴再次被覆盖住、不能喊出任何的声音,疼痛委屈,都演变成了泪水,欧阳敏儿睁开眼正好看见天花板,自己这时才发现原来天花板是一个和镜子一样的东西,床上的春色在那上面尽显无遗,身体的扭动,那男人的呼吸、自己本性的迎合着,就像是一副春色图,欧阳敏儿突然觉得自己很肮脏。进进出出,欧阳敏儿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感觉、肉体的碰撞,晕过去了。

    在这时龙泽天也最后一次释放、趴在了欧阳敏儿的身上。战争过后的筋疲力尽,还有那不一样的感觉‘紧紧的包裹’。冷眼看着这个昏死过去的女人,刚刚的感觉他没有忘记,抬头看看身下那一抹红色、似乎是在解释自己刚刚的快感,征服的快感让龙泽天在睡着的欧阳敏儿额头上轻轻的一吻。

    转身离开床,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看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

    “以后家里多一个床奴、似乎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吱呀!’门被关上了欧阳敏儿慢慢的张开自己双眼,天花板上一个裸体的女人躺在床上。欧阳敏儿再次落泪了,难道连一张被子都吝啬与我吗?

    “床奴?难道这就是惹怒撒旦的后果吗?”

    一个转身,疼痛似乎还在告诉欧阳敏儿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

    阳光有序的射进来,似乎是要将床上的人叫醒。而这时龙氏集团的顶楼内的一件办公室内,一个男人在快速的翻阅着眼前的文件,在确定之后签字,如此反复的做着。

    “陈子妮进来一下。”

    在处理完走后一份文件后,将秘书叫进来了。

    “当、当、当!”

    “进来。”

    “老板什么事?”

    “去帮我办件私事!”

    “好的,”

    “去买几件女式的衣服,款式你自己看着买,身高160、体重44左右,三围……”

    “知道了,老板给我半小时的时间我就会回来。”

    “恩!”

    这就是龙泽天的手下个个精明讲究效率,昨天晚上评判的那个人在龙泽天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那份文件好好的躺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了,不得不说这就是钱的魅力!

    龙泽天刚刚在做事的时候,突然想到的了欧阳敏儿那个在自己的别墅没有衣服穿的女人?

    没有过去半小时陈子妮就回来了手上提的就是龙泽天要的,交代一声就走了。

    来到自己山上的别墅,看看那个女人所在的房间也不知道起床没有,龙泽天冷笑居然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也许就是这样越是不顺利的事情越觉得有挑战,越是不配合自己的越感兴趣。

    果然那个女人还没起床,将衣服放在一边就出去了。欧阳敏儿醒来全身酸痛想必是昨晚的后遗症,不经意间看见了床头的衣服,笑笑快速的起床。

    打开房门没有见到任何的人,欧阳敏儿想也许是龙泽天去上班了,眼睛不停的转动,似乎不是在想什么好事。

    蹑手蹑脚的走到一楼大厅的门口,左右看看都没人,她的心里就放松了。想必是真的没人在那么这个时候是不是就是自己出去的好时候呢?

    正准备开门,一个人影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冷冷的看着她。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给欧阳敏儿买衣服回来的龙泽天,看着穿着正好合适的欧阳敏儿的居然想逃,哼!不屑的目光似乎是想将欧阳敏儿看透。“怎么?穿着我的衣服就想走吗?”

    “我,那个我会还你的!”

    “你穿过的东西,哼,我会要吗?”

    “我想回家!”

    “不行。”

    “为什么?”

    在听到欧阳敏儿这句话的时候龙泽天笑了,为什么?呵呵,自己买回来得女人要回家,不让回家还问为什么,这是不是太可笑了。

    “回家干什么?”

    “看我爸爸!”

    龙泽天摇摇头,显然是不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