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两人来到沙发前悠闲的品尝起了红酒,这就是欧阳敏儿最看不惯有钱人的地方,钱多怎么不去做慈善事业啊,都用来买这些贵的都可以吓死鬼的酒了。“欧阳敏儿,我想吃葡萄你给我拿来!”

    “哦!”欧阳敏儿什么都没说直接上厨房将葡萄拿到王妙儿的面前。

    “帮我倒杯水,谢谢!”

    “帮我……”王妙儿简直把欧阳敏儿当佣人使唤了,累的她不行。王妙儿看着站在一边的欧阳敏儿,很自觉的靠在了龙泽天的胸前!“这么长时间都没找人家了!”

    “最近很忙!”

    “想我了嘛!”主动的送上自己的香吻,手还在他的胸前不老实的乱摸,那眼神不是在挑逗龙泽天是在做什么?但是那些好像都和欧阳敏儿没关系一样,欧阳敏儿转身就走。

    “等等!”龙泽天叫住了她,怀中的女人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狠狠的瞪着欧阳敏儿,让她头皮发麻!一阵哆嗦,我好像没招惹她啊!

    “一楼左边的房间有几套衣服,你随便穿上其中的一套吧,算钱的!”欧阳敏儿正想回绝一听说是算钱,就乖乖的走过起了。

    “龙泽天那个女人是做什么的?”

    “女仆!”龙泽天心不在焉的说着,眼睛一直在盯着那个房间的位置,似乎很期待一会欧阳敏儿穿上衣服的表现。

    王妙儿将龙泽天的脸扳过来朝向自己,狠狠的吻,舌头轻易的进去他的口中,手在他的胸前轻易的挑逗!“几天不见又见长了啊!”

    “你好坏啊!”王妙儿撒娇的笑笑,害羞的模样让龙泽天甚是喜欢!

    欧阳敏儿已经换好衣服了,走出来。走到龙泽天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在亲热,一看到欧阳敏儿的模样龙泽天就笑了,心想还真的挺适合的,模样本就很可爱的欧阳敏儿穿上这公主似的女仆装能不可爱吗?

    王妙儿脸色稍微一变,拉拉龙泽天!“我们上楼吧!”

    一个眼神传给龙泽天,“好!”

    半抱着王妙儿就上楼了,也不理会欧阳敏儿了。欧阳敏儿看着渐渐上楼的两人,她知道两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一看到自己身上穿的,心里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也跟着上楼。

    “你好坏,一上来就脱衣服的!”

    “唔。唔。”看来龙泽天是早就把持不住了,真是的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那娇气的声音被堵住了,“我去换件衣服!”

    欧阳敏儿想那王妙儿却是比自己好多了,那刚刚那也是赤裸裸的诱惑!

    突然欧阳敏儿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她恨喜欢的人戚薇,现在的王妙儿真的和戚薇很像,不知道拍电视时候的戚薇在诱惑男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幸好王妙儿不是戚薇要不然欧阳敏儿铁定是悔死自己怎么会喜欢上她的……

    趁着这个时间欧阳敏儿走进房内,现在龙泽天只穿着一件小小的内裤,真不知道是谁诱惑谁了?

    王妙儿正在里面换衣服呢?欧阳敏儿走上前,在后面抱住了龙泽天“你怎么这么猴急啊!”龙泽天感觉到了那个暖暖的怀抱“怎么想我了?”

    “不行吗?你可是我第一个男人呢!”这个时候王妙儿也出来了,穿了一身的、红色的小西装,超短裙。欧阳敏儿对王妙儿很是怀疑穿它干嘛,什么都挡不住嘛、里面的粉色内裤都看到了!

    王妙儿一看到欧阳敏儿脸色一变,一瞬即逝!

    “泽天,怎么样?”

    来到龙泽天的面前将自己那不知道c罩杯紧紧的贴在龙泽天的胸前,手在他的胸前来回的游走,王妙儿知道龙泽天一会就回受不了扑向自己的。可是一个煞风景的人还站在那一直都不离开。

    “那个,龙泽天、我整理一下这个床单!”似乎是想估计气他们,捣乱来了,王妙儿也不甘示弱的回应着。

    一条大腿,轻轻的盘在了龙泽天的腿上,眼神是迷离的,加上那原本就让人咂舌的相貌,欧阳敏儿都快喷血了,她想龙泽天应该也快不行了吧!“龙泽天,我回家了!”

    原本快要进去状态的龙泽天被欧阳敏儿这么一喊才回过神来,“你敢,乖乖待在那?”

    “哦!”龙泽天将王妙儿抱上床,欧阳敏儿想:我就不信你们当着我的面可以做下去!

    王妙儿看向欧阳敏儿,欧阳敏儿一夜看见了冲她做一个鬼脸,心想气死你,谁让你来的不是时候。

    王妙儿也是较上劲了,趴在龙泽天的身上嘴开始一路向下吻过来,王妙儿知道龙泽天的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见自己能够诱惑他的地方,加上自己精心设计的制服,今天可以让那个龙泽天开心的计划估计是可以实现的。

    可是为什么龙泽天现在反而没有了激情呢?王妙儿看着还不如刚才他又状态的龙泽天,顺着眼睛看见了欧阳敏儿。那个死女人不知道做了什么。

    其实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欧阳敏儿将自己在电视上看见的那些穿成这样的女人所作的那些她不大明白的动作都做了一遍!

    王妙儿很生气,双腿叉开,将龙泽天的上半身抬起来,那妩媚的笑看着龙泽天、蛇一样的缠在了龙泽天的身上。

    “开始吧!”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身上扭动,但是由于隔着一层衣服,那若隐若现的感觉让龙泽天很难惹!

    “想要吗?泽天,”龙泽天什么都没说直接吻上了她的唇,不经意间看见了门口的人在对着自己做鬼脸,突然想笑完全没有了激情,王妙儿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转身看向安静的站在那的欧阳敏儿。。“我先走了,改天再来!”

    临出门的时候,看看欧阳敏儿。

    “哼!”

    王妙儿走后欧阳敏儿笑了,笑的很甜,配上那女仆装别有一番韵味!看着这样的欧阳敏儿。龙泽天冷笑,‘那么满足你吧!’

    抱住欧阳敏儿!“怎么?你想给我演示一下女仆装的诱惑吗?”

    “没,没有!”

    “哼,我的床伴被你气走了,你继续吧!”

    欧阳敏儿傻眼了自己只是想小小的恶作剧一下的,还是逃吧!艾,被逮回来了。

    龙泽天看着眼睛眨眨的欧阳敏儿、将她的身子完全贴在自己的身上,欧阳敏儿一个机警,眼睛再次瞪起来,那、那是,她感觉到了一个坚、挺的东西顶着自己,脸上一阵绯红。

    龙泽天凑到欧阳敏儿的耳边“这就是你女仆装的诱惑吗?”

    “什、什么?”

    “达到了!”欧阳敏儿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被龙泽天抱在了床上,都不知道什么的时候衣服已经被扒光了,天哪救救这个女人吧,怎么这么笨!

    其实刚刚在客厅的时候王妙儿对龙泽天做的那些就已经让龙泽天忍不住了,王妙儿就是有这个能力让你即便是不想做的时候麦兜能激起你的欲望,可是被这死女人一捣乱王妙儿走了。

    “不要。”

    “我说过你代替她。”

    说完不再给她任何的机会说话,一阵翻腾,一阵快感,一阵抽搐,暧昧再次上升。龙泽天知道王妙儿和欧阳敏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女人,刚刚的王妙儿让龙泽天一度失控,他其实是不允许自己在任何情况下失控的,可是生理的反应还是无法克制的,就像现在的欧阳敏儿就是不想做的,可是还不在迎合着龙泽天的动作,似乎很享受,不要挣扎,其实即便是挣扎也会被龙泽天巧妙的演变成迎合的。

    阳光透过那大大的落地窗射进房内,床上的那一抹人影是真的让人心动,那跳蚤不安的心,在看见那一副春光是时候,或许会变得不可开交了!

    欧阳敏儿感觉全身酸痛无力,不知道是不是昨晚那个男人对自己太过强硬了还是说就是自己太不懂这之间的事情了!

    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睡梦中的他更加的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对谁都是一种赤裸裸的诱惑,欧阳敏儿看着这个和妖孽有的一比的男人,真的不知道上天是不是真的不长眼睛的,一个男人张的这么的美是要做什么吗?

    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那是一种本能的流露,欧阳敏儿就那么看着这个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眼神呆呆的、但是当事人好像并没有意识到!

    “喂,你是花痴吗?看够了没有。”

    一个声音传来,让欧阳敏儿在那似梦的幻想中回过神来了,看着这个眉头紧邹的男人,那种眼底的厌恶似乎是显而易见的饿,不是才和自己发生过关系吗?怎么就那么的让你厌恶呢?

    “我不是花痴,只是你的脸未免也太过与女性化了吧?”

    “你想死。”

    说完不等欧阳敏儿说什么直接就打在了她的头上,看着似乎是很痛的欧阳敏儿,龙泽天心中一悦。

    “这就是说错话的后果!”

    眼神犀利的看着欧阳敏儿看的那丫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甚至有些胆怯的不敢再看龙泽天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的息怒无常呢,欧阳敏儿自言自语道:以后还是注意点好,不知道那天就又犯病了。

    “你在说什么?”

    “我,我说、你不饿吗?我下去吃饭了!”

    说完欧阳敏儿逃也似的离开了那张还存有昨晚温存余温的床,但是这个丫头似乎是忘记了自己的衣服可是没穿在身上呢?

    “喂,想不到你小小的年纪,诱惑的本事倒是不小啊。”

    “什么?”

    一时间什么都没明白过来的欧阳敏儿就那么站在那看着龙泽天,或许房内的温度太适宜了,让欧阳敏儿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是裸体的,唉、我都无言面对了!

    “哼,怎么?昨晚没让我看够!”

    这话似乎是提醒了欧阳敏儿什么,眼神慢慢的向下,当看见自己那什么都没有遮掩的地方的时候,真恨不得直接去死了。

    跑回到床上拿起一件睡衣就下楼了,那落荒而逃的样子让身后的龙泽天笑了,似乎他是知道的,欧阳敏儿和王妙儿不是一样的人,就算刚才那样龙泽天也知道的那个女孩就是不是存心的,若是换作是王妙儿的话,也许就另当别论了。

    其实在那一刻龙泽天不知道自己已经对着个所谓的女人有了别样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