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欧阳敏儿的妈妈,也就是那个温柔的女人,名叫文卿的女人,其实是一个人如其名的女人,现在的欧阳敏儿是一个迷迷糊糊的小女孩,一个人坐在天台前独自发呆,让文卿看着就有些心疼,她也不知道这个孩子这是怎么了?自打莫旗回来后,就没怎么见这个孩子笑过,现在看着这个孩子在这边发呆,小小的身影显得是那么的孤寂,她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的将这个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

    “怎么了??”

    “妈妈,我不喜欢这里。”

    “为什么?”

    其实文卿是可以看出来的,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不喜欢这个一家人都可以在一起的地方,以前俩人是一起挤在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地方,而现在的欧阳敏儿不用担心下雨的时候巷子里的水会漫过她的鞋子了;不用不担心那些小朋友会说欧阳敏儿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不会再因为起晚了而迟到了,现在只要是欧阳敏儿上学是可以有爸爸接送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或许并没有什么,是文卿觉得欧阳敏儿应该伤心,或者不喜欢的地方吧!

    其实欧阳敏儿很小,但是在妈妈的眼神中,她可以看出妈妈的不理解,或许欧阳敏儿就是那么的让自己都捉摸不透吧!

    “没什么啊,妈妈我以后再也见不到我的那些小伙伴了!”

    “怎么会呢?你们不是在一间学校上学吗?每天都可以见到的!”

    “恩!”

    “乖了……”

    “恩,妈妈你去忙吧!”

    “好!”

    那个时候的欧阳敏儿是那么的董事,让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以后的欧阳敏儿会变的那么的无理取闹的样子,其实欧阳敏儿自己也没想到!

    看着妈妈远走的背影,欧阳敏儿知道自己是真的再也回不到以前的那个巷子了,再也不能跟那些朋友一起玩过家家了,欧阳敏儿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小朋友,但是在巷子度过的日子是欧阳敏儿有史以来最开心的了,很多的时候欧阳敏儿再回想起那些可悲可气的童年时,欧阳敏儿想到的就是那个总是会积水的巷子,其实生活在那里的时候是那么的讨厌那里,但是真的离开了,却是那么的不舍的样子。

    ……

    一个小女孩从小喜欢做梦,梦中总是有白马王子出现,总是会在她有难的时候及时的出现,小女孩整日整日的做着这些奇怪的白痴似的梦想,可是她似乎是忘记了这只是,总有醒来的一天。直到自己的爸爸被所谓的黑社会的人,找上门来的时候,她的梦彻底的醒来了。

    欧阳敏儿是一个很坚强,不知道的人回被她那芭比娃娃似地脸给欺骗了,总会觉得这就是传说中的软柿子吧?

    同学都说欧阳敏儿就是一个十足的小女生,总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发呆,走神。在你叫醒她的时候会不怀好意的看着你,似乎是在说:怎么了?喜欢上欧阳敏儿了吗?在女生都被欧阳敏儿这样惨的整蛊之后,叫醒欧阳敏儿的事情似乎成了男生才敢做的事情!

    “嗨、敏儿,干嘛呢?”

    欧阳敏儿原本是在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被这么一弄彻底的没了那兴趣!

    “我说,王子珊你不要总是这么的叫我好不好?”

    “敏儿,你可知道现在除了我可没有敢再叫你了?”

    “什么?”

    欧阳敏儿似乎是没听明白王子珊的话,那灵动的双眼就像是故意一般一样大大的闪闪的看着王子珊。

    王子珊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主“天哪,凡你别这样看我,我不是男生,怪不得他们都不愿来找你呢?”

    欧阳敏儿似乎还是没明白,眼睛好像是故意一般似的,更加动人的看着王子珊了。

    “好,好,好,我说,他们说你的眼睛看着他们的时候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他们正值壮年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呢?”

    “去你的!”

    王子珊说的很是暧昧,让欧阳敏儿这个什么都不懂小女生脸上一阵绯红。

    王子珊看着这样的欧阳敏儿,心中一阵暖流,欧阳敏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单纯到你什么都不敢对她做,可是她却不是那样唯唯诺诺的人,她骨子里的那股爆发力那是没有人可以学得来的!

    两人安静的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欧阳敏儿什么都不不想想,什么都假装没有看见,欧阳敏儿知道的,所有的人对自己的那种感觉不是因为爱自己而做出的动作,那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罢了!

    王子珊是一个很物质的女生,对于她来说,没有物质的爱情那根本不可能在阳光下存活,可以存活的爱情那就是用物质堆积的!

    其实欧阳敏儿所说不是这样的爱情观点,但是她却不会反对王子珊的这种爱情观点,因为欧阳敏儿知道王子珊从小生活的家庭让她慢慢的养成了这样的一种态度,一种她对于爱情的理解。

    所有一直都今天王子珊谈过的男朋友的数量,比起欧阳敏儿认识的男生恐怕都要多得多!

    欧阳敏儿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哦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好好的生活下去,好好的照顾好爸爸,也许欧阳敏儿唯一的愿望不再是王子了,而是爸爸!

    也或许欧阳敏儿从没想过那些与爱情无关的事情,人会这么悄无声息,会这么义无反顾的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让自己经历那些与爱情无关的事情。

    ……

    欧阳敏儿摇摇头,她都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一阵子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难道真的是因为长大了吗?其实欧阳敏儿很不想让自己长大,因为她知道长大对于自己而言其实不是一件好事,所以这会欧阳敏儿一阵的担忧。

    而一直在找欧阳敏儿的龙泽天见着欧阳敏儿此时正在发呆,倒是没有去打扰欧阳敏儿,这女人似乎不属于龙泽天的,自打那日起这欧阳敏儿便一直想着逃走,终于有一日这欧阳敏儿在龙泽天没看到的时候,偷偷地溜走了,这一走便是五年。

    而龙泽天找了欧阳敏儿五年,若是龙泽天知道自己会真心的喜欢上这个女孩的话,或许当初便不会这般对她了。

    “先生,您是来看病人的吗?”

    “有事吗?”龙泽天被这个护士这样一说倒是直接拉回到了现实而这个护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事的,先生只是见您在这里站了很久了,怕您出事,所以这才过来询问一番!”

    “多谢!”

    这龙泽天对着护士说完谢谢,看着桑枝还在陪着她的孩子宸安,便直接选择走人了,龙泽天知道此时还不要出现的好,免得触景生情了!

    而此时桑枝见着宸安没有要好的意思,一阵的担心,若非是宸安的住址医生告诉桑枝宸安没事,估计这桑枝是要哭出来了!“我儿子真的没事吗?”

    “你放心好了,他没事,只是发烧而已,退烧药已经打了住院观察一下看看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好,谢谢你大夫!”桑枝对着一声笑笑,就直接目送医生出去了,这会桑枝才有心情看看周围的环境,见着有一个女孩子也在住院,而且一直都在看着自己,倒是将桑枝给看得不好意思了,此时桑枝小声的询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想起了我的孩子而已!”

    “你的孩子?”桑枝倒是没想到这女孩子居然也有孩子,此时桑枝对她的事情倒是有些好奇了,而那女孩好像是能在桑枝的眼中看出那一抹的好奇之意,对着桑枝笑笑说道:“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

    “可以!”

    ……

    桑枝笑笑,那女孩子便陷入了沉思,口中开始将这她的故事。

    木齐市一个繁华的热闹都市,今天是一个晴朗的天,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没有什么的与以往不一样的,但是对于若家来说,现在若是晴天那也是晴天霹雳啊!

    吴志叒还有自己的妻子本来正在准备自己大女儿的婚事的,眼看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可是现在麻烦却出现了,新娘找不到了,吴志叒一家人怎么都找不到吴雪儿了,本来吴雪儿说自己上楼去休息一下的,而就是这么一下,就再也不见人影了,吴志叒现在是死的心都有了,自己的公司眼看就要倒闭了,若不是自己厚着脸皮去找王文宇的,估计王文宇是不是让他的儿子娶自己的女儿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公司,吴志叒无奈牺牲了自己女儿的幸福,本来好说歹说吴雪儿总算是答应与王林浩的婚事了,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玩失踪,这不是要吴志叒的命吗??

    吴志叒看着为女儿准备的那件独一无二的婚纱,吴志叒想不到吴雪儿会这么绝情的看着一家人就这么落魄下去,就是打死吴志叒,他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自己的身上,吴志叒或许是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阵眩晕,差点跌倒。

    被扶住了“爸,您没事吧?怎么了?”

    吴志叒看着眼前乖巧懂事的小女儿吴雪梨,轻声说道:“你替你姐姐结婚吧!”

    “什么?”

    吴雪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脸上的表情全是不敢相信,全是不愿意的,正想回绝的时候,看见自己那想来坚强的爸爸流下来眼泪,吴雪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若是刚才听到的是荒唐的话,那么现在看见的应该是梦境,自己长这么大从没见过爸爸流过泪或是喊过痛,这是怎么了?

    “女儿,你就答应吧!我们家真的快不行了,你姐姐现在又走了……”

    “什么?姐姐不是明天要结婚吗?走了?去哪了……”

    吴雪梨本来是在外地上学的,临时收到姐姐要结婚的消息,立马赶过来的,可是自己刚到就看见差点晕倒的爸爸,听到的第一句不是问候而是那么荒唐的一句话,只会在电视上听到的一句话“你替你姐姐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