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龙泽天找到郑雨薇的家长,安顿好之后,龙泽天这心里才稍微的好受了些,龙泽天知道郑雨薇是真的喜欢自己,可是自己却一直都只是将郑雨薇当做是一个替身而已,龙泽天来到了夏子陌的住处,这夏子陌见着是一个陌生的人,就想着关门,只是被龙泽天给推开了。

    “我是龙泽天!”

    “是你?”夏子陌虽说是没见过这个男人,可是龙泽天夏子陌还是知道是谁的,此时夏子陌抿嘴看着龙泽天,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眼前这男人确实是跟自己想的不一样的,夏子陌还以为是一个糟老头子,谁知道原来是如此年轻的一个男人!

    “怎么,见到我,你反倒是不怎么自在了?”

    “你来做什么?”

    “谈条件!”

    “你说!”夏子陌虽说是不知道这龙泽天想做什么,但是夏子陌知道这个男人应该是跟自己一样不希望与对方结婚才是,所以当龙泽天说是来谈条件的时候,夏子陌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你按照我说的来,我们就不用结婚,除非你想跟我结婚!”龙泽天说完一连玩笑的看着夏子陌,倒是将夏子陌该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对着龙泽天勉强笑笑说道:“好,我可以按照你说的来,但是你能保证我们不会结婚,而且我们夏氏不会倒闭吗?”

    “当然!”

    “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这也是在自保而已!”龙泽天说完就走人了,将自己的电话留给了夏子陌,让夏子陌随时接自己的电话,龙泽天走后,夏子陌自己一个人陷入沉思,这龙泽天给夏子陌的感觉太像是那个人了,太像那个男人了,那个让自己痛不欲生的男人。

    两年前的夏子陌不是夏氏的千金,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女孩儿,一个为了生存不得已做很多事情的女孩,那天那个男人也就是那个让夏子陌痛不欲生的男人

    周津南开着自己的白色凯迪拉克,不紧不慢的行驶在大街上,这个时间点正是释放自我的时候,夜晚比起白天的更加让人愉悦,霓虹灯下虽说是有些看不清楚,但是正是这一份模糊,让你更加的想要知道什么才是最为真实的自己。

    银月暗流酒吧余明雨的眼睛从一进这间酒吧开始就一直死死的盯着一个人在看,那个在暗处的身影深深地将余明雨的目光给吸引了。

    暗红色长发一看就知道是掩饰自己身份用的,不管她穿的是多么的性感、坦露,可是余明雨却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以前来银月暗流酒吧从未见过这个女人,自己一个人在独自喝闷酒。

    “小姐一个人吗?我请你喝酒吧!”一个张相猥琐的男人突然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这个女人对着这个男人微微一笑,抬眸说道:“好、bloodymary”那个男人笑意更浓,真没想到这个女人是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搞定了。

    那个男人转头对着吧台的steward招手,要来了她点的酒。那女人对着他举杯笑道:“谢谢你的酒,你可以离开了!”

    “什么意思?耍我!”一阵的恼羞成怒的样子,看着那女人似乎是像要吃人的模样,而那女人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吗?”

    “你!”那个男人看着这个女人,一点的胆怯都没有、直视着自己那愤怒的双眼,他觉得这个女人不一般,自认倒霉的走掉了。余明雨一直在关注着一切,他不想让这个女人成为自己人生的一个过客,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近。

    周津南走进酒吧,又是不自觉的皱眉,其实周津南很不喜欢这个地方、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痛苦,他内心一直渴望那种平静安逸的生活,只是余明雨比较喜欢这种地方、作为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全部的人来说,他一直都很在乎这个朋友。

    余明雨没有发现周津南的到来,周津南看着呆呆的余明雨,有些不知所以然、余明雨是从来都不会在酒吧内发呆的,他来酒吧就是为了猎艳来的,周津南无奈的笑笑。

    “喂、想什么呢?”余明雨看着拍自己肩膀的手、他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

    “南、你来的正是时候,快帮我想想办法!”余明雨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周津南,让周津南想一个方法让自己去接近那个女人。

    其实周津南在刚进酒吧的时候就看见了那个女人,她的眼神是那么的熟悉、和那个小女孩的眼神简直就是一个人的。

    在这个乌烟瘴气、红男绿女到处都在寻找刺激的酒吧内,她的眼神还是那样的清澈、如一汪潭水,让你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想要去接近她。“喝的是最普通的bloodymary”

    周津南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密了、余明雨很了解周津南,一看见这表情就知道那个女人你遇见周津南算你倒霉、周津南一般是不会去主动接近女人的,就是有人想要靠近周津南那也是如同想要抱着冰块睡觉是一样的。

    余明雨再次看向那个让自己一眼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女人,对她的身份也越来越好奇。

    在余明雨又在出神的时候,周津南已经走过去了。“为什么喜欢喝bloodymary”

    “不为什么?”

    “因为你想忘记让自己忘记白天的自己是不是?而正好这种酒是你认为最好的!”周津南看着她的眼睛,让她觉得一阵的吃惊,因为周津南的眼神很犀利让她不仅有一种完全被窥视、被解读的想法,甚至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不管穿多少件衣服如同裸露是一般的。

    “你以为你的自以为是就那么的准确吗?”她看着周津南此时满眼的鄙夷,倒是很看不惯周津南的模样。“对别人也许不是,对你、我肯定!”

    她在死撑、她不想让自己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就这么的让自己掩饰那么多年的内心被看穿。“很好、请你喝!”

    说完不理会周津南自己一个人走出酒吧!余明雨看着这个女人走出银月暗流酒吧!再看看周津南那得意的笑脸就知道没有周津南搞不定得女人。

    “南、知道她叫什么吗?”

    周津南摇头。余明雨的沮丧都被周津南看着眼里。“雨、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接近、你知道的这不应该是我!”

    “给我三天时间!”余明雨那放、荡不羁的笑脸又出现了,周津南就是这样对于所有的事情都会处理的很利索。

    “南、认识你是不是天注定的!”

    “雨、你这样说是不是想让那迷恋你很久的女人直接死心啊!”余明雨不再说话、两人都与以往不同的安静的在喝酒。余明雨看着刚刚她待过的位置、心里默默的想着些什么!

    ‘女人你到底是谁、我余明雨一定会知道的!’周津南也是、他就是觉得她就是她就是那个让自己家破人亡的人。‘我会让你血债血还的。’

    ……

    又是一年的秋天、可是这个秋天却没有那个秋天来的寒冷。城郊一个简陋的福利院内、一群孩子们说个不停。“子陌姐姐、你真的要走了吗?以后还回来吗?”

    “小柯、姐姐当然回来了,这是我们的家、我怎么会不回来?”

    “说真的、子陌姐姐一定要回来噢!”

    “恩、姐姐一定会回来的!”夏子陌看着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福利院,夏子陌的眼神里充满了别样的感觉,很不舍的。眼泪没有控制的流出,夏子陌常常说以前没有和家人学会流泪就离开了自己的亲人,现在却就是以泪洗面、这些年的经历要是换做旁人也许都不会走到今天。

    “子陌,你今后要照顾好自己。”夏子陌呆呆的看着院子里那自己一手栽种的一颗不知名的树,院内其他的树都没有它来的茁壮与高大。“恩、放心吧园长!”

    园长很不放心的拍拍夏子陌的肩膀,她知道夏子陌一直都是一个让自己既担心又放心的孩子,就和这颗树一样。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起看着那颗树,好像它会活了一般死死的盯着它、生怕它走开了再也回不来!

    ‘园长、谢谢你,夏子陌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的。’夏子陌没敢和园长再说一句话、就连这谢谢都是在心里说的。夏子陌轻轻的迈动着自己的脚步、不敢回头、不敢说再见,她怕自己走出这个门就再也没有机会、再也没有脸面回到这个让自己有家的温暖的地方。

    “子陌!”园长的叫声,让她真的很想回头、很想抱着园长,告诉她自己不愿离开、可是夏子陌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头也没回的就走了。

    小柯在后面大声的喊着“子陌姐姐、子陌姐姐,记得回来哦、小柯等着你。”夏子陌的步伐走的更加的快了。

    ‘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让他们看见你那卑微的眼泪、那懦弱的象征。’夏子陌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逃也似的钻进去。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夏子陌小声问道:“去哪?”

    “去、世纪家园。”夏子陌说完就瘫坐在车上,此时内心十分的悲伤,夏子陌知道自己内心脆弱的不像话,可是那不是夏子陌想要承认的,索性就一直在隐藏着。

    “好来,坐稳了很快就到!”的车师傅偷偷的在开车、没有理会面无血色的夏子陌。

    世纪家园,是些个人公寓组成的地方、几乎所有的打工仔、还有那些像夏子陌这样的人都会来着租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