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前几天夏子陌在网上看见了这边的招合租启示,索性就租下来了,和她的合住者好像是一个男人、可是夏子陌不在乎这些,不管是谁、她都可以接受,谁让这个地方的房租、便宜到你都会怀疑这个房主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叮铃铃!’

    夏子陌在房外按了很长时间就是不见有人给自己开门、她明明记得自己有告诉过那个人自己会在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来的,这个可恶的家伙、夏子陌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要是知道的话,估计这会要是看见一定会把那个家伙打成猪头的。

    夏子陌在心里默念、要是再不开门,老娘我就砸门了。夏子陌举起自己的手,正想砸下去。“怎么?你是说啊?”

    门就那么突然开了、房内是一个只裹着浴巾的女人。不是男人吧!夏子陌想自己是不是敲错门了,再次看向门牌号‘605’没错啊!

    “我是租房子的、你是?”

    “哦。”那个女人爱答不理的回答着夏子陌的话。回头向房内喊“段子羽、你的新租客。”

    “让她进来吧!”人都没有出来、只是懒洋洋的发出这么一个声音来让夏子陌进去。

    其实夏子陌很想知道自己的‘同居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可是、艾,自己都整理好自己的房间了就是不见他人、而且可恶的是房内的声音也太大了吧!让夏子陌都脸红了。

    ‘看来不是一个好东西,乱搞男女关系?’看着自己未来的‘家’,很小却很干净、夏子陌我以后就要生活在这个地方了,她一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就会想起在酒吧内的承诺。

    “夏子陌、你爸爸欠我们的钱,你什么时候还啊!”

    “他欠你们的为什么要我还?”

    “父债子还,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明白、但我是女人!”

    “哼、是吗?正好啊、兄弟们都没结婚呢?”

    “你!”

    “夏子陌,你还是乖乖的听话吧!”

    夏子陌沉默着,就算是死她都不会做哪些出卖自己的事的。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出卖自己的身体的,你以后就在银月暗流酒吧推销我们的酒,怎么样?”

    夏子陌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这么好心!“你们到底想搞什么?”

    “没想搞什么?只是你爸死的时候说过、要是让你还债不许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还是知道讲信用的。”

    “好!”夏子陌知道、在酒吧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想要保护好自己那是很困难的。

    晚上、夏子陌买回一些菜准备自己做些饭菜吃,好久都没有下厨了,其实夏子陌的厨艺很一般、但是还是可以吃的。

    走的时候是拿的那个男人的钥匙走的,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家、会不会找自己的钥匙呢?开门刚进去,夏子陌还没反应是什么事。就被抱住了、那个人狠狠的吻着夏子陌不让她有喘气的机会。

    夏子陌挣扎着就是躲不开那个人、知道几分钟后那个男人放开夏子陌。段子羽看着这个被自己强吻的女人、倒是清秀,眼神是那么的清澈、他空竹不住自己的就陷进她的眼神陷阱内,看着她气的发红的脸颊、很可爱的,段子羽想接下来会打自己一巴掌吧!

    “哼!”夏子陌很生气的推开在自己前面的段子羽,气呼呼的走进厨房。

    段子羽可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女人、一般的女人知道自己是段氏娱乐的公子、被自己吻了会借机要挟自己或是让自己给她一个上镜的机会、还有一种就是不知道自己身份以为自己是一个打工仔的女人要是被自己吻了就会打自己一巴掌的,可是这个女人这么的生气居然没有对自己做任何的事,真是有趣。

    他也走向厨房。“喂!”夏子陌没好气的回头看看刚刚那个强吻自己的家伙,真想把他剁成肉酱。

    “干嘛!”不自觉地手下的力度加大,切菜得声音很大。夏子陌越是这样段子羽就越好奇她。

    “你不生气吗?”段子羽说完一脸笑意的看着夏子陌,而夏子陌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生气?你眼睛有问题啊!不生气会这样吗?”

    “那你为什么不打我!”

    “我打的过你吗?”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赔偿你?”

    “你?”

    “恩!”夏子陌很冷漠的看着段子羽。

    “你赔的起我的初吻吗?”初吻、段子羽更加的怀疑这个女人了,初吻居然这样的表现、到底是什么人还是经历了什么事?

    “那你可以和我要钱啊!”

    “要钱?你有钱就不会住着了,段子羽先生!”夏子陌说话得语气很不满,她不知道这个段子羽到底想要干嘛、但是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真想打他!

    “是啊,我只是一个打工的,要不你嫁给我吧!”这个段子羽是不是疯了。

    “喂!”夏子陌狠狠的将自己手中的刀放在菜板上。

    “你是不是那里出问题了啊?要是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送你去医院!”

    “怎么了?”

    “怎么了?段子羽你装什么傻啊!你已经吻了我了就不要再提了。”夏子陌真的很生气,这个男人第一次见自己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自己、以后还了得。

    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心里有问题。夏子陌不再理会段子羽,段子羽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夏子陌在做饭、就在那一刻突然很希望这个画面会永远存在。

    段子羽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夏子陌就是自己和自己的酒友打赌让她替父亲还债的人,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遇见她。

    段子羽现在还不想继承父亲的事业,所以很久以前就躲在这里、人人都以为他只是一个外来的打工者,谁会想到这个人就是段氏娱乐的少东家。

    他是一个痞痞的男人,所以即便是这个身份身边的女人还是不间断的,他和他酒友以夏子陌下的赌局还没有结束,他在等待着好戏的上演。

    只是他不知道其实自己在见到夏子陌的那一刻就不下希望这个赌局继续下去了。

    夏子陌吃饭的时候,段子羽已经不知道去哪了?本来都已经做好了他的那一份的,虽然他强吻了自己、可是夏子陌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以后要和这个男人一起生活了、她是不会介意的,而且对于让他吻了自己这个事实它已经是事实,夏子陌是不会和事实斗气的。

    夏子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来都不会要挟别人,也不会和已经被发生的事较真。

    夏子陌吃过饭后就去银月暗流酒吧了,她要帮那些自己最讨厌的人做事,一百个不愿意也不行啊!

    “夏子陌你怎么才来啊!”

    “不好意思、我今天搬家所以来晚了。”

    “快去吧!”夏子陌点点头,走到吧台等待着有人来买酒,可能是夏子陌太专注于自己接下来的工作了、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在酒吧的一角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那个刚刚见过的身影。

    “子羽、你说这个女人会不会出卖自己和那些男人上床?”

    “你问我、我要是知道就不会和你打赌了!”

    “我看你输定了、她不像会出卖自己的女人!”

    “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等着吧、我赢定了!”段子羽这种十足的把握是因为刚刚自己吻了她,夏子陌的反应让他觉得这个女人也许是恨做作的一种,很会伪装的人。

    段子羽离的夏子陌很远只能看见她的动作和表情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现在一些刚刚进酒吧的人,只要是想点酒的、几乎都点了她得酒。“子羽、这个女人还有两下子啊!”

    “现在我和她住在一起。”

    “真的?”原本是坐着的王子林这会也做起来了,很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表哥段子羽。

    “王子林、你激动什么?这是一个巧合!”看着段子羽那种后悔自己将这件事告诉王子林的样子,王子林别提多高兴了、段子羽可是第一次这样,

    就因为这个女人。

    王子林还记得第一次见这个女人的时候,段子羽从来都不会主动对女人感兴趣的。可是那次却是很奇怪。

    一群人找夏子陌要债,段子羽很好奇这个女人会怎么应付这群男人,本来是想看好戏的,谁成想这个女人还是很厉害的,不但那些男人没有动她就连钱的部分也都省略不计了。

    段子羽现在是很无聊所以就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要好好的和夏子陌玩玩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她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她得头脑却也很简单只要是有人和她要债、说是他爸欠,她都不会怀疑这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就要承担。段子羽就是利用这一点把夏子陌留在了这间酒吧,他知道这件酒吧是段氏娱乐的对手余明雨开的、所以他更想看看这些人聚集在一起会不会有什么好戏可看。

    “你干嘛?”王子林听见这一声,刚刚夏子陌话他也是听不到的可是这会却是听到了,段子羽也不再走神想那些自己想要整夏子陌的点子了。

    “走、过去看看!”对于酒吧内的其他人来说这是很平常的,所以大家也就是稍微看看就不再理会了。

    王子林也很纳闷、段子羽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你放手听到没有!”

    “你不是坐、台的吗?”

    “大哥、你是想女人想疯了吗?我是卖酒的!”

    “那还不是卖的。”那个男人明显是喝酒了,夏子陌在忍着、她不想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尊重?对你?哼、你在做梦呢?”夏子陌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死男人真是找死。“怎么生气了?你今天就必须跟我走。”说完不等夏子陌有什么反应拉着夏子陌的手就走,不论夏子陌怎么反抗都是无济于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