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酒吧内的人也不管自己,夏子陌真正的感受到了世态炎凉的气息、你就算现在死了都不会有人为你掉一滴眼泪的。

    “拿开你的手。”夏子陌没想都会有人出现,当看清那个人的模样时、很想笑,是段子羽那个家伙、那个被驴踢的家伙,想必也只有被驴踢的人才会在这个时候、这么不识趣的出现吧!

    “那来的小子,少多管闲事!”

    “我说放开你的手。”段子羽很拽的看着那个拉着夏子陌的男人,那个人很不识趣的就是不放手。王子林看着段子羽脸上的变化、心里在默默的为那个男人祈祷。

    “凭什么让我放手我就放手啊!”

    “她是我的女人!”说完、夏子陌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就倒在了地上。

    段子羽看着呆呆的站在那的夏子陌心里突然就很想笑。“走!”

    段子羽拉着夏子陌走出酒吧!没有理会王子林、只是向着他点点头,王子林明白自己又要善后了。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酒吧门口的时候,二楼上那一抹身影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出一直在盯着他们。

    楼上的人不是别人、是周津南,他更加对这个女人有兴趣了,不但是余明雨就连段子羽这样的公子哥都对她都有这样的表情,看来这个夏子陌真的是有必要查查她的身份。

    其实内心周津南更加的怀疑她就是那个小女孩了,因为那双眼睛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放手啊!你干嘛?”夏子陌甩开的段子羽的手、虽然他刚刚救了自己,可是夏子陌在内心就是很讨厌这个男人刚刚的做法。

    看着这夏子陌这么拽,段子羽一阵恼怒的样子,不满的说道:“喂、你不会看不出来是我救的你吧?”

    “那又怎样?这样你就可以说我是你的女人吗?”段子羽很好奇的看着夏子陌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自己强吻她不会对自己怎样!说他是自己的女人居然这么的生气。

    “你在生什么气啊?”

    “不用你管!”夏子陌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但其实不是因为段子羽。只是夏子陌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摆脱这些人,这些人一直都在侮辱自己,且还是无处不在的样子。

    夏子陌的沉默让段子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他知道夏子陌心里一定很难受的,可是她好像不希望让比别人知道她内心地想法。“夏子陌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说过不不用你管、你听不懂吗?”夏子陌不满的看了一眼对方,就直接不想继续说话。

    “你以为这样做就可以不痛苦是吗?你觉得我想管你吗?哼!”

    “那你还在说什么废话!”夏子陌不想再听下去了,不想听这个男人再说一句话、一点都不想。

    夏子陌自己走在前面,段子羽很不识趣的在后面跟着,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就是不想看着她一个人再走,生怕她出事的样子。

    夏子陌病没有回头、其实她根就本不知道段子羽在后面跟着自己,夏子陌以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死去的爸妈之后就没人会关心自己、会担心自己的人也许只剩下园长和小柯他们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夏子陌抬头看着周边的情况,杂草丛生,夏子陌满眼笑意在这个宣泄的城市里,到了晚上你就会发现它的寂静、在此刻它的美却衬托了夏子陌现在的孤寂与痛苦。

    夏子陌或许是见到没人缓缓地跪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将自己的头埋在双肩中,段子羽不知道她干什么?但是从她哆嗦的双肩中,可以肯定她是在流泪。

    “夏子陌你宁愿自己一个人躲在这流泪,难道就不会找一个人的肩膀来靠一下吗?傻子……”

    段子羽本是想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在夏子陌身后,只要这个女人在自己的视线中就好了,可是此时他是真的有些忍不住了,走到夏子陌的跟前:“你怎么样了?”

    夏子陌哭得痛彻心扉的,旁若无人的在流泪来着,突然一个声音在头顶的上方传来、夏子陌瞬间就听出这个声音是谁的,如此让人厌恶的声音、夏子陌怎么会忘记,此时夏子陌可不想将自己最为脆弱的一面在他的面前展现出来。

    “你来干嘛?”

    虽然现在是夜晚,周围自然是没有白天明亮,可是段子羽还是可以清楚的看见夏子陌眼眸中的泪光、她在克制自己,她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哭了?”

    段子羽轻轻的蹲下自己的身子,慢慢的抱住了夏子陌、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对着这个刚刚接触不长的女人、这么的在意。

    在段子羽抱住夏子陌的那一刻她的心好像是停止跳动了、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夏子陌被一个男人这样抱着、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那别样的感觉。

    “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放过我!这是为什么呀?”夏子陌声音有些哽咽。

    虽然此刻段子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可是他看着都觉得很痛心。

    段子羽从来都没想到自己会这样轻易的子阿姨一个人、他从来都不相信所谓的亘古不变爱情,更加的不相信有人能是自己这一生都忘不掉的,可是在遇见夏子陌的那一刻气,他知道自己自己以为永远都不会发生的事情就这么轻易的发生了。

    ‘夏子陌、我段子羽发誓,今后都不会让你这般痛苦了,即便是流泪,那也是幸福的眼泪。’夜深人静的时候、周津南就是喜欢一个人坐在楼顶的围墙上,在月光下、你会发现路灯显得格外的耀眼,唯一让你觉得变化大的只是穿梭的车流少了、喧闹的城市突然变得如此寂静、衬托着夜的凄凉,它又在诠释着周津南内心的那份无法名状的心宿。

    周津南偷偷的跟着段子羽和夏子陌、看见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是心里很堵得慌。

    周津南知道用不了几天mis就会告诉自己结果的,夏子陌要是你是她的话、那只能怪你倒霉了。

    夏子陌和段子羽回到自己还未曾睡过的家,夏子陌有些搞不清段子羽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不管是做什么都觉得让自己很不安。“段子羽、我们没必要这样!”

    “怎样?”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对于夏子陌而言、正常的段子羽就是一个神经病,就是让自己莫名的火大。

    “有意思吗?这样!”

    “夏子陌、应该是我这样问你吧!你还在说什么呢?”

    “段子羽你记住了、我们只是合租的关系,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你不要觉得我和你的那些女朋友一样,最好也别对我好。”夏子陌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的。

    但是这不代表她米有想法,到底是怎样想的、只有她自己知道。

    “夏子陌、我越来越想了解你了。”

    段子羽靠近夏子陌不让她有一点空间、就这么直视着她,就连她的呼吸都可以感觉的到、急促的,夏子陌即便是你表现的再怎么冷静,你都无法掩饰你内心的那份波澜。

    “夏子陌、我段子羽决定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段子羽靠在夏子陌的耳边、小声的说着,他的气息迎面扑在了夏子陌的脸上耳边、可是夏子陌没有感觉到什么的激动、反而觉得一阵惊心。

    段子羽不理会发呆的夏子陌自己一个走向自己的房间。“段子羽、我玩不起的。”

    段子羽停住了脚步,内心深深的思索着、虽然和她只是刚刚接触可是从她说话眼神就可以看出她不是一个会服输的人、居然说自己玩不起。夏子陌你是在投降吗?对我段子羽就这么认输了吗?

    “我们的游戏刚刚开始。”

    “随便吧!”

    夏子陌也回房了,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的心就颤动一下、她害怕自己没有走到自己的房内就已经坚持不住了。

    也许老天就是那个唯一了解夏子陌的人,在夏子陌刚刚碰到房门想要打开的时候。脚下一软、没有任何支撑的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一个身影就快速的出现在了夏子陌的身边。

    “喂、你醒醒!”段子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自己就是担心。模模糊糊的、他感觉到夏子陌好像是有意识的。抱起她、正想去医院,但是隐隐约约的听见夏子陌在说这些什么!

    “我躺一会就会没事的、不要去医院那样我会死的快一些。”段子羽本是想不理会她的、可是最后还是没有把她送到医院,他觉得夏子陌应该了解自己的身体的。

    不知道她是生了什么病、满头大汗的。头发被这么一弄都乱了、段子羽小心翼翼的整理着她的头发、将耳边的发轻轻的放在耳后。

    手不由自主的就抚摸到了她的脸上、没有水晶般的剔透,却又苹果般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摸,紧邹的双眉、让人很担心也让人不愿看见,她不应该有这样的表情的。

    一夜就这么守在她的床边、段子羽不小心睡着了。

    夏子陌轻轻的张开自己的双眼、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子折射进来,夏子陌条件反射性的用手想要挡住那阳光,可是却动不了了。这才发现自己的床边那个熟睡的身影、夏子陌很想笑的,这样都可以睡的这么香,也许真的只有段子羽才可以做到的,夏子陌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在关心自己还是出于什么目的。

    他轻轻的动动自己的手、也许是发现已经天亮了吧!睁开自己的眼睛。

    这个时候夏子陌装作没有醒来一般的又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丫头、你怎么还不醒啊,是不是不送你去医院是不对的?”

    段子羽在自言自语的、幸亏这个时候夏子陌是没睡着得,要是真的还不醒那怎么听见她说的话呢?

    夏子陌没有听见段子羽再说什么话、但是她能感觉到他的身子慢慢的靠近自己了,眼前一阵黑、她似乎可以感觉得到即将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