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嗖的一下、夏子陌就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正好对上即将靠近自己的段子羽、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让夏子陌以为自己是不是又和这个男人在接吻?

    段子羽看见夏子陌醒来了、那邪邪得笑脸马上就出现了。

    “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就真的要吻你了。”

    夏子陌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可是她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已经醒来的、但是出于面子问题夏子陌一直都没有问这个问题,所以一直都很久很久以后夏子陌都不知道段子羽对自己的在意其实已经到了微乎其微的地步。

    “我给你做早饭的。”

    段子羽走出房门的一瞬间。

    “我是不会谢谢你的!”

    段子羽笑了、其实他不在乎的,真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夏子陌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但是她知道独自一人躲在无人的角落里、细数你给的伤悲,那是不伤害任何人最好的做法。

    只是夏子陌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与这个男人之间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更加的没想到自己与酒吧遇到的俩男人之间也会出现一段纠缠“子陌,你睡了吗?”

    “没……”

    夏子陌的思绪被杜叔叔的呼叫打断了,夏子陌开门看着门外的杜明宇询问道:“叔叔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就是问问你,婚礼的事情准备的怎样了?”杜明宇其实知道夏子陌不想结婚,而且是不想跟这个不曾见过的龙泽天结婚,可是现在这也是没办法的,所以杜明宇就一直都很担心夏子陌会偷偷的溜走,索性就一直都在看着夏子陌!

    夏子陌笑笑,她知道杜叔叔为什么会如此的紧张,对着杜明宇笑笑哦说道:“杜叔叔,这件事情关乎到夏氏,我不会轻举妄动的,您放心好了,一切都按照您所说的来!”

    “好,子陌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叔叔很开心!”杜明宇见到夏子陌如此的懂事自然是放心了,跟夏子陌随便说了几句就直接去休息了,而夏子陌却是彻夜未眠,她不知道那个龙泽天到底想做什么,到底怎样才能保住夏氏,而且俩人还不用结婚!

    第二天清晨军区大院,桑枝看过宸安之后,觉得没什么事情,这才嘱咐吴妈时刻盯着宸安。“吴妈,宸安就拜托你了,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最近是金·玉颜的第二期宣传时期,所以我必须紧盯着才行!”

    “少奶奶放心好了,你去工作,家里我会照顾好的!”

    “谢谢,吴妈!”桑枝吃过早饭之后,跟爷爷说了几句话就直接去上班了,宸安生病的事情,桑枝就让家里的人都瞒着爷爷,现在门光荣身子也不好,桑枝不想让他再受到什么刺激了!

    只是桑枝刚一出门就看到龙泽天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桑枝没有来的一阵白眼,看了一眼龙泽天一脸黑线的说道:“你想干嘛?”

    “请你帮忙!”

    “说!”桑枝倒是没想到龙泽天是因为想让自己帮忙这才过来的,虽说是不想与龙泽天有太多的接触,可是还是让龙泽天说了他所谓的帮忙是什么事情,而龙泽天倒是没有废话,直接将自己与夏子陌之间的事情跟桑枝说了一遍,说完之后龙泽天很是认真的看着桑枝,而桑枝见着龙泽天不说话了,半天这才摊手摆出一副,你想怎样的模样!

    “我想请你帮忙!”

    “那你倒是说呀,想让我做什么?”桑枝倒是奇怪了,这人让自己帮忙,直说帮忙俩字是什么意思啊,桑枝可不是每天都闲的没事做的人,龙泽天见着桑枝有些不耐烦了,这才犹犹豫豫的说道:“你跟我去见我爷爷,就说你是我的女朋友,这样我爷爷就不会逼着哦跟夏子陌结婚了!”

    “龙泽天你在做梦那?我可是有夫之妇,你想什么呢?”

    “我爷爷差不到,你只需要跟我见我爷爷一次面就好!”龙泽天不怎么想放弃的继续在劝说桑枝,而桑枝却一招手就打断了龙泽天的话,抿嘴一笑,对着龙泽天厉声说道:“龙泽天,我当你今天没来找过我,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桑枝说完下车准备走人,只是却被龙泽天给拉住了“你要是不想让门少庭知道你我上过床,那你就答应我!”

    “喂,龙泽天你怎么这么卑鄙!”

    “我就是这样的小人,你帮还是不帮?”龙泽天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桑枝,而桑枝冷笑一声甩开龙泽天回应道:“你这是求我帮忙吗?我由拒绝的权利吗?”

    “那就是帮忙了!”龙泽天倒是满眼的笑意,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自己逼迫着桑枝帮忙的,这会桑枝迫于无奈就跟着龙泽天去了他爷爷那里,桑枝都觉得跟做梦一样呢,这会已经站在龙泽天爷爷的面前了!

    “爷爷,这个就是我不能跟夏子陌结婚的原因,我们可以帮助夏氏,但是我不能跟夏子陌结婚!”龙泽天说完,很熟顺手的将桑枝揽在自己的怀里,而桑枝险些就将龙泽天给推开,不过感受到龙泽天手上的力度之后,这才想起自己是假扮人家的女友来的!

    “爷爷,我与泽天早就在一起了,只是一直没跟您说而已!”

    “真的?泽天你不是随随便便找一个女人来糊弄我吧?”龙正模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而龙泽天笑笑,指指桑枝,再看看龙正模说道:“你觉得桑枝像是演员吗?”

    龙正模听了龙泽天的话,倒是很认真的看看桑枝,这女孩子倒是蛮不错的,这还是自己的孙子第一次带着女人回来,所以龙正模就这样相信了,半天这才对着龙泽天说道:“那你去跟夏氏的人好好的谈谈这件事情!”

    “爷爷,有您这句话就好说了,先让夏子陌在我们家待着!”

    “好,听你的!”这龙正模倒是一副你爱怎样都行的模样,而龙泽天满眼欢喜的带着桑枝就走了,桑枝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的容易,出去之后,桑枝看着龙泽天说道:“这样轻松就搞定了?”

    “当然!”

    “那你为什么还找我,我看这架势,你随便找一个女人过来你爷爷都会相信的!”桑枝一阵的不满,而龙泽天笑笑说道:“你真的以为我爷爷那么的好糊弄吗?我知道我爷爷喜欢你这样的孙媳妇,所以我才找你来的,不然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

    “最好不是,那我现在能回去了吗?”

    “你得跟我去见见夏子陌!”

    “为什么?”桑枝倒是奇怪了,这忙也帮了,怎么还要去见人家呀,难道还轩昂让自己说些什么,难道是这女人是喜欢龙泽天的,现在龙泽天要让自己去做挡箭牌的!

    “你想多了,只是顺路让你跟我去见一下,回头我送你去公司!”

    “……”桑枝没继续说别的,只是摊手便是无所谓,这半个小时之后,在夏子陌楼下的咖啡馆,桑枝见到了夏氏的千金,这夏子陌倒是没想到龙泽天会带着一个女人来见到自己,打过招呼之后,这龙泽天说道:“我已经跟我爷爷说,我喜欢桑枝,所以我爷爷不会逼着咱们结婚了,但是你想救夏氏,必须住在我们家,这个你反对吗?”

    “不反对!”

    “那就好嘛,你跟杜明宇商量好了,就直接搬过去吧,我们结婚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提了!”龙泽天说完就拉着桑枝走了,这夏子陌都没反应过来事情就这样解决了,龙泽天带来的那个女人是谁,是他真的喜欢的女人吗?

    不知道是为什么夏子陌居然一阵的难受,看着龙泽天拉着别的女人的手夏子陌好像是吃醋了,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夏子陌自己都觉得一阵的吃惊!

    桑枝在回去的路上听到龙泽天跟自己将夏子陌的事情,倒是觉得这个女孩还是很坚强的,在外失踪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苦难,这刚一回到夏家,夏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说真的一般人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吧!

    不知道是因为龙泽天跟桑枝讲事情的时候太过于出神了,还是眼前那个女人没长眼睛,这一个急刹车,桑枝急忙跟着龙泽天下车,好像是撞到人了,下车之后,果真看到一个女人躺在地上,桑枝率先走过去扶着那个女人“你没事吧?”

    “没事!”那个女人倒是对着桑枝摇摇头,不过刚一说完这句话,那女人就看到了桑枝,而桑枝自然也是看到了她,两人吃惊的对视一眼,这没等桑枝继续说什么,这女人起来转身就跑,龙泽天还不知道是怎么了“喂,你跑什么?”

    “纳兰果儿……”

    桑枝大声的喊了一声,前面那个女人瞬间停住了脚步,不过还是背对着桑枝,桑枝一个箭步跑过去拉着这个叫纳兰果儿的女人,桑枝扳过她的身子,不知为何桑枝满眼的泪水,而那个纳兰果儿矢口否认道:“你认错人了!”

    说完甩开桑枝就走了,就像是从未遇到过一样,桑枝陷入了回忆中,可是她知道纳兰果儿还不愿见到自己!

    “怎么了?”

    “没事,送我去公司吧!”桑枝抹掉自己眼角的泪水,就上车了,而龙泽天见着桑枝不想说自然是不会继续询问,只是很想知道这个纳兰果儿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让桑枝这样激动,而此时纳兰果儿长舒一口气,对天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不一定会再遇到了。”

    说完还不忘对着自己笑笑,就去上班了。

    桑枝觉得上天就是如此的刻意,桑枝刚觉得那夏子陌跟纳兰果儿的人生很相似,今天就遇到了,多年不见,桑枝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原来今生还有机会遇到那也就说明还有机会跟她说一声对不起吧!

    记忆回到五年前。

    纳兰果儿刚到公司,就被总经理叫过去了。

    “纳兰果儿、今晚要跟联谊公司的老板吃饭,你准备安排一下。”

    “知道了、总经理。”说完就回自己的办公室了,只是总经理不过又不知死活的说了一句“今晚你也参加。”

    “什么?”

    孟星那混蛋没有理会纳兰果儿,而纳兰果儿一阵的气愤,这算什么,叫我陪酒的。遭了孟轩刚走就开始实施自己的整人计划了,这个孟星不是一般的小人。去就去,老娘我可是在酒桌上长大的、看我怎么镇住你们这群混蛋。

    “徐老板、请,总经理已经在里面了。”

    “好。”这阵仗、不是一般的大啊,足足有十个人,如果孟星那小子丫的要整纳兰果儿、估计这纳兰果儿不死也是半条命。

    “各位老板、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有名的酒神,大家一定不要客气啊。”

    纳兰果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一眼孟星,似乎是在说:我就不信孟星你看不出我的意思来。而孟星那边也是很给力的给了一个回应:我就是敌意的。

    孟星你是真想整死我啊。

    恩。

    “来、林老板,我敬您、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