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纳兰果儿就这样没头没尾的回到了家,孟轩的家,也许也快没有纳兰果儿的位置了,纳兰果儿在整理着属于纳兰果儿的东西,很少的东西。孟轩一会就来了,纳兰果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孟轩也收拾东西。

    “喂,你干嘛。”孟轩不理会纳兰果儿

    沉默数秒后:是不是我不回来,你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回去。

    “这不是你希望的吗?”

    “纳兰果儿,我孟轩自始至终都是那么不被你相信吗?”纳兰果儿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明明是他不理纳兰果儿的,怎么错的又是我啊。

    “孟轩,我没有要求你”

    “你以为这样我就开心吗?不管做什么你第一个想到的永远都不是我。”说完不理会纳兰果儿,带着他的行李就出去了。在车上纳兰果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停车”孟轩对纳兰果儿的话无动于衷。“我说停车,要不然我就跳车。”

    纳兰果儿就知道那些话都是气话,纳兰果儿的安全永远都是孟轩的第一位,那她还有什么可忧郁的。看着一脸受伤的孟轩好像他的心快碎了,在那一瞬间很深情很深情的一个吻,第一次他们接吻也是我主动的。看着傻眼的孟轩,纳兰果儿想:他还真是的。

    “这样总行了吧”孟轩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怎么不愿意吗?那好吧,我再去找别人”孟轩再一次把纳兰果儿抱在了怀里:丫头,他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好吗?

    “不好”一听我说完,孟轩就松开了纳兰果儿,看着纳兰果儿,纳兰果儿在那笑。

    孟轩说:离开我,你会开心吗?那我放手。

    纳兰果儿打了孟轩一下“混蛋,那我下辈子要谁照顾啊。”

    孟轩笑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但纳兰果儿知道,他们会幸福的,永远。

    纳兰果儿决定车上好好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她知道王敏葛现在一定很失望,嘿嘿。

    时间过得真快,到火车站了,就因为纳兰果儿不愿坐飞机。所以孟轩到现在都不知道机场在那里了,更别说坐飞机了,而且现在就算再着急只要有纳兰果儿在也不坐飞机,你们说有这么一个人陪在纳兰果儿身边纳兰果儿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不再坚持什么,不再幻想什么,因为孟轩会陪纳兰果儿一辈子。

    火车开动了,要离开了京城,这个纳兰果儿想和她喜爱的人一起去的地方,理她越来越远。看着身旁的孟轩纳兰果儿知道爱情的预言不是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而是找一个最爱你的人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王子和公主的美好爱情故事总是那么的诱人,那么的让人向往,可纳兰果儿知道哪些童话故事是不真实的,是不会幸福的,现在的纳兰果儿很幸福,有一个很爱很爱纳兰果儿的人陪伴着纳兰果儿,即使他知道我喜欢的人不是他,他也不在乎。

    纳兰果儿累了,睡着了,躺在孟轩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温暖,那种与孟轩不同得气息郝暖。纳兰果儿告诉自己,这种气息才是我的。

    纳兰果儿睡的正香,孟轩就一木头这种时候他居然摇醒纳兰果儿,你们知道吗?如果是到站了纳兰果儿也无所谓了,可他居然是想让纳兰果儿看一下火车上的情侣。

    在纳兰果儿正准备要和孟轩大战时,纳兰果儿看见了三个身影,而且是靓丽的身影。纳兰果儿笑了,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就和刚才孟轩的笑是一样的,直到这时纳兰果儿才知道原来幸福的眼泪就是这样的。

    回来的感觉真好,心也不那么痛了,就像九尾狐一样,痛的时候离自己仙丹近一些就不会那么痛了,现在纳兰果儿离他们那么近所以不会再痛了,纳兰果儿要好好的,不再流下眼泪。

    好像纳兰果儿的眼泪只有老太婆和孟轩见过,这两个最爱纳兰果儿的人,纳兰果儿以后都不会再让他们伤心了,这是纳兰果儿的承诺,也是一种重新开始的宣誓。

    又回到了转角酒吧,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如果不是孟轩站在身旁,她会以为她和那个男人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快乐,那么让人羡慕的在一起。其实一切都不一样了,当身边的人和事都变了时,你就会觉得其实什么都没变,这是一种自欺欺人,也是一种安慰。

    一大早孟轩就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和老太婆说的,反正现在是老太婆和孟轩一起对纳兰果儿兴师问罪“说,死丫头果儿,昨晚到底去哪了?”她昨晚又不是没回来,老太婆这么问纳兰果儿一定是孟轩那个家伙搞的鬼。

    “说什么呢,老太婆,昨晚和桑枝在一块啊,怎么了?”

    “怎么了,你是怎么和孟轩说的?”

    “我看向孟轩,并且是怒视着:我说什么了,孟轩?

    “纳兰果儿,你不会是想让我再重复一遍吧,好吧我提醒一下你吧,我问你干嘛去,你说给我带什么来着......”这么一说纳兰果儿就听出来了,也想起来了,可不能让老太婆知道了。

    “喂,我说孟轩都是我的错还不行吗?”一个眼神纳兰果儿想他能明白,居然在给纳兰果儿坏笑,这死小子真是的,还真以为自己是老大了。老太婆看着他们在进行眼神交流,居然非常不识趣的走了,也不说帮一下自己的女儿,哎,纳兰果儿真是可怜啊,自己的妈妈和男朋友一起欺负她。孟轩一看老太婆走了,也就大胆起来了,有老太婆在他得装啊,装的很绅士,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了。看着他那不怀好意的笑“你干嘛,告诉你哦,我还没起床呢?”

    “那就不用起来了,我们直接......”

    “下流,孟轩我可告诉你,老太婆在下面呢?”

    “哦,我知道啊,阿姨说她想要一个外孙女,你说怎么办吧。”这老太婆真是的居然在自己家把自己的女儿给卖了。

    “孟轩,......”纳兰果儿的必杀技装可怜,装可爱,楚楚可怜的看着孟轩。

    “纳兰果儿,告你我不吃这一套。”

    “切,那你杀了我吧。”

    恩?桑枝怎么这么早来电话啊!

    “桑枝,说吧。”

    “纳兰果儿都几点了,你还不来。”看来现在时间又不早了。

    “嘿嘿,我一不小心就睡过来嘛。”纳兰果儿说着还禁不住一阵自责的笑了。

    “好了,好了,我和李可已经来了,我也和她们说了,就等你了,快点啊。”

    “好的,马上就到。”电话刚挂!

    其实纳兰果儿真的不知道老太婆要出去了,也不知道孟轩会来陪她,因为每次老太婆出远门都会叫桑枝或李可来的,纳兰果儿不敢一个人在家嘛。仔细想想老太婆好像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出去的,好像有什么事瞒着纳兰果儿。当然了因为纳兰果儿一直都没下去没有听见老太婆和孟轩的对话。

    “孟轩,我看的出来,你对我家果儿是真心的,就像那孩子一样......”

    “阿姨,我不会和他一样的,去会一直陪在果儿身边的,直到她不再需要我时。”

    “好孩子,我要出去一段时间,你能替我好好照顾果儿吗?”

    “阿姨,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我这辈子都不想让果儿受一点伤害。”

    “好......”老太婆沉默了,好像有很多,很多的事是不能让纳兰果儿知道的。纳兰果儿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就连这些话纳兰果儿都不知道,好像纳兰果儿是世界上唯一的傻瓜,一直在让他们为纳兰果儿担心,伤心......

    孟轩听说纳兰果儿要去桑枝那,死皮赖脸的要跟着去,可是这是她们之间的事让孟轩知道那岂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你就乖乖看家吧!”

    “你是不是又去见什么人?”

    “孟轩,你是在吃干醋吧!”

    “我那无赖的样子估计是把孟轩吓坏了。

    “去你的,几点回来,我给你做饭!”

    “晚饭留着,走了啊!”把背影留给孟轩那感觉真的太爽了,孟轩在家等着纳兰果儿,这就是家的感觉,温暖,甜美。

    当他们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桑枝和李可时,这俩家伙激动的就像是被驴踢了似的,非要给王敏葛一点颜色看看,纳兰果儿怎么劝都不行。

    “好了!”“我们的桑枝的话就是比纳兰果儿管用啊!都闭嘴了。

    “桑枝,难道就这么放过王敏葛,她那么欺骗果儿!”

    李可就是一个急脾气,什么事要是被她知道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是武力解决,幸好认识了他们才避免了那么多的打人事件,要不是她们估计这丫早进拘留所了,你们说李可认识他们得多幸运啊。

    “李可,咱们都是为果儿好不是吗?难道就不顾及一下果儿的想法吗?”

    “桑枝说的对,李可,咱们还是看看怎么解决比较好,你不要那么冲动好不好?”

    桑枝也和桑枝一样,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好,那你们去吧!我懒的理她!”

    李可不理会他们的叫声,就那么的离开了,第一次见李可发这么大的脾气,李可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虽然他们平时也会很多的意见不合的时候,可是最后都是解决了啊!李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抛下他们独自离开。是不是还是因为和小沫的关系,没有缓和才会这么大的脾气的。

    “先别管李可了,她也许心情不好,他们先解决果儿的事再说吧!”

    桑枝说完,纳兰果儿看着桑枝的表情也不对,可是该怎么办啊!

    最后他们达成一致,他们去找王敏葛谈话,看看这个王敏葛对果儿是不是认真的。

    “我们把王敏葛约出来直接摊牌。

    因为解决了果儿的事,所以他们今天真的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