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喂,看什么那?”

    “哦,没什么?”纳兰果儿突然一看孟轩将那个家伙着实吓着了,看着那一惊的模样突然想笑,忍不住就笑出来了。

    可是一看见关公就什么都不敢想了,抿嘴老老实实的看着孟轩那佯装生气的模样。“你笑什么?”

    “你生气什么?”

    “我哪有生气!”

    “我哪有笑!”看着孟轩那无奈的样子,摇摇头摸摸纳兰果儿的头!这个时候突然让纳兰果儿想起一句话来,当一个男人将抚摸你的头,慢慢的变为一种习惯的时候,不要犹豫嫁给他。

    “我不是小狗,干嘛总是摸纳我的头!”

    “你知足吧,别人请我摸我都懒的摸!”

    “切,自恋狂!”

    纳兰果儿就知道孟轩就是一个说不得的人,若是你说的那句话正好可以让他自恋一番的话,那么你就祈祷吧,紧接着你眼前就会出现一个超级自恋的家伙的!

    “纳兰果儿儿,若是没有我你还可以笑的这么高兴吗?”

    “你那不废话吗?当然了……”

    孟轩说这话的时候,是那么的认真,但是纳兰果儿却当笑话听了,这个时候的孟轩是不是往死里伤心呢?纳兰果儿你真就是他吗的坏蛋……

    很快就来到了公司,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会在你平时上班的时候发生的,很忙碌的过完了一上午,本来纳兰果儿都已经习惯了与孟轩一起吃午饭的,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丫的居然有事,自己早就走了,关键是纳兰果儿还没注意到,更重要的是居然没有提前说一声,你们说说都这时候了让纳兰果儿一个怎么去吃饭啊,找谁吃饭啊,纳兰果儿看这孟轩还真是长胆子了。

    没办法纳兰果儿的、拨通了桑枝的电话,纳兰果儿看看时间这个时间估计这丫还在睡觉呢?

    “喂,干嘛?”听着桑枝这么有活力的声音,就知道纳兰果儿是铁定猜错了。

    “干嘛呢?要不要一起吃饭!”

    “好啊!后海见!”

    “十分钟左右我可以到!”

    “拜!~”

    纳兰果儿还真没想到,桑枝这个时候居然会醒着,以纳兰果儿多年的了解,加上桑枝现在的工作,应该不会那么勤快才是啊!

    很快就到了,一看见桑枝纳兰果儿就傻眼了,这丫头怎么比她来的还要快啊,你们可要知道这后海可是离着纳兰果儿的公司很近很近的,而桑枝不管是住的地方还是工作的地方都离这很远的!

    “喂,我说你是坐飞机来的?”

    桑枝一见纳兰果儿那么认真的模样直接无语到极点了。“去你的,还不快坐下,点了你平时最爱的……”

    纳兰果儿很流氓的看着桑枝,就知道对她最好了!

    “桑枝,不要对人家那么好哦!”

    “装,装,看不装死你!”桑枝见纳兰果儿那模样直接受不了了,很是厌恶的看着纳兰果儿。

    “切……怎么来这么快!”桑枝并没有正面回答纳兰果儿的问题,似乎是有意岔开话题,但是纳兰果儿并未察觉!

    “你来的也太慢了吧,你是一步退三步来的吧!”

    “少频了,才不是!”桑枝正想说什么服务员就来了。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您点的餐好了!”

    看着那些纳兰果儿爱吃的东东,瞬间什么都不记得了,而桑枝看纳兰果儿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在那一刻觉得不管世界怎么变,纳兰果还是那个纳兰果儿永远都变不了的。

    吃过饭之后,纳兰果儿就去上班了,当然了是桑枝送纳兰果儿回去的,纳兰果儿吃的太多了实在是走不动了,若不是这样纳兰果儿也不会让桑枝送她了,那么也不会遇见了一个让桑枝一直都想忘记的男人,当然这都是后话,一切都在变化着,在纳兰果儿们不知不觉中,什么都变了,只是纳兰果儿们不相信而已。

    所谓的幸福或许就是你纳兰果儿永远都可以安安稳稳的在一起。

    所谓的永恒或许就是生死不离、白头偕老的誓言。

    当无法面对曾经相爱的那个人时,更多的或者只是无奈的情怀。

    冥冥之中似乎一切都在安静中慢慢的变化着,不知道纳兰果儿该如何是好,孟轩说有事,居然是无踪影的消失,整个下午都没见到他的一面,就连本来约好谈合作的合作方都很郁闷,差点没取消合作,这个孟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消失,让纳兰果儿这个所谓的女朋友都不知道该怎么向同事解释,更别说是怎么来应付领导的询问了。

    一切的事故让纳兰果儿忘记了刚才吃饭是桑枝的不同,更没想到的是在纳兰果儿最郁闷的时候,她们的桑枝将自己的终身大事给解决了。

    纳兰果儿走之后,桑枝一个人不愿去转角酒吧,现在她们几乎不会天天泡到转角酒吧对于桑枝来说是有那么一点的小郁闷啦,但是纳兰果儿怎么都没想到,估他们加的不会相信,经历这么多的桑枝会这么快的选择相信一个男人,相信一见钟情的爱恋,或许她们之间桑枝才是那个最洒脱的人,不管是做什么事情、或是说什么话,桑枝总是会按照自己想的去做、去说,从来都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愿,只是纳兰果儿们不知道,或者只是纳兰果儿不知道她为了纳兰果儿这个损的不能再损的朋友做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做的事情,当一切都发生以后,当误会被放大以后,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桑枝一个人看看时间还早,就没急着会转角酒吧一个人在纳兰果儿上班的附近瞎逛,本来是想要是能逛到纳兰果儿下班的话,直接将纳兰果儿带到转角酒吧的,可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桑枝,在大街上被一个人按铃,不知道按了多少下还是没有给那个车主让路,这不得不让那个男人亲自将车停到路边,现在的他别提多郁闷了,自己刚刚从国外回来,就被家里逼着去相亲,而那些所谓的名媛那个不是爱慕虚荣的呢?但是他去无可奈何,现在单身的他必须听家里的,正好今天有碰到这么一个不长眼睛的女人,他可是完全恼怒了。

    下车后径直的走向桑枝,他别提多郁闷了,桑枝还是那般的淡定,估计那丫真以为现在自己在世外桃源呢?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桑枝被着一声接近与吼声的声音给叫住了,本来气就不顺的桑枝现在直呼来的是时候啊,桑枝慢慢的转身,眼睛早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我怎么回事?干你什么事?”

    只是桑枝刚回头就后悔自己说出这般的话语了,她看见了那个说话的男人,他绝美的面容,浅淡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就像参加完豪华夜宴后刚刚将晚礼服随手扔掉的王子。

    这个时候若是那个女人不心动的话,那么都说不过去,桑枝直呼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怎么会有这般的那人呢?就是打死桑枝她都不相信自己有这般的运气可以遇到这个男人,而就是这个男人加速了所有事情的进展,原来一切都是注定的。

    他正是本市做大财团的少东家木北,这正去相亲的路上就碰到这么一花痴,他不生气才怪呢?

    只见眼前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桑枝,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看,那眼神他见多了,那不就是爱慕吗?明显的是爱上了自己的容貌,其实这个时候木北是想错了,桑枝是觉得他很美,美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自愧不如,但是桑枝并不是爱上了她的‘美貌’而是那独有的气质。

    木北正想说什么,好让自己不差了这次的相亲,虽说每次他都会让其相亲变的很失败,但是他从来都不会不去的,因为那是自己的董事长妈妈亲手准备的。

    而这个时候偏偏纳兰果儿出现了,偏偏被记住了。

    纳兰果儿看着桑枝在和一个男人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是看着好像桑枝有些不一样,平日的桑枝在男人面前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今日远远的看去桑枝倒有些羞涩之意。

    “桑枝……”

    两个人都被纳兰果儿的声音给叫住了,回头看着纳兰果儿,这时才看到那个男人,怪不得呢?这么帅气的男人若是在你的面前的话,估计都没桑枝表现的淡定,纳兰果儿是直接淡定不了了。

    “哇,帅哥你长的这样多少女孩子羡慕啊!”

    木北怎么听,这话都不怎么像是好话,他看着这个刚刚出现的女人,自己与眼前这个女人的事情还没解决呢?这又来一个,说话倒是很直接的,那个木北当时就觉得桑枝是可爱的,但是桑枝哪想那么多啊,若是想到的话,桑枝就不是现在的桑枝了。

    “不跟你们废话了!”

    他转身就像走,纳兰果儿是不会允许的,现在桑枝一句话都没说,显然是还没什么进展吧!

    “我说帅哥,你跟纳我家桑枝,这是怎么了?”

    不等木北说什么,桑枝直接打断了纳兰果儿的话,说道:“神经病似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问我怎么回事?”

    “幺,帅哥、你是喜欢我们家桑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