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纳兰果儿看的出来那个帅哥被纳她们的话弄的彻底的无语了,正想上车就下车了,而这个时候纳兰果儿和桑枝巧妙的转身离开了,走到了桑枝的车前,开着车看到他还站在那里就将车开过去了,桑枝说道:“帅哥,若是忘不掉的话,就来转角酒吧!”

    说完她们就这么走了,虽说最后是纳兰果儿与桑枝有些调侃的在说笑,但是纳兰果儿觉得那男人对桑枝是动心了,而日后他真的去了转角酒吧,但是却不是为了桑枝,可是更奇怪的是他却与桑枝在一起了。

    孟轩那家伙消失了一个下午不见,晚上在转角酒吧还是不见,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都这么大人了还玩失踪,这不是摆明让纳兰果儿担心吗?

    李可不管怎么安慰纳兰果儿都是不好使的,而桑枝也跟就没想理纳兰果儿,以她的话说,纳兰果儿这是自找的,谁让纳兰果儿平时都不关心孟轩来着现在这就是报应,你们听听身为纳兰果儿好友的桑枝怎么说纳兰果儿,这叫纳兰果儿情何以堪,让纳兰果儿怎么理直气壮的去说孟轩的不是。

    纳兰果儿看着桑枝,这丫像是心情不好的。“说吧,怎么了?是不是革命道路很坎坷啊!”

    “去你的……”刚才还在生闷气的桑枝见纳兰果儿在挑逗她,估计是看出纳兰果儿看出什么来了,慢慢的将自己的身子移到纳兰果儿的跟前说道:“纳兰果儿儿,你平时跟孟轩会冷战吗?”

    纳兰果儿一听冷战二字,就头痛,那是可是绝对不会的纳兰果儿可不允许!“你觉得呢?宝贝!”

    不知道为什么,在纳兰果儿说这句话的时候,瞬间觉得有些不靠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桑枝这样问或多或少的是在映射她自己吧!

    “桑枝是不是与谁吵架了?”

    “我能跟谁吵架呀”桑枝不再理会纳兰果儿,自己喝自己的,也不怕醉了什么的?

    可是纳兰果儿虽说是担心酒后会坏事,但是纳兰果儿了解桑枝,现在这个时候纳兰果儿可是不敢躲桑枝的酒,桑枝那脾气可是就剩下这一点了!那就是绝对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若是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而才不会为了取悦比人让自己无法好好的释放呢?

    显得桑枝就是这样的,一副谁惹她谁倒霉的样子,纳兰果儿还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到底做了什么,让她们家桑枝会这么生气,桑枝在忙着照顾来酒吧消遣的人,而刘敏那丫头刚才打过电话来了说什么,有点事要李可帮忙所以今晚刘敏会是那个缺席的人,纳兰果儿无奈的摇摇头,多少次了每次她们的相聚都有那么一个缺席的,还真不知道是上天故意让她们再也无法四人在一个地方拼酒还是某些人的原因。桑枝想知道为什么,但桑枝不想成为某些人,她们之间本来就应该没有秘密的,可是现在是真的变了,还是只是桑枝变了呢?

    纳兰果儿一个人在沉淀,没有看见酒保小林向桑枝这边走过来,而这个过程都是在叹气的,不知道是为何,而桑枝看见了酒保小林眼神里的那股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心情不好的她根本就没有在意,而桑枝头她知道,酒保小林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她却无法说,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要保护身边的人,而这每个人似乎不包括纳兰果儿纳兰果儿儿。

    “纳兰果儿儿干嘛呢?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你看的出来!”纳兰果儿此话一处酒保小林直接无语到极点了,或许是无奈吧!

    “我说纳兰果儿儿你是病着了,还是孟轩那家伙孽待你了?”

    “当然……都不是了。”

    纳兰果儿听着酒保小林这话,在看着酒保小林的表情,怎么都是不怀好意的,再一看他那一而再再而三想笑的样子,就知道又是在那纳兰果儿寻开心的。

    “小林你可够损的,我差点当真了。”

    “那纳兰果儿儿你可够笨,这都看不出来。”

    “好好,你聪明。”纳兰果儿可不能就这么放过酒保小林,纳兰果儿一看现在转角酒吧内不是一般的忙啊,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不会选择来酒吧的,而酒保小林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不好好的唱歌,这不就是在偷懒吗?

    “喂,你别因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不用工作哦?现在转角酒吧,这么忙,你不去唱歌,干嘛来调侃纳兰果儿啊!”

    “要不你猜猜看?”

    “少来了,我没那么闲!”说完桑枝不再理酒保小林了,不是不想理,只是觉得缺了点什么,就是不自在的感觉,不知道是谁给纳兰果儿的。

    而或许是酒保小林见纳兰果儿不想再说话了,也知趣的走了,而走之前的那个动作,让纳兰果儿很迷惑。

    他轻轻的摸着桑枝的头,轻声说道:“丫头,你要好好的!”

    这是怎么得呢?纳兰果儿纳可是想不明白,而看看桑枝还在狂喝纳兰果儿也就不再想酒保小林了,走到桑枝的身边,不知道说什么,直接将她眼前的酒夺过来自己喝了,而桑枝本来是想生气的,或许是一见是纳兰果儿,也就将自己的怒火压下去了。

    其实纳兰果儿很疑惑的,前段时间是李,桑枝与刘敏,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个家伙又不说话,纳兰果儿试着找过李可询问两人当时是怎么了?因为若是因为她们这群姐妹的话,她们可以改或者迁就的,但是李可什么都不说,就只是说没什么,只是小别扭,这话鬼才信呢?

    “桑枝,你怎么了?你告诉我们好不好?不要像李可一样一个人承受!”

    “你要我说什么?什么事都没有你要我说什么?”

    桑枝有些无奈的看着纳兰果儿,真的不能说吗?真的是因为我们吗?到底是怎么了?

    “桑枝,我儿们姐妹这么多年,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当然有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纳兰果儿瞬间崩盘了,原来纳兰果儿一直引以为豪的姐妹情,只是纳兰果儿一个人认为的,纳兰果儿不相信,纳兰果儿不相信,纳兰果儿再次问桑枝为什么,而桑枝只是笑什么都不说,而后就醉倒了,但是她的话纳兰果儿还是知道了。

    “呵呵,你纳兰果儿儿什么都不知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桑枝的话,小林的表现,让纳兰果儿觉得纳兰果儿就是世界上那个仅剩的傻瓜,还在自以为是的高傲的活着,纳兰果儿是为了什么呢?

    默默的离开了转角酒吧但是没有看看酒保小林那无奈的容颜,没有看到已经醉倒的桑枝流下的眼泪,没有看到桑枝欲言又止的样子……

    原来纳兰果儿是那么的疏忽,纳兰果儿错过的是一生都无法弥补的过错!

    很多东西,如果不及时抓住,失去了就是失去了。请不要等失去的时候,才暗自的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努力去抓住。

    其实她们何尝不知道这是事实,这个道理不知道的或许只是死人而已,但是她们还是失去了,失去了本该属于纳兰果儿们的人或物,在纳兰果儿们暗自后悔的时候,人家已经是别人的幸福彼岸!

    纳兰果儿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无奈的只好回家了,回去的路上总觉得事情是不对的,为什么她们要隐瞒她,她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在那里不可能会疏远纳兰果儿的,但是现在的事实就是她们都隐瞒了纳兰果儿,不管是上次李可的事情,还是这次桑枝的无奈,难道都跟纳兰果儿有关吗?还是她们早已不把纳兰果儿当成她们中的一员,纳兰果儿不敢点头确定,纳兰果儿害怕这样的事实,纳兰果儿真的受不了,纳兰果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只知道回去的时候孟轩不在家,面对黑漆漆的房间纳兰果儿真的很想哭,为什么,为什么纳兰果儿在乎的人一个一个的都选择了离开,为什么?

    连灯都没有开,独自一人坐在那里,不知道流了多少的眼泪,不知道纳兰果儿可不可以好好的活下去,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梦中全是她们,幸好在梦里还有她们,不然纳兰果儿该怎么办才好呢??

    其实纳兰果儿不知道的不仅仅是刚才说道的,还有其他的,在纳兰果儿离开转角酒吧之后,桑枝醒来了,李可也来到了转角酒吧桑枝也不再忙了,三人坐在那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最后达成一直了。

    而这个时候孟轩不知道在那里刚刚回到家,而打开灯后第一眼看到了纳兰果儿,一个人紧紧的抱着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别提多心疼了,但是这些纳兰果儿又是不知道的那一个人。

    “果儿,醒醒……”

    纳兰果儿听到有人叫她,那声音很熟悉、很温暖,但是纳兰果儿不敢醒来,若是在梦中的呼喊的话,纳兰果儿醒来后是不是就不存在了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纳兰果儿变得如同林黛玉般多愁善感,纳兰果儿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纳兰果儿却无能为力,纳兰果儿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变的如以前一样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的出现在她们的面前,而纳兰果儿更加想知道的那个人孟轩不知道是不是也会变,自那日不见后再次出现的孟轩是那么的不一样了,明显的不在乎纳兰果儿,经常像现在这样消失不见,回来后也没有过多的话语来表达一下对自己的亏欠,难道是真的变了吗?还是真的不在乎了吗?

    漂浮许久的心,却久久的得不到安静的日子。

    而孟轩看着这样的纳兰果儿,眉头紧紧的邹在一起,怎么都分不开,他也无能为力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到底能不到成为保护她唯一的方式,其实现在容不得孟轩多想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所有的报复,计划已经开始了,就像是已经上膛,打出去的子弹,再也收不回来了。

    孟轩轻轻的将纳兰果儿抱回到她的房间,这一晚孟轩没有离开,安静的看着纳兰果儿憨憨入睡,在纳兰果儿为了梦中的事情而苦恼的时候,抱住纳兰果儿让她的心情好点,在纳兰果儿高兴的想要醒来时安抚纳兰果儿,这一夜从没这么安静的睡着过,有孟轩的日子真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纳兰果儿是睡在床上的,那一刻纳兰果儿就知道孟轩回来了,急忙下楼,正看见在厨房忙碌的孟轩,这样的感觉真好,昨天纳兰果儿真怕这样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