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跟你们分开之后我就跟我的好姐妹林沫儿来到了京城,只是我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里,那天我跟着我跟着沫儿的一个朋友去了一个我从没忘记过的地方!

    沫儿和唐庭轩说了她们要去的地方的线路图,说实话唐庭轩是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的人,但是这个地方还真是一次都没有去过,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林沫儿看着什么都不明白的唐庭轩,就知道这小子是不知道的,自己也是因为认识了纳兰果儿才知道的。“喂,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去了不就知道了吗?那么心急干嘛!”唐庭轩无奈的摇头,看看后座上的纳兰果儿,好像一上车在确定要去那之后,就一直没见她说话,眼睛里却包含了很多唐庭轩所不能看懂的东西。

    “果儿,你可别哭啊!”林沫儿很担心的看着坐在后面的纳兰果儿,她的表情是很认真的那种,就连唐庭轩见着都觉得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发生呢?

    可是纳兰果儿却在那傻傻的笑,什么都没说。

    答非所问的说着些什么!

    “沫儿,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让你别压抑自己,可我也不想让你哭泣。”

    “不会的,很久没去那个地方了,很想念呢!”

    唐庭轩透过后视镜看着纳兰果儿,她的侧脸很美却也很孤独,一份发自内心的孤独与苍白写满她的脸颊,唐庭轩在那一刻无法自拔的就将这个女孩放在了心的位置。

    大约半小时的车程他们就到了。

    “这不是郊区吗?来这干嘛!”唐庭轩一下车就抱怨着,林沫儿看白痴似得看着自己的好哥们。“你啊,要真的只是郊区,我们的果儿会这么喜欢吗?”

    很得意的看着唐庭轩,这个时候纳兰果儿已经自己先走一步了。

    林沫儿拉着唐庭轩跟上,唐庭轩就是不明白这明明就是郊区啊,到处都是杂草,虽然长的是很好看,可是也不必为了看这些杂草来这吧!

    唐庭轩看看前面的纳兰果儿。“沫儿,纳兰果儿是不是这有问题啊!”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你想死啊!纳兰果儿可是聪明的很!”

    林沫儿很不好气的打了唐庭轩一下。“废话还是那么多啊,一会你就知道了。”走了没几分钟。

    “到了!”

    林沫儿对唐庭轩刚说完,唐庭轩一看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怎么能想得到,在这片杂草中竟有这种复古的设计,四五颗大树之间有一栋好似两层的竹屋,木质的台阶,而且这边的环境已经不是那些杂草了,不知道是谁栽种了这些花草,围绕在竹屋的周围,如同去到古代一般的美景。

    “沫儿,这是?”

    “告诉你吧,这是果儿的秘密基地,你可是幸运的很!这个地方世界上只有三个人知道,包括你了。”

    林沫儿看着发呆的唐庭轩,她可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外面,因为沫儿知道里面的东西才是她这次来的目的。“发什么呆啊,就算激动也得到里面再说,。”

    “好,林沫儿要是里面的东西不能让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你就死定了。”

    “喂,你还狡辩,刚刚那是谁啊,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是丢死人了!”林沫儿和纳兰果儿不再理会唐庭轩慢慢地走上台阶。

    唐庭轩跟在后面,踩到木质的台阶上时,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但是却不让人烦气,反而一种愉悦的心情油然而生。

    唐庭轩不再说话,其实他知道自己是永远都说不过林沫儿的,所以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乖乖的闭嘴好。

    顺着木质台阶,慢慢的走上去。“到了!”沫儿回头看看唐庭轩这个家伙居然一直都是低着头在看那些台阶。

    “我说,你装什么忧郁深沉啊!”林沫儿一副看不惯的样子,而此时唐庭轩不满的回应道:“林沫儿,我警告你,我是真深沉真忧郁!”

    “好,好,您那还是继续忧郁吧!”

    林沫儿没好气的看着唐庭轩,唐庭轩也不是看不出林沫儿自从上车到现在都没什么好心情,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招惹这位姑奶奶级别的人物。

    唐庭轩站在竹屋的第一层上,沫儿和纳兰果儿都上二楼了,只有他一个人在一楼逛游。在外面的时候以为会是很简陋,或是很简单的那种,没成想里面居然是如此的豪华。虽然里面的所有的桌椅都是木制的可是却很别致,像是价值连城的样子,房顶上的挂件都是最普通的那种,可是设计者却将其各自的优点彰显的淋漓尽致,给人的感觉像是情侣吧!

    唐庭轩忍不住想要看看二楼是怎么样的情况,刚走到台阶处想要上去的时候,一眼就不小心的瞄见了,那转角处的东西,是一个小隔断,一个小桌子上放着一盏灯,周围的墙上都是小纸条之类的东西。

    ‘不管你是谁,无论你怎么做,都不可能反抗得了生命随波逐流的离合。’

    ‘孟星,钱真的就那么的重要吗?’

    ‘纳兰果儿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不再相信爱情。’好多,好多的字都进入到唐庭轩的眼中,都是纳兰果儿写的,这是纳兰果儿的发泄墙吗?这个孟星又是谁?“喂,唐庭轩你在哪呢?”

    “这呢?”唐庭轩听到林沫儿在叫自己,一伸头对着楼上回应道。

    “还不快上来!”

    “恩,等我一下!”唐庭轩看的出神了!

    ‘纳兰果儿唐庭轩要是想要爱你,你会不会选择相信爱情?’唐庭轩都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就选择守护纳兰果儿,甚至他觉得自己只是一时冲动而已,索性便也没有多想,只是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

    二楼的建筑和一楼想比就没那么出众了,不过很巧妙的是它比较像是一间卧室,而且是很别致典雅的卧室,墙上都是些水彩画,水粉画。

    纳兰果儿一个人做在床上,手里不知拿的什么东西在很仔细的看着,林沫儿也很识趣的在一旁站着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唐庭轩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发出任何的声响来!

    唐庭轩本来是想着这两个女人再没有什么动静的话,就出去等她们了。可是就在自己想要走到一楼的时候,又一个不经意的眼神瞟见了那一幅画。

    碧海蓝天下男孩抱着女孩,女孩依偎着男孩,那应该是所有的情侣都希望的事。这是一幅很简单的画,理应是不会让唐庭轩这个什么名著都见过的人为其驻足的,可是唐庭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幅画,不,确切的说是画中的那个男孩,唐庭轩原本很放、荡的一个人,就算眼神都是在表达自己的放、荡不羁,可是这会唐庭轩的眼神中是我们无法名状的一种情愫,不知是爱还是恨,或许是相互映衬着吧!

    “果儿,你以后能不能少来这个地方啊!”林沫儿没好气的对着纳兰果儿在抱怨着,纳兰果儿岂会不知道沫儿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只是不说罢了!

    “好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了,不把自己嫁出去,我以后再也不会来这了好不好!”

    “真的?”林沫儿一副我怎么会相信你的表情,不过在看着纳兰果儿的眼眸时,这林沫儿又用眼神说道:你说的最好是真的。

    “是真的你就放心吧,这一次绝对是真的。”

    纳兰果儿拼命的对着林沫儿点头,她唯一的一个朋友,她真的不想让任何人再为自己担心了,哪怕孟星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她都会告诉自己不要哭泣。

    “好姐妹,我就知道你是不会那么轻易就会被打倒的。”

    “那是,要不然我敢说认识你林沫儿吗?”

    说完不忘用眼神挑衅林沫儿。

    当然以林沫儿对纳兰果儿的了解,她知道纳兰果儿是不会这么快就忘记孟星,这个男人她一直都是放在心里的。今天她尝试着这样告诉自己,就表示让纳兰果儿忘记孟星那也不是什么世界末日才会发生的事了,林沫儿心情好的不得了。

    正想和唐庭轩那个家伙说说,可是怎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人了呢?

    “沫儿,你的好哥们唐庭轩呢?”纳兰果儿也发现唐庭轩不知道去呢?她倒不是担心他,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没有表面那么简单。林沫儿和他认识这么长时间是怎么存活的呢?

    “是啊,这个死家伙到底去呢了?走,我们去看看这个家伙到底又搞什么?”

    “恩!”

    林沫儿不知道是不是在担心他,反正是走在了纳兰果儿的前面。也许就是这一时的疏忽,所以她没有看见纳兰果儿在走出竹屋时的表情。当你真正想去忘记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早已刻在心里。

    孟星早就住在了纳兰果儿的心里,没有任何人有这个能力将其从她的心里赶走。林沫儿看着车上的人,呆呆的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唐庭轩,你在干嘛?”

    林沫儿双手掐腰,就像是电视剧某些不依不饶的泼妇一般的架势。要是换做平时唐庭轩一定会将她讽刺到死的,可是今天却出奇的安静。

    纳兰果儿也在看着唐庭轩,虽然和这个男人一点都不熟悉,但是她觉得他一定是有事,只是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沫儿,我们先上车吧!”

    “好!”

    也许是开车门的声音惊醒了唐庭轩,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林沫儿与纳兰果儿。

    “喂,你们什么时候上来的,我怎么都没发觉啊,坏了一定是我的听力出问题了,这要是来一个坏人什么的,我不就被劫色了吗?”

    “去你的,就你?还劫色?你劫人家吧!”林沫儿就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傻乎乎的唐庭轩,估计是被什么刺激了吗?在老娘面前装,你也敢!

    沫儿回头看看来了。

    “果儿,你说某人是不是傻了。”纳兰果儿看见林沫儿在给自己使眼色,怎么会不明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