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老婆子打了李可一下:还不快去。

    “恩”当李可快出门时,听到老婆子说:“傻丫头,其实韩柯可那孩子是认真的……”没说完就被李可打断了:“喂,老婆子李可可是你亲生的,你不帮李可就算了,居然帮别人说好话……真是的,李可走了啊。”

    一些事李可不是不知道,只是知道不如不知道的好,就像韩柯可李可不是不知道他有多爱李可,这几天李可没出去。但李可可以听到,可以看到……

    “阿姨,李可没事吧。”

    “没事,你放心吧,有李可呢。”

    “对不起,阿姨,李可没想到会这样,李可真的很喜欢李可。”

    “哎,不能强求的,你先回去吧。”

    “好吧,阿姨李可先走了,有什么事打电话。”不是没听到,不是没感觉。他临走时说的那句话李可也听到了:如果等不到李可,奈何桥会是李可的下一站。

    奈何桥是下一站,难道等不到李可就去死吗?还是说……威胁……不管了,或许他们不该再有任何的交集了!

    如果没有天堂,就让他们一起去地狱猖獗!韩柯可是不是这个意思,可是一切都已不能重来了,李可只爱李杜柏,心的位置太小,小到只能容得下一个人。

    李可现在宁愿傻傻的一个人痛,不愿再多一个人陪着李可痛,不想让另一个人来陪李可分享李可的痛苦……

    也许以后会有所改变,可现在李可真的无法接受,无法改变……也许对不起真的什么作用都起不了,但李可只能说:对不起。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了。

    逝去的岁月,还能找得回来吗?你曾经的微笑,在回忆里可以散去吗?很快就来到了菩提酒吧!李可看到了多多,王多多,还有那个被李可伤害的默默,她瘦了,可精神很好。

    “你丫的又迟到啊。”又是不疼的一拳,李可知道一切都没变,李可很是激动的抱住了默默。

    “李可,你放心吧,他们永远是好姐妹,谁都不能改变。”一听完这话,李可真的,真的很知足了。不管以后会怎样,会去哪里,李可永远都不是一个人。

    ‘呵呵……’他们四个人又回到了那座小山上,那座属于他们的小山上。

    李可还记的以前这里是他们的根据地,无论他们要去哪里玩,要商量什么事情总会去那一座可以看见夕阳的小山上,李可觉得这座山是最美的,王多多她们说:“也只有神经病才会选择这种地方当做聚集地吧”

    “那你们还陪着李可一起做神经病啊!”

    “他们自认倒霉……”她们永远都是那样,表现的对什么都是满不在乎,却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说了一句他们曾经的誓言:一辈子的朋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有人说这句话过于沉重,不适合他们这群后80,但有些东西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别人的言论只是评论而已。

    也许自始至终只有李可是这么一傻瓜,连自己拥有一群把保护自己为最终目的的朋友都不知道,以至于最终的失去。李可只知道拥有她们是李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也许对他们而言认识李可是最大的不幸……

    李可不想什么都得不到,李可还想做那个战无不胜的小可,做她们那个傻瓜版的朋友,李可害怕李可与她们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到那种无忧无虑的笑声中了。

    李可只顾着自己的沉思,没注意他们的变化,好像这是李可的天性总是自李可思维,一点都不注意身边人的变化,记得有人和我说过:你这就是不在意的表现……难道这是真的吗?李可真的是这么自私的人,李可一直以为李可有些任性,有些不在意别人的感受,有那么一点点的自私,没想的是原来李可是这么的自私……

    “李可,什么都别想了,一切都过去了。”李可看着王多多,多多她们在对李可笑。

    默默说:“李可,他们还会像以前一样开心的,对吗?”

    李可笑了:当然,谁都不会改变。

    李可明白她们都在极力的维护他们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想要把那些快乐的过往定格为现实。作为她们最爱的李可怎么会让她们伤心呢?怎么可以让她们伤心呢?

    “嘿嘿,李可对着天,对白云着发誓,李可,多多,王多多还有默默,他们会永远快乐的。”李可刚一说完,就又挨了一拳:喂,李可,你以为慕容云海啊,还对天对云的……

    王多多刚一说完,多多就笑了:就是啊,李可,你搞什么啊?就一神经病。

    “对,李可看李可八成不正常了。”一听默默说完李可就急了:“怎么滴啊,三个一块欺负李可啊。”

    他们互望一眼,一切都已明了,不必再深究,不必再多的言语,他们又回来了,再多的伤痛和泪水都已是往事了,就好似雨过天晴。现在只是希望这一切不会又很快过去……

    他们放肆的笑,放肆的奔跑。嘿嘿,因为他们不孤单,他们很青春。

    李可知道,韩柯可会从此在李可的视线里消失,因为他知道,李可不能再失去默默她们了,为了李可的快乐他可以离开,和李杜柏相比韩柯可是真心的对李可好,可李可没办法爱上一个真正喜欢李可的人。

    因为李可很低俗,李可一直都爱那个不喜欢李可的李杜柏。李可不知道多多与王多多在得知默默喜欢的那个叫韩柯可的男人喜欢上李可时,是怎样的反应,李可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对韩柯可做过什么,但是事实却正如我说的那样,韩柯可真的消失在了李可的视线里,一个星期了都没见过韩柯可,看来这小子真的要避开李可了。这样也好,见了也尴尬。

    刚一进办公室,林秘书就一副要泄密国家大事的的面孔,把李可拉到了一边“喂,李可,你知道吗?”

    “什么啊,怎么了吗?”

    “喂,李可,你还真是不关心国家大事。”一听这话李可笑了:幺,您看来是还俗了啊,也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

    “死小可,你听还是不听啊”李可一看林秘书那委屈的样子“好啦,说吧!”

    “告诉你啊,科长韩柯可要调总部了。”

    “这不是很好吗?”

    “好是好啦,可是难道你就不奇怪吗?科长都一个礼拜没来了,可一有消息了居然要去总部……”

    “好了,你就别奇怪了,他们的工作了。”说完不理会林秘书就工作了,看来韩柯可真的要离开了,这样听着心里居然有一丝的不舍。

    下班后,他们又聚在一块了,现在他们没事就来菩提酒吧。

    默默今晚很奇怪,好像有什么要说的但又不说,很不像她,李可实在忍不住了:默默,你有什么事啊,怎么这幅表情。

    “李可,也许他已经坐上飞机了。”李可看着默默笑而不语,原来她还在乎,李可要怎么弥补默默。

    “李可,李可没事,李可只是不想让你错过一个可以照顾你的人。”

    “呵呵……”李可笑了。“就凭我李可,难道会没人要吗?”

    “真是有够自恋的,不愧是李可。”默默说完这句也不再说什么了,其实李可知道韩柯可飞往深圳的班机现在起飞了,可李可更加明白李可对韩柯可不是爱只是依赖和习惯,李可不能那么自私,让韩柯可和李可这么一个人在一起,而且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那就是踩在默默的伤口上笑,那是人的作为吗?即便是李可她有多么的不是人,李可也不会做那样的事的。

    默默看李可又不说话了:“其实你们在一起对你来说也许是最好的,你,干嘛不留下他。”

    李可给了默默一拳,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可,李可是认真的,你们在一起李可不会生气。”

    “好了,默默,有缘他们还是会相见的,不是吗?”默默很温柔的看着李可笑“恩,李可,他们只要你幸福。”

    默默刚说完,多多,王多多也来了,并异口同声地说:他们也是,只要你幸福。

    听着你身边的朋友这样对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他们拼了命的喝,李可知道今晚一过,他们四个人又会像以前一样做一些疯狂的事,只是再不会有最爱的人在幕后帮助你了,一切只能靠自己了。王多多第一次醉了,这么多年没见她醉过“李可,你知道吗?李可恋爱了……”

    还没说完王多多那丫就晕了,但李可,多多,默默他们都知道,这丫头的幸福要来了。

    他们一起祈祷祝福他们的王多多可以有人照顾了,他们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开始幸福起来了。

    昨晚真喝多了,长这么大第一次喝酒喝得会头痛,老婆子看李可那样气的啊,真恨不得把李可送人了。“告诉你死丫头,要是平时,你喝就喝吧,可你明知道今天李可给你安排了一重要的约会,你是故意的吧。”

    李可心里那个乐啊:呵呵,告诉你老婆子我就是故意的,哼,想让我李可相亲,把我给卖了,做梦。“老婆子,你说什么啊,什么重要的约会,什么不能喝酒啊?”装,有谁能装的过李可啊。

    老婆子双手掐腰:你敢装傻。李可一看那样,妈呀,真是李可亲妈,看透李可了,估计现在就想剁了李可啊。“亲爱的妈妈,你说什么呢,昨晚他们王多多恋爱了,他们就不小心喝多了。”

    “啊,真的,多多丫头恋爱了,哎,这孩子终于有人要了。”李可一听这话,老婆子真是疯了,要让王多多听到,那还不得悔死。

    “喂,老婆子人家王多多,才不是没人要呢。”老婆子怒视着李可:和你在一起,就算有人要,也被你吓跑了。

    “这叫什么话,我把人吓跑了,我又不是什么瘟神,再说了她们的男朋友干嘛看我脸色啊。“你以为呢,你自己不喜欢的连王多多她们都得迁就着你,就一泼辣的女人。”

    说完老婆子就跑了“喂,老婆子,我可是你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