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只要是一般小情侣会做的事情,龙泽天通通都照样约桑枝做一遍。

    修斯在开记者发布会,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开发布会?是白氏企业出了问题吗?可白氏企业出问

    题的话,不应该是方伯父出门去处理吗,为什么会是修斯呢?

    肖菲站在门外,推开了一点点门缝,正巧让她不经意听到这些对话之后,不禁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以免被房间里的他发现。

    但是慕郑浩早在她站在门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几句话和龙泽天说完后便立刻挂断了电话,转身看向门的位置道:“站在门外干嘛,还不进来。”

    听到慕郑浩的声音,肖菲进入了房间。

    “什么事?”慕郑浩问道。

    “没,没事。”肖菲连自己都不知道此时有多紧张。

    “好奇吗?发布会内容,我们一起来看!”慕郑浩勾起嘴角,似乎在等着一场好戏上演。

    “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这么做?立刻停下!”白宏志隐约感觉到,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不知道这小子想玩什么花样。

    “快开始的东西,何必停下来,爸,我还有事要忙,先不陪你了。”白修斯深深的知道他开这个新闻发布会的意义,如果发布会停下,那么日后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肯定都会被他所阻拦。

    他有自己的价值观,他不想自己的什么事都被自己的父亲过问,将一脸怒气的父亲甩在原地,白修斯已经往车库走去了。

    拿出车钥匙,但在车库竟然找不到他的车,难道他以为这样就能阻止他去发布会现场了吗?真是可笑。

    “白修斯,你今天要是敢踏出这个门半步,你以后都不用回来了!”白宏志追在他身后,看着他徒步离开,气愤的怒吼道。

    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止他今天要做的事情,就算是身上身无分文,就算是走路去,他也一定要赶到会场。

    将白宏志的话抛在脑后,白修斯已经离开了白家别墅,坐上了一辆的士,直接开往格林酒店。

    白宏志气得双眼泛红,立刻拿出手机派人跟去,这小子到底想玩什么?

    格林酒店,今天的发布会场地在酒店八楼的一个偏厅,当白修斯抵达会场时,一堆摄影机和话筒已经待机准备好,随时准备拍摄精彩的画面。

    白修斯已经做好被各种询问的准备,刘赤风带着他坐到了台上,提问随时都可以开始。

    “非常感谢大家今天能抽空来一趟我们今天的这个发布会,接下来大家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向白修斯先生提问,而他今天也有一些话要对各位媒体界的朋友澄清!”刘赤风作为今天的主办方,坐在白修斯身边首先发言。

    “白修斯先生,听说你和陈氏集团的千金陈小姐已经订婚,不知传闻是否属实?”一道熟悉的声音从第一排的位置传来。

    白修斯朝声音的来源看去,顿时他愣住了,薇薇安,这不是……是之前在法国餐厅的那个借刀的女人,她是记者?不对,陈冰不是说她有精神病史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她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有精神病的人。

    他明白了,之前的一切都是陈冰搞的鬼,她又在跟他玩什么花样?

    “白修斯先生,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好吗?”薇薇安知道白修斯之所以在犹豫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出现。

    “你也说了,这是传闻,传闻有真有假,借着今天的机会,我必须向各位澄清,我和陈冰小姐认识多年,一直只是普通朋友,希望媒体大众别因为传闻误解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免为我和陈冰小姐带来不必要的困扰!”这就是白修斯今天最主要的目的。

    白修斯凌厉的眼神扫视着薇薇安,当他扫视到她身上挂着的记者证时,他不紧不慢的回答着她的问题,一双幽黑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整个人坐在台上看起来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白先生,依照你的说法,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还爱着前任副市长的义女“肖菲?”

    “肖菲小姐之前被流出的视频事件,在您心里有什么看法?你们不是早就解除婚约了吗?”

    “白先生,请问你是因为肖菲小姐才否认与陈冰小姐的订婚吗?据我们媒体所知,肖菲小姐近来似乎与慕氏的总裁走的近,不知你对此有什么看法,能跟我们说一下吗?”

    白修斯的话说完之后,引起了不少记者提问的热情,一个个不同的质疑的声音向白修斯袭来,而坐在台下第一排的薇薇安嘴角勾起一抹绚烂的笑。

    薇薇安冷笑着看着坐、台上的白修斯,他对着麦克风说话时,她正伸手抚摸自己后颈处的疤,她不信,即使要赌上他父亲的信誉,以及他和他父亲之间的关系,他都要达到这次新闻发布会的目的。

    “诸位安静一下,我会一一解答大家的问题。”说话间,白修斯看了看身边的刘赤风,让他帮忙将场面稳定下来。

    刘赤风接收到他的眼神,立刻让台下的工作人员着手让起哄的记者安静下来。

    现场得到稳定,白修斯这才开始回答他们的提问:“第一,我今天主要召开发布会,就是想澄清那本杂志上的猜测和外界的传言,我和陈冰小姐没有订婚,我们一直都是朋友,以后都只会是朋友,绝对不会发展到大家所想的关系。”

    “第二,我和前任副市长义女肖菲小姐的关系,虽然我们解除了婚约,但在我心里,她永远都是我的未婚妻,是我认定的女人,除了她,我不会再娶别的女人!”白修斯看着镜头,深情的将这番话说出来。

    台下一片肃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听着白修斯亲口说的一切……

    “第三,关于那卷不雅视频,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但我今天不得不站出来,其实,那卷视频中一直未曾路脸的男人,就是我!是我白修斯没用,害怕这些会影响到白氏企业的名誉,所以一直没有站出来替肖菲澄清,是我的错。”白修斯公开的说着,丝毫不介意外界和媒体怎么看他。

    “至于肖菲和慕先生走的很近这个问题我也想说一下我的想法,之前因为视频和萧伯父的事件,我们的婚约被迫解除,所以肖菲事后有权利选择其他的异性,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会认同我的看法。至于我和我父亲之间,我们的确在很多问题上纯在分歧,但既然我决定了要召开这个发布会,我父亲也没有出来阻拦,不是吗?”白修斯轻描淡写的将记者们的问题回答完毕。

    整个新闻发布会现场顿然一阵哗然,白修斯看了一眼薇薇安,薇薇安的眼神看着他,与他对峙着,一点儿都没有动摇的意思。

    “白先生,我有疑问,竟然你说视频的男主角就是你本人,你又深爱着肖菲小姐,那为什么在视频出现后,白家就迫不及待的要跟萧正楠解除婚约,这是否是您父亲的意思呢?”一个穿着整洁的男人起身向白修斯提出质疑,在场也掀起了一大片的附和声。

    “我刚才已经说过,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担心视频会影响到我们公司的形象,所以一直没有站出来,导致我父亲的误会强行解除了婚约,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让她独自一个人独自承受所有的负、面新闻,希望各位高抬贵手,别再拿视频的事伤害她了!”白修斯早就猜测道他们会问这些问题,因而他早就想好要怎么回答她们了,他回答的好不拖沓,让台下坐着的薇薇安很是不耻。

    他就没有想过,这些话被陈冰听了去,心里多不好受吗?

    “我问完了,白先生,谢谢你的解答,我们异世周刊会在报刊上刊登真相,对之前的错误报道澄清并且对肖菲小姐致以歉意的。”

    “谢谢了,诸位若是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今天的记者会就到此为止!”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相信今天不会在有人拿他和陈冰混谈在一起了。

    就在他站起来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一道女人熟悉的说话声荡漾在他的耳畔:“等等,他说的话并不是真相!”

    他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肖菲,一脸的不可思议。

    肖菲的突然出现,让原本准备要结束的记者会进入了另外一个高潮点,一步步的往前走,肖菲也准备好了今天的台词。

    “肖菲小姐,这怎么是怎么回事,您能在这说一下吗?”记者将肖菲围堵了起来,一个个争相恐后的想拿到第一手资料。

    “关于视频的事情,我是当事人,所以我最有发言权,视频里的男人,根本就不是白修斯,细心的记者朋友,一定能看得出来视频中男人的身材,明显的要比白修斯先生强壮一些。”肖菲的突然出现,又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让白修斯无法预料。

    话一出,整个新闻发布会顿然一片混乱,而坐在家里的陈冰听到直播里肖菲的说辞,不禁伸手替她鼓掌了,陈冰对于记者会上的言论又高兴又气愤,高兴的是肖菲自己走出来反驳修斯和她的关系,气愤的是,修斯竟然在媒体面前说他们只是朋友,只是朋友……

    此细心的记者立刻上网查证了一下网上留下的一些残余照片,果然,照片上的男人虽然没有露脸,但就上半身的身材来看,的确是比白修斯要稍微强壮结实一些。

    “肖菲小姐,竟然你本人已经到了这里,那你能顺便解释一下视频里的男主角到底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