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是啊,肖菲小姐,你说一下嘛,那个男人是哪个集团的富少吗?”

    “肖菲小姐,冒昧的问一句,不知你和白修斯先生现在的关系如何?已经彻底了断了不再来往了吗?他和陈家义女的事你知情吗?”

    “肖菲小姐,白修斯先生要和陈冰小姐订婚了,你是否企图夺回白修斯先生,而进一步采取行动?”

    “肖菲小姐,你和白修斯先生之间的未婚夫妻关系是否因为视频缘故,才会遭到解除婚约的?”

    “肖菲小姐……肖菲小姐……”

    刺耳尖锐的提问声不断的滑过肖菲的耳畔,肖菲微微皱眉,整理好情绪便对着那些急速向自己凑近的话筒解释。

    “大家安静点听我说好吗?至于视频上的内容,我不想在做任何回到,我现在和修斯的关系只存在于朋友这么简单,没有打算要重新走到一起,至于他和陈冰的事情,我知道的可能还没有你们多,这就是我的回答!”肖菲听着那些叽叽喳喳的询问声,顿然感到头痛,简单的将话叙述清楚,希望以后大家都能放手得干干净净。

    “肖菲——”白修斯奋力的高呼一声,她怎么能这么说,她怎么能在媒体面前说这些话,难道他召开记者会的用意,她还不明白吗?

    肖菲站在原地,看着台上的白修斯,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才好,两人遥遥相望,心境已经截然不同了。

    不知何时,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肖菲身后,将围堵在她身边的记者全部拉开:“肖菲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白俊忠护在他左右,低声在她耳边提醒道。

    “知道了。”木讷的回答,肖菲的眼神始终看着台上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希望他不要在为自己沉沦下去了。

    “不好意思,麻烦大家让一让。”白俊忠高大魁梧的身躯在身边护着她,替她将围在身边的记者潜走。

    “肖菲,肖菲……”白修斯看她要离开,立刻从台上追下来,可无奈台下的记者太多,他一时间根本追不上去。

    肖菲在白俊忠的护送下,转身一步步的离开,身后传来白修斯的喊声,但她不敢回头,咬牙跟着白俊忠坐上电梯离开。

    “人都走了,还追什么追!”微儿正好站在他身边,不屑的说道。

    “你,哼!”白修斯看着她,看来她那天和陈冰是串通的,都是一群骗子。

    肖菲走了,记者拿不到猛料,又转回来将从台上下来的白修斯给包围了起来,刚才很明显是他在说话,这一点也引起了记者们的极大兴趣。

    蔚蓝别墅。

    “第三,关于那卷不雅视频,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但我今天不得不站出来,其实,那卷视频中一直未曾路脸的男人,就是我……”慕郑浩靠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到电视里播放着白修斯说的那些话,心里直感觉太可笑了。

    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他这是还没死心吗?可惜了,肖菲再也不可能回到他身边了。

    “我回来了。”肖菲一脸无力的推门走进来坐到他身边,脸上的表情呆滞得毫无神色。

    一路上回来,她都没有说半句话,脑子里全都在想着修斯在发布会上说的每一个字,他为什么要那么傻,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要维护她。

    “怎么,心疼吗?”慕郑浩凑近她,看她一脸沮丧的样子,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一双墨色的瞳眸盯着她,像是在审视一件神秘的珍宝。

    “我跟他已经结束了,不要在跟我说这些好吗?”肖菲扭头挣脱他的控制,起身离开了他的视线。

    “真的结束了吗?就凭这样?”慕郑浩的视线里没了肖菲的身影后,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荧幕上白修斯的身影,不禁呢喃着这话,嘴角勾起的笑意愈加讽刺了。

    他不惜为自己扣上绿帽子,就是想保护肖菲吗?可惜,他的手段对他来说,还太低劣了,他没法儿跟他站在同一个跳板上,所以他跳不到自己想要的高度,就跟他抢不回自己的女人一样。

    肖菲赤脚继续在地板上踩着,看着被慕郑浩踢到自己眼前的鞋,她嘟嚷着,很不情愿就这样把鞋给穿上。

    “会感冒的。”本以为慕郑浩会发怒,谁知道他会蹲身将拖鞋拿起,直接蹲到她脚边,命令她抬脚,然后他亲自为她把鞋给穿上了。

    这样的慕郑浩温柔细致的让肖菲觉得不真实,这还是慕郑浩吗?不是只有修斯才会对她这般好的吗?他是怎么回事?

    “慕郑浩,你……”肖菲本来想问点什么的,但是话一到喉间便欲言又止了。

    “叫我郑浩,别带上姓。”慕郑浩不满道。

    “你有事吗?没事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吗?”肖菲淡淡的说着,语气疏离又淡漠,这让慕郑浩打心眼里感到不舒服,她就这么不待见他,看见他,她就会厌烦?

    慕郑浩没有回答她的话,似乎是跟她杠上了一样,直接躺在床上,整个人的视线对峙着天花板,不到一分钟,他就看到了肖菲厌恶他的眼神。

    肖菲走床前,双手放在他胸前的衣襟处,她打算将他整个人拉开拖出去,可事实证明,她的力气再大终究只是个女人。

    慕郑浩被她的眼神惹恼了,一个翻身便将她整个人压在了身下,肖菲吹弹可破的肌肤被他以吻触摸着,瘦弱的手掌一把将他推开,慕郑浩躺在她的身边,眼中还残留着几丝被欲望灼烧的情、欲。

    “你要做什么?”肖菲忙坐起来,拉紧身上的衣服。

    “我想做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慕郑浩不顾她的反抗,拉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拽,又将她拉回大床上,翻身压在她身上,低头封住她的唇。.

    她失去了追逐的勇气

    “出去!滚出去!你们统统给我滚出去!!!”

    25cm的品味高脚杯被陈冰狠狠的砸碎在地板上,化作一滩晶莹透亮的残碎渣滓,一瓶法国的红酒放在玻璃桌上,桌上摆满了晶莹透亮,线条简洁的直身杯,陈冰看着那一堆杯子,转身从酒柜里拿出一瓶苏格兰威士忌和白俄罗斯的斯卡雅白兰地,嘴角勾勒出一抹苍白的笑,尖锐沙哑的嗓音对着那些劝阻自己拿酒的佣人歇斯底里。

    “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小丽惊慌失措的看着满地的碎玻璃,不禁胆战心惊起来,小姐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砸过东西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出去,不出去是吧?那别怪我了。”陈冰恶狠狠的瞪了小丽一眼,开了的拉菲倒在晶莹透亮的直身杯里,走近小丽,将那杯酒狠狠的泼在了小丽脸上,随即将杯子在她面前砸了个粉身碎骨。

    碎掉的玻璃和漂亮的酒红色液体交织在一起,被酒室偏房里柔美的酒黄色灯光照射着,一眼望去,好看极了。

    小丽委屈的看了一眼陈冰脸色难看的模样,不禁追问她道:“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你有事可以跟小丽说啊,别这样对自己好吗?”

    “滚出去,我是死是活通通不要你们管!”陈冰尖锐的叫吼声擦过小丽的耳际,小丽只好作罢,她慌张的往后倒退着,带着其他的佣人离开。

    老爷和夫人昨天刚刚出国去探亲,临走前交代她要照顾好小姐,可现在….看情形,她只能求助薇薇安小姐了。

    二十分钟不到,蒋薇薇安在接到小丽的电话后,便立刻赶到陈家:“小丽,冰冰怎么了?”

    小丽看到蒋薇薇安像是一把拽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她的话音带着哭腔对她说:“求求你,薇薇安小姐,拜托你一定要帮帮我家小姐,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我就去了一会儿花园,回来的时候,她就一个人进了酒室的偏房,然后从酒柜里拿了酒和杯子,开始喝酒,不管我们怎么劝,都没办法制止她,薇薇安小姐,现在只有你能帮她了!”

    “嗯,我知道了,别太担心,我会让她好好劝解她的。”薇薇安安慰着小丽,脸上淡然的神情却在打开门的那一刻起始变得难过起来了。

    一晃这么多年了,冰冰已经很久没进酒室的偏房了,因为那时候她答应过她,若不是发生什么特别特别不能承受的事,她一定不会到这里来酗酒的,如今她进来这里了,那就代表……她一定是看了有关新闻发布会的报道吧?

    “我说了,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你们听不懂我说话吗?信不信我辞退你们,把你们都给炒了换人!”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小丽她们又进来了。

    “冰冰……是我。”薇薇安闻着屋子里浓郁的葡萄酒香味,地上留了一地的红酒液体和晶莹透亮的玻璃杯碎片黏糊在一起。

    她穿着高跟鞋踩在碎片上面,碎片发出刺耳的啪砸声响,一双幽黑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陈冰,她不禁苦笑道:“你看了今天的报道才来这里的对吗?”

    “我看了……薇薇安,为什么?为什么他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是为了说那些话,他知道那些话说出来的后果吗?他居然还承认视频里的男主角是他,如果真的是他,他跟肖菲根本不会走到如今这步田地,薇薇安,他除了骗所有人,连自己都骗,他对肖菲的爱,让我好嫉妒好嫉妒……怎么办?我没办法控制我自己现在的情绪!我完全不知道我现在要怎么办?”

    陈冰手中的高脚杯被她狠狠的砸碎在地面上,剧烈的声响荡漾在屋子里宛若发出刺耳的悲鸣,也正是因为这样,薇薇安才明白,她现在心里有多害怕,她知道,陈冰不想伤害自己,也不想伤害其他人,只是她现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才会不断的砸碎杯子,她想要用剧烈的声响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慌和无助!

    她真的不能失去白修斯……

    “冰冰,你别这样。”蒋薇薇安伸手紧紧的拽住她冰冷发凉的手,她手臂上浅浅的疤痕让她顿然心疼的厉害。

    薇薇安颤抖着声音对她说道:“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这么伤害自己,你爱他这么多年,难道还看不透吗?冰冰,放手吧,趁你还有机会回头,放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