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她劝说她的话显得委婉极了,可陈冰却没办法听进去她的话,她别过脸去不去看她,冰冷发凉的手挣脱开了她的限制,她如履薄冰的回答她道:“够了,薇薇安,你回去吧,我会当你今天没来过,没跟我说过这些话的!”

    “你看看你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你知道为什么我都不常跟你联络了吗?因为我害怕看到你伤害自己,因为一个白修斯改变自己!难道你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你得到他的青睐和喜欢,其他人对你来说一点儿存在的意义都没有吗?你有替伯母伯父着想过吗?今天的事要是传到他们的耳朵里,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对白修斯……”薇薇安继续劝解着她。

    “够了,你在我面前说这些大道理有什么用,你根本就不懂,你从来没有像我这样去爱过谁,你当然能够这么轻松的说出这些话,因为你根本就不了解我!”陈冰手中的杯子狠狠的砸在了薇薇安身后的地板上,只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杯子就砸在薇薇安的头上了。

    薇薇安苦笑,她已经完全把自己套在一个死胡同里了,已经无法将自己的心拔除了,在这样下去,她迟早会疯掉的。

    “你给我清醒一点儿好吗?你以为你醉死在这里,白修斯他就会喜欢上你了吗?不会!你要是死在这里了,他最多念在两家集团合作的份上,你葬礼那天来看你一眼,你能得到什么啊?把自己弄得一身狼狈能得到什么?既然放不下,就努力去争取啊,在得到之前,没有什么是不能容忍!”看着她这副模样,薇薇安顿时也生气了,冲着她吼道。

    但冷静了片刻后,转换了语气看着她:“我先回去了,你要是想清楚了,就自己出去,别让小丽她们担心了。”

    在陈冰的记忆力,薇薇安从来都没有这样对待过她,她最生气的那次,都不如现在的薇薇安凶,陈冰最后是在楞然中看着薇薇安离开酒室偏房的,她扫视着屋子里的一片狼藉,想到薇薇安的那句在得到之前没有什么是不能容忍的,双手环抱住自己,她蹲在地面上,突然就哭了出来……

    白家别墅

    “哼!”白宏志气呼呼的一甩手中的报纸,重重的扔到地上道:“这群记者,简直就是一群无事生非的疯子。”

    散落在地上的报纸,大字标题赫然写着“白氏企业董事长“白宏志”棒打鸳鸯,逼迫亲生儿子商业联姻。”发布会的矛头,现在竟然直指一向他的头上,怪不得他会如此的生气。

    白宏志铁青着一张脸,眉头紧皱坐在沙发上,双手烦躁的抱在前胸,一副恼怒和气愤之极的神情。

    沉默,他没有回话,只是烦躁的从面前的桌上端起一杯早已经凉透的茶水。

    认识他这么多年,他从来不喝凉掉的茶,单凭这一点,刘芳玉更加疑惑,她的印象中丈夫是个很少喜怒都表现于脸上的人,今天他似乎很反常?

    突然,瞟见地上散落的报纸,走上前去捡起,仅仅阅读了几页,她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宏志,这显然是有人在刻意挑拨你和修斯之间的关系,儿子他不会有这个意思的。”作为一个母亲,第一反应就是害怕丈夫会因为这件事情怪罪儿子。

    白宏志的脸色愈加阴沉,妻子的话,他怎么会不明白,连她一个女人都能看出端倪,他又怎么会看不出。

    只是,如果不是那个不孝子执意要开什么记者招待会,也不会发生这些让记者捕风捉影的事情了。

    看到他的模样,刘芳玉愈加着急,凭借对他的了解知道他此刻一定还在气头上,慌忙走到他的身边,纤细的手轻柔弹了下深灰色西装的袖口,极少的灰尘,随着她的动作从衣服上掉落:“这一定是有人在刻意挑拨你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你不要上当。”语重心长的说到。

    她想了一下,又添了一句:“我们就只有这一个儿子,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心已经够苦了……”话未说下去,便哽咽了。

    白宏志的眉头,不自觉锁的更深,纵然再气愤,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他又怎么会不心疼?只是那个不孝子……

    “铃铃铃……”桌上的电话突兀的响起,佣人慌忙跑去接听。“老爷,是找您的。”恭敬的把话筒递到白宏志的手中。

    “喂。哪位?”白宏志沉声问到。

    也不知电话那端说了些什么,白宏志的脸色愈加阴沉,坐在不远处的刘芳玉看的心惊肉跳,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咣当”

    白宏志一甩手,话筒便重重的摔倒地上。

    刘芳玉一惊,心中一阵惊慌,她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桌上的另外一部电话,骤然响起。

    白宏志铁青着脸,看了一眼电话,并没有想要接听的意思。现在的他,烦躁极了。

    “唉……”刘芳玉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的夫妻,纵然再生疏,她也足够了解白宏志。

    “你好,白家。”

    “叫白宏志接电话。”电话那端的人,显然也在气头上,甚至火气丝毫不亚于白宏志,他的声音几乎是在咆哮。

    声音得有多大,站在不远处的白宏志一个激灵,迅速奔到电话旁,从妻子的手中接过:“亲家。”纵然隔着电话,他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

    刚刚的咆哮,他已经清楚的确认来电人是陈向荣,他在这时候打来电话,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别叫我亲家,我没有你这样的亲家,你的儿子竟然公开召开记者招待会,说了那堆混账话跟我女儿撇清关系,难道我们的陈家的女儿还愁嫁吗?当初要不是你舔着脸非要跟我们结亲,我怎么会惹进这个漩涡里!”陈向荣是真的生气了,白宏志能清楚的感觉到。

    一方面是因为面子上挂不住,另外一方面更是因为陈冰是他最疼爱的女儿,陈向荣不气愤是不可能的。

    震耳欲聋的的责难声通过话筒传来,白宏志觉得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亲家,你先消消气,你听我解释,报纸上那些东西都是那群无聊的记者乱写的,甚至我怀疑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他们这样做。目的自然是要中伤我们两家的和气,亲家,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啊!”

    白宏志耐着性子解释着,“亲家,你可以想一下,媒体一向都是各抒己见的,但是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却统一口径,很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

    听着白宏志的解释,刘芳玉心中一沉,这次的幕后黑手会是谁呢?慕郑浩,会是你吗?

    “好,好,亲家,我一定会好好管教那个不孝子,你放心吧!”总算是安抚好了陈向荣,白宏志挂掉电话,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他答应一定要给陈向荣一个交待,给陈冰一个交待,对方才作罢。

    “管家,立刻去把那个不孝子找回来。”白宏志沉着脸,厉声吩咐到。

    “是。”管家接到命令匆忙离去。

    蔚蓝别墅。

    “慕郑浩,你这招可真够狠的,一下子就把矛头指到了白宏志那个老贼的身上,真高明啊。”龙泽天赞叹到。

    此时,俩人正悠闲的端坐在宫堡的花海中,在温煦日光的照耀下,饮茶谈心,好一副悠哉的情景!

    慕郑浩没有言语,端起白色桌上的一杯红茶,悠然送到嘴边,轻轻的缀了一口。

    “这一切,还不都是拜白修斯所赐,如果不是他那么自作主张,如果不是他说那个视频的主角是他,那我又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如此轻易的利用媒体,把矛头直指白宏志那个老狐狸!”雕刻般俊朗的侧脸,沐浴在温煦的日光中,狭长的眸子幽深,眸光闪动,竟然给人一种阴冷之极的感觉。

    龙泽天心中一动,不得不承认,慕郑浩这个自小被母狼养大的男人,周身都充满了一种疯狂的攻击性和对待敌人的残忍性,只要他想做的,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到,幸亏,自己是他的盟友,而不是他的对手。

    难得的好心情,慕郑浩转身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悠然品茗,心底却在为白修斯的愚蠢感到同情“白修斯,现在的你,一定正焦头烂额吧?不要怪表哥,怪只能怪你自己太执迷不悟了。”

    一丝阴冷的光芒在幽深的眸子闪过,我慕郑浩的女人,永远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别的男人,不管是谁,都休想染指!

    面色坚定,有一种绝对不容侵犯的气质自然流露,就像是湍急的风暴中心,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危险席卷。

    两个人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女子攸的惨白的面容,将两人的对话都听进了耳中……

    这龙泽天肖菲是认识的,原来慕郑浩跟龙泽天是一伙的,那桑枝该怎么办?现在肖菲才觉得奇怪,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桑枝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自己。

    不过想到这里肖菲一阵的自嘲,自己的手机不是早就让慕郑浩给没收了吗?那现在桑枝到底怎么样了?肖菲不能出别墅,对于外边的事情,肖菲只能通过本地的杂志看一下,倒是没看到关于桑枝的事情,那也就说明桑枝暂时是没事的!

    白修斯接到管家的连番催促后赶回家,一进门,刘芳玉就迎了上来,她的眼中充斥着满满的担忧:“修斯,不要惹你父亲生气,他说什么,你都不要顶撞他知道吗?”

    白修斯虽然分不清楚状况,但是一进门看到白宏志铁青的面容,更是敏锐的察觉到屋内那让人窒息的气息加上母亲的叮嘱,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如同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压抑,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他安抚的拍了一下母亲的肩膀,便走到白宏志的身边;“爸,你找我?”

    连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早已经让他焦头烂额,所以白修斯并不想再与白宏志起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