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俊朗的左脸颊留下五个清晰的指印。白宏志他得用了多大的力气,他自己甚至都能感觉到手掌发麻。

    一掌既出,错愕的是三个人,房子内的氛围更加的压抑,像有什么火爆随时都会爆发一样。

    “爸,你为什么打我?我做错了什么?”这是白修斯第一次挨打,他的情绪几近失控,俊朗的脸庞涨红,双眼猩红,怒视着白宏志。

    “都是你做的好事,你竟然还有脸问!”纵然心疼,白宏志的脸上仍旧是一脸怒容。

    “你这个不孝子,你知道你给我们白家惹了多大的麻烦吗?”白宏志厉声训斥。“如果不是你一味的自作主张,会惹出这么大的篓子吗?”

    “如果不是你非要让我娶陈冰,非要逼迫我们在一起,我也不会那样做的。”白修斯再也忍不住,出声反驳。

    白宏志的脸色更加阴沉,身体由于气愤,失控的颤抖,“只要你一天是我的儿子,就得听我的,就得为整个白家着想,一切都由不得你。”

    “来人,把少爷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一步都不得离开,更不能随便出去。”白宏志再也没有耐心与儿子争论下去,他觉得头疼极了。

    他就不信,他的儿子,他还管不了?

    两个年轻力壮的男子,听到命令,分别走到白修斯的左右两边,一边一个架起他的胳膊,强行拖走。

    “爸,你不能这样,我早就说过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听你的,但是感情这件事情,我永远都只喜欢肖菲一个人。”白修斯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坚定。

    刘芳玉痛苦而无奈的看了白宏志一眼,随后转身,朝着白修斯被拖走的方向追去。

    “修斯,你没事吧,快给我看看。”刘芳玉紧跟着来到白修斯的房间,看着他原本白皙的脸庞,左侧已经一片红肿,可见白宏志用了多大的力气。

    白修斯低声不语,原本清朗的眸子,此刻充满了愤然,这是父亲第一次打他,第一次用力的打了他这个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儿子!

    “妈,我是你们的儿子,如果我错了你们打我骂我,我都应该承受,谁叫我是你们的儿子呢。”白修斯轻咬下唇,帅气的脸庞上充满了忧郁。

    白修斯说的一切,刘芳玉怎么会不明白?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白家这对父子,这些年来,白宏志的所作所为她都看在眼里,很多事情,她都觉得不合理,所以才会选择以那样的方式逃避。

    “妈,你能帮我吗?除了肖菲,其他任何女人,我都不要。”白修斯喃喃出声,“我只要肖菲,只要她。妈,我是真的爱她……”

    一想到那个现在还备受折磨的心爱之人,白修斯的心就如同针扎一般疼,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无助过,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痛苦过。

    纵然肖菲曾经明确的拒绝,但是白修斯笃定的认为,他的肖菲一定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看的儿子沉痛的表情,刘芳玉的心都要碎掉了,急忙走到儿子身边,一把把他搂入怀抱中:“修斯,妈不希望你这么痛苦。”

    抬首,悄然观察四周,在儿子的耳边压低声音说到:“如果你真的忘不了肖菲,妈妈会帮你。”

    白修斯鼻头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反手抱住母亲瘦弱的身体,泪水盈、满了眼眶。他突然第一次意识到,在这个偌大的家里,或许只有母亲是真的心疼他。

    媒体无疑是最有力的舆论导向,媒体的风往哪边吹,舆论就往哪边倒,现在的京城报纸杂志上铺天盖地的关于白宏志的负、面消息,已经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人人都在议论白氏企业的事情,一时之间句亚集团的那些散户和大小股东都闹的人心惶惶,股价更是大跌。

    原本就危机重重的白氏企业,此刻更是岌岌可危。甚至很多的小股东由于担心集团倒闭,而低价抛售手中的股票。

    庞大的白氏企业,又一次走到了风口浪尖上!加之金融危机的影响,现在陈向荣也不肯伸出援手,只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对白氏企业来说,犹如雪上加霜,只剩下一个金质其外的外壳。

    白修斯被关了禁闭,只剩下白宏志一个人在费力支撑。

    白氏企业总裁室

    端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白宏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猛然从椅子上探身而起,开始在房中来回踱步!

    白宏志愁眉紧缩,大半辈子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他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但是现在的局面,他心里却真的没有丁点的把握。

    “董事长。”秘书神色慌张的推门而入。

    “咯噔”一种强烈的不安,白宏志急忙迎上去:“怎么了?快说。”他厉声吩咐到。

    “我按照您的吩咐去调查,发现很多小股东都在低价抛售手中的股票。”刘秘书顿了一下,有些不安的打量白宏志,发现他的面色愈加阴沉。

    “接着说。”白宏志命令到。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有人暗中以稍微高于市场价格的股价在收购那些小股东手中抛售的股票。”刘秘书有些不敢看向他,低声的接着回答。

    果然,是一场预谋!白宏志双手环抱,来回踱步,面色愈加凝重!

    ‘慕郑浩!’

    脑海中出现一张俊朗而邪魅的脸庞,幽深而阴冷的眸子,仿佛随时都闪烁着凶狠的光,白宏志突然觉得,那样的目光好像随时准备扑上来要把他撕碎一般。

    他清楚的知道,慕郑浩比任何人都要恨他。

    “一定是他!”白宏志沉声的自语道。

    白宏志气愤的用力拍向办公桌,结实的办公桌,轻微晃动了一下,可见白宏志用了多大的力气,但是他的手却丝毫不觉得疼痛,整个人都充斥在一种极度气愤的情绪里!

    “好,慕郑浩,我白宏志是你可以轻易打败的吗?你等着,既然你已经出招,我绝对会奉陪到底的。”他咬牙切齿的说到。

    站在一旁的刘秘书吓了一跳,微微愣怔一下,很快回过神来。“董事长,需要我们怎么做?”

    “动用一切人力物力财力,收购现在市面抛售的股价,一定要在那家伙之前抢收,否则他手中的股票一旦积少成多,对我来说将是一种不容小视的威胁!”白宏志冷静的分析道。

    “好,我马上去办。”刘秘书匆忙转身离去,他知道白宏志的安排一刻都不得耽误。

    “慕郑浩,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既然你不仁,就休要怪我不义!我白宏志大半辈子都走过来了,还没有怕过谁呢!”白宏志眸光低沉,神色坚定。

    转身,拨通桌上的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柔和起来,眼角眉梢全是笑意:“冰冰吗?我是你白伯父,修斯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个孩子还年轻,难免会犯错误,伯父替他给你道歉。”

    “伯父,您不用道歉,我没有责怪过修斯,我知道他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的。”陈冰懂事的回道。

    “真是个好孩子,冰冰,你放心,只要我在一天,我就只承认你一个人是我的儿媳妇。修斯,我回头会继续做他的思想工作的!”白宏志端出大家长的姿态,向她承诺。

    “伯父,您千万不要责怪修斯,如果不是肖菲那个贱人勾引,修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一想到肖菲,陈冰就恨不得刮花她的脸。

    白修斯不管怎么伤害她,终究都还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她不会责怪他。相反,在无形中把这笔账全部都算到了肖菲的身上,对她的恨意,更加加重了一层。

    两个人又寒暄了一阵子,才挂掉电话,陈冰的大度总算让白宏志长舒一口气,如果能成功拉拢到陈氏集团做为靠山,达到强强联合,那么慕郑浩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想到这里,白宏志的唇角总算是有了一丝笑意。

    蔚蓝别墅。

    “没想到这个老狐狸的动作这么快,哪怕再晚发现一天,我们就可以多收购两成股份!”龙泽天惋惜而不甘的摇摇头。

    慕郑浩转身,对着同伴沉声说:“这才是老狐狸的本来面目,竟然他已经察觉了,再做下去就没有意义了,通知下面的人,收手!”

    “什么?就这样收手,会不会太便宜他了?”疑惑的追问,龙泽天觉得即使白宏志出手了,他们也可以花更高的价格来收购。

    “你不觉得原本就资金短缺的白氏企业,猛然抽出这么多资金来购买散股,财政赤字会更加严重吗?”慕郑浩不慌不忙的说到,他想了一下,继续补充道:“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个老狐狸会发现,我要的就是他去收购,别忘记,他的资金缺口越大,对我们越是有利!”

    清冷的眸子散发出阴冷的光芒,薄凉的唇轻巧下弯,嘴角的笑容嘲讽之意愈加浓烈。

    原来,一切都在慕郑浩的掌握之中!

    “慕少,你可真神!”站在一旁的白俊忠忍不住出声赞叹。呆在慕郑浩的身边越久,他就愈佩服主人。

    又是薄凉一笑,眼睛闪过一抹猩红的光彩,他慕郑浩现在所做的,都只是为了讨回当年的公道而已。

    一切,仅仅才刚刚开始……

    慕郑浩觉得自己的骨子里一直都流淌着狼性的血液,遇到敌人的时候,就应该像狼族一样不顾一切的进攻,直到咬破敌人的咽喉,让对方毙命才能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