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噗通”一个一直躲藏在门口的小身影,站立不稳,突兀的撞入了屋内。

    “你怎么在这里?”慕郑浩在看清楚那张惊慌失措的脸庞之后,厉声问到。雕刻般俊朗的脸庞瞬间一沉,犹如阴云密布的天空,龙泽天和白俊忠互相对望了一眼,俩人默契的起身离开,给慕郑浩和肖菲留出单独的空间。

    “咝”膝盖好疼,肖菲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但是她仍旧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目光直直的盯着慕郑浩的眼睛:“放过修斯好吗?他是无辜的,上一代人的恩怨,不应该报复到他的身上。”

    “你都听到了?”慕郑浩并不接话,却反问肖菲。

    肖菲清楚的看的他幽深的眸子瞳孔收紧,眼眸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心中一紧,小手一握,勇敢的迎上那充满危险气息的目光。

    肖菲心中一横,想为了修斯,一切都值得:“是,我都听到了,纵然你跟白家有莫大的恩怨,但是修斯他是无辜的,更何况,他是你的亲表弟,放过他,好不好?”

    脸色一沉,愈加难看,这个女人,她是再一次为白修斯求情吗?

    望着肖菲眼中的关切和为了别的男人不管不顾的模样,一股怒火在慕郑浩的胸膛中熊熊燃烧。

    心中一痛,慕郑浩踱步走至肖菲的身边,居高临下的俯瞰,目光恼怒:“女人,你是不是以为我会一直纵容你?”

    唇角轻微扬起,脸色如同千年寒冰般冰冷。慕郑浩已经在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要不是如此,他早就爆发了。

    肖菲心中一动,尽管恐惧,但是神色依然坚定,小脑袋昂着,脸庞微微扬起,殊不知她的神态在无形中彻底惹怒了慕郑浩。

    一把抓起小巧的下巴,阴冷的目光逼视着她:“你别忘记,你是谁的女人。”他恶狠狠的说道,手上的力道加大,白皙的肌肤留下一片红肿。

    “我并没有说错什么,我只是在请求你。”肖菲微微偏着脑袋,留给慕郑浩一个秀丽的侧脸,从内心深处,她并不想与他起冲突,更不想惹恼他。

    这个女人竟然看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慕郑浩更加生气,大掌用力,一下就把小脑袋拧转过来,她越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便越是胁迫她去做。

    慕郑浩一愣,那美丽的脸庞晃了他的眼睛。

    “你笑什么?”他忍不住厉声询问。

    “我笑你,你以为你能控制我的身体,也能囚禁我的心吗?我心里的人是谁,你管的住吗?”肖菲肆意的笑着,完全不顾慕郑浩已经阴沉的脸庞。

    “该死的!”慕郑浩彻底恼怒了,低声咒骂一声。幽深的瞳孔猩红,散发出浓浓的危险气息,这个女人,竟然又一次为了别的男人顶撞自己,真他妈太可恶了。

    原本以为他这些日子以来做的一切,足以感动她,但是没有想到丝毫没有动摇那个男人在她心里的位置!

    怒火熊熊燃烧,长臂一伸,手腕处轻微的扭动,肖菲的身体被迫跌入慕郑浩的怀抱中,尽管她不情愿,但是他手臂的力道实在太大,手腕被他牢牢的抓住,根本挣扎不得,也无法脱离他的身边!

    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头顶,肖菲觉得痒痒的,她突然很紧张,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要……

    “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尽管知道能够挣脱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仍旧扭动身体,试图从挣脱他的钳制。

    “你要知道,你是我的,肖菲,你只能是我的,所以我不管我要干什么,你能做的都只有服从!”身体与身体的碰撞,怀抱中温软的身体还有女人独特的体香强烈的刺激着慕郑浩的神经,他突然想起,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要这个女人了。

    一股浓浓的绝望,涌上肖菲的心间,这一生,我真的不能和修斯在一起了吗?不,绝不。慕郑浩,你这个魔鬼,即使你侵占了我的身体,也不能控制我的心灵,我的心,这一辈子,都只属于修斯一个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一定是……

    紧紧咬住下唇,任凭慕郑浩怎么抚弄,都倔强的不发出一丝声响。在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隐忍的压抑声中,慕郑浩得到了身体的满足。

    屋内陡然静止,只剩下一地糜旎。

    不知过了多久,肖菲躺在书房的沙发上,缓缓睁开疲倦的眼睛,那个男人不知何时早已经离开,现在偌大的房间只剩下肖菲一个人,睁着空洞的眼睛,一眨不眨,面容上的表情非常奇怪,不喜不怒,看起来异常的平静。

    “这样的日子究竟还要过多久?”肖菲在心里痛苦的呢喃着。

    俯身从地上捡起已经残破的衣服,好在可以勉强遮挡住身体的私密、处,摇摇晃晃走出了书房,回到房间直冲冲扑进浴室。

    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水流倾泻而下,是凉水,冰冷刺骨的水流冲击着细腻温热的肌肤,所到之处,引起肌肤的一阵阵战栗。

    呆滞的看了好一会直流而下的水流,一咬牙,心一横,闭上眼睛不管不顾的一切的走到冷水流的下面,任凭冰冷的水流冲击着单薄的身体。

    她需要让自己清醒一点,哪怕采用的是这般极端的方式!

    白家别墅。

    “伯父,伯母,修斯还好吗?我来看看他。”陈冰不请自来,热情的说到。

    刘芳玉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细密的雨帘,转身迎过去,攥住陈冰冰凉的小手:“冰冰,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来了?”

    窗外、阴云密布,大雨倾盆,是个异常恶劣的天气,陈冰虽然是坐专车来的,但是从走出车门到白家别墅这段路,脚上的鞋子已经全部都被雨水浸湿了,紫色的真丝连衣裙的裙角也被纷飞的雨水打湿,有点滴的雨水滴落而下。

    “冰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才专门跑一趟?”白宏志也不安的问到,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如果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有谁会出门呢?

    陈冰唇角轻弯,灿然一笑:“没有,伯父,伯母,真的没有什么事情。”

    她突然低头看着脚尖,流露出一副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没有事情,我想,下大雨的时候,修斯应该不会出门,所以我就过来了。”

    陈冰绞着滴水的裙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刘芳玉转身与白宏志对视一眼,发现丈夫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四目相对的瞬间,她便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伯父,伯母,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陈冰见白宏志夫妇不说话,有些担忧的询问。

    “不是,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修斯他就在楼上的房间,你现在就可以上去。”刘芳玉有些尴尬的说道。

    “对,快上去吧,你们年轻人就应该多接触,这样才能多培养感情。”白宏志放下手中的报纸,从沙发上起身,就像许许多多的长辈那样和善的说道。

    得到首肯,陈冰高兴极了,“好,我这就上去。”欢快如同一只小兔子一般,一蹦一跳的跑上楼去。

    刘芳玉的眸光一直追随着那个欢快的背影,“唉!”收回目光,轻轻叹出一口气。

    “怎么了?”白宏志不悦的皱了下眉头,他觉得妻子在这样的时候愁眉苦脸实在是有些扫兴。

    “没什么,我只是心疼这个孩子。”刘芳玉转身,美丽的眸子对上丈夫,“如果我们修斯能够接受陈冰就好了,那他就不会这样痛苦了。”

    一直以来,痛在儿身,疼在娘心,没有人比刘芳玉更加了解自己的儿子,虽然她清楚的知道儿子的心思全部都在肖菲的身上,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不希望他生活的那么痛苦。

    白宏志神色一暗,“会的,修斯他必须接受,也只能接受!”夫妻二人谁都没有说话,陷入沉默之中……

    屋外仍旧是天昏地暗,雨势更加猛烈,一时之间大雨倾盆。推开那扇精致的暗红色欧式木门之前,陈冰的脸上变换了好几个笑容,深吸一口气,她竭力把自己调整到最佳自认为最美的一个面容表情上。

    视线移动,一张宽大舒适的软床上侧仰着一个男子,身材颀长,清朗的眸子紧闭,浓密的眉头在睡梦中微微皱着,溢满浓郁的忧愁。

    他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陈冰看着睡熟的白修斯,心疼的想。

    踮起脚尖,悄然走到床边,掀起被子的一角帮他盖在身上,陈冰坐在床边,听着白修斯均匀的呼吸声,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

    抬手,芊芊细指抚上皱着的眉头:“修斯,这是我第一次离你这样近,没想到你睡着的模样还是这么英俊。”低声说完,竟然痴痴的笑了。

    美丽的眼眸流转着一抹浓的化不开的温柔,坐在床沿,陈冰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低下身子凑近白修斯的俊朗的面庞,涂满精致妆容的面颊,轻柔的蹭触,那一霎那,陈冰的心噗通,噗通跳动不止,因为太紧张,以至于屏住了呼吸。

    “嗯?”纵然她已经十分小心翼翼,但是不经意间发丝掠过白修斯的脸颊,以至于他翻转身体,有所察觉。

    “修斯,你醒了?”陈冰柔声问到。

    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视线仍旧还有些模糊,这样温柔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白修斯猛然睁开眼睛,长臂一伸,一把就把陈冰搂到怀中。

    陈冰一愣,甜蜜的笑了。“修斯。”伏在他的肩头,动情的轻声唤到。她以为她的修斯终于回心转意,看到她的好了,所以心情异常的高兴。

    不,不对,这不是肖菲的声音。白修斯陡然意识到不对劲,一把就把陈冰推开。

    “陈冰,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看清楚来人,白修斯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幻,由喜悦变的阴沉。

    大喜大悲后,白修斯俊朗的面庞难以掩饰落寞和诧异,声音也变的冷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