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陈冰呆了一呆,心中一寒,在白修斯看不到的间隙轻咬了一下嘴唇,“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她的面容依然平静,仰起脸,堆满笑容。

    说完又凑到白修斯的身边,芊细的手臂环上白修斯的肩头,姿态亲昵极了。

    白修斯毫不领情,一下打掉了她的手:“陈冰,你不要这样,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不会接受你,而且你应该知道,我已经专门召开过记者招待会,已经像媒体撇清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白修斯起身,“哗啦”拉开窗帘,整个屋子瞬间光亮,他背着身子,看着外面瓢泼般的雨帘又继续说道:“陈冰,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你做为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家里玩,我会非常欢迎,但是如果还抱有其他的想法,那你还是趁早死了心吧!”

    尽管听到白修斯这样无情的话语,陈冰的心中非常的难过,但是面庞上仍旧笑容满面。

    她毫不介意的捋了下卷曲的发梢,踱步,走到白修斯的身后,双臂温柔环住他的腰,脸颊贴在厚实的背上:“修斯,不要这样好吗?你知道,我是爱你的,而且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白修斯想要掰开她的双手,但是陈冰就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使出吃奶的力气,无论如何都不肯撒手。

    “陈冰,快放手,我们不能再这样纠缠下去了!”白修斯坚决道。

    他的话,陈冰哪里肯听:“我不,修斯,下这么大的雨,我都跑来看你,我一个女孩子做成这样,你难道丁点的感动都没有吗?”

    白修斯沉默了一下,陈冰对他的心意他不是不清楚,只是他的心里只有肖菲一个人,今生都不可能再喜欢上别的女人。

    一狠心,用力掰开陈冰的双臂,身子闪到窗子的另外一边:“陈冰,我爱肖菲并且只爱她,你懂吗?”

    “白修斯,你别忘记,现在肖菲可是慕郑浩的女人!”陈冰气呼呼的大喊,“你并不是一个人,请你为伯父想一下,为集团想一下,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集团破产吗?你跟我在一起,我们两家集团可以强强联合,不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吗?更何况我这么爱你,我能给你那个肖菲不能给你的一切。”

    说完,一扭身,气的愤然挥泪离去。

    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白修斯并没有追下去,却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神色疲倦,英俊的面容盛满了忧郁,“肖菲,如果没有你,就算得到全世界又有什么意思呢?”

    “咣当”房门一脚被人踹开,白修斯一惊。

    “你这个混蛋,陈冰、怎么哭着走了?是不是你欺负她或者说了什么伤害她的话了?”白宏志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不问青红皂白朝着儿子就甩了一个巴掌。

    白宏志是真的生气了,脸色异常暗沉,如同阴云密布的天空,打完儿子,由于情绪的起伏,他的双手仍旧颤抖不止。

    “宏志,你消消气,不要再打儿子了!”刘芳玉急忙赶了过来,两个胳膊紧紧抱住气头上的丈夫,她不能再让他们父子二人反目成仇,也不能再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恶化下去。

    刘芳玉转头,冲着儿子说,“修斯,你也不要再惹你父亲生气了。”

    “妈,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感情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说了算,不用你们管!”白修斯态度异常坚定,他突然第一次觉得或许自己做为白家的儿子是一种悲哀。

    如果他不是白宏志的儿子,是不是就可以全身心的去爱肖菲?白修斯不知道答案,只能一味的苦笑着。

    “你们父子两个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为什么非要弄的跟仇人一样呢?”刘芳玉担忧极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原本和睦的家庭会变成现在这般混乱不堪。

    “妈,不要再说了,我的心意,谁也改变不了!”白修斯不想再听下去,他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想要见到肖菲,因为他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想念她。

    抓起一件深色的休闲西服,就冲了出去,白修斯的神情异常的坚定,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任何人都不能阻拦他!

    “不孝子!混蛋!”白宏志怒目圆瞪,双目几乎能喷出火来,原本沉稳的性子,此刻也变的焦躁起来。

    或许这个在商场上摸爬滚打数十年的男人,第一次在自己的亲生儿子面前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白宏志,你可真失败,竟然连你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肯听你的,你还能做什么?”白宏志在心中狠狠的骂自己。

    他面容上的变化,哪里逃脱的了刘芳玉的眼睛:“宏志,气大伤身,修斯他再不懂事,毕竟是我们亲生儿子,哪有父母跟自己的孩子置气的?”保养得宜的细嫩双手覆上白宏志坚实的大掌,如此的安慰到。

    “给他点时间,年轻人嘛,总是容易冲动,过段时间,儿子肯定会想明白的。”刘芳玉继续安抚到。

    白宏志的面色缓和了一些,“但愿吧!”

    外面的世界被一片雨帘所笼罩,豆大的雨水倾盆而下,天地之间,一片迷蒙。

    一个颀长的身影,奔在雨中,没有打伞,也没有任何的遮挡,任凭雨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衣服都已经完全湿透,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他却全然不顾。

    一路狂奔,朝着一个方向。

    蔚蓝别墅。

    室外大雨倾盆,室内温暖如春。

    这样恶劣的天气,慕郑浩也不愿意出门,难得的清闲在家,此刻正窝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翘着脚,悠闲的看报纸。

    肖菲站在偌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外面迷蒙的雨帘,她什么也不想做,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里一点也不踏实,总是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如同心房上悬着一根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拨动。

    慕郑浩看一会报纸,就会习惯性的抬头看一眼那个纤丽的背影,许久,肖菲都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抬头,慕郑浩敏感的察觉到肖菲似乎有些不对劲,她的身体转向一个方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外面,虽然一切如常,但是她的周身都散发出一种波动的气息。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察觉到她的异样,慕郑浩关切的问到。

    沉默……

    很显然肖菲完全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上,全然没有察觉到慕郑浩从沙发上起身,踱步站到她的身后。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模糊的看到雨中有一个小黑点,由远及近,逐渐靠近蔚蓝别墅。“你猜,会是谁呢?”慕郑浩沉声问到。

    肖菲并不接话,完全把他当做空气一般,没有人知道,此刻她的心都已经跳到嗓子眼了,是他,是他来了,修斯,是你对吗?

    “慕少,外面有人,说是要找‘肖菲小姐。”一个佣人急匆匆跑来报告。

    “是什么人?”肖菲抢问到。

    慕郑浩的心中突然跳出一个名字,脸色瞬间变的如同千年寒冰一般冰冷。难道是他来了?否则一向淡定的肖菲怎么会有这样急切的表情?

    佣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不安的瞟了慕郑浩一眼,面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请示。

    “你说呀。”肖菲的情绪一度失控,急切的询问。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身侧的慕郑浩已经一脸黑线,幽深的眸子闪烁着愤怒似乎要吃人一般。

    “是……是……白修斯先生。”佣人从未见过肖菲发火,一时有些慌了,结结巴巴的回到。

    “真的是他,是他来了!”肖菲低声呢喃,她沉浸在一种兴奋之中,精致的脸庞散发一种喜悦的光芒,美丽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眉眼含笑,因为有了笑容,整个脸庞变的生动起来。

    这样的她,是慕郑浩从未见到过的,一股无名的怒火在他的心里燃烧,慕郑浩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女人提到别的男人的时候,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如同离笼的鸟儿,肖菲迫不及待的朝外奔去。

    那一刻,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慕郑浩,忘记了所有不愉快的过往,她的眼睛里只有那个在雨幕中只身前来的英俊男子,肖菲满心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奔到他的身边!

    “你要去哪里?”慕郑浩眼疾手快,一把就拉住了肖菲纤细的胳膊。

    肖菲愣了一下,猛然想起房间内还有个魔鬼;“我就出去一会,外面这么大的雨,我怕修斯会淋雨生病。”她低声解释到。

    大手力道加重,眸光一黯,“女人,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是我慕郑浩的女人,难道你想要在我的眼前,我的家门口上演一场你跟别的男人的闹剧吗?”

    碰到冰冷如刀的目光,肖菲一急:“我只是出去见他一面。”

    她带着哀求的声音,听在他耳中,无疑加重了那把火,在他看来,肖菲此时的委曲求全,全都是为了白修斯那个软弱的男人。

    “不许去!”慕郑浩突然就犯了狠劲,狼族在遇到其他外族入侵的时候,总是会誓死捍卫自己的家园和自己的族人,绝对不会让敌人抢走一分一毫。

    在慕郑浩眼里,肖菲早已经是他的私人物品,是不能被任何一个其他男人染指的。

    “你出去告诉他,让他滚,肖菲小姐不会见他,再也不会见他!”他一把抓住肖菲的手腕,一边转身大声吩咐佣人。

    “是。”佣人得令,急忙转身朝外奔去。

    “慕郑浩,你这个混蛋!”肖菲不满的盯着他,看慕郑浩的架势,他肯定不会让自己见修斯的,该怎么办才好呢?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在她的脑海中闪过。

    俯身,张大嘴巴,用力一咬。

    “啊……”慕郑浩痛叫一声,大手一下撒开。大手上留下了两排清晰的牙印,有些地方甚至有些红肿,可见下口咬人的肖菲用了很大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