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趁机,抽出手,灵活转身,一下就脱离了慕郑浩的钳制,她顾不得太多,不顾一切的朝外奔去。“女人,你竟然敢咬我,竟然敢为了那样一个软弱的男人咬我,我不会轻饶了你们的!”慕郑浩看着疾驰而去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俊朗的容颜充斥着恼怒,狭长幽深的眸子,闪烁着阴冷的光芒,眼睛变得猩红,眸光阴冷而恐怖,就好像受到敌人侵袭的兽类一般,散发出一种危险的光芒。

    双拳紧攥,由于用了太大的力气,指关节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慕郑浩是真的生气,这在他看来,是对他的挑衅,更是对他的侵犯,他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跟上前去把肖菲追回来,他接受不了她跟其他男人深情款款四目相对的情景,也接受不了别的男人深情的望着她的情景!

    一想到那些,慕郑浩觉得自己的身体上就像是被万千只蚂蚁爬一般难受。近了,近了,迷蒙的雨帘中那个黑色的身影终于显现在眼前,果然是他!

    “是修斯。真的是修斯!”肖菲兴奋极了,秀丽的脸庞上闪过喜悦的光彩,现在的她脑海中除了白修斯的身影,已经别无其他。

    白修斯的全身早已经湿透,原本做工考究的深色西装,全部都皱巴巴的贴在身上,大雨冲刷着他,他甚至无法睁大眼睛,尽管如此的狼狈,但是他的身板仍旧笔挺,轩昂的气质,一如往常。

    “肖菲。”白修斯眼尖,看到从蔚蓝别墅飞奔而出的肖菲,一把就把她拥到怀中:“我终于见到你了,我以为你不会出来见我。”

    拥着那个纤细的背影,白修斯的心是从未有过的踏实,他突然觉得他抱着的就是他的全部世界,紧紧的抱着,用力的抱着,他生怕一松手肖菲就会从他的身边再次消失。

    “修斯……”被白修斯的深情感染,肖菲鼻头一酸,险些哽咽。

    两个年轻人忘情的拥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存在,他们挨的那样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声,感受着相见的喜悦,已经全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更是忘记了他们此刻正在蔚蓝别墅的门口,在慕郑浩的眼皮底下。

    “该死的!”慕郑浩铁青着脸,冷哼一声。

    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在上演的情景剧,眼睛都气的猩红,恨不得把面前的男女给千刀万剐,双手紧攥成拳,青筋暴突!

    突然,他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仿佛魔鬼般的笑声,一阵阵从嘶哑的喉咙传出,仿佛是野兽的嘶吼,刺耳的声音很容易穿透耳膜让听到的人周身冰凉汗毛倒竖。

    “你们在干什么?”笑罢,冲着不远处的男女大吼一声:“白修斯,肖菲,你们两个是在演电视剧吗?你们以为你们自己是一对苦命鸳鸯是吗?”

    慕郑浩脸色阴沉,他没有打伞出来,只身一身走入倾盆大雨中,脸上的表情狰狞而恐怖,如果此刻是夜里定会如同夜罗刹一般!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肖菲,她怎么能忘记那个魔鬼般男人的存在呢?心中一慌,下意识的推了白修斯一把!

    白修斯大惊,“肖菲,不要害怕,有我在这里,他不能把你怎么样!”说着,把肖菲护到身后。

    转身,迎上铁青的脸庞:“慕郑浩,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我爱肖菲,我今天就要带她走。”白修斯的语气是那般的坚定,他同时也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今天都要把肖菲带走,不能再让她过这种地域般的生活。

    “你说什么?”慕郑浩逼近,高声追问,白修斯这样说,他并没有慌乱,相反觉得他说的话简直就如同天方夜谭一般:“白修斯,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

    神情傲慢如同一个君主俯瞰平民一般,阴沉的眉宇之间尽是清晰可见的嘲讽。

    白修斯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在慕郑浩面前,他总是缺少一丝底气!

    沉吟片刻,略微一想,转身,跪倒在地:“肖菲,你愿意跟我走,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我保证会一辈子好好对待你,让我带你离开这里好吗?”

    瓢泼般的大雨,席卷而下,一个英俊的男人跪倒在雨幕中,眼神真诚,面容坚定。他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美丽的女人,眼神中包含着万千的情绪。

    白修斯多么希望,肖菲能够答应他,只要肖菲一点头,不管多么难,不管要面对慕郑浩的什么阻拦,他都要义无反顾的带她离开这个地域般的地方!

    美丽的桃花眼,早已经溢满了泪水,面对白修斯的深情,肖菲不是没有感动,曾经地域般的杀手生涯,没有温暖的家,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渴望得到家庭的温暖!

    那一刻,肖菲多么想牵住白修斯的双手,跟他远走高飞,管他的慕郑浩,管他的家族恩怨,管他的是是非非,她只要跟他在一起,不管在哪里都是幸福的。

    眼含热泪,轻轻点头,毫不迟疑的朝着白修斯伸出双手。

    “慕少。”白俊忠忍不住提醒,他作势想要冲过去把白修斯和肖菲分开。

    “不要。”慕郑浩立即制止,他自有他的打算。

    “女人,你要想清楚,如果你一旦跟这个小子离开,那么我们俩就恩断义绝,你不要怪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声音低沉,面色愈加冰冷。

    威胁也好,恐吓也罢,无论如何慕郑浩都不能容忍这对男女在他的眼前上演这出你侬我侬的戏码,那个女人,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其他任何男人想要带走她,只有死路一条!

    狼性的凶狠,深入慕郑浩的骨髓深处,一直以来为了达到目的,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肖菲小脸一白,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下意识的抬头瞥了慕郑浩一眼,心中一慌,她的意识陡然变得清醒起来,如果跟修斯就这么走了,那个恶魔般的男人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慕郑浩,我并不怕你。”她勇敢的迎上慕郑浩幽深的眸子,直直的对视,就算他再凶狠吗,她也不怕他。

    她向前走了一步,靠近慕郑浩的身边,小声说道:“慕郑浩,你不要忘记,我是肖菲,但是我还是一滴泪,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我想走,还没有人能够拦住我,包括你!”

    “你笑什么?肖菲,你不要跟他废话了,走,我带你离开!”白修斯不明就里,走上前,抓住肖菲的手想要拖她离开。

    “白修斯,你这个混蛋,你口口声声说你爱肖菲,却不顾全她的处境,一点也不替她着想!”对白修斯慕郑浩总是有一股无名的火气,尽管他是自己的表弟,但是更是他慕郑浩的情敌。

    “你能带给她什么?白修斯,你要带她去哪里?回你自己家吗?你家里人会接受吗?如果不接受肖菲,你们怎么办?如果你的父母抵死不同意,你又怎么办?”慕郑浩气愤极了,迭声问到。

    “我……我……”白修斯突然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是啊,他应该怎么说呢?父亲如果知道,一定会被他气死的。

    “只要我跟肖菲在一起,我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白修斯情绪一时失控,冲着慕郑浩高声喊到。

    “哼!你这样的软蛋,能够给谁幸福?你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白家坑骗来的,你白修斯自己又有些什么?”慕郑浩也毫不示弱,连声逼问。

    雨渐渐小了一些,但是仍旧下个不停,两个身材颀长的男子,面对面站立着,中间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他们的鼻尖几乎都要碰到鼻尖,四目相对,几乎要喷出火来!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四处都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

    肖菲心乱如麻,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遵从自己的心跟着白修斯离开,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忍辱负重的继续留在那个恶魔慕郑浩的身边,但是有一点是可以非常肯定的,那就是如果他们就这样离开,慕郑浩是不会放过修斯的。

    “女人,你说,你到底要选谁?”这样的时刻,两个男人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肖菲。

    这无疑是一个最艰难的选择,肖菲的心里乱极了。

    “我……”

    “肖菲,你不要想太多,我在这里,你不要害怕,你就说你自己的真实想法。”白修斯满含期待的看着肖菲,他多么希望从她的口中得到肯定的答复。

    “女人,你要想清楚,你的父亲,和整个白家的人,还有站在你面前的这个软蛋,你可要好好选择,如果一旦选错,后果自负!”厉声威胁,慕郑浩铁青着面庞。

    话题的重心,一下子就转移到肖菲的身上,四目齐刷刷的看着她,只是目光却完全不同,一个柔情,一个阴沉!

    短短的几分钟,却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肖菲面色一变,终于下定了决心:“修斯,你走吧……”声音很轻,却如同炸雷一般。

    肖菲浑身瘫软,就如同抽丝一般,没有丁点的力气。

    白修斯怔怔的看着肖菲,眼睛睁大,一副完全不可置信模样:“肖菲,你说什么?”

    白修斯想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他肯定是听错了,他的肖菲怎么会让他走,而选择那个冷血恶魔呢?

    “你耳朵聋了吗?”没有人知道慕郑浩长长的舒出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我的女人说,让你一个人滚。”

    “肖菲……”白修斯完全不理会慕郑浩的恶言恶语,他只看着肖菲,只要她的答案。

    “修斯,你走吧,现在还不是我离开这里的时候。”肖菲痛苦极了,她多么希望白修斯能够体会自己的良苦用心。

    “修斯,不要怪我,你以后会理解我的良苦用心的,如果我今日跟你一起离开,慕郑浩一定会把这笔账算到你的头上的,我这样做,是为了保护你!”肖菲在心里偷偷的想着。

    白修斯颓然跌坐在地上,整个人失魂落魄,没有丁点的精神,他沉浸在打击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