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走,回去!”慕郑浩一把拉住肖菲的胳膊,强行拖着她往蔚蓝别墅里面走去,他很高兴肖菲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所以心情大好。

    一步一回头,肖菲的小身体被慕郑浩夹在臂膀之间,不受控制的随着他进入蔚蓝别墅。

    看的白修斯那样痛苦,肖菲的心里比任何人都要难受,只是有太多的羁绊注定她今日不能随他离去,注定他们不能在一起。

    “修斯,你快点回去,不要在这里了……”宫堡的大门关闭之前,肖菲使劲浑身的力气大声喊到。

    “肖菲……”歇斯底里的呼喊,撕心裂肺。雨,仍旧下个不停……

    白修斯如同一个木头人一般,呆呆的坐在雨中,雨水的冲刷着他的身体,全身冰凉,脸色苍白如纸。

    他的内心是从未有过的孤单,天大地大,他却觉得他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人能够理解他,没有人能够陪伴他,就连最爱的肖菲也选择了别人。

    “肖菲,我知道你一定是有苦衷的,我不怪你,我等你……”他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来时的路一步步走去……

    蔚蓝别墅内。

    慕郑浩轻柔的把肖菲放在床上,他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肖菲以为自己看错了,一时呆呆的看着他的面庞。

    慕郑浩原本就是俊朗的男子,但是他的身上一直充斥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特别是那双眸光凶狠的眼睛。

    今日,他的面容陡然变的柔和起来,气质大变,难怪肖菲会变的恍惚。

    “怎么?不认识我了?”大手在她眼前晃动几下,慕郑浩好脾气的说到,唇角含笑,他的表情轻松而愉悦。

    “没什么。”肖菲缓过神来,顿了一顿,继续说到,“我已经留在你的身边了,希望你不要伤害修斯。”语气哀求,肖菲的美丽的大眼睛里迷蒙着一层雾气。

    慕郑浩一怒,原来这个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男人,他还以为,她是单纯的想要选择他。

    “女人,只要靠近你的男人,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手下留情!”慕郑浩厉声说着,死死的盯着那个清丽的面容,当她脸色惨白的一瞬,他的心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更是有一阵发不出的邪火。

    “咣当”慕郑浩愤然摔门而去。

    房间内只剩下肖菲一个人,她再也不需要顾及什么,颓然跌坐在地上,白藕般的手臂紧紧环住双膝,小脑袋深深的伏在双膝之间,晶莹的泪珠如同断线的珠子般,一颗一颗掉落下来。

    肖菲无声的哭泣着,她擦了一把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净,越来越多的眼泪从美丽的大眼睛溢出。

    尽量压抑着自己,肖菲不敢放声大哭,生怕会招来慕郑浩更多的不满:“修斯,对不起,对不起……”她连声低语。

    隐忍的哭声,呜呜咽咽从喉头溢出,宣泄着无尽的哀怨。白皙的脸庞上,早已经泪流满面,一道一道泪痕清晰的留在脸上。

    肖菲不知道,慕郑浩摔门离开之后,又折了回来,恰好看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顿时气的咬牙切齿,他恨恨的看了一会,转身抽身离去。

    “慕少,有什么吩咐?”跟在慕郑浩身边那么久,白俊忠早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

    慕郑浩沉思了一会道,“白俊忠,去找几个生面孔,给那个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好。”白俊忠向来话不多,慕郑浩吩咐了,他自然会去照做,找几个生面孔对他来说是个信手拈来的事情。

    白俊忠离开后,慕郑浩在屋内来回踱步,转了几个圆圈,他的心情烦躁不安,白修斯毕竟是他的表弟,是他姑姑的儿子,虽然这么多年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不亲近,但是毕竟是亲戚。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是白修斯几次三番跑来妄想把肖菲从自己的身边抢走,他也不会出手。

    “表弟,不要怪我,我给过你机会,是你非要跑来惹我的!”慕郑浩转身看了一眼肖菲房间紧闭的房门,紧握的拳头更加收紧。

    “本命年酒吧”今晚又是宾客爆满,前来这里玩的,大多是有钱有闲的上流社会男女。

    白修斯平日几乎很少来着声色犬马的场所,往常如果不是生意上的应酬,他从不踏入,只是偶尔心里闷的时候,才会来这里喝几杯。

    今日,他一个人跌跌撞撞从雨幕中闯了进来,心情苦闷,心中郁结万分,白修斯只想找个地方喝个烂醉如泥。

    夜晚,是俱乐部最热闹的时候,俱乐部外面,人流稀少,但是里面灯光闪烁,五颜六色的霓虹照在疯狂乱扭,面容模糊的男女身上,一派纸醉金迷的情景。

    “拿酒来。”白修斯全身湿透,脸色惨白,一踏入酒吧就冲到吧台,大声喊到。

    酒保诧异极了,但还是好言询问:“白修斯先生,您需要点些什么酒?”即使白修斯很少踏入酒吧,但是酒保也一下就认出了他。

    “随便。”白修斯看了一眼,吧台上调好的酒,顺手就端过来一杯:“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都给我调一杯。”

    “好嘞,稍等。”眼看来了大生意,酒保的精神气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白修斯瞥了一眼不远处舞池中疯狂扭动身体的男女,在暗沉的灯光下,视线有些模糊,只能看到一个大体的轮廓,看不清楚面容。

    苦笑了一下,其实在他的眼里,那些面容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的区别。

    “白修斯先生,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一个身材火辣,化着妖娆浓妆的女子款款走到白修斯的身边;“一个人吗?”美女挑了一下眉,嬉笑着问到。

    “怎么,我白修斯还不能一个人过来吗?”

    “那自然是可以的,只是不知道白先生能不能请我喝杯酒!”

    “当然!”

    在接下来两个小时内,这白修斯都在跟这个女人在喝酒,俩人此时十分的暧昧,甚至俩人勾肩搭背的,这会白修斯那会管那么多,当然白修斯根本就没看到有人在偷排他跟那个女人,这会白修斯正准备走人的是,这个女人拉着白修斯说道:“捎我一程如何?”

    “好!”

    白修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而这白修斯没等带着这个女人出去,几个男人就围上来了,此时对着白修斯不悦的说道:“怎么,白家大少爷这是准备带着我们大哥的女人走吗?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我管你们是谁的地盘,这人我就是要带走!”今天的白修斯没有带走肖菲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了,现在就连这样在酒吧遇到的女人都不能带走吗?

    那群人也没有跟白修斯废话,直接就打起来了!

    第二天娱乐版的新闻头条,当然还是白修斯的,白宏志气的险些就心脏病了,那标题倒是并未说到白宏志,不过只要是有自己儿子的新闻就不是什么好新闻,这白宏志倒是总结出了这样一个定律来。

    ‘当红影星,不爱陈冰,不爱肖菲,钟爱酒吧女郎,惨遭修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都是是被你给惯坏了!”白宏志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这会刘芳玉自然是也看到了这个新闻,不过她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叹气一声拉着准备上楼训斥儿子的白宏志说道:“白宏志,现在还不能证明这些记者说的就是真的,你就这样去找算儿子吗?”

    “还用问吗?这不就是酒吧吗?你看看你自己的儿子搂着这个女人,这还不叫有事吗?”白宏志一阵的气愤,只是这俩人没想到白修斯会在这个时辰下楼,刘芳玉看着有些木讷的儿子,一阵的担心,瞬间上前询问道:“儿子,你怎么了?”

    “我没事,这个新闻是假的,我同意跟陈冰结婚,今天我就去找陈伯父的!”

    “你说什么?”白宏志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昨天白修斯还死命的不会跟陈冰结婚,怎么着一晚上的时间就改变主意了,白宏志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那种会轻易改变自己想法的人,现在既然改变了,那就是有什么事情刺激了自己的儿子!

    “是不是慕郑浩找你了?”

    “爸,我现在不想说,准备一下,你跟我一起去见陈伯父吧?”白修斯说完就自顾自的去楼下吃饭了,这会白宏志看看刘芳玉,而刘芳玉也看看自己的丈夫,俩人虽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要是儿子真的能忘记肖菲那个离过婚,还做出过如此事情的女人,这倒不是一件坏事!

    江北城这会在家也不舒坦,整日听着杨小娟在自己的耳边叨叨肖菲的事情,今天这杨小娟再一次讽刺的说道:“江北城,我倒是没想到你这个前妻这么厉害啊,这种事情都能做出来,不过人家现在也算是攀上高人了,你这个前夫会不会也能得到一些小恩小惠什么的,我倒是不介意!”

    “够了,杨小娟,一天不说肖菲的事情你能死是不是?每天跟个祥林嫂一样叨叨来叨叨去的,你不嫌烦,我都烦了!”江北城说着一阵气愤,瞬间将手里的碗筷放在桌子上,而杨小娟也不甘示弱的说道:“怎么,我这才没说两句,你就开始心疼了,现在人家可是用不着你心疼!”

    “胡闹!”江北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索性也就不再搭理杨小娟,拿起自己的东西就直接出去了,杨小娟在背后还说了些什么,这江北城倒是没听到,只是江北城没想到自己刚下楼就看到桑枝了!

    江北城不知道桑枝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做什么,原本是想躲着走的,只是被桑枝给拦住了,桑枝一脸唾弃的看着江北城说道:“怎么你现在躲着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肖菲今天这样跟你脱不了关系?”

    “你胡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