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叶子兰这刚一说完,就被雷霆轩给推到了,这可是将沐暖暖给吓的不轻,雷霆轩看着叶子兰说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你干什么?你这是故意伤害,小心我去告你的!”听到这话沐暖暖可是真的有些担心了,这叶阿姨是什么样的人,沐暖暖是最为清楚的,这样的事情她可是真的做得出来的!

    在后来半年的时间沐暖暖跟张静宇生活的很好,可是那天张静宇却违背了誓言,让沐暖暖受到了伤害,其实在俩人结婚后没多久,这俩人就彼此敞开心扉,只是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沐暖暖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就要离婚了,以前发生的事情都变得很模糊,甚至沐暖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一时冲动就跟张静宇结婚了!

    林馨儿担心的看着她,沐暖暖像是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听见断断续续虚弱的声音像是从她的身体里涣散出来,“馨儿,我的面粉呢,怎么找不到了……还有盐,你快帮我找找……牛奶,我还忘了什么……”

    林馨儿看着用忙碌掩饰伤心的沐暖暖,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暖暖,好了!想哭你就大声哭出来,不要忍着,我求求你了。”

    “我为什么要哭?我现在高兴得很,我真的很高兴。你看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笑的前仰后合,几乎眼泪都涌了出来。

    林馨儿看的心疼,努力抱着她,“暖暖,你别这样,我在你身边,想哭就哭吧。”

    沐暖暖用力挣扎,可林馨儿就是不肯放过她。然,没多久,林馨儿就发现了不对,她哭得声音怎么怪怪的,有点像笑。

    她用力推开沐暖暖,果然就看见她笑的都哭出来了。这什么表情?约莫就是开怀大笑,然后眼泪都出来了,“好你个沐暖暖,居然敢骗我?看我不修理你。”

    林馨儿追着沐暖暖跑,拿着面粉往她脸上洒。沐暖暖不甘示弱,拿着饺子馅丢她。两人围着桌子你追我跑,好不快乐。直到,累得气喘吁吁,这才瘫坐在沙发上。

    林馨儿看她一眼:“你这么玩张静宇,真就不怕他到时候生气不要你?”

    “那正好,我可以找第二春。”沐暖暖擦擦脸上的面粉,完全不担心的开口。

    林馨儿冷哼一声:“说的比唱的好听,到时候你可别又躲在被窝里哭。”

    沐暖暖看她一眼,坐起身来认真道,“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可以原谅他吗?我决定了,只要他能够通过我给他设下的关卡,我就原谅他。而且……”顿了顿,她说,“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耍小性子了,好好的做个贤妻良母,准备生个小宝宝。”

    “真的?”林馨儿大喜,激动地跑到沐暖暖身边,摸着她的肚子说,“那我可就是干妈了,到时候一定要抱着小家伙去外面炫耀,我也是有干儿子的人。”她说的兴奋,活像她才是孩子的妈。不过,她很快脸色一转,“你对张静宇下手要客气点,他可是我干儿子的老爸,我可不想我干儿子做个没爹的孩子。”

    “去你的!”沐暖暖排开她的手,“谁叫他惹我生气的,他自找的!”她盯着桌上那些馊掉的饺子馅,看来今天是没有人好好享用了。

    就在她惋惜的时候,王祥瑞从外面回来,“好香的味道,今天晚上什么饭?”林馨儿和沐暖暖对看一眼,同时奸笑出声。

    王祥瑞捂着肚子在洗手间大吐特吐,他发誓,再也不要吃这两女人做的东西了,“呕!”他到底是哪里惹到了这两个小魔女,让他们这样整他。呜呜呜,谁来救救他。

    张静宇回到了别墅,虽然他答应离婚其实是另有目的。但是一想到沐暖暖那副决绝的样子,还是很伤心。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满目伤感。就在这个时候,张祥紫敲门进来。他坐起身来,看她一眼,“什么事?”

    张祥紫把他打量一遍:“还在为大嫂的事情伤心?”

    张静宇不说话,无奈的叹了口气。就听见张祥紫继续道,“别这么唉声叹气的,都不像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哥了。别担心,我过来就是专门帮你的。”

    他挑眉:“什么意思?”

    张祥紫赶紧溜到他身边,神秘兮兮的说,“大嫂约了我明天去游乐园,我已经答应了。这可是大哥表现的好时机,明天就看你的了。”

    张静宇看她一眼,总觉得有什么阴谋的味道。张祥紫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不相信,她赶紧说,“放心,我那么喜欢大嫂,帮你是应该的。时候不早了,我先睡了,晚安。”

    盯着张祥紫匆匆离开的背影,张静宇眼眸微暗。不管这几个女人在搞什么,他都决定去看看。

    第二天,他照着张祥紫告诉他的时间赶到了游乐园,可是东找西找,他几乎快要把里面走遍了,也没有看见沐暖暖的影子。他不禁怀疑,这两个小女人是不是在忽悠他。

    他在原地转了一圈,正准备往里面走得时候,突然就看见摩天轮那边有抹像极了沐暖暖的影子。他赶紧跑过去,可那抹影子已经消失了。

    “难道上去了?”他看了看不停旋转的摩天轮,决定在下面等他。然,他忘记了摩天轮的进口和出口是不一样的,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摩天轮已经停止了,上面的人陆陆续续走了下来。他慌乱的往出口走,果然又看见那抹身影。

    “暖暖,暖暖……沐暖暖……”他跑了过去,可一眨眼的时间,沐暖暖又消失了,“该死的,到底去哪里了?”

    他到电话给张祥紫,可电话却没有人接听。他继续在游乐园里找人,不停地寻找那抹身影。一不注意,撞到了戴着恐怖面具的工作人员,“对不起,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白白净净,长得很漂亮的女人经过这边?”

    带着恐怖面具的工作人员奇怪的看他一眼:“这里每天来来去去的漂亮女人多了,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哪个?”

    张静宇挫败的垮下肩,就在他失落的准备转身的时候,又看见了沐暖暖的身影,他赶紧追了过去,可她竟然一拐弯进了明为“无限恐怖”的石洞。

    他想也没想就买票进去了,里面的东西都假的很,除了音乐恐怖点,基本没什么感觉。说起来,他倒不是不是真怕。不过……

    张静宇眼眸微转,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狡诈的笑意。他不顾其他的人异样的眼光,顿时吓得尖叫出声,瑟瑟发抖,“啊!”

    跟他一起进来的人,看见一个大男人吓成这个样子,纷纷投去鄙视的目光。张静宇一路走一路尖叫,就连小孩都对着他直摇头,嘲笑他是胆小叔叔。

    沐暖暖就在他不远处,看见他吓成那个样子,跟张祥紫相视一笑。张静宇吓得尖叫不止,看着那些被下油锅,剁头剁手脚的假道具,声音越来越大。

    就在他刚躲过左边那个鬼影的时候,右边又冒出来一个正好出现在他眼前,“啊!”他尖叫一声,抓住那人的头套就往外面跑。

    沐暖暖被抓去了头套直翻白眼:“吓死你好了,这么胆小,笨蛋!”她抹抹被抓疼的头发,小声嘀咕。殊不知,张静宇根本就没有跑出去,躲在暗处,果然就看见沐暖暖露出了真面目。

    他无奈的摇头:“很好玩吗?”他看了看手里的面具,宠溺的笑笑。

    然,就是这瞬间,沐暖暖又不见了踪影。他赶紧跑出去,可又找不到沐暖暖了。他坐在旁边的座椅上,一脸失落。

    一个带着巫婆面具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篮子水果,往他面前送了送。张静宇抬眸看她一眼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了她手里。

    巫婆戴着面具,看不见表情。可是却把一个最大的苹果交给了他。张静宇接过苹果,落寞的谈了口气,“这该不会是毒死王子的毒苹果吧?万一我吃下去以后变成了睡王子,就更找不到我的公主了。”

    他把苹果还给巫婆,苦笑道,“我可以用这个苹果许愿吗?”巫婆眨眨眼:“哪有跟巫婆许愿的?”

    “为什么不能,巫婆不是什么都知道吗?”巫婆偏头想了想,然后很认真的说,“向巫婆许愿可是需要拿誓言交换的。”

    张静宇落寞的笑笑:“我希望可以找到我的妻子,希望她可以原谅我。我很爱她,一点都不想离婚。”

    “那你的誓言是什么?”

    “誓言吗?”张静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幸福的说,“爱她一辈子,不再让她伤心。”巫婆沉默了一会儿,因为带着面具,看不见她的表情。须臾,她说,“如果我让你实现愿望,我能得到什么?”

    张静宇站起身来,摇头笑笑,“你真的很敬业,也很投入。这样吧,如果你真的能让我找到我的妻子,让她原谅我,我就带你去整形。把你的长鼻子整回去,把你的脸变成世界第一漂亮。”他说着自己都笑了,挥挥手道,“好了,谢谢你的演出,我该走了。”

    看着张静宇准备离开的背影,巫婆突然道,“外表丑陋的巫婆是被下了诅咒的公主,一直在等王子解救。”她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一脸奇怪的张静宇。

    张静宇摇摇头,也离开了,嘴里小声咕哝着,“真是个敬业的老婆婆。”他一边走一边想刚刚巫婆那句奇怪的话。

    沐暖暖躲在暗处,看着张静宇离开的背影,不禁扁扁嘴,“这个笨蛋,到底明不明白我在暗示什么啊?”她生气的扯下头上的巫婆面具。

    张静宇走着走着,突然反应过来,“被下了诅咒的公主……等到王子解救……”

    他蓦地就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叫沐暖暖的名字。可是当他赶到刚刚说话的地方时,沐暖暖已经离开了。他四处找人,可怎么也找不到。

    “暖暖,暖暖……沐暖暖,你出来,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他焦灼的大喊,可是没有半点回应。他仓促的在四周找人,人是没有找到,却被一个小丑给拽住了。

    “先生,你来的真是太巧了。我们正在做一个游戏,很希望你能参加。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