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好意思,我正在找人,没时间。”张静宇说着就要走,小丑赶紧拦住他,“如果你肯跟我做这个游戏,我可以借我们这里的广播给你,保证你可以找到你想见的人。”

    张静宇怀疑的看他一眼,小丑殷勤劝说,“时间很短的,玩一玩吧。”

    “什么游戏?”张静宇看他一眼,突然想到之前跟沐暖暖玩游戏的情景。他的心一柔,竟然难得的答应了。

    “游戏规则很简单,我们这边有三个大大的,装饰漂亮的盒子。三个礼盒分别代表三种不同性格的女人,待会儿我会提出问题,你要从这三个礼盒中选一个。只有你选对了我们事先定好的答案,才会得到我们准备的终极大礼包。”

    小丑笑笑:“现在,我要出题了,你准备好了吗?”张静宇点头,就听见小丑问,“如果说,你面前代表三种不同性格的女人遇到了麻烦,你只能帮助一个,会选择帮谁?第一个礼盒代表温柔痴情的女人;第二个礼盒代表时尚刁蛮的女人;第三个礼盒……则是一个普普通通过日子的女人。现在可以选择了,不过我提醒你,只有一个礼盒里面有神秘大奖,你可要想清楚。”

    张静宇眯紧了眼睛,蓦地想到沐暖暖也问过他类似的问题。他的眼眸一亮,走到第一个礼盒面前沉思片刻,“温柔痴情,说的是落落;时尚刁蛮,说的是夏子怡;普普通通过日子的女人……”他笑笑,然后目光坚定的看向小丑,“我选第三个!”

    小丑挑眉:“如果你选好了,就自己打开它。”张静宇满心期许的打开盒子,期待里面的终极大奖就是沐暖暖。然,他终究是失望了。之间里面猛然探出一个打拳击的手,他本能的后退两步。

    待他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不禁一阵失落。他自嘲的笑笑,“我到底在想什么。”小丑看出了他的落寞,从拳击手里取出一张门票,“先生,恭喜你获得了我们的神秘大奖,现在你可以拿着这张门票去领取了。”

    张静宇接过门票,是摩天轮那边的。反正他回去的时候要经过那里,说了声谢谢,他就离开了。然而,不是往出口走,而是往摩天轮那边走去。在他心里,还残留着小小的期望。

    看着张静宇离开以后,张祥紫才赶紧脱下小丑面具和变声器,“呼,闷死我了。”

    张静宇站在摩天轮脚下,不断地四处张望,可就是没有看见沐暖暖。果然,是他想太多了吗?他挪动着步子,在夕阳的余晖中,迈着沉重的脚步就要离开。

    “先生,你是来领奖品的吗?”又一个小丑出现在他面前。张静宇拿出自己的门票给小丑看了看,小丑点头,“你的奖品就在那边,过去吧。”

    张静宇抬眸,顺着小丑所指的方向看去,可并没有看见他想看的人。他摇头,“算了,奖品我不要了。”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暖暖……”

    他激动地跑过去,把她紧紧抱在怀中。看着她微笑的样子,他激动地问,“你终于肯于肯原谅我了吗?”

    “才没有。”沐暖暖傲娇的开口,不过还是用力扑进了他的怀中。张静宇紧紧抱着她,一脸幸福。

    夏子怡因为工作需要,不停地在摄像机前摆pose。没一会儿,浑身是汗,她大小姐终于扛不住了,尖声尖气的嚷嚷道,“到底什么时候才拍完,都快要热死了。”

    她瞪了一边旁边的助理,助理吓得赶紧给她端茶递水拿毛巾。可夏子怡依旧不满意的嚷嚷,“什么地方不好选,非要在大太阳底下,知不知道我还要花多少钱去做保养,这点酬劳连保养费都不够。”

    助理和摄影师互看一眼,心里同样也不痛快。可都知道夏子怡刁蛮任性,家里又有黑道背影,倒也没有多少人自找麻烦。

    不过,在他们没有看见的地方,夏子怡的丑态都被记者拍下来了。在她发现之前,有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夏子怡气的浑身冒火,就在她不停地对着身边的人咆哮的时候,突然看见张祥紫和林馨儿从婚纱店出来。他眼睛微眯,“他们去婚纱店做什么?”

    她想也没想就跑了过去,身后助理不停地喊她,可她一个白眼丢过去,吓得助理不敢再开口了。只能跟摄影师相顾无言,心里同样伺候着她祖宗十八代。

    夏子怡一直跟林馨儿不对盘,自然也不会跟她打招呼。可张祥紫就不同了,不管张静宇喜不喜欢她这个妹妹,他都跟她住在一起。所以搞好关系还是有点必要的。

    她跑过去,热情的跟张祥紫打招呼,“祥紫,这么巧,你来这里做什么?”

    林馨儿看见夏子怡一样没什么好脸色,冷哼一声,“你是白痴吗?来这里当然是办事了。”

    “我没有跟你说话,闭嘴!”夏子怡瞪她一眼,看向张祥紫的时候格外亲切,“来这里办什么事,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不用,你只会越忙越忙,我看你还是滚得远远的比较好。”林馨儿继续冷嘲热讽,气的夏子怡咬牙切齿,“你这个臭女人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闭嘴!”

    “你不觉得现在该闭嘴的人是你吗?看看旁边的人,别忘了,虽然你已经过气了,怎么也是个过气三流女演员,应该不想晚节不保吧?”林馨儿娇笑,说的尖酸刻薄。

    “你说谁晚节不保?你才是过去三流女演员!”夏子怡快要气炸了,张祥紫生怕她会在大街上跟林馨儿大家,赶紧开口,“谢谢你的好意,我们已经办完了。你还有工作要忙吧,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张祥紫说着,拉着林馨儿就走。林馨儿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恶狠狠地咒骂,“拽什么拽,等我嫁给了宇,有你们好受的!”

    她说完,往婚纱店里面看了一眼。正准备转身,却又突然惊觉不对,“他们来婚纱店做什么?”她跟着走进了婚纱店。

    店员赶紧出来招呼,就听见夏子怡大呼小叫,“刚刚那两个女人进来做什么?”

    “家里有人结婚,林小姐和张小姐是专门来替他们家人看婚纱的。”店员礼貌道。

    “谁要结婚?”林馨儿不客气的追问。

    “是沐暖暖小姐,之前她跟张总裁也来过,看起来好般配的样子。”店员羡慕的开口,这可气坏了夏子怡,“沐暖暖和我的宇?啊!!!说让他们结婚的,我不准!我不准他们结婚!”

    夏子怡疯了似的跑出了婚纱店,怒气冲冲的低吼,“宇为什么要跟那个女人再举行婚礼,他真就那么爱她?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同意他们这么伤害我。”

    夏子怡用力踹开了家门,扭曲着一张脸愤怒的往沙发上一坐。夏子颜正在看沐暖暖和兰特先生的采访,夏子怡一看见沐暖暖的生气,生气、抢过杂志,撕了粉碎,直接扔到了墙上。

    夏子颜蹙紧了眉头:“你这是做什么?”

    “这个沐暖暖真是太不要脸了,不但勾引兰特先生,还要跟我的宇再举行婚礼。他们凭什么让我这么痛苦,我不接受!”

    在一边工作的两个女佣稍稍有了喘息的机会,拿着沐暖暖和兰特先生的报道看。不禁赞美道,“沐暖暖长得好漂亮,简直就是美的像仙女一样,难怪兰特先生会喜欢她。”

    “对啊对啊,不过可惜她结婚了。但是张静宇也很帅,简直是郎才女貌。”

    两个女佣的说话声音已经很小了,可夏子怡还是听见了。她气得走过去,啪啪两巴掌扇在了女佣脸上,“想要我撕烂你们的嘴吗,这个贱女人那里有我好了?给我滚出去,统统给我滚出去!”

    看着夏子怡疯狂的模样,夏子颜不禁摇头道,“你冷静点,你跟她们发脾气有什么用?”

    “我不管,你这次一定要帮我。”夏子怡抓狂的大吼。夏子颜无奈的看着她:“你希望我怎么帮你?”

    “我要你给沐暖暖那个贱女人点厉害看看,去警告她,让她离我的宇远一点,不不不,最好让她滚出这里。”她咬牙切齿的开口,“哥,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如果你帮我,我就自己找人收拾她。”

    “疯了,你简直是疯了。”夏子颜不悦的斥责,“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我不管,她不但抢走了我的宇,还勾引我的偶像兰特先生,我不服气,我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贱女人。”夏子怡说的阴狠,还来夏子颜一阵怒斥,“我绝对不准你这么做,如果你敢私自行动,就别怪我到时候不管你。”

    他的计划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要是出一点差错他就前功尽弃了,他绝对不准夏子怡在这个时候给他搞破坏。

    夏子怡快要气死了,她在外面受气,回来还要被夏子颜教训,她气得大吼大叫,“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你要是敢阻止我,就别怪我对沐暖暖毫不留情!”

    她怒气冲冲的说完,就回了房间,留下一脸无奈的夏子颜,“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他狠狠的一拳打在茶几上。

    张祥紫早早离开了游乐园,跟林馨儿去了婚纱店,张静宇则是跟沐暖暖玩到累得不行才往回走。路灯正好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把两个人的身影拉的长长的。

    张静宇突然停下脚步:“我们来做个游戏。”沐暖暖好奇的看着他:“什么游戏?”只见他神秘的笑笑,“你像我这样,把双手伸开,然后缓缓闭上眼睛。要闭好,不准偷看哦。”

    张静宇把她挪到了路灯下,沐暖暖嘟着嘴,“你到底在做什么?”

    “待会儿就告诉,不要睁开眼睛。”他站在沐暖暖身后,同样张开双臂。沐暖暖感觉怪怪的,于是问,“好了没有?”

    “好了,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沐暖暖缓缓睁开眼睛,地上两人重合的影子落在她眼里。张静宇的影子大大的,她的影子小小的。小小的影子完全被大大的影子遮住。紧接着,她就听见张静宇低沉的声音传来,“我不但要把你放在我的心里,更要把你融在我的身体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一辈子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