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沐暖暖愣愣的看着地上的影子,突然红了眼眶。张静宇紧紧抱着她,故意说着让她眼泪越流越多的话,“暖暖,你说过,如果我真的爱你,就该成全你的幸福。我已经试过来,可是很抱歉,我做不到,更放不开手。原谅我好吗?”沐暖暖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不停地点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一辈子不分开。”

    第二天一早,沐暖暖给张静宇留了纸条,说她上班去了,早餐在桌上。张静宇笑笑,感觉被幸福包裹着。

    公司里,沐暖暖正在对兰特先生的第二期访谈做最后的修改。林馨儿坐在她身边,压低声音说,“我昨天跟祥紫去给你看婚纱的时候,正碰上夏子怡。她知道你跟张静宇重新举行婚礼之后,那样子……啧啧,跟疯了似的。”

    沐暖暖看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低头修改采访稿。

    “我在认真跟你谈这个问题,你别不当回事。我跟你说,夏子怡他们家可是有黑道背、景的,我突然有点担心你。”

    “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夏子怡虽然喜欢大呼小叫的,但应该没有那么狠。”沐暖暖笑道。

    “你这个丫头怎么记吃不记打,你忘了,她之前就找人想要杀掉你跟张静宇。我觉得这女人心狠手辣的狠,你还是小心点为好。”顿了顿,林馨儿一脸纠结,“如果夏子颜现在还喜欢你,说不定会帮你。但是话又说话来,他如果真那么喜欢你,会不会借机想尽办法拆散你跟张静宇?到时候,他有了你,夏子怡有了张静宇,这不是皆大欢喜……唔!干嘛打我,很痛的。”林馨儿捂着头抱怨。

    “能不能别发神经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帮我改稿子。”沐暖暖没好气的看她一眼。

    “我这还不是为你好,好心没好报。”林馨儿吐吐舌头,转回了自己的座位。

    夏氏新城的分公司里,夏子颜笑的一脸阴险,“这真是太好了,钱已经转到我们的账上了,而且我们手里又有货。这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里,真是完美无缺……这段日子辛苦你了,之后我会给你一份大大的奖赏,等着拿到手软吧。”

    切断跟成万福的电话,夏子颜看着眼前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凶残道,“事情已经照我们的计划顺利进行了,那些没用的人你应该知道怎么收拾吧。”

    “夏先生放心,我会处理好的。”黑色西装,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说。

    “那就好,没事你可以走了。”夏子颜眯紧了眸子,满是奸计得逞的笑容。沐暖暖准备下班的时候,突然受到了一封快递。她好奇地打开,里面竟然只有一张简单的纸条,上面的内容让她脸色大变。

    林馨儿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跟沐暖暖一起下班。看她脸色惨白的模样,不禁关心道,“怎么了,这是什么?”沐暖暖赶紧收起来,强作镇定的开口,“没什么,快件而已,你不是跟王祥瑞约了一起吃饭?快走吧。”

    林馨儿狐疑的看她一眼,正准备再问,王祥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知道了,马上下楼……好好好,忘不了了,先这样,我挂了……”她不好意思的看看沐暖暖:“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去吧。”目送林馨儿离开,沐暖暖慌乱的看看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她拎着包包赶紧离开了杂志社,一路上不断担心有人尾随。

    在跟沐暖暖冰释前嫌之后,张静宇决定找落曦之出来把话说清楚。虽然觉得很对不起她,但如果一直这么不清不楚的,更是对她的伤害。重要的是,他不想让暖暖再因此受伤了。

    坐在落曦之对面,张静宇想着该怎么开口比较合适。落曦之还是那副温柔的模样,她笑笑,“找我什么事情?你看起来很焦虑。”

    张静宇搅动咖啡杯的手一顿,沉默片刻说,“我想跟你谈谈我们的事。”

    落曦之没有丝毫意外,她浅笑着喝了口咖啡,柔情似水的说,“我早就想到你应该会找我了,只不过,没有想到你居然拖了这么久。”

    “落落……”

    “先听我把话说完。”落曦之打断张静宇的话,继续道,“我原本就没有打算破坏你跟沐暖暖的关系,放不下的人是我,没有必要让你陪着一起难过。如果不是夏子怡把事情爆出来,我想就这样一辈子也挺好的。”

    顿了顿,她苦笑,“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不过事情爆了出来,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承认,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放弃你。如果你跟沐暖暖是幸福的,我会一直默默守护着你,诚心祝福你们。但如果哪一天,你跟沐暖暖走到了尽头,我会毫不留情的占有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她自嘲的笑笑,“这是我的真实想法,是不是觉得很可怕?”

    “没有,相反,我应该感谢你这么爱我。”

    “可你爱的人却不是我。”落曦之满心酸涩,看着杯子里被她搅动出的波纹,心跟着泛起苦涩的波澜。她抿唇,“你放心,我知道你有妻子,也知道你很爱沐暖暖。所以,我不会缠着你的,更不会破坏你的婚姻,这是我最起码的尊严。”

    张静宇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认识的落曦之一直都是这样体贴温柔,这也是他一直对她感到内疚的地方。

    “如果你觉得我们以后再也不见面会比较好,我也会成全你。爱你个人,不就是希望他得到幸福吗?”

    张静宇抿唇看她,这就是他今天想说却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他伸手,握了握她的手,诚心道,“相信我,你值的更好的男人。”

    落曦之笑的越发酸涩了:“如果我说除了你,我再也不会爱上别了,你会不会心软回到我身边?”她渴求的看着他,可张静宇还是坚定的摇摇头,“除了暖暖,任何女人都再也进不了我的心了。落落,对不起。”

    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可她还是感觉心如刀割。勉强撑起一抹笑容,“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反倒是我带给你很多麻烦,抱歉。”

    张静宇抿唇不语,看着落曦之受伤的表情,他却无能为力。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祝福她,希望她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落曦之起身,最后不舍的看张静宇一眼,红着眼眶说,“继宇,能不能最后再抱我一次?”

    张静宇站起身来,温柔的把她环在怀中,紧紧的抱着。泪水终于滚落下来,落曦之哽咽着声音问,“我能知道,我输在哪里了吗?”

    张静宇松开她,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你从来都没有输,你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这些都是暖暖比不上的。只能说,我们有缘无分,你很好,可我却只对暖暖有感觉。”

    落曦之别过头,擦干眼泪,强撑着笑脸深呼了口气说,“这算是我被你发了好人卡吗?上次是我提出的分手,这一次是你抛弃了我,我们扯平了。”

    张静宇笑笑,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段感情的,保重。”

    落曦之点头,最后挺直了腰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即便在背对着张静宇的时候泪流满面,可她还是倔强的不肯让他看见。

    再见了,张静宇;再见了,我深爱的男人。张静宇久久的盯着落曦之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落寞:落落,一定要幸福啊。

    跟落曦之说清楚以后,张静宇约了王祥瑞喝酒。王祥瑞拍拍他的肩,“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放弃这么一个善解人意又深爱你的女人,应该很痛苦吧?”

    张静宇瞪他一眼:“别去跟暖暖乱说。”喝了口酒,他耸耸肩,“谈不上痛苦,只能说有些失落。毕竟在乎过,可从此以后两不相见,想想倒是挺悲哀的。”

    “可以理解,来,干了这杯。”王祥瑞一口喝了下去,不无感慨的说,“还是古时候好,男人可以作用三妻四妾,也就没有这么多不舍。哪像现在,连看个美女都要回家跪搓衣板,难啊,做男人真难!”

    张静宇好笑的看他:“反正你还没有结婚,有的是后悔的机会。怎么,要不要我帮你去跟林馨儿摊牌?”

    “去你的,想害死哥们啊。”苏兆亭好气又好笑的说,“不过,说又说回来,只有一个老婆,倒也不用烦恼打架的事情。三个女人一台戏,看看你身边的那三个都不好惹的女人……啧!果然老祖宗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张静宇瞪他,好朋友都这样做的吗?在兄弟背后插两刀!

    “哎,对了,你跟沐暖暖离婚的事情怎么样了,还真打算离啊?我可跟你说,你这比买卖可真不划算。丢了西瓜,又被芝麻抛弃了,不要告诉我,你打算就将夏子怡那个玉米棒子。兄弟,有勇气!”

    “滚粗!我跟暖暖已经和好了,现在恩爱着呢。”

    “不会吧,沐暖暖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了?完全不符合人物性格啊。”

    “……”张静宇嘴角抽搐,突然有种杀人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