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就在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座位上的沐暖暖和雷霆轩。

    “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雷霆轩和沐暖暖是在酒吧门口撞见的,两人挑了张比较隐蔽的座位坐下。沐暖暖点了水果酒,小抿一口,“还好,你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雷霆轩笑笑,“你经常来这边?”

    “偶尔,今天约了人。不过,现在还没有看见他。”沐暖暖看看四周,没有看见张静宇的影子,心想他应该还没有来。

    雷霆轩点头表示了然,看着沐暖暖粉嫩细腻的小脸道,“看得出来,你在这里生活很适应。”微微一顿,他继续道,“原本以为会看见一个憔悴的你,看来是我想多了,这次我又没有趁虚而入的机会了是不是?”

    沐暖暖微愣,旋即意会过来。她尴尬的哈哈大笑,“你越来越幽默了。”

    “如果我是认真的,你会不会考虑考虑?”雷霆轩一双认真的眸子盯着沐暖暖。沐暖暖淡笑,伸出十根手指,只见上面戴着三颗硕大的钻戒。她状似玩笑,又状似认真的说,“一枚钻戒代表一世,张静宇狠心的给我买了三枚。三生三世,最起码我的契约也要三百年以后才会结束,要等我吗?”

    雷霆轩看着她手上的钻戒,突然无奈的笑笑,“这么说,我这三世都注定要失恋了?”沐暖暖笑的调皮:“如果人真的有第四世,请记得提早预约,我很受欢迎的。”

    “好吧,我想我懂了,看来只能祝你幸福了。”雷霆轩耸耸肩,说的落寞。

    “我也祝福你可以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沐暖暖难得认真的开口,盯着雷霆轩温柔精致的俊颜,再一次感叹眼前这个男人美的不像话。

    这么漂亮的男人被她抛弃,她真是罪孽深重,阿弥陀佛。就在她深深忏悔的时候,就看见张静宇跟王祥瑞的身影。于是,她起身道,“我朋友来了,我先走了,再见。”

    雷霆轩点头,看着她翩然的投入张静宇的怀抱。眼神微眯,他死死的握紧了拳头。

    张叔接到张静宇的电话,说是晚上不回家。他一边关窗户一边小声抱怨,“姑爷来看小姐不回来住,少爷跟少夫人去过二人世界也不回来住。留我一个人好孤单哦,也不知道小朵有没有想我。糟糕!我不在小朵身边,她不会移情别恋吧?”

    张叔急匆匆的关好窗户,正准备去给小朵打电话。不知道怎么的,别墅的灯突然黑了,紧接着不知道从哪里冲进来两个人,趁着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张叔给绑住了。

    “唔唔唔!”张叔挣扎,因为被堵住了嘴,说不出话来,也不能大声呼救,只能任由两个莫名其妙的黑衣人把他带走。

    第二天一早,沐暖暖去上班了。张静宇刚回别墅,就看见张祥紫慌乱的从客厅里跑了出来。他挑眉,“发生什么事情了?”

    “家、家里有小偷……张叔也不见了……”张祥紫惊慌失措的开口,她早上送走了老公,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家里一片狼藉,下意识就想到了小偷。

    “先别慌,我进去看看。”张静宇疾走进了客厅,就看见里面乱七八糟的,像是台风经过的样子。他先是四处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丢东西,不禁蹙了眉头。

    “张叔……张叔……”他楼上楼下找张叔的影子,可就是没有看见人。就在他准备出门找人的时候,衣柜里传来细微的呜呜声。他快步走了过去,就看见张叔被五花大绑关在里面。

    他跟张祥紫把张叔拖了出来,赶紧给他松绑,又去了嘴上的胶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叔惊魂未定坐在那里,慌乱的说,“有两个歹徒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冲过来就绑我,他们还抱我,好恶心啊。少爷的清白差点就被玷污了,呜呜呜,少爷,你要对我负责啊。”

    张叔抱着张静宇失声大哭,听得他满脸黑线。只好安慰道,“你没有受伤吧?”

    张叔吸吸鼻子:“没有,他们抱着我把我丢进了衣柜,我还以为他们要非礼我……”顿了顿,张叔委屈的说,“少爷,咱们报警吧。我不能就这样让他们玷污我的清白,呜呜呜,我晚节不保,万一小朵不要我怎么办?呜呜呜……”

    “……”张静宇嘴角抽搐,“你再把事情相信说一遍,他们有没有拿家里的东西,有没有说要找什么,目的是什么?”

    “都没有,就是把家里翻得很乱,噼里啪啦的。”张叔吸吸鼻子,紧紧抱着张静宇。张静宇眯紧了眼眸,突然瞥见化妆台上一张纸条。他赶紧拿过来看:这只是警告,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张祥紫拿过纸条看了看,担心的说,“哥,要不要报警?”

    “不用了,这些人一看就是道上的,报警也没用。”他拿着那张纸条,眯紧了眸子。很明显,这应该不是这些人第一次警告了,可他们警告的是谁?

    “那他们下次再来怎么办?虽然我是个大男人,可人家也会羞涩的。”张叔可怜兮兮的说,换来张静宇一个白眼。夏家的别墅里,两个黑衣人站在夏子怡面前,恭敬道,“小姐,任务完成了。”

    “很好,我倒要看看沐暖暖这个贱人还敢不敢纠缠我的宇了。好了,你们先走吧,有什么事情我会打电话的。”夏子怡笑的阴狠,冷厉道,“沐暖暖,这都要怪你非逼我这么做不可!”

    沐暖暖上班的时候,接到张静宇的电话,说是家里有点事,让她去王祥瑞的牧场住一段时间。沐暖暖好奇道,“什么事情这么严肃,张叔和祥紫呢?”

    “我最近有点麻烦要处理,先把张叔和祥紫送回去了。等我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好,就去接你。”张静宇不放心的交代说,“这段时间你去哪里都要跟林馨儿作伴,陌生电话和陌生人都不要搭理,有时间我会过去看你。”

    沐暖暖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老实告诉我。”

    “生意上的事情,家常便饭了,我就是不放心你。”张静宇说。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你也要保重。”沐暖暖知道从张静宇嘴里套不出什么话,就匆匆切断了电话,下一秒就打给了张祥紫。

    张静宇还没有来得及警告张祥紫:不要跟沐暖暖说。沐暖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张祥紫担心沐暖暖因为不知道而放松警惕,就毫无保留的说了。沐暖暖听完,脸色惨白。

    毫无疑问,那些人是着她来的。握了握拳头,她咬牙切齿道,“既然冲着我来的,那就来吧,我不会怕你们的!”

    过了两天风平浪静的日子,张静宇约沐暖暖去吃午饭。等了好久也不见她来,正准备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沐暖暖款款而来。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张静宇给她拉开座椅说。

    “怎么会,我们约好了要吃午饭。点菜了吗?我好饿。”沐暖暖招呼服务生过来,开始点菜,“我今天要吃海鲜大餐,好久没有吃到了。”

    张静宇宠溺地看着她,点完餐,两人聊天的时候,张静宇突然开口,“家里遭到了歹徒如今,祥紫跟你说了吧?”沐暖暖点头,没有多聊。这些人是冲着她来的,她自己会处理好。

    张静宇盯着她强作淡定的小脸问:“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事情?”沐暖暖微愣:“什么?我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

    “在别墅遭到歹徒入侵前,你收到过一封快件。”张静宇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挑明了说。既然张静宇这么说,就肯定是有了把握。沐暖暖知道隐瞒也没有用,干脆耸耸肩承认了,“我以为不过是恶作剧,就没有多想。”

    张静宇盯着她心虚的眼睛笑的无奈:“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也就不会之后这么多事情了。”

    “这么说,你是在怪我喽?”沐暖暖扁扁嘴,不高兴的问。

    “我是在关心你。”张静宇的话才说完,服务生就把海鲜上来了。之后的交谈还算顺利,沐暖暖基本上算是个吃货,吃东西的时候,一般心情都很好。

    夏子颜今天来这边跟女人约会的,不经意间抬眸就看见张静宇和沐暖暖亲昵的样子。他冷笑,打了电话给夏子怡。

    夏子怡接到电话快要气疯了:“这个沐暖暖还真是不怕死,你以为我不敢来真的吗?”她眯紧了阴狠的眸子,很快打给了那两个属下,“今天就给我动手,我要让她知道我夏子怡可不是好惹的!”

    在夏子怡阴险的计谋时,张静宇正跟沐暖暖吃的津津有味,“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记得告诉我,我好找人保护你。”

    沐暖暖一边啃着螃蟹腿,一边含糊不清的说,“我怀疑这件事情是夏子怡做的,你到时候会不会心软?”

    “不会,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张静宇掷地有声的说。

    “如果是落曦之呢?”张静宇看她一眼,把去掉虾皮和虾线的大龙虾拿给她,淡漠道,“我上次跟落落见面,已经跟她把话说清楚了,我们已经再也不见面了。”

    沐暖暖微愣,旋即又开始大快朵颐。等她吃完龙虾和螃蟹腿,美滋滋的舔了舔手指手,“我相信你。”吃完饭,张静宇带着沐暖暖去做按摩,又带她去看了自己新公司的地址。天快黑的时候,两人才手牵手往家里走。

    一路上打打闹闹,突然,沐暖暖停下脚步,猛地回头。张静宇困惑的看她,“怎么了?”沐暖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她总觉得像是有人在跟踪他们。可她回头的时候又看不见人,“没事,可能是我多心了。”

    又走了一段距离,沐暖暖看见前面有卖驴打滚的,不禁馋嘴极了,非拧着让张静宇去买给她吃。因为前面排队的人很多,张静宇只好慢慢站在队伍里等。沐暖暖则站在一边看着他,心想:要是能一直这么下去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