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终于轮到了张静宇,他正专心的挑选,没有注意到突然发生的状况。沐暖暖看见自己终于可以吃到驴打滚了,正想往张静宇身边跑,被突然冲出来的黑衣人捂着嘴带走了。

    等张静宇买完驴打滚,却怎么也找不到沐暖暖了。他飞速往刚刚沐暖暖还在的地方找,可是出了一件她刚刚掉在地上的衣服,什么也找不到了。

    他不停的跟路过的人打听,都没有看见沐暖暖。他焦灼的找她,眼看着天越来越黑,他越来越担心,“暖暖,你千万不要出事。”

    沐暖暖被黑衣人带到了一条幽深狭长的小巷,整个人被摔在了地上。她恐惧的不断后退,“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

    她看看四周,这是一片要拆迁的危房,这条小路就隐藏在危房里。这边已经没有人居住了,即便她喊救命也没有人会来救她。她咬唇,只能期盼张静宇赶快找到她。

    但是,在张静宇来之前,她必须要拖延时间。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惹我,我老公很快就会来救我的。”沐暖暖一边后退,一边找着有没有防身的工具。“你放心,赶在张静宇来之前,我就会把你解决掉。”黑衣人恶狠狠的说。

    “你认识我老公?是夏子怡派你来的对不对?”

    “你不用知道那么多,反正待会儿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黑衣人步步紧逼沐暖暖,沐暖暖扶着墙壁,缓缓站起身来,“你既然认识张静宇,就应该知道,如果你敢伤害我,你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是吗?等我解决了你,我就溜之大吉,你觉得张静宇能抓到我吗?蠢女人!”黑衣人一个大步上前,死死揪住了沐暖暖的衣领,“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吗?就是你这种嘴硬不服输的女人,我今天就让你好好尝尝教训。”

    “啪啪!”黑衣人两个大嘴巴打在了沐暖暖脸上,对着她的小腹一脚踹了过去。

    沐暖暖应声而倒,捂着疼痛不止的小腹,死死地盯着黑衣人。黑衣人一步步走进她,“还不服气是吗?”他揪起沐暖暖的头就往墙上碰,沐暖暖只觉得头晕目眩,一股想吐的感觉瞬间袭来……

    张静宇不停地找沐暖暖,可是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人,“暖暖,暖暖……你在哪里?暖暖,出来啊……暖暖……”

    “小姐已经警告过你,不准你纠缠张静宇,你偏不听,这就是你的下场。”黑衣人继续凌虐沐暖暖,沐暖暖只觉得浑身疼的不行,尤其头上更是又疼又晕。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像是突然听见了张静宇叫她的声音。她有气无力的呢喃道,“我在这里,宇,来救我啊。”

    张静宇原本想要离开小巷,去别的地方找。可蓦地,他就像是听见了沐暖暖的召唤,下意识的拐进了小巷的最里面。果然,他看见了沐暖暖。

    当然,也看见了殴打沐暖暖的黑衣人。他立刻冲了过去,跟黑衣人扭打成一团。张静宇也是练过的,对付起黑衣人倒显得游刃有余,只见黑衣人被他打倒在地上,痛苦不堪。

    他抓起沐暖暖的手就往外面跑,同时准备打电话报警。可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从衣服里拿出一把匕首,对着沐暖暖冲了过去。

    张静宇像是察觉到危险,一把推开沐暖暖,迎面跟黑衣人搏斗。可毕竟对方手里拿着匕首,很快,他就落了下风。

    黑衣人把张静宇狠狠的按在地上,因为刚刚被他揍得鼻青脸肿,也顾不得他是夏子怡喜欢的男人,一心只想着报复。

    他拿着匕首就往张静宇身上扎,张静宇左躲右闪,最后还是免不了被刺伤了胳膊。眼看着黑衣人就要对着他的胸口刺去,沐暖暖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她看见墙角的地方放着很多石头。她想也没想,搬起其中一块比较大的,在黑衣人又去刺张静宇的时候,对着他的头砸了下去。

    黑衣人一阵痛呼,摸着头倒在了旁边的地上。张静宇见状,不顾自身上的伤口,一把扯掉了黑衣人的头套。在看见黑衣人的瞬间,他眼眸微眯。

    沐暖暖一心只想着逃命,也没有去看那人到底是谁,拉着张静宇就跑,张静宇倒也没有挣扎,一路跟着沐暖暖往前跑。她胳膊上的伤口很深,血不停地往外涌。

    沐暖暖虽然很焦急,但还是很努力镇静的说,“你再忍忍,我待会儿就带你去医院。”

    身后不断传来黑衣人追过来的声音,这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没有出租车。沐暖暖慌乱的看看四周,唯一印入眼帘的只有一辆小型拉货的车。

    她想也没想,就把张静宇塞了进去。自己很快跳上车,跟张静宇躲在货物后面,直到司机把车装满也没有发现他们。

    黑衣人追出来的时候,货车已经启动了,“该死的,又让他们跑了!”货车上,沐暖暖看着张静宇苍白的脸,不禁关心道,“你还好吗?”

    “我没事,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沐暖暖说着,就要脱他的衣服。张静宇一愣,“你干嘛?”沐暖暖看着他俊颜微红的样子,不禁翻了个白眼,“给你包扎伤口,不然你以为呢?”

    “那你为什么不撕你自己的衣服?”张静宇冷哼,气的沐暖暖一巴掌冲着他的头打了过去,“你搞搞清楚,受伤的是你,不是我好吗?”

    张静宇傻笑,盯着沐暖暖小心翼翼给他包扎伤口的动作,满眼柔情。可没多久,他就哀嚎起来,“痛,好痛啊,你轻点。”

    “我尽量,才这么一点小伤而已,哪有你这么夸张。”沐暖暖没好气的说。

    “什么小伤,我流了很多血,你看看。”张静宇抗议。

    “好好好,你是大功臣。我把肩膀借给你靠,这样总行了吧?”沐暖暖又气又笑的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肩上,“睡吧,下车的时候,我叫你。”张静宇嘴角微勾,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夏家的别墅里,夏子怡一巴掌打在了黑衣人脸上,“我叫你们去处理掉沐暖暖,你们竟然敢伤害张静宇,不想活了吗?”

    黑衣人低着头,小声道,“我本来就快要成功了,可谁知道张静宇竟然这个时候跑了过来坏我的事。他还把我的头套摘了下来,看见了我的脸。小姐,我刚从牢里出来,不想再进去了。”黑衣人说的可怜兮兮。

    “蠢货!你会不会再进监狱我说了算,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我留着你有什么用!”夏子怡气的大声咆哮,手里的杯子被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滚!”

    黑衣人吓得屁滚尿流,赶紧就从别墅跑了出来。其实,黑衣人也不是别人,就是之前给夏子颜替罪的鞋拔子脸。

    夏子颜坐在公司的办公室里,笑的一脸猖狂,“祝贺我们这次成功,我看张静宇这次是彻底玩完了,真想看看他知道自己一败涂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哈哈哈……”

    “夏总裁,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狠了?”成万福犹豫的开口,换来夏子颜一声冷哼,“无毒不丈夫,别告诉你,你这时候后悔了。”

    成万福抿唇不语,犹豫了好久才问,“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吞噬张氏财团,我不但要整垮他们的酒店,更要吞并整个张氏财团。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张氏财团都会是我们的。”他笑得狡诈,看的成万福很是担心。

    夏子颜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夏子怡打来的,“什么事,我在工作,现在不方便……我知道了,回家之前会给你打电话……好了,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再说,先挂了。”

    夏子怡生气的切断通话,把手机重重丢在了沙发上,“怎么永远都是在谈工作,气死我了!”她愤怒地呼了口气,眼眸微转。

    小货车竟然停在了张氏新城分公司楼下,司机下车准备卸货,意外发现沐暖暖和张静宇竟然在车上。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倒是沐暖暖动作敏捷的跳下车,拉着张静宇,对着司机说,“大哥,谢谢你,我们睡得很好,再见。”

    说完,她跟张静宇一溜烟跑了,留下一脸错愕迷茫的司机,“我刚刚在做梦?”

    “咚!”他原本搬着货物的手一松,砸在了自己的脚上,“啊,好痛!”张静宇把沐暖暖带到了公司,从抽屉里拿出医药箱互相上药,“我估计坏人肯定还会去别墅,我们今晚先不回去了,就在这边将就一晚上。”

    “好。”她说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神情疑惑的看着他。张静宇淡漠的看她一眼“想问什么?”

    “你之前明明准备打电话报警的,可后来为什么又不让我报警了?”

    张静宇一愣,表情明显变得古怪。对上沐暖暖质疑的眼神,他问,“你刚刚没有看清楚那个黑衣人的长相?”

    沐暖暖摇头:“天那么黑,当时情况又危险,我怎么有心思看他。”张静宇走到她身边,直接输入电脑密码,从里面调出一系列夏家兄妹的犯罪证据。沐暖暖看的目瞪口呆,“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可恶!”顿了顿,她又问,“你给我看这些东西做什么?”

    张静宇看着她说:“刚刚偷袭我们的黑衣人,就是之前想要我们命的人。”沐暖暖先是一阵迷茫,紧接着就想起之前那两个鞋拔子脸。她惊呼,“难道是夏子颜派来又想还我们的?”

    “如果是夏子颜,我想应该不会伤害你,我倒觉得很有可能是夏子怡派来的。”张静宇若有所思的说。

    沐暖暖恍然:“所以,你不让我报警的意思是……”

    “我要搜集更多的证据,好把他们一网打尽!”张静宇认真的看向沐暖暖,只见她点头,“我支持你。”

    沐暖暖一共没有来过几次这边,她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摸摸这里,看看那里,倒也觉得新奇。张静宇去隔壁的储藏室拿东西,沐暖暖觉得无聊,就在他的办公桌上翻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