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张静宇一巴掌拍在张叔头上:“披你个头,再乱说,小心我揍你!”夏子颜看着夏子怡风风火火的进来,真的很不想搭理她,不耐烦的说,“又有什么事?”

    看夏子颜的样子,夏子怡也很火大,“你以为我愿意找你啊,如果不是有事,我也很不想听你唠叨好吗?”

    “那你现在可以转身离开了。”夏子颜没好气的说,气的夏子怡直跳脚,“我还有事没说,哥,我现在需要你跟我联手收拾沐暖暖那个贱女人。只要你肯帮我,我就不信收拾不了她。”

    夏子颜蹙紧了眉头:“你还不打算放弃吗?你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

    “我要让沐暖暖彻底消失!”夏子怡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说。

    夏子颜刚想再劝她,夏子怡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什么?回来了,好,这一次我要自己搞定,算她倒霉。我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夏子怡说着就离开了,夏子颜蹙紧了眉头,还真担心她出什么意外。

    张静宇不放心沐暖暖,希望她能辞职。可沐暖暖却不想辞职,这份工作虽然有时候很遭人鄙视,可她却拓展了人际关系,而且学到很多之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她很喜欢。

    张静宇无奈,只好由了她,“那我接送你上下班总可以吧?”

    “只有几步路,真的不用这样。我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给你打电话。”沐暖暖安慰他,“你就留在家里好好养伤,我到了杂志社给你电话。这样放心了吗?”

    “不放心!”张静宇翻了个白眼,可还是拧不过沐暖暖的坚持。

    因为下雨,沐暖暖没有拿伞,她打算从车库进公司。可才刚进车库没多久,就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人一直跟踪她。最近她常有这种感觉,她琢磨着应该是被之前那些不好的事情影响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她继续往前走,可身后被跟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隐隐有了脚步声传出。她刚准备回头,就被人从背后抓住了头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

    沐暖暖脑子里一片空白,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夏子怡按在了地上,“这是给你这个贱女人的见面礼,我警告过你不要再缠着宇你不听,那就让我打到你听话。”

    夏子怡跟个泼妇似的,按住沐暖暖的身子就打。沐暖暖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她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可夏子怡的力气太大了,她只有被按着的份。

    沐暖暖左躲右闪:“你终于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之前的恐吓信和那些追杀我们的人,都是你搞的鬼吧?”

    “就是我,你能把我怎么样?还不是被我按在这里狠狠地揍!”夏子怡对沐暖暖拳打脚踢,沐暖暖被她压在身下施展不开,只能受着。

    “你这只疯狗,就算你把我从张静宇身边赶走,他也不会要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沐暖暖不服气的大声道。

    “手下败将,还敢跟我呛声,看我不打烂你的嘴。”夏子怡对着沐暖暖的脸左右开弓,完全没有察觉到躲在暗处拍照的记者。

    这里是杂志社,要的就是新闻热点,可不管你是不是同事朋友,有爆料有新闻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即便被打的是沐暖暖,他想到的也不是帮忙,而是头版。

    就在沐暖暖被打的受不了的时候,正好林馨儿赶来上班。看见沐暖暖被打,她冲过去一把揪住夏子怡的头发狠狠的往后拽。

    夏子怡尖叫着又往沐暖暖身上扑:“你这个狐狸精,勾引我的宇,又勾引兰特先生,我今天一定要收拾好你,让你再也不能祸害别人。”

    沐暖暖看林馨儿拉住了夏子怡,刚刚被打的怒气也上来了,一骨碌爬起身来,对着夏子怡左右开弓,她刚刚打她的肚子,沐暖暖回击踹了一脚过去;她刚刚跺她的腿,沐暖暖一脚踢了过去;她刚刚打她脸,沐暖暖更是十倍还击。

    夏子怡被打的头晕转向,林馨儿这才厌恶的把她扔到地上。沐暖暖还想打,她赶紧去拉她,“好了好了,万一打伤她可就麻烦了。”

    “算你走运!”沐暖暖冷哼,这才跟林馨儿离开。不过,她回头看了夏子怡一眼,最后还是打了电话给夏子颜。

    该怎么说沐暖暖运气好,基本就是那个躲在暗处的记者,才刚拍完夏子怡暴打沐暖暖的画面,手机就没电了。所以后面,沐暖暖愤怒还击的画面压根就没有拍上。

    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是车库摄像头的死角,所以换句话说,夏子怡聪明反被聪明误,被打也只能白挨着。

    夏子怡缓了好久才清醒过来,她摸了摸嘴角的血,瞬间尖叫起来,“沐暖暖,你跟我走着瞧,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她快要气死了,怒气冲冲的冲出了杂志社,就往张静宇的别墅跑。

    雨过天晴,张叔正在院子里扫雨水,就看见夏子怡狼狈的冲了过来,对着他大吼,“张静宇呢?我要见他!”张叔不感兴趣的撇撇嘴:“少爷受伤了,在休息,你改天再来吧。”

    “我现在就要见他,你叫他马上来见我!”夏子怡疯了似的怒吼,吓坏了张叔。赶紧就往客厅跑,一边跑还一边说,“好好好,我马上去找少爷,疯子谁敢得罪。”张静宇正坐在床上跟王祥瑞讨论最近发生的事情,就看见张叔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微微蹙眉,跟王祥瑞说了两句就切断了通话。神色不悦的问:“什么事?我不是说了我要休息。”

    “少爷,不好了不好了,张小姐在下面等你,非要见到你不可。”张叔紧张的说。张静宇眯了眯眼睛:“她还敢来?去把她轰走。”

    夏子怡可没有耐心在外面等张静宇,她怒气冲冲的冲进了别墅,直奔二楼要见张静宇。可她人还没有走到他的卧室,就听见里面传出他跟张叔的对话。“以后她再来找我,就说我不在。”张静宇淡漠道。张叔苦着一张脸:“少爷,她又不是傻子,看见你的车停在外面,她就知道你在家。”

    “那你就说我在睡觉。”张静宇不耐烦的说。

    “这个也说过了,可她就跟疯子似的怒吼着要见你,很可怕的。”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现在立刻把她轰走,我已经被她缠的受不了了。”张静宇残忍的话脱口而出,夏子怡就躲在门外,听见他的话,气的脸色铁青。张叔宛如拿到了圣旨一般,兴奋道,“我是不是随便用什么办法都可以?”

    “那还不快点去,再被这个疯女人缠下去,我都快要疯了。”

    张静宇的话重重伤害了夏子怡的心,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张静宇是这么想她看她的。她一直以为他对她至少还是有感情的,这一切都是沐暖暖在中间搅合。可没有想到,原来他早就对她这么不耐烦了。

    她长这么大什么时候收到过这种屈辱,转头就往外面冲去,愤怒的踩着高跟鞋,哭的跟个孩子似的,“可恶的张静宇,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那么爱你……”

    “该死该死都该死,尤其是沐暖暖,如果你不出现,张静宇也不会这么对我,我恨死你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恨你恨你!”她一边跑一边哭,好不凄惨。

    张叔从客厅出来,正想着怎么把夏子怡赶走,一出来竟然看不见她了。他搔搔头,“奇怪,刚刚还怒气冲冲的要见少爷,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害我浪费这么多口水。”

    沐暖暖被打的鼻青脸肿,自然不能去上班了。林馨儿把她带到了医院,让医生给消肿。盯着她肿胀的脸,她无奈道,“真的不要告诉张静宇吗?忍气吞声又不是你的风格,干嘛不跟张静宇诉苦。”

    “不是不给他诉苦,而是现在还不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夏子怡到底还能玩出什么花招。”林馨儿错愕的瞪大了眼睛,这是嫌自己受伤还不够重吗?她赶紧开口,“可不能挑战这种事情,要知道人心险恶,你看看你身上伤,还嫌吃的苦头不够多吗?”

    “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如果这种付出能够换来以后的安静倒也值得。”沐暖暖对着镜子看了看,伸手去摸自己肿胀的脸,“嘶,好疼。”

    林馨儿一愣:“你该不会是打算以身犯险吧?你绝对不能有这种想法,谁知道她以后会出什么狠招。”沐暖暖抿唇不语,这一次她一定要让夏子怡得到应有的惩罚!

    一早,张叔拿着报纸走进了张静宇的卧室,张静宇正在打电话,示意张叔把报纸放在桌上。张叔把报纸放在桌上,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自从张祥紫回去之后,少爷和少夫人又经常不在家,硕大的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他觉得好孤单落寞,好不容易少爷在家,他想要跟少爷多说说话嘛。

    张叔拿起报纸,就看见硕大的版面竟然是有关夏子怡的新闻:失宠女人,暴力夺男。张叔瞪大眼睛,赶紧翻开详细报道,夏子怡打人的丑恶嘴脸立刻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