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整个行文虽然都没有提到张静宇和沐暖暖,照片上被打女人也做了模糊处理,可还是不难看出那是沐暖暖。

    “啊,不好了不好了,少爷怎么办?”张叔尖叫起来,张静宇微微蹙眉,刚好讲完电话,“你大呼小叫什么?”张叔赶紧把报纸拿给张静宇:“这个这个,微信扫描可以看视频,少爷快看看是不是少夫人。这个夏子怡真是太可恶,要是下次再给我看见,我非狠狠揍她不可。”

    不理会张叔气冲冲的喊话,张静宇直接扫描二维码,果然就看见夏子怡打沐暖暖的画面,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看来夏子怡是不给自己留后路了!”

    “啊!啊!啊啊啊!”一阵几乎震塌房子的尖叫在夏家响了起来,夏子怡看着报纸上自己的大打出手的丑陋面目被录下,整个人尖叫不止,“该死的,到底是谁敢这么对我,我非要她好看!”王祥瑞同样看到了那则新闻,眉头紧蹙。他打电话给张静宇,“今天的早报看了吗?”

    “看见了,这次是她自寻死路!”张静宇阴沉道,转而像是想起了什么,“我让你查的兰特怎么样了?”

    “还在查,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很可疑的事情。”王祥瑞犹豫着开口,但愿只是自己想多了。

    “什么事?”张静宇问。

    “兰特先生之前在国外的时候跟落曦之联系很频繁,两人之间的感情应该说很不错。可是兰特先生回国之后就很少跟落曦之联系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张静宇眼眸骤然紧缩,自己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吗?他握了握拳头,“继续查。”沐暖暖因为被打,不想让张静宇知道,更不想让王祥瑞给他通风报信,所以昨晚住在酒店。一早,她下去吃自助的时候,就听见隔壁桌上有人在讨论今天的早报。

    “现在的女人真是太疯狂了,连这种事情都做得是来,真是道德败坏。”一个贵妇人高谈阔论,身边那个年轻女人接口道,“这个夏子怡整天嚣张跋扈,早就该有人收拾了。我看着下子,她只怕是声名尽毁了。”女子掩嘴偷笑,临了还不忘落井下石道,“报应!”

    听见夏子怡的名字,沐暖暖愣了愣,到底是什么新闻这么轰动。她招来服务员,“给我一份今天的早报,谢谢。”

    服务员客气的拿来,沐暖暖看过之后错愕的瞪大了眼睛。该死的!到底是谁宣传出去的。她也顾不得吃早餐了,迫不及待的向杂志社冲去。

    林馨儿也是到了杂志社才看见今早的新闻,她正准备给沐暖暖打电话,就看见她急匆匆的冲了过来。她赶紧问,“早报看了没有?”

    “你也看了?”沐暖暖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完蛋了,张静宇肯定知道了。”

    “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你有什么打算?”沐暖暖挫败的往桌子上一爬:“能怎么办,当然是坦白从宽了。”一想到张静宇有可能阴沉的表情,她不禁背后一阵冷颤。

    林馨儿听到她的回答倒是很开心,她盯着夏子怡扭曲的硕大脸庞满意道,“你还别说,我觉得这个画面简直太有感了,点赞!”沐暖暖不高兴的看她一眼:“你的意思是我被打让你很开心吗?”

    “我是说夏子怡这张扭曲的脸。”

    “可我也在照片里,我现在好担心张静宇会因此逼我辞职,或者上下班接送,那我跟关在笼子里的小鸟有什么区别。”沐暖暖有气无力的说。

    “其实,我觉得现在这种危险时刻,让他接送你未尝不好,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安全。”沐暖暖翻了个白眼,道不同不相为谋!

    夏子怡让人找到了那个偷拍的记者,只会两个鞋拔子脸狠狠地打,“这就是你敢乱写的下场,给我记住教训!”她咬牙切齿的踹了那个记者一脚,对着鞋拔子脸阴沉道,“狠狠地打!”

    张静宇果然打电话给沐暖暖,不过不是质问,而是关心。沐暖暖瞬间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她吸吸鼻子哽咽,“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也不试探你了,张静宇,我们好好过日子。”

    张静宇意外一通关心的电话竟然得到这么温馨的体贴,不禁宠溺道,“好了,这么大个人还哭鼻子,让人笑话。你现在在哪儿,脸上的伤怎么样了?”

    “昨天去医院看过了,基本没事了,你别担心。我待会儿还有个采访,就先不聊了。”沐暖暖生怕张静宇对她开出限制条件,赶紧切断了通话。

    张静宇听着手机传来的嘟嘟声,不禁摇头苦笑。可也仅是瞬间,下一秒他的脸色就变得阴沉起来,他很快拨出一通电话,“可以准备收网了。”

    夏子怡因为这场风波,被夏子颜下了禁足令。她一个人怒气冲冲的关在房间里,把东西砸了个遍。她绝对不会放过沐暖暖,给她等着瞧!

    然,这才是事情的开始,第二天的早报又是她占据头版头条:大明星殴打小记者,只为泄私愤!夏子怡感觉自己要疯了,现在是怎样,全天下的人都来跟她做对吗?她受不了,再也受不了了,“啊!”

    她的愤怒还没有发泄完,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经纪公司的电话。她深呼一口气,娇笑道,“王姐,我很快就过去,已经准备出门喽……什么?!”她瞬间脸色大变,“取消?你们怎么能这样,不就是两则新闻嘛,很快就会过去的……喂?喂喂喂……”

    夏子怡不甘心自己的行程就这样被取消,她直接打电话给老总,“王哥,我是子怡啦……我知道我知道,可是这种新闻很快就会过去的,说不定我的名气不跌反升啊……找人替代我?那怎么可以,眼看着就要开机了,你们去哪里临时找演员……”

    电话那头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夏子怡瞬间脸色扭曲,“为了让沐暖暖答应,你们可以延后?啊!我不同意,她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贱女人凭什么替代我?我不服气,我不服气……”任由夏子怡在这边叫嚣,可那头已经切断了通话。

    夏子怡就像是疯了似的,又开始砸东西,吓得女佣都躲着不敢出来。她气愤的浑身颤抖,竭斯底里吼道,“沐暖暖,我绝对不允许你这样伤害我,绝对不许!”

    张祥紫即便已经回去了,可还是是时时刻刻关心张静宇和沐暖暖这边的状况,她打电话给张静宇,“哥,我觉得你的前女友真是太厉害了,这两天天天头版头条。”

    张静宇满脸黑线:“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讽刺你哥?”

    “当然不是,我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爷爷已经看过有关夏子怡的负、面报道了,他老人家现在已经不强求让你娶夏子怡了。当然,他还是不满意大嫂,不过这总是好消息。”张静宇挑挑眉:“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好消息。我待会儿跟你大嫂约了吃饭,就不跟你聊了,照顾好爸妈。”

    “切!有异性没人性。”张祥紫笑骂。沐暖暖跟张静宇约了吃饭,可是张静宇还没有到,她就先去了洗手间,手机就放在水池边,她原本是在等张静宇的电话,可电话没有等来,却把手机忘了。

    夏子怡一路跟踪沐暖暖到了酒店,看见她从洗手间出来,她原本想要跟过去。可不经意间一瞥,就看见她的手机在水池边。她走了过去,在看见手机的瞬间,笑的阴险。

    张静宇正打算去找沐暖暖,手机却突然响了,“……机密文件被泄露?什么时候的事,查到人没有……暖暖?!”

    沐暖暖在餐厅里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张静宇,不禁有些着急,“人呢,怎么还不来?”她伸手就去找手机,打算给他打电话,“糟糕,手机忘在洗手间了。”她赶紧跑去洗手间,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刚刚明明就放在这里的,难道被人捡走了?”

    夏子怡拿着沐暖暖的手机,正想着该做点什么的时候,居然有电话打了过来。上面显示亲爱的老公,她眼眸微眯,顿时怒火中烧。

    手机响了好久,她也没有接听。直到张静宇挂断再打来,这让夏子怡简直快要气死了。她打电话张静宇不接,却给沐暖暖打了一通又一通,还真是亲密。

    想到这里,夏子怡看了看不远处的垃圾桶,用力丢了进去,“我让你们联系!”张静宇一直联系不到沐暖暖,不禁着急起来。他站在酒店门口没有等到人,于是去他们定好的位置,却被服务员告知已经离开了。

    这完全不是沐暖暖的风格,难道出事了?沐暖暖左找右找都找不到手机,张静宇还没有来,也联系不到,“到底去哪儿了,这下子可糟了。”就在她焦灼不已的时候,竟然看见夏子颜走了过来。

    “这么巧?”夏子颜依旧温润,可在沐暖暖知道了他所做的那些事情以后,对这个男人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好感了。可她没有忘记张静宇说过的不可以打草惊蛇,最后还是笑笑,“是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跟人在这里约了谈生意,你一个人?”夏子颜问。

    “在等张静宇。”沐暖暖看看四周,还没有他的影子。因为没有心思跟他多聊,也就不怎么关注夏子颜了,所以没有察觉到他眼底闪过的幽暗。

    “上次子怡的事情很抱歉,我跟你道歉。”夏子颜很有风度的说,沐暖暖回过神来摆摆手,“都过去了,只要张小姐不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我就已经很谢天谢地了。”

    夏子颜陪着笑脸,突然就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他冷笑,蓦地抱住沐暖暖,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沐暖暖被他的举动惊呆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然也没有推开他。

    然,就是这样的画面正好落在了张静宇眼中。他眼神冰冷的看着不远处那对拥吻的男女,刚刚电话里说沐暖暖泄露机密文件的事情再一次震荡了他的脑子。

    他浑身充斥着玄寒,死死地握紧了拳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沐暖暖终于回过神来,愤怒的推开夏子颜,“你做什么?”夏子颜无辜的耸耸肩:“我刚刚有些头晕,不好意思。”他显得很虚弱,脸色苍白。

    沐暖暖看他不像在假装,半信半疑的问,“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她的话才刚落音,就听到一道她这辈都不想听见的声音传来,“哥,客户都等你好久了,还不快点。”

    沐暖暖回头,就看见夏子怡摇曳多姿的走了过来。她像是没有看见她似的,挽着夏子颜的胳膊就离开了,夏子颜冲她挥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