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夏子怡意外没有找她麻烦,这让沐暖暖困惑极了,不过也乐的开心。

    走出不远,夏子怡奸笑道,“我倒要看看张静宇对沐暖暖深爱到什么程度。”夏子颜跟着笑的奸佞:“我说亲爱的妹妹,你这可是一石二鸟,佩服佩服!”

    “哥哥夸奖了,你就等着抱得美人归吧。”夏子怡眼底闪过阴狠,既然没有想要她好过,那就大家都别想好过!

    沐暖暖最后还是没有等到张静宇,手机又不到了,只好自己先回去。然,她才走到商场门口,就被一个小姑娘拦住了,“大姐姐,请问是不是你丢了手机?”

    沐暖暖赶紧点头:“是啊,小姑娘,是你捡到我的手机了吗?”小姑娘摇摇头:“不是我,是叔叔。他说在车库等你,你要是不过去他就走了。”因为眼前通知她的是个小姑娘,再加上联系不到张静宇她也很着急。所以想也没想就去了车库。看见沐暖暖过来,立刻有个面色和善的男人走过来,“小姐,你是来找手机的吗?”

    沐暖暖点头:“这位先生,真是谢谢你了。”她接过手机,拿出一百块钱给他。

    “不用了,这是我该做的。以后要小心,我先走了。”面色和善的男人上了车,直接离开了。沐暖暖喜滋滋的拿着手机,正准备打给张静宇,突然,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两个带着头套的男人迅速把她扛上车,就见夏子怡坐在车里,恶狠狠地盯着晕过去的沐暖暖,“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缠着宇,你偏不听,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嚣不嚣张!”

    车子飞速驶向了郊外一坐废弃的危楼,夏子怡命令两个戴着头套的鞋拔子脸把她绑起来,掉在墙上,“拿冰水让她清醒清醒。”

    “扑扑扑”的三桶冰水从沐暖暖头上直接浇到了脚底,一阵渗人的冰凉顿时惊醒了沐暖暖。她虚弱的睁开眼睛,正对上夏子怡那双阴狠的眸子。

    沐暖暖一愣,下意识的想要挣扎,这才发现自己被捆绑了手脚,吊在天花板上。她不停的扭动身子,想要逃脱,“夏子怡你想做什么?”

    夏子怡笑的狡诈:“沐暖暖,别在我面前演戏了,说,你是怎么窃取宇公司的机密材料的?快说!”沐暖暖茫然的看着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给我装傻是吗?”夏子怡“啪!”的一巴掌扇在了沐暖暖脸上,清脆而狠劣,“我告诉你,在这里别给我嘴硬。宇公司的机密文件就是你跟宇去公司的那天丢的,除了你动过他的电脑,就没有人再动过,还敢说不是你?”

    沐暖暖先是一愣,忽而眯紧了看向夏子怡,“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详细?除非是你折设计了这一切!”

    “啪!”夏子怡又是凶残的一巴掌,“死到临头了,你还敢诬陷我,我劝你赶快从实招来,否则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沐暖暖被她打的头偏向了一边,嘴角有鲜血涌了出来。可她仍旧不肯屈服的看向夏子怡,“随便你怎么说,我没有做的事情就是没有做!”

    “还不肯承认是吗?”夏子怡冷笑,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看见你身边这两个男人了吗?你以为他们只是拿钱办事这么简单?我告诉你,他们才刚从监狱出来,很久都没有碰女人了,现在可是非常饥渴。你要是继续在这里嘴硬,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拍拍沐暖暖的脸,给那两个鞋拔子脸使了个眼色。就看见他们淫笑着一步步接近沐暖暖,不安分的手指在她身上留恋。

    沐暖暖恐惧的瞪着夏子怡,不可否认,她现在很害怕。这两个鞋拔子脸越来越得寸进尺,让她有种想吐的还感觉,“你们住手,不准碰我,住手!”

    “要他们停手也可以,那就快点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把宇的机密文件泄露出去的。泄漏给谁了,有什么目的,快说!”夏子怡阴狠的看她,笑的狡诈,“你要是慢一分,我就让这两个人脱你一件衣服;慢两分,就脱你两件衣服,直到你身上的衣服都被脱光了,我倒要看看你说不说。”

    “你不能这么说,你能这么对我……”沐暖暖惊慌失措的开口。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你抢走了我的男人,毁了我的事业,你都能这么心狠手辣,我为什么就不能让你痛不欲生!”夏子怡嘶吼,“要么你赶紧说,要么你就等着被扒光。”

    张静宇不停地给沐暖暖打电话,可她的手机竟然关了机了。不好的预感瞬间传遍了他的身子,张静宇一脸焦灼。他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一个隐藏在他手机里,他从来都不愿意拨打的号码,这个时候跃入他的脑海。

    他咬牙,翻开了那个号码,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就要按下去。可手机却在这个时候传来一段视频,里面是沐暖暖承认自己窃取了他机密的画面。

    张静宇的心一颤,不是因为沐暖暖承认了她的行为,而是她被吊着的画面让他一阵心疼。他握紧了拳头,拿起外套就往外面冲。同时拨通了夏子怡的电话,“你在哪里,你把暖暖怎么样了?”

    电话里传出传出夏子怡娇滴滴的声音:“你终于肯打电话给我了,是不是很想我?可人家现在好忙,你来找我好不好?”

    “好,你现在在哪里?”张静宇一口气应了下来,脸上的焦灼一览无余。

    “我吗?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在哪里,只知道这是一座废弃的危楼,到处都是都充满了恶臭的气息。当然,这还不是最凄惨的,最凄惨的是有个讨人厌的女人就在我身边,宇,你说我该怎么办?”夏子怡无辜又可怜的撒娇,却让张静宇更加担心了。

    他迅速利用手机上的定位系统查找夏子怡的位置,只想尽快救出沐暖暖。他强迫自己冷静,“既然你不喜欢她,就不要理她。你那边信号不好,你先出来,我们慢慢聊好不好?”

    “你确定让我出去吗?可是这里还有两个饥渴的男人,我要是出去了,他们万一做点什么,我可就不能保证了。”夏子怡说的好委屈。

    张静宇找到她的位置,急速往哪个方向赶。一颗心悬到了半空中,生怕沐暖暖出点什么事情。他深呼一口气,试图安抚夏子怡,“子怡,你要知道,如果你对她做了什么,很有可能会被抓进监狱。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跟我结婚吗?你要是被抓进监狱,怎么跟我结婚?”

    “你终于肯答应跟我结婚了吗,不骗我?”夏子怡兴奋地问,可下一秒她又阴沉了脸色,“你骗我的,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救出这个贱女人对不对?”

    张静宇把车子的油门踩到了底部,眼看就快要到达那个废弃工厂了,他的一颗心更是焦灼不堪,“你是了解我的,你觉得我还会要一个背叛我的女人吗?你之前不是一直让我想想谁才是最关心我,最适合我的人吗?我现在想清楚了,我要的女人是你,所以子怡,你千万不可以有事,我们还没有结婚,还有大好的以后要度过。”

    “你真觉得我才是适合你,关心你的人?”夏子怡激动地满眼泪花,“好,我绝对不会做傻事的,我等你来,我等你亲手处理这个贱女人。我等你哦,宇。”

    张静宇终于赶到了废弃危楼,他急匆匆的下车。可是危楼有三层,而且很多间,他不确定夏子怡把沐暖暖带到了哪间房。突然,一道尖叫传来,像是沐暖暖的声音。

    他飞快爬上了二楼,紧张的找人。就在这个时候,两个鞋拔子脸从其中一间走了出来,“你说我们今天有没有艳福碰那个女人?”

    “你蠢啊,那是少爷的人,你要是不怕死大可以去试试。”

    “可小姐允许我们碰的……好痛,你打我干嘛?”呆呆傻傻的鞋拔子脸不满的抱怨。

    “蠢货!到底是少爷厉害还是小姐厉害。给我勒紧你的裤腰带,别净瞎想,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快走,不是要去方便吗?”

    等两个鞋拔子脸离开以后,张静宇露面,很快冲进了那个空荡荡的房间,果然就看见被吊着的沐暖暖和一脸阴狠的夏子怡,“暖暖!”他大呼。

    沐暖暖心一紧,目光深情的看向他。突然,他看见两个鞋拔子脸出现,大声喊道,“后面,小心!”她的声音才刚落,就看见两道黑影向张静宇冲了过来。

    张静宇防备不及,整个人被推倒在了地上……

    张家毕竟是名门望族,从小就让张静宇学习各种搏斗技能。虽然对方以二敌一,但他还是不落下风。很快一跃而起,对着两个鞋拔子脸狠狠揍了过去。

    之前两个鞋拔子脸就跟张静宇打斗过,吃亏不少。这次狭路相逢,心里还是很胆怯的。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只有挨打被揍的份。看的一旁的夏子怡咬牙切齿,“你们是蠢货吗?给我打,狠狠的打!”

    两个鞋拔子脸互看一眼,同时冲向了张静宇。豁出命似的,跟他打得难舍难分。

    沐暖暖被吊在那里,看的一正焦灼。她不停的跟夏子怡大吼,“你疯了吗?张静宇是你心爱的男人,你居然找人找他?”

    夏子怡恶狠狠地看向她,眼神阴狠,“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救你,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不过,你放心,待会儿等你好好跟他承认你就是那个背叛他的人,我就送他去医院。我还等着他娶我呢,怎么舍得丢下他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