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龙泽天看着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桑枝,一脸笑意,只要不想到门少庭,龙泽天就不会难受,那门少庭对他龙泽天所做的事情,足以让龙泽天将门少庭给碎尸万段了,这会桑枝虽说是无辜的,可是谁让桑枝是门少庭的挚爱。

    “桑枝,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门少庭好了,这一切都是门少庭咎由自取,跟我没关系!”龙泽天说完久久的都在看着桑枝,似乎是想看出什么门道来,而此时桑枝都醉成这副模样了,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龙泽天有些贪婪的抱着桑枝睡了一宿,而等到桑枝醒过来的时候,看着陌生的环境,觉得自己的脑袋很疼,桑枝禁不住摸着自己的头,眼睛也有些疼,有些睁不开,这会桑枝半眯着眼睛,才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原本还没怎样的桑枝,这会一脸的怒气,看着床边的龙泽天一阵的恼怒,这个该死的龙泽天又趁着自己喝醉了,占自己的便宜,桑枝现在都有杀死龙泽天的心,若不是因为杀人偿命,这龙泽天早就活不到现在了!

    “龙泽天……”桑枝气呼呼的将龙泽天踹到地上,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倒是没被脱下来,看来这龙泽天倒是没对自己做什么,但是即便是没对自己做什么,这龙泽天这样将自己给带回他家,已经让桑枝很气愤了!

    “桑枝,你有没有人性,昨晚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酒吧那些好似之徒给玷污了,你现在居然这样对我?”龙泽天一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而这会桑枝抬眸看看龙泽天继续说道:“我要求你这样做了吗?是不是你自愿的,现在又这样说我做什么?”

    “喂,桑枝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就这样,龙泽天我告诉你,你日后不要来救我了,不然我对你也不会好声好气的!”桑枝说完,就快速的起身准备起来,不过龙泽天可没给桑枝这样的机会,直接将桑枝给按在床上一脸暧昧的看着桑枝!

    桑枝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这会桑枝别过头不看着龙泽天一脸的害羞,侧着头说道:“你想做什么?”

    “你刚才一醒过来,就踢我一脚,是不是以为我对你做什么了,所以才会这样生气的,我既然都被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要是不对你做出点什么来,是不是还真的有些对不起你了!”龙泽天说完一脸坏笑的贴着桑枝,让桑枝险些呼吸不畅!

    桑枝狠狠的将龙泽天给推开,不满的说道:“你少来龙泽天我警告你,我桑枝是有夫之妇,而我就算是单身,我也不会喜欢你的,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我劝你还是趁早结束的好!”桑枝说完给了龙泽天一个大大的白眼,就转身出去了!

    而此时龙泽天看着桑枝的背影一阵的出神,直到看不到桑枝之后,这龙泽天才说道:“桑枝,你倒是聪明,可是为什么你是门少庭的女人,为什么,你我二人不早些相遇!”龙泽天说完一阵无奈的叹气,收拾好一切便去了公司。

    蔚蓝别墅。

    肖菲看着报纸,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雾气,不是别的是肖菲的泪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肖菲便的郁郁寡欢,整日以泪洗面,慕郑浩看着肖菲这副模样,瞬间气愤的说道:“怎么,现在你的白修斯不要你了,你就这副模样了?”

    “你够了,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是不是?”肖菲知道白修斯不是这样的人,这个酒吧的女人一定是慕郑浩安排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合,这白修斯刚刚来过蔚蓝别墅,他就出事了!

    “你觉得这个女人是我找来的?”慕郑浩倒是十分奇怪为什么肖菲就这样笃定的认为是他所为,难道他慕郑浩在肖菲的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难道不是吗?修斯刚来过你这里就出事了,你可别告诉我这一切跟你没什么关系?”肖菲才不相信慕郑浩说的话,现在不管这慕郑浩说什么,肖菲都不不会相信的,而慕郑浩倒是没有生气,反倒是满眼笑意的看着肖菲,正经危坐的看着肖菲继续说道:“肖菲,这件事情你怎么想的我可不管,反正现在白修斯已经决定跟陈冰在一起了,这样你该看得出来了吧?”

    “看出来什么?”肖菲不明白慕郑浩虽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起身看着慕郑浩,而慕郑浩笑意更浓的说道:“我不过是稍微的在你们中间进行阻拦,这白修斯就承受不住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还夜夜在酒吧买醉,你真觉得这样的男人值得你托付终身吗?”

    “不敢白修斯是不是值得我托付终身之人,你慕郑浩绝对适不适合我肖菲的,这一点我很明确!”肖菲说完之后,就不再搭理慕郑浩,而慕郑浩看着肖菲这副气呼呼的模样,倒是觉得一阵的可爱,走到肖菲的面前说道:“当初我跟你在一起只是在利用你,不过我倒是真的有些喜欢你了,所以日后只要你乖乖的,我倒是会好些对你!”

    “不用,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做了,你答应我的事情,我希望你也能做到的!”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再动白修斯了,反正现在的白修斯对我而言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慕郑浩说完之后,就转身出去了,而肖菲看着慕郑浩的背影,一阵的出神,她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难道真的非要弄得鱼死网破不成吗?

    肖菲现在被慕郑浩禁足,所以肖菲不知道外界任何的事情,当然若是慕郑浩想要让自己知道,那肖菲还是能知道的,不过其余的事情,肖菲就一概不知了,肖菲不知道桑枝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对于白修斯那边,只要白修斯一天不跟陈冰结婚,那不管慕郑浩说什么,肖菲都不会相信!

    “小姐,该吃饭了!”

    “知道了!”

    佣人看看肖菲在走神,这才过来叫肖菲吃饭的,不过肖菲下楼的时候,并未看到慕郑浩,这肖菲看着佣人问道:“慕郑浩在什么地方?”

    “上班去了,小姐,您也快吃饭吧!”

    “好,你不用忙了,我可以自己来!”

    这佣人倒是没有再说别的,毕竟这个肖菲是少爷带回来的第一个女人,不过这肖菲除了冷漠一点,其他的都是很好的,这会肖菲吃好之后,就直接上了二楼的阳台,看着外边的天空,只有这个时候肖菲才能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而桑枝那边刚到公司,就忙起来了,这会桑枝一忙就到了中午,要不是小刘叫桑枝,这桑枝还真不知道是中午了,对着小刘笑笑说道:“好了,你去吃饭吧,我忙完就去!”

    “桑姐,这不管怎么也得吃饭呀!”小刘看着桑枝这么拼命,其实一阵的担心,现在门先生不在,小刘知道桑姐一定是很担心的,而桑枝见到小刘在担心自己,对着小刘笑笑说道:“好了,你觉得我会让自己病倒吗?”

    “那倒是!”小刘知道桑枝一定是不会让自己病倒,要是桑枝病倒了公司谁来管,爷爷谁来管,所以小刘知道桑枝会照顾好自己的,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转身对着桑枝笑笑就跟着同事去吃饭了!

    桑枝松了一口气,这才继续忙碌,半个小时之后,这桑枝见到也忙的差不多了,便直接去吃饭了,这桑枝刚到公司门口才发现自己没带钱包,这正急匆匆的准备转身去拿钱包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居然撞倒了一个人!

    桑枝连忙说对不起,可是当桑枝抬头看到自己撞倒的人是龙泽天的时候,这桑枝瞬间没有了刚才那种愧疚的意思,此时桑枝满眼你想怎样的模样看着龙泽天,而龙泽天倒是被桑枝这副模样给逗笑了,半天都没说别的只是对着桑枝在笑,倒是笑的桑枝更是一阵的不乐意,双手抱胸不满的说道:“你笑什么?”

    “桑枝没人说过你这副模样很招人喜爱吗?”龙泽天的话,让桑枝一带你反应都没有转身不再搭理龙泽天转身就想走人,而这会龙泽天拉着桑枝继续说道:“喂,你不会这般的小气吧?”

    “你到底想怎样?”

    “不过是与你吃饭而已,难道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你都不同意吗?”龙泽天此时满眼期待的看着桑枝,而桑枝根本就没准备搭理龙泽天,摊手对着龙泽天说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吃饭。”

    虽说龙泽天在桑枝醉酒的时候救过桑枝,可是桑枝就是看不惯龙泽天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而此时龙泽天笑意更浓的说道:“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别墅那个女人是谁吗?”

    “你怎么知道我想知道她是谁?”桑枝一阵纳闷,难道自己表现出来了,这桑枝分明是不曾表露过自己的心思,这会桑枝倒是更加的奇怪了,对着龙泽天,一副你必须告诉我的模样,而龙泽天笑笑回应的说道:“我岂能看不出来,你来我的别墅两次,每次都是瞪眼看着那个女人,我怎能不知道你的意思!”

    “好,那你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人?”

    “你愿意跟我吃饭了?”龙泽天虽说是询问,可是却拉着桑枝跟自己去了餐厅,这会桑枝也没吃饭,似乎只是在等着龙泽天跟自己说说那个女人的事情,这会龙泽天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怎么说,你也得让我知道你为什么对她感兴趣吧?”

    “难道你不感兴趣吗?”桑枝询问完,倒是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弱智的问题,这龙泽天早已知晓她的过往自然是不会感兴趣的,此时桑枝陷入沉思,其实桑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第一次迷迷糊糊的去了龙泽天那边之后,便在想要下楼的是,跌跌撞撞的看到了那个女人,那个满眼忧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