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自打那一次桑枝便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何会变的如此的郁郁寡欢的模样。“撒桑枝……”

    “怎么了?”桑枝见着龙泽天询问自己,这才抬眸看了一眼龙泽天,便笑了,说道:“没什么,只是那个女人的事情,你现在能告诉我了吗?”桑枝说完一副,你到底说不说的模样!

    “好,好,我说便是了!”这龙泽天一副那你没办法的模样,便认认真真的将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全部都说给桑枝听。

    五年前。

    “那个时候的顾漫里不会说话。”龙泽天轻轻的说出这句话,倒是让桑枝很是吃惊的“什么?”

    “你先别激动,先听我说好不好?”龙泽天见着桑枝那吃惊的模样看,也知道桑枝一时间是很难接受这个现实的,不过龙泽天倒是没介意,也没着急,这会桑枝听到龙泽天的话,倒是乖乖的没有继续说其他的,点点头示意龙泽天继续说下去。

    “你怎么了?”慕李耳用手比划出自己想说的话,慕李耳其实就是顾漫里生命中唯一一个能够点亮生活的朋友,顾漫里一直都觉得自己这样的人是得不到任何的情的,而慕李耳让顾漫里知道友情有时候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去海边转转好吗?”如此温柔的话语,慕李耳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要拒绝的理由,反正不管怎样慕李耳都会陪在这个女孩的身边。即便是身为慕李耳男朋友的凌江宇有时候都会吃醋。

    记得那一次慕李耳因为要陪着顾漫里,而放凌江宇鸽子的时候凌江宇很不满的说道:“哎,女人我可是你的男朋友,你就这样放我鸽子了?”

    面对凌江宇的不满,慕李耳有些赌气的说道:“你都多大人了,还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跟我生气,你好意思吗?”慕李耳白了凌江宇一眼,而凌江宇并未说什么,只是有些无辜的低下头了,在凌江宇看来自己得不到自己女朋友的关心,已经够可怜的,还不被自己的女朋友赞同,凌江宇觉得自己真的好失败。

    “你这幅模样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跟我抗议是不是?”慕李耳当然知道凌江宇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跟这个男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难道慕李耳还会不知凌江宇是什么性子的男人吗?

    慕李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对着凌江宇笑笑说道:“傻瓜,现在是漫里的特殊时期,我不陪着漫里,你是想让漫里自己一个人吗?”

    “这么说你并没有抛弃我了?”

    “废话,你是我的男人我为什么要抛弃你。”

    而在一旁的顾漫里看着面前的俩人如此的嬉闹,其实心里还是蛮羡慕的,面对这样的事情,顾漫里知道自己只有羡慕的份了,顾漫里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跟慕李耳一样遇到这样一个对自己百般好的男人。

    看着顾漫里笑了,慕李耳就像是看到了一大奇观一样,很是吃惊的看着凌江宇说道:“江宇你看到了吗?我们漫里笑了!”慕李耳是真的很激动的,要知道慕李耳跟顾漫里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见到顾漫里笑的次数,那可是屈指可数的。

    “你为什么如此的大惊小怪?”顾漫里倒是有些奇怪了,难道自己真的就一直都那么的冷漠吗?

    顾漫里很可爱的看着慕李耳,这样子的顾漫里倒是让慕李耳欣喜不已,起码现在的顾漫里学会了对着你撒娇了,其实在第一次见到顾漫里的时候,慕李耳就觉得这个女人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

    虽说不会说话,不过不是先天性的,所以慕李耳对这个女孩都是很关注的,每一次慕李耳都能看到一个人躲在暗处,也不与人交流的顾漫里,若不是因为顾漫里是来学习手语的,估计顾漫里都不会出现在有人的地方,自打那个时候起慕李耳就一直跟在顾漫里的身边。

    “漫里,原本你笑起来,那么的好看,以后在我面前能不能经常笑笑!”慕李耳这句话不是祈求,可是也算是一种愿望,对于慕李耳而言,这个女人是能够成为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就连慕李耳都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有时候慕李耳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自己就要跟顾漫里成为好朋友的不过在慢慢的相处中慕李耳发觉其实顾漫里身上好的东西,太多了,多到慕李耳都觉得有些吃惊了,后来艾路觉得这可能就是为什么自己要跟顾漫里朋友的一种原因吧。

    “那我经常笑笑好不好?”顾漫里在纸上写上了这句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慕李耳会激动的直接抱住自己哭了,对于顾漫里而言,这个女人真的在自己最悲伤的时候出现,同时也在自己最开心的时候陪着自己,顾漫里真不知道若是日后没有了这个姐姐,顾漫里能否真的好好的生活下去。

    “谢谢你李耳姐。”送走慕李耳跟凌江宇之后,顾漫里并不想回家,因为回家就能看到自己父亲厌恶自己的那张嘴脸,不管怎么样,反正顾漫里是不想看到的,宁愿不回家,都不想看到自己父亲的脸。

    而就在顾漫里自己一个人在门外徘徊的时候,顾漫琪刚好出门,看着顾漫里说道:“妹妹,你在门外做什么?”

    顾漫琪可是不会手语的所以顾漫里只能在纸上写下自己想说的话,对着顾漫琪粲然一笑的说道:“姐姐,我现在还不想回家,所以在外边逛逛,你去做什么?”

    “正好,我要跟朋友去吃饭,你跟我一起去吧?”其实顾漫琪并不怎么喜欢自己的这个妹妹,若不是看着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妹妹,估计顾漫琪早就跟顾漫里分道扬镳了。

    今天的顾漫里倒是有些跟平常不一样了,若是换做以前的顾漫里的话,或许就直接拒绝了,不过今天的顾漫里倒是并未拒绝,而是点头直接就跟着顾漫琪去了,当然顾漫琪虽说是不喜欢顾漫里,倒是也不会不喜欢到,连吃饭都不能一起的地步。

    很快就到了跟顾漫琪朋友约定的地方,就在顾漫琪去停车的时候,顾漫里的包被抢了,而顾漫里根本就没法说话,所以只能看着包被抢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在顾漫里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男人快速的走到顾漫里的面前。

    很是不满的说道:“傻女人,你的包被抢了,你怎么还傻站着,不说话。”

    当然这个人说完这句话就直接去追那个抢包的人了,原本顾漫里是想跟着过去的,不过想到那个男人刚才跟自己说话的语气,顾漫里就退缩了,此时的顾漫里觉得不会说话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可悲的人。

    没多久顾漫琪就过来了,看着顾漫里傻傻的站着,也有些不满的说道:“你干什么,怎么这幅表情。”

    顾漫里快速的在纸上写下一句话:“姐姐,我的包被抢了!”顾漫里到是面无表情的,其实顾漫里的包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就算是钱顾漫里的包里面都少,所以顾漫里倒是不担心,而顾漫琪也是如此的,不过就在顾漫琪说:“那没什么我们走吧,反正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是不是?”

    “……”顾漫里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不过在顾漫琪想要拉着顾漫里走的时候,却被顾漫里给拒绝了,虽说顾漫里也知道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可是刚才已经有一个男人去追那个抢劫的人了,所以顾漫里觉得自己应该要在这里等着才行的。

    “你怎么了?难道你个破包里面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顾漫里摇摇头,写道:“有人去追抢劫的人了,我们得等那个男人回来。”

    “懒得理你,你还是自己在这里等吧!”顾漫琪说完就准备走的,不过就在顾漫琪转身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声音,由于好奇,顾漫琪转身回头看了这个男人一眼。

    而就是这一眼,让顾漫琪爱上了这个男人,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那个给顾漫里拿回包的男人,此时那个人很不满的看了一眼顾漫里,不等那个男人说什么,顾漫琪就走上前说话了“你好,是你帮我妹妹拿回来的包包吗?真是谢谢你!”

    “没事。”烈焰名说完这句话就准备走人的,不过被顾漫琪给拦住了,顾漫琪对着烈焰名说道:“你好我叫顾漫琪,请问您的名字是?”

    “烈焰名。”自始至终,顾漫里都没说话,而顾漫里没说话的原因不止是因为顾漫里不能说话,更主要的是因为顾漫里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弄的顾漫里不好意思说话了,所以顾漫里只能低头看着顾漫琪跟眼前这个男人说话。

    倒是那个男人说完看了一眼顾漫里说道:“你这个妹妹还真是清高,我若此费力的做了一件好事,倒是一句感谢都没有。”

    “不好意思,我妹妹不怎么喜欢说话,还请烈先生见谅。”二人倒是聊的很好,完全无视了顾漫里,直到顾漫琪的朋友出来接顾漫琪,顾漫琪才跟烈焰名不再聊天的,只是没想到烈焰名也往这间酒店去了,顾漫琪跟烈焰名相视一眼说道:“不会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吃饭吧?”

    “看来还真的是很巧。”烈焰名说完这句话很温柔的对着顾漫琪一笑,而顾漫琪倒是很欣然的就接受了。

    几人进去之后,没想到烈焰名是跟自己的弟弟来吃饭的,而且刚好跟顾漫琪的朋友认识,所以就直接坐在一起了,顾漫琪此时觉得这一定是上天安排的,自己刚刚见到这个男人,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而烈焰名对顾漫琪的感觉似乎也是不错的。

    烈焰杰看到顾漫琪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惊奇,烈焰杰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优雅的女人,对于烈焰杰而言,这个女人简直就像是自己梦中的女神一样。

    所以自打顾漫琪进来烈焰杰的眼睛就一直都在看着这个女人,甚至一眼都没离开过顾漫琪的身上,作为一个一直都被人注视的女人,顾漫琪自然是知道自己的魅力的,所以顾漫琪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对着烈焰杰优雅的一笑,就直接坐下来了。几人在坐下之后就开始聊天,而顾漫里还是不说话,这倒是让烈焰名觉得有些奇怪了,难道这个女人是自闭症患者吗?怎么一句话都不说,烈焰名悄悄的附在顾漫琪的耳边说道:“你这个妹妹是不是有病?”

    而顾漫琪听到有人这么说顾漫里非但没生气,反正显得更加的开心了,对着烈焰名说道:“你还真是说对了,我这个妹妹,还真的是脑子有病你最好不要跟我妹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