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顾漫琪倒是没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什么不对的,而烈焰名只是稍微的眉头紧锁,不过这个表情只是稍纵即逝而已,顾漫琪并未发现,自打顾漫琪说完这句话之后,烈焰名的注意力似乎就转移到顾漫里的身上了,只是顾漫里并未发觉,而烈焰名自己也没有察觉而已。

    “你好我叫烈焰杰,我是烈焰名的弟弟。”

    “你好我叫顾漫琪,这个是我妹妹顾漫里!”

    这也算是一次正式的见面,正式的介绍了,开始吃饭的时候就没人去管顾漫里,而顾漫里看着自己周围的每个人都喜笑颜开的,此时的顾漫里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自己又不会说话,就只能这样看着了。

    顾漫里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去洗手间,然后跟顾漫琪说了一声就先回去了,因为顾漫里知道若是自己再不走的话,迟早会被这些人取笑的,其实顾漫里一直都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取笑。

    不过今天的顾漫里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个叫烈焰名的男人在吗?以前的顾漫里从未喜欢上任何一个人,所以并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若不是遇到烈焰名的话,或许顾漫里还不知道这种感觉。

    走出酒店之后,顾漫里的脸色绯红,有些不自然的摸摸自己的脸颊,喃喃自语道:“难道我真的喜欢上那个男人了。”

    顾漫里想到这里居然有些害怕了,要知道这可是顾漫里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此时份顾漫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只能给李耳姐发短信了。

    而此时的慕李耳正在跟凌江宇赌气,听到自己的手机响,慕李耳就直接跟凌江宇说:“你看看我的手机,是谁来的短信?”

    “你就不怕我知道你的隐私?”凌江宇其实看到慕李耳如此的信任自己,心里是十分开心的,不过并未表现出来而已,而当凌江宇看到短信的时候,凌江宇就彻底的不淡定了,说话都变的结结巴巴了,对着慕李耳一直动嘴,也不说话。

    让还在跟凌江宇赌气的慕李耳更加的生气了,很是不满的说道:“你是想死是不是,难道你不会说话吗?你是怎么回事?”

    慕李耳刚一说完,凌江宇就直接将手机递给慕李耳了,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自己看,慕李耳给了凌江宇一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的再一次指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识字吗?”

    虽说慕李耳的意思是不想看手机,不过慕李耳还是接过了手机,当慕李耳看到手机的短信内容的时候,可是比凌江宇更加的激动的,慕李耳张大嘴巴看着凌江宇说道:“这是真的吗?”

    “顾漫里可是从来都不会说谎的。”在得到凌江宇的肯定之后,慕李耳也没耽误直接就给顾漫里发短信,询问了顾漫里在什么地方之后,就让凌江宇快速的赶过去了。

    当来到公园,看到很是平静的顾漫里的事实慕李耳挽着顾漫里的肩膀说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到底是谁?漫里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跟那个男人相识的!”慕李耳自然是知道顾漫里的朋友圈的。

    顾漫里是一个很不喜欢交际的人,所以顾漫里的周围就那么几个人,而且每个人慕李耳都认识,所以当顾漫里给慕李耳发短信说:“李耳姐,怎么办?我好像是喜欢上一个男人。”的时候,慕李耳就知道顾漫里一定是有一段艳遇,或者是一段巧遇的,不然就现在而言顾漫里身边的那些男人可是没一个能配得上顾漫里的。

    虽说顾漫里不会说话,可是那并不代表顾漫里就其余打什么都不行了,在慕李耳看来顾漫里跟正常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的。

    而此时的顾漫里看着比自己还要激动的慕李耳,将自己跟烈焰名之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跟慕李耳说了一遍,慕李耳有些羡慕的说道:“漫里,你可真幸运,你知道吗?这个社会还能这样见义勇为的人,可真的是不多了,能被你遇到那也算是一种福气呀。”

    “嗯。”顾漫里点点头,而不过凌江宇的重点倒不是这里,凌江宇有些疑惑的看着顾漫里说道:“你刚才说你喜欢的男人是烈焰名吗?”

    虽说顾漫里没说话,不过顾漫里给慕李耳描述倒是让凌江宇觉得很像是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所以凌江宇就直接询问了!

    而顾漫里没想到凌江宇能直接就说出这个男人的名字来,所以有些吃惊的而看着凌江宇说道:“嗯,你认识他吗?”顾漫里倒是没想到凌江宇居然认识自己喜欢的那个男人。

    而凌江宇更是吃惊的跟慕李耳对视一眼,然后看着顾漫里说道:“你还很有眼光嘛,这个男人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说烈焰名给你将那个抢劫的人给逮住了?”

    “嗯。”顾漫里倒是没觉得这事有什么奇怪的,而凌江宇却很是吃惊的看了一眼顾漫里继续说道:“你知道吗?烈焰名可是出名的不会管闲事的男人,这个烈焰名估计是对你有想法的,不然也不会这样帮你的!”

    凌江宇这句话倒是让顾漫里觉得开心的,虽说嘴上没说,可是心里倒是乐开花了。或许就是凌江宇这句话给顾漫里带来了一线的希望,不过当事实并不是如此发展的时候凌江宇才知道自己当日并不应该说那样的话。

    “漫里,这样让我们家老凌给你做媒人如何?”慕李耳故意这样取笑顾漫里,而弄得顾漫里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瞬间脸红的看着慕李耳说道:“别取笑我了!”

    慕李耳还是第一次见到顾漫里这样,这一段时间的顾漫里可是给了慕李耳很多的不一样,让慕李耳觉得顾漫里应该是渐渐的能够接受现实了,能够接受这个社会了,慕李耳觉得这对于顾漫里而言还真的是一件好事!

    慕李耳跟凌江宇将顾漫里送回家之后,俩人还以为顾漫里跟烈焰名的事情讨论了很久,慕李耳虽说是跟烈焰名不认识,不过想到既然这个烈焰名是老凌最好的朋友,那么人品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慕李耳决定要撮合一下顾漫里跟这个烈焰名了。

    慕李耳对着凌江宇说道:“这事可就交给你了,你若是给我办砸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奴才遵旨,定不会让皇后娘娘失望的。”看着如此跟自己嘴贫的凌江宇,慕李耳一瞬间也就忘记了,刚才自己还在跟凌江宇生气的,只是看了一眼凌江宇继续说道:“你可是知道的,我们漫里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若是这个烈焰名不适合漫里的话,你也得早说,漫里是经不起任何的伤害的。”

    想到这里慕李耳就觉得其实漫里一个人,也是很辛苦的,慕李耳其实想不透,漫里的家人为什么要这样不待见漫里,在慕李耳看来没人比漫里更好了,漫里唯一的缺陷或许就是不能说话吧!

    而自打哪一天起顾漫琪就总是找烈焰名,有事没事的总是往烈焰名那边跑,而且每次都必须让顾漫里跟着,似乎只有顾漫里跟着的是,才能将顾漫琪的美给彰显出来,而作为一个一直扮演小丑的顾漫里,岂能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对于顾漫里而言,这些根本就是不足轻重的,因为顾漫里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人是不是将自己跟顾漫琪相比较,因为不管怎么比较自己比起顾漫琪来都是差一大截的,这一点顾漫里一直都很清楚的,若不是自己不如自己的姐姐,自己的家人也就不会这样对待自己了。

    其实想想顾漫里并不觉得其他人人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毕竟自己有很多的缺陷,就算是自己的家人,其实也有不接受的权利的。

    “妹妹,上一次你的包包之所以能找回来,多亏了烈焰名了,你可得好好感谢烈焰名才是!”顾漫琪说完还不忘看一眼烈焰名,而烈焰名似乎对这个一直都没说话的女人顾漫里更加的感兴趣了。

    而跟以前虽说是发现了烈焰名一直都在看着顾漫里,不过顾漫琪倒是并未觉得烈焰名是因为喜欢才会看着顾漫里的,在顾漫琪看来这个世界上若是有人能喜欢上顾漫里的话,那么这个男人也一定是残疾人。

    对于像烈焰名这样优秀的男人,就算是再没眼光也都不会喜欢上顾漫里这个残疾人的额,所以顾漫琪觉得此时自己揭穿顾漫里的身份是最好不过的了。

    顾漫琪很是桀骜不驯的看了一眼顾漫里,然后在看着烈焰名说道:“烈先生,你是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我妹妹不说话吗?”

    “当然。”烈焰名似乎是没想到顾漫琪居然这一次会主动想要跟自己说了,以前跟顾漫琪还有顾漫里见面的时候,烈焰名可是没少询问过的不过顾漫琪就是绝口不提,而不管烈焰名跟顾漫里说什么,这个笨女人都不跟自己说话,所以才会让烈焰名觉得十分奇怪的。

    “烈大少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才会告诉你是为什么?”跟以前故弄玄虚的在烈焰名的眼前晃来晃去的,或许顾漫琪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是多么的妖娆,当然烈焰名也并未注意到这些,倒是烈焰杰一直都在看着顾漫琪。

    看着顾漫琪如此主动的在勾引自己的哥哥,说真的烈焰杰心里十分的不爽,可是现在却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自己跟顾漫琪只是见过几次而已的,若是现在就如此莽撞的说出一些让顾漫琪觉得害怕的话,烈焰杰倒是真怕自己就会这么跟顾漫琪不再有什么交集了。

    烈焰杰当然知道追女人需要什么的,烈焰杰比起烈焰名来,可算是一个情场老手了,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像顾漫琪这样的女人,这一次烈焰杰倒是真的想要收手了,以后若是在遇到那些妖娆的女人,烈焰杰都觉得自己不会再有什么过多的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