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顾漫里一句话都不说,也不写给烈焰杰看,其实自打跟烈焰杰结婚以来顾漫里就没跟烈焰杰说过几次话,所以顾漫里早就习惯了,烈焰杰在自己的耳边说话,而自己一言不发。

    “顾漫里你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是不是?”烈焰杰此时满眼通红,但凡是看到的人,都会觉得很可怕的,当然顾漫里也不例外,顾漫里抱着自己退到自己就觉得安全的位置,就不再动了。

    而烈焰杰冷冷的笑道:“哼你给我戴绿帽子,你觉得我会对你好吗?顾漫里我告诉你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可是那并不代表你就能给我戴绿帽子了!”烈焰杰一直都在逼迫顾漫里跟自己说实话,不过顾漫里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

    “该死的你非要让我动粗是不是?”烈焰杰说完就准备打顾漫里的时候,刚好烈母很殷勤的给顾漫里送补汤过来,所以就给制止了,很是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你干什么,顾漫里这个丫头可是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做!”

    “妈,这是我的事情,你别管。”烈焰杰说着想将自己的母亲给推开的,只是被烈母给拒绝了!

    “什么叫这是你的事,这个丫头可是怀了我的大孙子,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你给我出去。”烈母很是严肃的将烈焰杰给赶出去了,而烈焰杰并不知道自己走后到底发生了发生了什么,反正不管发生了什么,对于烈焰杰而言都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自己的母亲,在顾漫里的房间回来之后,就给气病了。

    “顾漫里你干的好事。”烈焰杰直接就将顾漫里给推到了,在趁着烈焰杰去看烈母的时候,顾漫里偷偷的跑出去了,刚好就看到顾漫琪,不过顾漫里并未看到顾漫琪,顾漫琪偷偷跟着顾漫里的,在看到顾漫里跟慕李耳在一起之后,心里十分的纳闷,想着烈焰杰跟自己说的话,顾漫琪倒是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的了?

    因为烈焰杰说过自己从未碰过顾漫里的,可是顾漫里却怀孕了,这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等到顾漫琪看到顾漫里跟慕李耳在哭的时候,她当然是不知道顾漫里说的是什么此时的顾漫琪倒是真的很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去学习手语了,现在是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就在顾漫琪想放弃的时候。

    突然就听到慕李耳很吃惊的说道:“你说什么,孩子是烈焰名的?你不是跟我开玩笑是不是?”慕李耳也是十分不相信的模样,而顾漫里自始至终都是只在点头,此时慕李耳是知道的顾漫里不会骗自己的,而顾漫琪也知道了顾漫里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不过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顾漫琪是真的没想到原来顾漫里已经跟烈焰名在一起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想做什么,此时的顾漫琪看着顾漫里是满眼的仇恨,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给碎尸万段。

    在慕李耳给凌江宇打电话的时候,顾漫里就这样离开了。慕李耳是真的慌张了,慕李耳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直接让凌江宇给烈焰名打电话了,现在三人一起都在找顾漫里的顾漫里的下落,若不是烈焰名的手下在车站看到顾漫里的话,或许此时的顾漫里早就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

    “顾漫里你这个该死的你想做什么,你想就这样离开吗?混蛋。”正准备走的顾漫里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遇到烈焰名,看着烈焰名的模样顾漫里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后来赶到的慕李耳直接就将这个女人给抱在怀里了,对着顾漫里说道:“没事的有我在,好不好?没事的,没事的。”

    凌江宇一句话都么说,几人就这样开车回去了,不过不是回的烈家,而是去的慕李耳那里,顾漫里现在可是不敢面对烈母还有烈焰杰的,烈家的人给顾漫里造成的伤害,那是顾漫里永远都忘不掉的。

    烈焰名是真的生气了,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样就选择离开了,烈焰名此时才知道自己到底是多么的担心这个女人,若不是这个女人执意要走的话,或许烈焰名还看不透自己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顾漫里的孩子就是在那天没了,那天之后顾漫里就消失了,没人能找到顾漫里,当然同时消失的还有烈焰名。而等到慕李耳在此见到顾漫里的时候,那已经是一年以后的事情,那天顾漫里的出现让慕李耳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而那个时候的顾漫里已经能够开口说话了!

    那天顾漫里跟自己的上司不小心得罪了以前顾漫里认识的一个阿姨,这个阿姨是出名的难缠,这会顾漫里一阵担心的说道:“阿姨,我想烈焰名肯定是触及到什么往事,才会做出这么不寻常的举动,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斤斤计较。”顾漫里劝解地说道,希望她能消消气,不要追究他的责任。

    叶英阁白了顾漫里一眼,不屑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替他求情,这件事情全都是因为你而起的。他害我的差点丧命,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我一定要告到他坐牢。”叶英阁只是虚张声势,目的只为从烈焰名那里捞些钱。

    “妈,你就原谅焰名吧。”杨紫烨适时地说道。“你胳膊肘还往外拐,你……”还没有等叶英阁说完,顾漫里便打断。

    “阿姨,对不起。这件事情是因为我而起,和烈焰名没有任何关系。你只要能消气,不管怎样我都受着。”顾漫里弯下腰,低下她那高贵的头颅。

    顾漫里的举动震惊了在场的三个人,她居然抛向她那高傲的自尊,这么低声下气地求情?每个人都在想,她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烈焰名一把拉起她,说道:“漫里,你求她做什么。她要是有本事就让她去告,我还怕她不成。公了,咱们就法庭上见。私了,我给你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当是你的精神损失补偿费。要是打官司,不仅你一分钱拿不到,以后,你们母女俩个想都别想再进入上流社会。”烈焰名不咸不淡地说道,语气中的句句警告却让人听的心惊胆战。

    “看在小漫里这么诚心的份上,我们又是多年的老邻居,我就勉为其难收下这60万,不跟你们年轻人斤斤计较了。”叶英阁得了便宜又卖乖,脸上那一副见钱眼开的模样早就出卖了她。任谁都能猜到她这样得理不饶人的真正目的。

    烈焰名填好支票,把支票递给她的时候故意松开手,烈焰名一脸歉然的说道:“不好意思,我的手滑。”

    烈焰名把呆愣的顾漫里丢进车里,开着车扬长而去,通过后视镜,看到叶英阁弯腰捡支票,脸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烈焰名的嘴角扬起一抹嘲笑,这种人用钱便能打发。

    那一巴掌把顾漫里打醒了,这么多年的情分原来都是虚情假意,她以为叶阿姨和妈妈同事多年,平时争强好胜,可是,现在看来她只是和她老妈面和心不和。

    顾漫里抿嘴不说话,钱还真是可以让人变得六亲不认。为了嫁入豪门,真的可以把一个人改变地那么有心机……

    烈焰名踩了紧急刹车,车了划出去了数米,才停了下来。“漫里……”其实烈焰名有很多话要对她,最终只说出了句,“谢谢你。”

    烈焰名伸手去触碰那红肿的脸颊,顾漫里头一歪,躲避了他的触碰,声音冷清地说道:“烈总,请你自重。还有你也不用谢我,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没有必要把你拖下水。可是,最终还是让你破费了60万。”

    烈焰名的手僵在半空中,用手挠挠头,呢喃着她的话,“烈总,好一个烈总。你我之间总是要这么生分,这么见外,到底是因为什么?”

    顾漫里没有看他,眼睛一直盯着车窗外,冷静地说道:“我可以相信你对我是认真的。可是,我回应不了你。既然和你没有可能,何必给你错误的信息。如果,你只是和我做朋友,也许,我们之间不会变成这样。”

    “朋友……”烈焰名心酸的说道,他从来不缺少女性朋友。可是,他依旧说道:“那好啊,那让我们先从朋友做起。”

    “那现在朋友有个故事要和你分享,你不会扫了朋友的兴吧?”烈焰名前后话都说圆了,顾漫里拒绝的话都不好意再说出口。

    她只能无奈地说道:“你还真会利用你的权利。好啊,我洗耳恭听。”

    “我7岁生日那天,我妈妈在浴室里割腕自杀了。我看见满浴缸的水被染红了。我当时吓得都忘记该怎么哭了,喉咙里像是被卡住声音,发不出任何声音。以后,每年我都不再过生日,我怕这梦魇就像是影子一直伴随着我。这次,我去你家感受了家的温暖,和你在一起,即使我说出我的生日,我也不向以前那么害怕了。”烈焰名扭头看向她,“你身上有一种让人感到温暖的气息。”

    顾漫里调侃地说道:“可能是因为我的名字,太阳照射着向日漫里,有太阳的照射,我能不温暖么?”气氛并没有因为顾漫里的冷笑话给好转起来,因为这个故事太过于沉重,让人说不出的辛酸。一个7岁的孩子承受的心理能力能有多大,这样的事实真的是太残忍。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恨烈焰玉的妈妈,也就是烈耀世现任的妻子。因为,我妈自杀的那天,有人看见他们两个人在办公室里鬼混。”烈焰名握着方向盘的关节泛白,一提到烈耀世,他就恨得牙痒痒。他恨不得学哪吒那样,削骨还父,削肉还母。要不是因为他,他怎么会成为没有妈妈的孤儿。

    “烈焰名……”原来花心只是一种掩饰,顾漫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好像再多的言语在这样的事实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