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烈焰名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你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叶英阁拿她真是没有办法,这丫头有时候固执地可怕。她只能在一旁多多提醒她。

    “不会的”她手上还有杀手锏,到关键时刻没准还能发挥作用。顾漫里躲在浴室里来回踱步,早知道就不跟他回来了。现在可好了,要是他要求她履行夫妻义务。她该怎么拒绝?

    顾漫里灵机一动,拍手叫道:“对啦,就说来大姨妈了。”欧时域在另一间浴室里洗完澡已经过了15分钟,仍没有看见顾漫里出来。难道她洗的太久,晕倒了。

    一想到这样,欧时域赶紧下床,赶紧放下书,咚咚地敲着门,着急地问道:“漫里,你没有事吧。”

    顾漫里赶紧说道:“我没有事,我最近便秘,上厕所的时间变长了。”顾漫里在心里说道,“死就死吧,反正只要她说她来大姨妈了,他也不敢怎样。”

    顾漫里把自己包裹得跟个粽子似的,看着在床上看书的欧时域,立即找了一个绝妙的理由,“那个,既然你看书,我就睡沙发吧。我睡觉打呼噜,怕影响你看书的心情,更怕影响你睡眠的质量,进而影响你的工作。”

    顾漫里一副我为你的好模样,这样,欧时域还不痛快的点头,真是对不起她的好心好意。

    欧时域看着她的装扮,便明白了躲在浴室久久不出来的原因。

    欧时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有关系,我的睡眠质量很好,睡着了,雷打不动。”欧时域放下书,“晚上看书时间太长对眼睛也不好。”他拍拍身边的位置,“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睡沙发第二天很容易腰酸背痛的,我怎么忍心看到你受这么苦呢。”

    顾漫里恨不得咬舌自尽,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是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难道他看出了她的企图?

    顾漫里忐忑地躺到了他身边,拉过毛巾被把自己隐于之下。欧时域俯身靠近她,看着不断在眼前放大的脸,顾漫里喊道:“我来大姨妈了。”

    欧时域好笑地说道:“你脑中怎么老想这些男欢女爱的事情,难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占有我。”

    顾漫里直翻白眼,这人还真会倒打一耙,不服气地说道:“你刚才扑过来干嘛?”

    “拜托,我看见你的毛巾被快要掉到地上,我是想给你拽一拽。”欧时域其实就是为了想要逗趣她,看她想出什么理由拒绝他,原来大姨妈这三个字这么好使,随时可以当成挡箭牌。

    “好啦,算我小人啦。我睡觉啦……”顾漫里转身背对着他,用手摸着那维棠的脸,“真是丢死人了。”

    看着她的背影,欧时域无奈地说道:“真是个傻瓜,即使结婚,只要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的。难道你不知道强迫,也能构成犯罪,婚内强奸。”

    欧时域平躺下,用手关掉台灯,他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漫里,只要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我会等你完全放下,心里没有丝毫的负担,愿意真正变成我的新娘。”

    顾漫里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用手咬着拳头,防止发生声音。“无怨无悔,不求回报。和任何事相比,她的意愿是最重要的。”顾漫里好像从他的身上找到了南宫木阳当年的影子,

    可是,有时候他们确实很不一样,他霸道,南宫木阳温柔;他不苟言笑,南宫木阳笑脸迎人;他拒人于千里之外,南宫木阳平易近人。这样细想,他们之间有太多不同之处。唯一相同的便是她在他们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的,宠她便是他们的使命,爱她便是他们的宿命。

    顾漫里突然之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欧时域爱她,绝对不会是因为南宫木阳的心脏。可是,她早已分不清爱他,还是爱他身体里的那颗心脏……

    顾漫里看着他做的爱心早餐,听着他那贴心的话,情不自禁地抱住他,感叹地说道:“嫁给你果然是一件很明智的事情。有谁会想到不可一世,不苟言笑,冷峻如冰山的欧大总裁,也会戴着围裙做、爱心煎蛋,热牛奶等一系列家务事呢。”

    “你的那些词我可不认为是夸我呢?”欧时域一边用刀子在面包上抹着番茄酱,一边不赞同的说道。

    顾漫里被这香喷喷的营养早餐给诱惑了,顾不得讲究卫生,随手拿起叉子,吃了一口煎蛋,发出满意的声音,“啊,真是太美味了。”

    欧时域抹好面包片,随手抽过一张纸巾,垫在面包片上,递给顾漫里。“我还没有洗脸刷牙呢……”顾漫里没有伸手接过他的好心面包片,好心地提醒道。

    “吃完,再刷牙,再洗脸也是一样的。反正,你怎样邋遢我都不会嫌弃你。”欧时域从头到尾仔细地端详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除了顶了一头的鸡窝头,衣服有些褶皱,脸还是白皙水嫩地弹指可破,完全看不出像是没有洗过脸的小脏丫头。”

    顾漫里那双大眼睛,因为听到他的话,瞪得圆圆的,腮帮鼓鼓的,没好气地说道:“欧时域,你张嘴便暴露了你的语文功底有多差,我看你还是回炉重新修炼吧。”

    顾漫里啧啧嘴,“你还真是不愧是商人,随时算计着。你这样的做不怀好意,你在教我堕落,在慢慢诱惑我朝着一个家庭主妇上的道路上挺近。”

    欧时域实属冤枉,顿时觉得自己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委屈地说道:“哪来的那么多事,我不是嫌你洗脸磨磨蹭蹭,等你出来牛奶都凉了,喝变凉的牛奶对身体不好。”

    知道冤枉了她家亲亲老公,顾漫里立即狗腿地说道:“你人好好诶。要是评全国好先生,你准会榜上有名。”

    顾漫里怎么能辜负她家亲亲老公的一片良苦用心,赶紧坐了下来,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更是为了弥补她的过失之言。“你吃完饭去做什么?”欧时域问道。

    顾漫里嘴里含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去上班啊,要不然能干嘛?”

    “你去上班?”欧时域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什么公司会容许自己的员工在没有请假的情况消失一周还会聘请她?难道?欧时域越想越心里发麻,他一定要旁敲侧击地问出些什么有用的消息。

    “你干嘛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难道我上班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还是你不相信我有那个实力在职场混的风声水起?还是你根本就直接否定我有当女强人的喧嚣因子?”顾漫里放下叉子,一脸严肃的问道。

    “不是很搞笑,只是很奇怪?”欧时域一步步设计,等着顾漫里心甘情愿地往圈套里跳。顾漫里重复道:“奇怪?”对他的话甚是不解,她正常上班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上班,为什么老板会继续用一个不负责任的员工?如果是我,我就不会再聘请你。”欧时域眼里闪着精光,心里喜悦的泡泡不断地膨胀,好像都在等着只要他一成功,便迫不及待地为他爆破庆祝。

    “我不负责任,我哪里不负责任了?我虽说没有向其他人那样留下来加班加点,那只是因为我工作效率高,上级交待的事情总是会按时完成。还有,我可是兢兢业业完成领导交给的每一项任务,虽说不是非常完美,但是也是无可挑剔。”因不满他的说法,顾漫里的声音陡然拔高,拼命地在列举她工作中的表现,用来证明欧时域的说那样的话真是大错特错。

    欧时域见她那么激动,赶紧澄清道:“你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没有人会质疑你的工作能力。但是,你失踪一周,连声招呼都不打,难道这是负责任?”

    兜来兜去,仔细琢磨他的话,顾漫里像是听出些门道,似乎明白他话里有话。顾漫里脑中突然开窍,他在套她的话。

    顾漫里试探性地说道:“你的目的恐怕不是想知道我在哪里上班,你是想问我的老板是谁?你甚至在猜,他是不是男的?是不是对我有企图?要不然,我失踪一周,没有被开除,还大摇大摆地去上班。”

    欧时域用手摸摸鼻子,不自然地左顾右盼,心虚地说道:“我看你是想多了,我就只是单纯的想问你在哪里上班。”谁会在被猜中心事之后,还傻傻地承认,当然是能否认绝对不会大方的承认。

    “在某一个不知名的小企业,说了你也不会知道。而且我的老板是一个白手起家,年轻有为,英俊潇洒,杠杠的土豪。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他说他也不介意办公室恋。”顾漫里故意掉他的胃口,等着他乖乖自动地上钩。

    “不管那是什么公司,立即辞职。”欧时域霸道地说道,他可没有大方让别人的男人觊觎她,他还无动于衷。像是发觉了他语气地强硬,欧时域放低姿态,一副以商量的口吻说道:“如果你非常想要上班,我会在晟源给你安排一个位置。”

    看着他那气急败坏的表情,一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肖想的气愤,她果然猜的没有错,他在试探她。想玩,那就奉陪到底,看谁先低头。

    顾漫里一脸为难的说道:“可是,我很喜欢小公司的惬意,没有那么多竞争,没有那么多暗算。我可不想当空降兵,成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的脸皮比纸还要薄。”

    看着她一脸似笑非笑地样子,欧时域知道他的心思被她猜到了。她在耍他。欧时域别扭地说道:“好啦,我认输。我承认你说得都对。你都猜对了,玩心理游戏我玩不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