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顾漫里自豪地说道:“必须的,要不然我的心理学就白修了。”说到这个,真的纯属是闲的无聊去选修的,可是,等上了课,越上越觉得有意思,原来人的心里这么复杂,原来人的劣根性这个可怕。

    “那你到底告不告诉我?”欧时域气急败坏地说道。

    “我在烈氏上班呢。”顾漫里一说完,欧时域口中的牛奶噗嗤一声全都吐了出来。

    看着桌子上那一滩白渍,从纸抽里抽出纸巾擦着桌子,嘲讽道:“你是小孩么?这么大的人怎么还吐奶?”

    听到她的话,欧时域的嘴角直抽搐,“你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看你也得回炉重修思想品德课。”

    “切,是你的行为赋予了我丰富的联想力。”顾漫里白了他一眼,他再说,她还有话等着他,让他哑口无言,乖乖闭上嘴。

    欧时域转念一想,不是和她争论这事的时候,关键是问她怎么进入烈氏的。是焰名把她弄进去的?这个认知让欧时域莫名地恐慌起来。烈氏是一个复杂的大染缸,他不想她被牵扯其中,受到伤害。

    可真当的问的时候,欧时域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那个……”欧时域害怕她说他过于疑心重,不相信她之类的话。

    顾漫里像是猜透了他的心事,承焰名道:“既然,咱们都结婚了,我觉得夫妻之间必坦诚相待,互相信任,我会把这件事情跟你说清楚。”

    听到她这贴心的话,欧时域突然之间觉得他是不是小人了,他是不是给了她错误的信息,让她误以为他不信任她,他才要这个解释的。“漫里,突然之间我不想知道了。只要你自己在那里工作开心就好,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欧时域说道。

    顾漫里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不管你多强大,对于我,你都是没有把握的。不管怎样,我有责任给你安全感,让你知道我的心意是怎样。我们是夫妻,以后会经历许许多多的意想不到的事情,没有足够的信任,怎有把握白头到老。”

    听到她的话,欧时域抿嘴不说话,等着她的解释。顾漫里把所有的事情一一娓娓道来。因为杨紫烨,她被烈焰名威胁,她很不情愿地进了公司。还有被分到市场部,和烈焰玉的种种冲突她都一一详细叙述开来。

    末了,顾漫里犹豫要不要把慕李耳的事情向她说明,既然决定向他坦诚一切,她都不该留着这个小秘密。

    “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和烈焰玉起冲突么?”顾漫里反问道。欧时域摇摇头,欧时域正在思考,焰名到底为什么大费周折把漫里弄进公司。他感觉不是想近水楼台追求漫里那么简单。

    “因为凌江宇是慕李耳的前男友,凌江宇为了钱途抛弃青梅竹马的慕李耳娶了烈焰玉这个千金小姐。”顾漫里讽刺的说道,至今一提到这件事情,她依旧是愤愤不平,不耻他们两个那下贱的做法,抛弃女友,抢人家男友。

    听完她的解释,欧时域突然之间明白焰名为什么会这么做了?难道他……

    欧时域再次看穿了她的心事,劝慰道:“你不要傻了,你那个朋友根本就不喜欢你留在烈氏,因为你的存在对于她是一种威胁。你的良苦用心,默默付出,换不来她的感激。因为,你在一天,焰名就不可能多看她一眼。你把她当朋友,她可能早就把你当成了假想敌。因为感情,决裂的友情数不胜数。”

    欧时域的话就像是当头一棒,一下子把她敲醒了。的确,有时候嫉妒会把一个人的善良吞噬地一干二净,留下一具满是妒忌的躯壳。

    想到昨晚的事情,他说得都对,李耳确实对她心存芥蒂,如果李耳足够的相信她,就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话。也不会任由林阿姨打了她一巴掌,还无动于衷。她甚至还在李耳的脸上看到一丝丝快感,她当时从脚凉到心里,甚是为自己感到悲哀。

    可是,她是一个念旧情的人,她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想继续这友情。

    “你煞费苦心地劝说我,到底是为什么?”顾漫里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说话有所保留的样子,收起思绪,一脸好奇地问道。

    “以你的聪明才智,难道你会猜不到?”欧时域反问道。

    顾漫里垂下眼睑,深沉地说道:“好多事情不能太过于深究,不能想的太透彻,要不然,会活得很累。有些事情只要没有触及到我的底线,我依旧可以睁一眼闭一只眼。”

    “事情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往往涉及到家族争斗会远比你想象的更残酷。不要被算计,当了替罪羔羊还不知情。你越早点离开便越能早点抽身。不要卷入贝家的争斗,不要成为牺牲品,不要成为帮人挡暗箭的靶子。你当真以为焰名是为了追你才把你弄进公司的?”欧时域紧皱眉头,说出了一连串的重点。

    “其实,从他把我安排在市场部,见到烈焰玉的那一刻,我便多少猜到了些。其实,有时候太聪明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过于看透人的心思,更是一个痛苦不堪的事情。”顾漫里岂会没有自知之明,她只是不愿深究,得过且过。

    “知道你还心甘情愿的留下?”欧时域吃惊地问道。顾漫里耸耸肩,撇撇嘴说道:“没办法,为朋友两肋插刀,再所不辞吧。”

    欧时域劝慰道:“你就是太傻,有些人值得付出,有些人你为她付出还不如养条狗呢,狗最起码对你永远忠心耿耿。你记住一句话,伤你最深的往往是你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有时候付出和得到不一定成正比。”

    顾漫里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嘻嘻地傻笑起来,“看来,我在你心目中和你兄弟是同等位置。如果烈焰名无法接受我们在一起,你会选择谁?”刚才听他说出烈焰名的目的,感动溢于言表。

    “你……”欧时域毫不犹豫地说道。答应过南宫木阳,为了这个承焰名,亦是为了他自己。失去她,他的生命也会跟着枯竭。因为,她是那朵令他深深迷恋的罂粟花,就算想戒掉也永远戒不掉。

    “听到你这句话我真是受宠若惊,心里真的暖暖的。”如果真的面临这样的抉择,我是不会让你为难的。顾漫里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顾漫里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片,对着神色担忧地欧时域说道:“不用担心,我想我在那里也待不了多长时间了。倒时候我不辞职,自然会有人逼我离开。”

    欧时域听着她神秘的话,紧皱眉头,不解地说道:“什么意思?”顾漫里嘲讽道:“你觉得烈董事长会允许我这样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下流女人留在公司里和他儿子搞暧昧,影响他儿子的声誉。”

    “你的意思是烈叔叔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欧时域真的不敢预想后果了,他感觉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顾漫里无奈地说道:“虽然我不想引起人关注,但是,烈焰玉却在明白不过的告诉我,因为我,烈焰名和烈董吵架了。烈焰玉还警告我不要那么嚣张,我的靠山很快就要倒了。”

    欧时域吃惊地问道:“她威胁你了?”但是很快那份吃惊就被压下心底,冷静地说道:“白娇、娘母女一向和焰名面和心不和,白娇、娘的权利野心大,焰名虽然对烈氏的继承权不敢兴趣,但是他也不会袖手旁观让白娇、娘的如意算盘得逞。”

    “哎,一入豪门深似海,幸亏你没有兄弟姐妹,没有后妈,要不然我得被迫害多少回。”顾漫里双手托腮,感慨地说道。

    一想到豪门,顾漫里戏谑地说道:“你妈不会也像电视剧里演的恶婆婆,为了儿子的幸福,为了家族的荣誉,对我说道,只要你离开我儿子,这张支票的金额随你怎么填。”

    欧时域敲敲她的脑袋,“我看你是电视剧看多了。不要幻想这不切实际的,你这副模样好像是掉进了钱眼里,我看你是巴不得我妈拿钱砸你呢?”

    顾漫里偷奸耍滑地说道:“为什么不能呢?我既得到了钱,又得到了你的人。”欧时域反问道:“你拿了钱,还想不守约定?”

    “我怎么没有守约定,我只是答应不见他儿子。他儿子要是死皮赖脸得缠着我,我能有什么办法。”顾漫里说得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完全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

    “你这叫耍赖,不守信用。”欧时域无可奈何地说道。

    顾漫里不屑地说道:“切,这年头为了门第之见拆散两个相爱的人,是多可耻的事情。我这出尔反尔,和他们相比只是大巫见小巫,值得原谅的。”

    欧时域佩服地朝她竖起了大拇指,“你自我要求还真低。”欧对于她的话,不置与否,撇撇嘴说道。

    “人生苦短几十年,不对自己好点,那岂不是白来这个世界走一遭。”顾漫里大谈起人生论,好像是她是经历了几世纪的沧桑老人,看空了一切。

    欧时域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每次和她争论都得败下阵来,因为她总是无理搅三分,让你无话反驳。

    但是欧时域还是大打击地说道:“你不用担心,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你身上。我妈现在巴不得我赶紧给她娶一房儿媳妇,她怎么可能会拿支票去砸你。我们家的门第之见为零,不在乎出身,只究竟适合不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