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顾漫里由衷地赞美道:“你的父母真的是高大上。”欧时域指着自己,迫切地问道:“那我呢?”

    顾漫里挠了挠头,认真的思考了很久,得出了结论,“你是矮小下。”怕他不理解,颇负责任地解释道:“因为你是他们的儿子。”

    听到她的话,欧时域当场石化,嘴角不断地抽搐,这算是什么赞美之词,“矮小下”,没有一个上档次的字,谁会喜欢这样的赞美。等着顾漫里收拾好,欧时域询问道:“我送你去上班?”

    顾漫里连忙摆手,“千万不要,要是被人看见我从你的车里下来,准会谣言满天飞。‘什么顾漫里脚踏两条船啦,什么两大帅哥争一个顾漫里啦,什么好兄弟为顾漫里反目成仇啦等等’”顾漫里越想越烦,用手抓着,那梳整齐的头发,瞬间变得凌乱不堪。

    “好啦,我不去送你了。”欧时域可不忍看见她自虐。

    看着她的背影,欧时域叫住她,嘱咐道:“路上小心,晚上等我回家。”

    顾漫里冲着他微微一笑,欧时域沉醉于这甜甜的微笑久久不能自拔……

    顾漫里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是那个啤酒肚派我出去的,他怎么不实话说。”部门经理腆着肚子像是有了几个月的身孕,顾漫里知道他是因为经常喝啤酒才变成这样,才大方地赐予了他这个啤酒肚的外号。

    “你指望他?他是出了名的胆小怕事,怎会给自己惹麻烦。他是怕上面怪他自作主张。还有,你小点声,你就不怕人多口杂。你这一秒的仗义直言下一秒就可能被全公司的人知道。”阿美小声地提醒道。

    顾漫里义正言辞地说道:“忠言逆耳,如果他们容不下我,只能说明他们心胸度量狭窄。我身正不怕影子邪,他们爱怎么传就怎么传,我还怕不成。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我们是来工作的,又不是过来当下人的。公司是给我们发工资了,这又不意味着我们卑微地卑躬屈膝。这些都是靠我们努力工作换来的。”

    “烈……总……”阿美不断地顾漫里使眼色,可是太愣是没有看懂她的意思。她只能结结巴巴地叫道。

    烈焰玉讽刺地说道:“你这么义愤填膺,慷慨陈词,不去竞选国家主席实在是可惜的狠。呵,我忘了,以你们家的条件,就算你努力十辈子也什么都不是。”言语中的讥讽,任谁都听得清清楚楚。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知道谁是刘阿斗,谁是武则天呢?不过,要是我当上一号首领,首先颁布一条法律,凡是抢人家男朋友的第三者,一生不准结婚,男的终生监禁。不是爱的死去活来,不是偷来的东西好么?那就考验考验他们之间的深情到底有多重,是不是可以为了对方忍受一辈子的孤独寂寞,相思之苦呢?”顾漫里话锋一转,“烈经理,你觉得我说得有道理么?你不是还处于新婚燕尔之际,正是和凌经理你侬我侬的时候,那种刻骨铭心的爱能战胜一切么?”

    烈焰玉神色慌张,维持在脸上的笑容僵硬在嘴边,再也无力笑得那么花枝招展,刚才那股盛气凌人的气势瞬间下降为负值,让人感觉她就像是一只战败的公鸡。

    办公室的气温骤然下降,那诡异的气氛让每个人大气不敢出。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没有谁敢前去插嘴,毕竟谁也不想惹火自焚。

    烈焰玉凑近顾漫里耳边,以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警告道:“你要是敢在公司胡说八道,我就找人撕烂你的嘴。”顾漫里拍着胸,假装害怕地说道:“我好怕怕啊。烈经理你可得手下留情。”

    听到她的话,烈焰玉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以为她的警告起了作用。但是下一秒,顾漫里的话再次让她处于濒临发狂的地步,“烈经理说介于她心情好,她要奖励每一个人一个一万元的大红包。”

    烈焰玉跺着脚,咬牙切齿地说道:“算你狠。”

    顾漫里不理会她的气急败坏,随意地说道:“这点封口费都舍不得出?怎么指望人家帮你守住秘密。”

    “你……”烈焰玉气得踩着七寸高跟鞋咚咚地走回了办公室。

    每次,烈焰玉和顾漫里交战,都是顾漫里略胜一筹,烈焰玉便会大发雷霆。只要他们装聋作哑,便很快就会风平浪静……

    小鱼佩服地向她竖起了大拇指,一脸殷羡地说道:“我何时才能学来你这般惊天地泣鬼神的气魄?要不然,你给我传授一点经验,怎样才能这般豪放洒脱,活得有尊严,不畏权贵。”

    顾漫里扭头看向她,打击道:“就你这弹簧式的性格学不来的。你越压越收缩,而不是反弹。你就乖乖地当你的受气包,等着你的白马王子来解救你吧。”

    小鱼不服气地说道:“要是有烈总在我身后给我撑腰,我也敢这么以下犯上。”

    顾漫里撇撇嘴,不希望她误入歧途,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认真负责地分析道:“从你这句话中就可以看出你是成为不了女汉子的。第一,没有任何人给我背后撑腰,我也从来不需要谁给我撑腰。这一点显然你做不到,要是你能做到,你不会乞求有人给你撑腰才敢做那些肆意妄为的事情;第二,我从来都是不卑不亢,从来不觉得以下犯上,她虽然是我的上级,但是除了工作上的事情,我和她地位是平等的。她没有权利对我人身攻击,对我恶语相向。可是,你脑子子里就先入为主地给自己传达了一个低人一等的错误信息。”

    “顾漫里,回来了么?”副董秘书又过来催,她的适时出现,让那场谆谆教诲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部门经理赶紧迎上去,连忙说道:“回来了,回来了。”部门经理看到顾漫里还磨磨蹭蹭地坐在座椅上丝毫没有起来迎接的意思,大声呵斥道:“小漫里,还不快随刘秘书去见副董。”

    顾漫里听到她的话,直翻白眼。这会儿知道强出头了,这会儿知道端出部门经理的架子。刚才怎么不知道解释解释她是被他派去出工作了。你小人,那我便更小人。你不仁,那我便不义。

    顾漫里幽幽转身,不怀好意地说道:“经理,我又不是去西天取经,不用经历九九八一难。去副董办公室是分分钟钟的事情,你用得着那么大嗓门的催我赶快去么?我刚从外面拍片回来,好得让我休息几分钟,整理整理尊荣,免得污了副董那高贵的眼睛。”

    “经理……”部门经理一听到这两个就头皮发麻,眼角直跳,他不知道顾漫里给他出什么幺蛾子来报复他的不仁不义,只能静观其变,满脸堆着笑,假装镇静。

    “你是不是岁数大,记性不太好了。你跟刘秘书说一声,你派我去商场拍宣传片,一时半会回不来。这样,刘秘书就不用踩着10寸的高跟鞋,来来回回空跑好几回了。万一刘秘书一着急,脚一崴,这个责任谁担当的起。”顾漫里好意地关心,善意地提醒,却叫部门经理听得心惊胆战。

    听着顾漫里故意把10寸的尾音拉得很长,刘秘书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这个顾漫里竟敢拐着弯地骂她长得矮。

    看着刘秘书黑着的脸,脸上的表情僵硬,部门经理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部门经理被顾漫里弄得骑虎难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部门经理一贯的动作便是拿出手帕擦着额头上不断冒出的冷汗。看着他的动作,顾漫里冷笑一声,既然如此胆小如鼠,还敢踩着她献殷勤,真是自找的,一点都不值得人可怜。

    “你就是顾漫里?”刘秘书从头到脚的打量一番,心里浓浓得嫉妒把她的双眼蒙蔽,心里鄙夷地说道:“长得也不怎样?不知道烈总是不是有高度近视,会迷恋这种货色。”

    顾漫里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明显的敌意,对于她肆无忌惮地打量,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她讨厌被人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呵呵,陪你玩个游戏,算是送给你这样密切关注我的回报。

    刘秘书讽刺地说道:“你还真是难请,三顾茅庐的诸葛亮都比你好请出山。”

    顾漫里不怒反而笑着说道:“我又不是妇产科医生,你们那里有要生孩子的那赶紧送医院啊。”言下之意,你们催什么催,赶着去投胎啊。

    刘秘书的脸立刻拉得老长,一脸不悦地说道:“副董不喜欢等人。”

    “人有三急,我先去解决一番。刘秘书,你先等一等。”顾漫里像阵风似的走出了办公室。

    “看你管教的好下属……”刘秘书斥责道,头也不回地走了。她心里盘算着,顾漫里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她一定要加以还以颜色。

    “是,等她回来,我一定好好管教管教她。”部门经理赶紧应声说道,副董身边的人他万万不敢得罪。怎么今天一直处于高压状态,在这样下去,他非得得心脏病不可……

    顾漫里一语双关,她是一个爱岗敬业,孜孜不倦的好员工;刘秘书则是一个擅离职守,偷奸耍滑的懒散员工。刘秘书的脸涨成了猪肝色,苦不堪言,有委屈只能往肚子里咽,当着白娇、娘的面又不好意思发作。

    白娇、娘不悦地说道:“杵在这里做什么,我请你是来当电线杆的,还不出去工作。”

    刘秘书剐了她一眼,向下漫里无视她眼中的怒火,小指比了一个向下的姿势,赤裸裸的讽刺。

    刘秘书看了更加怒火中伤,满脸的怒气走出了白娇、娘的办公室。白娇、娘双手环胸,好奇地问道:“我的秘书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不满,整的她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