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副董,你这样说话,可就没有意思了。同是一个公司的职员,你怎么偏袒之心这么明显。明明是秘书姐姐看我不顺眼,她那眼神明显是要把我吃掉的节奏。我都不知道事怎么得罪她了?”顾漫里无辜地说道。

    白娇、娘眼中的赞赏是那么显而易见,毫不掩饰地夸奖道:“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从来不会耍小聪明。你思维敏捷,口齿伶俐,总是能抢先占尽先机,懂得察言观色,总是能抓准人的心思加以反击……”

    顾漫里打断了她那些虚无缥缈地恭维之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说道:“我想副董地大费周折地请我过来,不是单纯想告诉我,你是多欣赏我?”

    顾漫里心里嗤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我姑且不动声色,看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白娇、娘直率地说道:“既然你喜欢直来直去,那我也不跟你兜圈子,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烈焰名和烈董因为你大吵一架,烈董要调查你,被我阻止了。我说要和你先谈谈。我觉我我们会谈得更愉快。”

    顾漫里不卑不亢地说道:“那可不见得,没准烈董会允焰名我一笔可观的遣散费,让我离开公司。”

    白娇、娘问道:“你这么笃定烈董不会接受你?”顾漫里不卑不亢地说道:“我们家只是小康家庭,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一是身份上配不上烈焰名;二是我不能给烈氏带来任何商业价值,带来的只会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单凭这两点,烈董是不允许我进入你们那高门槛的烈家。”

    “你不要忘了烈家的女婿可是没有任何背、景,烈董照样接受了。”白娇、娘一脸高深莫测地样子,随口说道。

    顾漫里似笑非笑地说道:“副董,我想烈董的深意你也能揣测到。你的野心、你的目的他早已猜测到,他之所以答应恐怕是想要削减你的势力。你之所以答应是因为你需要一个对你们忠心耿耿、好控制的人。副董,我劝你不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烈焰名终究是烈家的子嗣,又是儿子。不管做什么,烈董都不会轻易放弃他。我想看在,你跟了他这么多年的份上,她是不会亏待你的。何必想着做武则天呢?”

    白娇、娘哈哈哈大笑起来,“我也不妨告诉你,烈董有时候狠起来是丝毫不念任何旧情的。你说我甘心我多年的付出没有任何回报?你说我不给自己的女儿们铺好未来的路?烈焰名恨我,是有目共睹的。等有一天他接手烈氏,你觉得我会有什么好下场?防患于未然,先下手为强,便能占进先机。”

    白娇、娘话锋一转,“既然你都能猜到,你也不会相信我是为了不让你难堪才提前跟你交涉的?你是个聪明人,那我就不给你兜圈子。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顾漫里反问道,警惕性地看着她,脑海中飞速地转动着。她在盘算着这老女人到底和她有什么交易。“我想烈焰名把你弄进公司,是想让你帮他对付我们母女两人。”白娇、娘开始使用离间计离间两人的关系,在顾漫里的耳边开始吹耳边风。

    “怎样?”顾漫里反问道,这些她早就猜到,用得着白娇、娘来提醒她。白娇、娘被她的反问突然之间弄得呆愣了半秒,没有料到她是这种反应。白娇、娘刚开始的自信满满感觉在不知不觉中正在被她一点点瓦解。

    白娇、娘毕竟是老江湖了,很快就恢复自若,说出了自己的最终的目的。

    “看你来公司这些天的精彩表现,我觉得你是个人才。我想跟你做一个交易。只要你耗着烈焰名,即使不爱他,也死缠到底,到时候烈焰名肯定会和烈董彻底决裂。事情成功之后,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我相信肯定会比烈焰名给你的条件更有诱惑力?”白娇、娘循循善诱地说道,她就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油盐不进的人。

    顾漫里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做背后小人,不倒翁,摇摆不定?你跟我提这样的要求,是想反过来利用我来对付他。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一件事情就是和我不喜欢的人纠缠不清,我嫌浪费时间。”

    白娇、娘听到她的话,不急也不恼,耐心地说道:“你先不要忙着拒绝,你听听我给你开出的条件。”

    “你给我怎样的利益?我听听有没有诱惑力,值不值得我倒戈相向?”既然白娇、娘想玩,那她配合一下也无妨。

    “你想要什么,你自己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你。”白娇、娘看着她的态度有所转变,提出了最具有诱惑力的条件。

    顾漫里不假思索地说道:“那你让你的大女儿和凌江宇离婚,把他赶出公司。”这是她目前最想最做的事情,她也知道白娇、娘肯定做不到,她才会提出。“这个……”他们刚刚结婚,在媒体面前竖立的都是金童玉女,如胶似漆,恩爱有加的新婚形象。离婚,丢面子的只会是烈家,只会是自己的女儿。

    顾漫里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反问道:“怎么,做不到。”白娇、娘说道:“除了这个,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顾漫里摇摇头,摆手拒绝道:“除了这个,我什么都不需要。”看着走到门口的顾漫里,白娇、娘嘲笑道:“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别敬酒不吃罚酒。今天,你拒绝了我,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

    顾漫里回头望着她,丝毫不惧怕她眼里的威严,不卑不亢地说道:“是么?在我字典里还没有后悔这两个字。威胁从来对我都不好使。看在你大费力气地冲着我拍马屁,我好心告诉你一声,我和烈焰名不是一路的。你用不着精心防着我,你们家里那乌烟瘴气的乱七八糟的争夺遗产大战我没有兴趣涉入。我生平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当枪使,你却偏偏自讨没趣的触及我的底线。管好你女儿,如果她不识相再来招惹我,我绝对不会客气。不是帮谁,纯属个人恩怨。”

    顾漫里彻底激怒了白娇、娘,她那优雅的姿态彻底撕毁,咬牙切齿地说道:“有时候,女人太过于聪明不是一件好事情。太过于高傲早晚会给你招来麻烦,不识时务早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不是女人么?愚蠢就只能被人当枪使,被人利用的淋漓尽致。既然你那么害怕烈焰名的报复,何必当初抢了人家的老公,鸠占鹊巢,害死了烈夫人。人在做,天在看。你的嚣张气焰还能燃烧多久,处处算计别人终究会把自己算计进去。”顾漫里咄咄逼人地说道。

    “你给我滚……”白娇、娘指着门口,下着逐客令。

    顾漫里扬起嘴角,露出了绝美的笑容。看着顾漫里那优雅般的微笑,似乎在嘲笑她的气急败坏。白娇、娘感觉自己在她的眼里就像是跳梁小丑,从头到尾,顾漫里都在耍她。纵横商场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早就八面玲珑,没有想到会栽在一个黄毛丫头手里。

    看着白娇、娘眼里冒着熊熊烈火,好像随时有燎原之势。顾漫里丝毫没有畏惧之心,嘲笑地说道:“气大伤身。你不不赶我都恨不得立马离开。这里的空气让人呼吸不畅,这里面的人让人更加恶心想吐。”

    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白娇、娘随手桌起的文件夹抛物线似的扔了出去,里面的a4纸像是天女散花似的一张张飘落在地上。

    白娇、娘嘴里不断地呢喃道:“顾漫里,顾漫里……”心里的恨意把顾漫里大卸八块都不足以解恨。

    白娇、娘看着桌角出的电话,毫不犹豫地拨通了董事长办公室的电话……

    “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还真是老套,既然那么不想要就捐给贫困山区啊。还有,你老老实实地呆着,我姑且会考虑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工作。如果你再兴风作浪,我会立马把你辞退。你记住,你有工作的机会全是看在漫里的面子上。要不是她答应进公司上班,你觉得我会用你?你觉得我会把一个虚伪的女人留在身边?会把白娇、娘的鹰爪放在眼皮子底下?”烈焰名嘴角噙着笑,说出来的话却是如冰山般冷酷。

    杨紫烨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眼中的恨意越发地重,“顾漫里,为什么我永远摆脱不了你?永远活在你的阴影下?”

    “耀世,我找那个顾漫里谈过了。那小丫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你说一句,她有十句等着反驳你。我跟她挑明了她和焰名不合适,苦口婆心劝了半天。可是,那小丫头像是吃定了焰名爱她爱得死去活来。怎么说都不同意离开焰名的身边。”白娇、娘添油加醋地说道。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交给我处理好了。”听到她的叙述,烈耀世的眉头紧皱,拧成了一个川字。他要亲自会会这个顾漫里。看她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把他儿子迷恋地三魂找不着七魄,爱的死去活来。

    “好,我知道了。”白娇、娘握着话筒的手不自觉加大了力度,嘴角盛开了一朵胜利的笑容。

    顾漫里,你以为我会这么乖乖的放过你,从来没有人拒绝过我,羞辱过我后,我还能一笑置之,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箭双雕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跟我斗,你还嫩些。看着手机上发出的短信,这会儿烈焰名是不是正在守在门口等着质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办公室里。让他们两个自己窝里斗,那她便渔翁得利。

    看着顾漫里出来,刘秘书的脸上出现一股嘲弄的神色,不屑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副董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你真以为给你几分薄面,你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你充其量是一清二白的小葱。”刘秘书一张口,便透露了她偷墙角的不良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