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顾漫里冷嗤道:“既然这么喜欢偷听,何不如躲到人家床底下去,偷听人家鱼水之欢,岂不是来得更加刺激。像你这样,三十几岁都没有嫁出去的老姑婆,应该非常寂寞难耐,想要男人的慰藉,却没有一个男人肯给你温暖。你这副尊荣恐怕倒贴也没有人会要吧。”

    看着刘秘书青一块,紫一块的脸扭曲到变形,顾漫里并没有住嘴,凑近她,小声的说道:“你是不是需要看片才能来慰藉你那饥渴的小心灵。”

    被她这么赤裸裸地问道,刘秘书心虚地说道:“你才需要看那种东西?”

    顾漫里看着她一脸不自然的神色,心中自然有个小九九,颇有同情地说道:“其实,看那个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不过,那种东西看多了伤身。”

    顾漫里全身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啧啧嘴说道:“白加黑的装扮,带着那又黑又重的方框大厚眼镜,梳得一丝不苟的大缵头,活脱脱的像是修道院里的修女。你的这身打扮给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丝毫无法从你身上感觉到朝气,女性的娇柔之感。你放眼望去,21世纪谁还会有这种打扮。职场女性穿着端庄但不失性感。不改变你这身装扮,否则,你一辈子也别想嫁出去。”

    顾漫里的话句句戳中刘秘书的心事,说得刘秘书老泪纵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委屈地说道:“我也想改变,可是,我无从下手。我从背后老是听见人家叫我老古董。”

    顾漫里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就事论事地说道:“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绝望。你的底子其实挺好的,只是你不懂得把你的优势给暴露出来。只要你找到适合你的风格,一定会招蜂引蝶,吸引男人的目光。我有本事改变你的风格,要不要试一试?”

    刘秘书疑惑的看着她,一脸谨慎地问道:“你要从我身上的得到什么,我是不会出卖副董的。”

    “你想多了……”顾漫里无奈地说道,她用得着从她身上捞什么好处,纯属是同情心泛滥而已。

    “你真的有那么好心?”刘秘书不确定地问道。

    “你爱信不信。”顾漫里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空白纸,写了一长窜,交给她,“去了提我的名字就好,如果你觉得心怀鬼胎,居心叵测,你是撕了还是扔了这张纸都随你的便。”

    刘秘书拿着手中的纸了,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她真的搞糊涂了。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你怎么会从那个女人的办公室里走出来?”顾漫里一出门,便看到双手插在裤兜里的烈焰名。

    “你的消息够快的,看来你在公司里的眼线还挺多?”顾漫里一边走,一边鄙夷地说道。

    听出她语气中的嘲讽,赶紧澄清道:“你这可真冤枉我了,我还没有无聊到派人监督你的一举一动。”烈焰名掏出手机,递给她。

    “顾漫里在副董办公室。”看着短信内容,顾漫里皱起了眉头,她还真是幼稚。真是一种愚蠢至极的做法,这个公司最想离间他们两个,最想他们反目成仇,除了白娇、娘还会有谁,用膝盖想想便知道是她做的。顾漫里真是体会了那句,聪明反被聪明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是跑过来质问我的?”顾漫里似笑非笑地问道,她能想到是谁,他怎么会猜不到是谁。第一时间跑过来,无遗是想“我哪敢质问你,我只是好奇她会跟你说些什么。”烈焰名实话实说道。

    顾漫里言简意赅地说道:“她认为我和你一伙的,想要收买我,反过来要我对付你。”这个女人想要拉拢漫里,是把漫里看成了他的弱点了?

    烈焰名迫不及待地问道:“她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

    “她开出什么样的条件重要么?”顾漫里觉得问题的重点根本就不是在此。无论白娇、娘开出什么样的条件,她都不会动心。烈焰名一脸严肃地说道:“怎么会不重要,我得想好政策。我可是真会怕你倒戈相向。”

    “你不用想政策了,我很快就要离开了。”很快烈耀世就会找她密谈,与其,让人家把你赶走,何不如主动辞职,还能留些颜面。“你说什么,你要离开?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走廊实在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

    顾漫里点头示意,默许了他的提议。“到底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刚刚缓和,他不想就这样不及而终。一上天台,烈焰名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坐班的工作,最主要的是我不想扯进你们家的家务事。你敢否定当初把我弄进公司,不是为了对付她们母女二人。”顾漫里质问道。

    烈焰名心虚地攥紧拳头,咬牙切齿地问道:“是不是那个狐狸精对你说了什么?”

    顾漫里摇摇头,说道:“不用她对我说,第一天我便猜到了你的用意。你知道我见到烈焰玉,定会起冲突。”

    “漫里……”烈焰名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当初他的确怀有某种不纯的目的让她进公司。但是,没有想到她会猜到他的用意。第一次,烈焰名觉得顾漫里真是个可怕的人,好像什么事情她都心中有数。

    “没有什么事情,我先下去了。”就在她经过烈焰名的身边时,烈焰名拉住她的手,嘶哑地问道:“我想问你一句实话,你的心真的死了?真的没有可能再为另一个人跳动了么?”

    顾漫里一点点扒开他的手,诚实地说道:“即使有一天,它重新跳动,也不会是因为你。”烈焰名自嘲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济么?”

    顾漫里听着他语气中的绝望,委婉地说道:“你真的很优秀,只是我们不适合在一起。你利用我,光凭这一点,我就不可能接受你。但是,我们依旧可以做朋友。在我感情的世界里,只有黑背,没有中间界带。”

    “漫里,你听我解释?其实……”顾漫里打断他的话,说道:“你怎样对我,都是一样的。你真的不用向我解释。那个把第一次给了你的女孩子,难道你都没有想过对人家负责任么?”既然打算离开了,那就向他挑明这件事情,这是她能为李耳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虽说顾漫里有过烈焰名的孩子,虽说顾漫里的第一次也是给了烈焰名。

    “我那天喝得烂醉如泥,我把她误认为是你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和她发生关系。”烈焰名焦急地解释道,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扯到这件他都快望诸脑后的事情。

    “不管过程怎样,结果就是你和人家发生关系了,你就应该对人家负责任。”顾漫里依旧执着地说道。

    烈焰名反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那个女人就在你身边,如果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你就该对人家负责任。毕竟女人的第一次是很重要的。”

    烈焰名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陷入深深的沉思。他和她之间该怎么相处下去?在这种种的残酷现实面前,他又该怎么做,她才会原谅他?让他就这么放弃她,他真的做不到,做不到……

    顾漫里的话在他耳边不断地盘旋,他身边的女人?身边的女人?能让她放在心上,打抱不平的人除了杨紫烨,还会谁?

    那个有心机的女人,提到她,烈焰名就恨得牙痒痒,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不管她有什么阴谋,他绝对不会让她的阴谋得逞。

    “顾小姐,董事长想请你吃顿便饭。”顾漫里一走下天台,便听到有人对她这么说。

    看来这个公司里布置眼线最多的是烈耀世,突然之间,她很讨厌这种感觉,好像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那他们的隐私,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就这么明晃晃地受到侵害,却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好啊……”顾漫里答应道,该来的总会来,快到让人有些措手不及。看来,她连辞职信都不用打了。

    他们家的人还真是没完没了,这是要玩车轮战,轮番的找她谈话,每个人的目的都不一样。请她吃饭,恐怕是鸿门宴,她还真怕消化不良。

    “烈董,顾小姐来了。”张秘书打开门,恭敬地对说道。

    “请坐……”烈耀世不怒自威,让人一看就是一个不好接触的人,眼睛里时时闪着算计的精光。顾漫里落落大方的坐下,丝毫没有任何胆怯。“顾小姐,喜欢吃什么就点些什么?”烈耀世把菜单递给顾漫里。

    顾漫里看着上面那四位数以上的价格。来的时候顾漫里便猜到了他的用意,他是想告诉她,她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一顿饭便能吃掉十几万。而她这种市井小民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吃到这样的大餐。

    顾漫里不自觉地笑了出来,他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用钱想要打击她的自信,想要她心生自卑感。还真是最不明智的做法。

    先不说她现在欧太太的身份,就是她自己的存款吃这些她还没准看不上眼呢。看着她嘴边挂着那浅浅的嘲讽,烈耀世的脸上闪过丝丝不悦,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顾小姐,烈某的话让你觉得这么可笑?”

    “不是你的话可笑,而是你这个人可笑。你这么煞费苦心想要告诉我和你们的差距有多大,有必要么?兜兜转转,委婉的说辞,丝毫没有显示出你有多么良好的教养。何不痛快点,说出你心中的不满。”

    烈耀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白,丝毫不掩饰眼中对他的厌恶。烈耀世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用食指敲着桌子,声音缓缓从他口中传来,“副董说的没有错,你果然是一个厉害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