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顾漫里挑挑眉,嘲讽道:“我再厉害恐怕也不及烈董的万分之一吧,懂得先发制人。副董刚和我谈过,你就不遗余力地马上出动,不就是为了怕我攀上你们烈家么?

    “副既然你知道我的用意,那你就自动乖乖地消失在我儿子面前。这样,顾小姐还能保留点颜面。”烈耀世不动声色地威胁道。

    “你难道不好奇副董跟我谈些什么?”顾漫里一脸神秘地说道。

    “副董能和你谈什么,无非是想让你离开我儿子。”烈耀世不耐烦地说道,他完全猜不到她的用意,完全看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烈董,你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以副董和烈焰名那水火不容的性格,你觉得她会劝我离开么?其实,我也不怕告诉你,她想要收买我,让我对烈焰名纠缠不放。让你们父子因为我反目成仇。”顾漫里邪恶地说道,白娇、娘看看到底是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想我们的家务事还轮不着你指手画脚。”听到她的话,烈耀世心中掀起层层波浪,他没有想到现在白娇、娘就开始着手想对付他儿子的招数。

    他同时也意识到了一点,这个顾漫里必须马上消失在他们面前,她的存在就是对他们父子俩关系恶化的一个导火线。

    烈耀世再次命令道:“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我儿子。”

    “如果我不离开呢?”顾漫里倒要看看他会使出怎样的招数对付她。算她枉做小人了,居然没有离间了他和白娇、娘之间的关系。

    “给你开一张空白支票,金额随便你填。”烈耀世抛出利诱条件,她们这种女人无非是图钱。顾漫里真是没有想到早上才和欧时域讨论用被人用支票砸钱的事情,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发生在她的身上。真是够戏剧化的。

    “想要钱就把我给打发了,你把烈氏给了我。我没准会考虑考虑。”她真的想要知道在烈氏和烈焰名之间,他会选谁?

    “顾小姐,做人有时候不能太贪心,你就不怕一口吃下一个胖子会消化不良。你也不不撑撑你几斤几两重,你也想做烈氏的女主人,你配么?”烈耀世嘲讽道。

    “现在有专业的职业经理人会帮你打理公司,我何必什么事情亲力亲为呢?这样,再大的胖子我都能吃的下。”顾漫里无视他那越来越铁黑的脸,优哉游哉地说道。

    “年纪轻轻的小丫头,不想着好好奋斗,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你就是一只小麻雀,就算披上一身华丽的羽毛,仍然祛除不掉一身的土气。”烈耀世刻薄地说道。

    “可是,你儿子偏偏放着凤凰不爱,爱我这种小家雀。你说这样一相比,麻雀和凤凰哪个更厉害?”顾漫里反问道。

    “女人的青春美貌能有几年,你觉得你一旦韶华年逝,他还会爱你?不要凭借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想着勾引他,靠美貌上位,你觉得是长久之计?”烈耀世一脸嫌弃的看着顾漫里。

    顾漫里没有理会他眼中的嫌弃,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去问问你儿子是因为我的美貌爱我,而是爱我这个人的本质?”

    “就算我同意你们在一起,你能给他事业上带来什么帮助,你能给我们烈家创造什么价值呢?对他而言,一无是处的你就是他的一个累赘,不但什么价值都创造不了,就光会扯他后腿了。”烈耀世转变怀柔政策,希望从心里上击溃顾漫里。

    顾漫里听完他的话,不恼不怒,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说的很对,我是什么都帮不了他。问题是我也不需要给你们家创造什么价值。因为你搞错了一点,不是我巴着你儿子不放,而是你儿子一直像狗尾巴草缠着我不放。还有你放心,你家那点财产还入不了我的法眼,就算我要当阔太太,那我也去找个稍微有点素质的土豪。而不是像某些暴发户,土大款。”

    烈耀世就算在笨,也能听出她这是赤裸裸地讽刺他,把手往桌子上使劲一拍,怒斥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这么说话。”最令他气愤的是,她从头到尾都耍着他团团转。

    顾漫里从兜里掏出工作证往桌子上一扔,畅快淋漓地骂道:“我现在不是你的员工,你要是敢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小心我去告你。像你们这种西装革履,却满身的铜臭味;满口仁义道德,却表里不一。慈善捐赠,只为作秀。你在公众面前辛辛苦苦塑造了这样的正面形象,应该很怕出现你的负、面新闻吧。”

    “你……”烈耀世实在没有想到这丫头这么伶牙俐齿,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他的软肋。心虚地骂道:“你现在就给我滚出烈氏,我们这里不需要你这么目无尊长,没大没小的员工。”

    “切,你以为我稀罕啊。”,顾漫里毫无留恋地离开了餐厅。看着那道紧闭的门,烈耀世的气得嘴唇直哆嗦,从来还没有一个人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他如此生气,让他如此哑口无言,让他如此难堪……

    一想到烈耀世那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她就觉得大快人心。“小漫里,你收拾东西干嘛?”小美忙关心地问道。

    “我被开除了呗。这就是我肆无忌惮,总是顶撞上司的后果。所以,你千万不要学我,否则,最后也落我这么一个悲惨的下场。”顾漫里胡诌道。其实也不算胡诌,她的确是顶撞了烈耀世,要是他有心脏病,准会被她气得心脏病复发住院。

    “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难过啊?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了。你是不是受刺激过度了,假装强颜欢笑啊?”小美担忧地表情在脸上一览无遗。

    “我干嘛感到难过啊,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顾漫里耸耸肩,轻松地说道。

    “好多人挤破头,都想进烈氏。你却千方百计的想要离开,你还真是另类。”小美挤着眉头,无法理解她的做法,她的想法。

    “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烈氏,既然发现自己不适合这个位置,何苦委屈了自己。”顾漫里随意地说道。

    “你干什么都这么洒脱,活得潇洒自由,真是羡慕死了。”小美眼中的崇拜显而易见,她想学小漫里那样,可是,始终没有那般勇气。

    “小漫里,你能不能不走啊?我真的舍不得你。你要不要去找烈总,让他替你求求情。”小美真心舍不得她,好心地建议道。

    顾漫里停下收拾东西,转身一脸严肃,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和烈焰名没有一毛钱关系,以前我是懒得理会流言蜚语,才没有出面澄清。现在,我要离开了,希望流言就此打住。希望某人能高抬贵手,给我保留点声誉。”顾漫里故意加大声贝,说给八卦女听。

    八卦女把头扎的低低的,但是仍能感觉到顾漫里投来的热烈的注视。看着小美泪眼汪汪,一脸舍不得地样子。“好啦,这个送给你了。”顾漫里从包里掏出一张美容券,这是早上欧时域塞给她的,让她没事去做做美容,享受享受生活,放松放松。

    小美看见这张美容券,眼睛都放光了,惊叫道:“这是懒人之家的。亲爱滴,我爱死你了。”

    作势有扑过去,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的脸,顾漫里双手隔在中间阻止了她的熊抱,“嘴上说说就好了,那亲密的拥抱我真的无福消受。还有我对女的真的不敢兴趣。”

    其他的同事看的眼里好生羡慕,早知道就在私底下和顾漫里打好关系了。没准也能得到一张懒人之家的美容券。那可是本市一流的美容院,装潢气派,服务一流。她们这些白领看到那昂贵的价格只能望而却步。

    顾漫里刚走到门口,便和从外面回来的烈焰玉不期而遇。

    烈焰玉看着她手里的箱子,嘴角立即出现一抹嘲弄,尖酸刻薄地说道:“哎呦嘿,顾小姐这么快就找到好的下家了,我们烈氏这座小庙都容不下你尊大神了。不过,以顾小姐如此神速的效率,不知道是靠的实力还是靠的床上功夫呢?”

    “烈经理,你以为我是你啊,需要靠耍些不入流的手段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是不是你床上功夫一流,才让凌经理抛弃初恋女友和你结婚的?还是说,凌经理床上功夫了得,能满足你那饥渴难耐的强烈性欲,你才拿你的身世背、景当诱饵钓到了他?”顾漫里句句嘲讽,丝毫没有给她留任何情面。谁让她自己不识趣,自作虐不可活。

    烈焰玉听到她的话,心里面愤恨地不行,但是脸上依旧维持着优雅的笑容,高傲地说道:“我们烈氏向来不喜欢占人家便宜,走正常手续,你下个月才能拿到工资。我先替公司给你支付点,省的被人出去说三道四,说我们烈氏连工资都不给员工发。”

    烈焰玉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一把甩在顾漫里的脸上。钱边缘由于锐利,划破了顾漫里的脸,脸颊上瞬间出现了细长的口子。

    顾漫里一脸的清冷,浑身散发出来一种王者气息,在场的人都被她的这种气魄给震慑住了。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气质呢?谁都不敢预想顾漫里下一步的举动会是什么?

    顾漫里并没有因为她的羞辱变得恼羞成怒,把手里的箱子往地上一放,随手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杯饮料,笑意盎然地泼到了烈焰玉的脸上。

    在场的人居然没有人觉得顾漫里这样做失礼,反而觉得想要为她拍手鼓掌,助威呐喊。

    “顾漫里……”烈焰玉发疯般地大喊道。水滴顺着头发滴落在地上,头发黏黏的,脸上的妆容随着烈焰玉用手一擦,也花掉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你送我钱,为了表示感谢,我送你回礼。礼尚往来,不是人之常情么?烈经理何必动这么大的怒呢?难道是嫌我的回礼轻?”顾漫里撇撇嘴,理所当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