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着员工们一个个憋笑的样子,烈焰玉赶紧躲到了办公室。拿出镜子一照,便看到一个疯女人的形象。被弄的如此狼狈,烈焰玉大叫道:“顾漫里,我要弄死你。”

    “地上的钱,就当我请你们吃饭了。”话一出,办公室的人就像是卯足了全劲的冲了过去,好像晚一步就会抢不到了。

    看着如此疯狂的人,顾漫里摇摇头,钱有时候还真不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轻易地践踏人的自尊,又可以轻易地让人为了它抛开自尊,甘之若饴地成为它的奴隶。

    部门经理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追了出去。气喘吁吁地走到顾漫里身边,不好意思地说道:“小漫里,那个我上午……”

    看着他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样子,顾漫里自然明白他追出来的目的。顾漫里客气而疏离地说道:“底片都在相机里,找人把它洗出来出片就好了。如果不满意我的作品,那就等新的摄影师来再拍吧。”

    “他们做的都没有好,你要不然把这项工作做完再走?”部门经理恬不知耻地说道,干不好上面交代的事情,有麻烦都得他先顶着。

    顾漫里双手环胸,好心提醒道:“经理,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被开除了,我没有义务再帮烈氏做任何工作。如果,你私底下找我,报酬我可以算低点。”

    部门经理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劝说道:“小漫里,你真没必要把脸面都撕破了。其实,我们在外头做事,有时候低低头,忍一忍就过去了。你真的没必有离开,只要你诚心给烈经理道歉。”

    顾漫里嗤笑道:“你以为我是你啊,离开这里我就没有地方可去了。你这么苦口婆心地想要劝我留下来,无非是我想给你当挡箭牌。”

    “我……”部门经理的心思被看穿,肚子里纵使有千言万语的挽留之语,此刻也显得那么可笑之极。

    顾漫里毫不客气地指责道:“其实,我觉得你挺可怜的。为了挣钱连做人的自尊都不要了。要是换做是我,高层要是那么践踏我,我早就把他给辞了。也对,没有能力的人找到一个只手遮天的地方,自然不愿离开。不管怎样,在烈氏,你混到现在的地位真是不容易。”

    顾漫里转身的瞬间,说道:“以后,我们就算是碰到,希望你能装作不认识我。因为,我觉得说和你认识,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顾漫里说的一针见血,这些都是部门经理一直逃避的问题。可是,今天却被顾漫里血淋淋地给揭开了。原来自己在别人眼里是那么无能,那岂不是自己一直掩耳盗铃。

    对着她的背影,部门经理不甘心地说道:“我已经不像你们这样年轻,我已经没有资本重新来过。我一家老小都得靠我养活。我儿子去英国留学,一年的学费都要花掉我三分之二的工资。你以为我不想活得有尊严,我要是处处要脸面,我们一家老小都得跟着我喝西北风。”部门经理说起了他的辛酸史,希望借此让顾漫里明白他的苦衷。

    顾漫里回头,站在不远处冷眼旁观地看着抹泪的男人,人总是会为自己的无能找些借口,家人便是他们最堂而皇之的理由。如若有本事,怎么会觉得因为家人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困苦。

    顾漫里张张嘴,最终把这些话吞到了肚子里。既然他一心想要做装在套子里的人,何苦把人家给抻出来……

    烈焰名质问道:“慕李耳,那天和我发生关系的那个女人是你?在他的怒视下,慕李耳感觉自己无所遁形,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梨花带雨地说道:“我爱你,我愿意把我的第一次给你。”

    烈焰名歇斯底里地喊道:“你明明知道我不爱你,你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跟我上床的。你以为跟我上床了,我就得对你负责任。这种事,你情我愿,你还以为是在古代,摸摸手,我就必须娶你。”

    烈焰名此刻觉得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怎么会是她?他宁愿是一个和漫里没有任何关系的一个女人和他发生关系,他也不至于这么大动肝火,为什么偏偏是她?

    慕李耳再次呢喃道:“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如果我不爱你,我怎么会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你。”

    “你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钱?还是列太太的称号。不管是哪个,我都可以给你,但是我永远都不会爱上你。”

    烈焰名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在一点点地剐她的心,在不断地滴血滴血,好像是流干流净才不会这么心痛吧。慕李耳委屈地说道:“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得到。”

    烈焰名讽刺道:“你没有任何目的,你干嘛把这件事情告诉漫里?”

    慕李耳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大喊道:“是,我是有目的。我之所以告诉她,就是希望她能顾及姐妹之情,能把你让给我,让她不要和我争你。难道,我这么死心塌地地爱你,就换来你这样的质疑,这样的羞辱么?”

    “爱我?是爱我还是爱我的钱,爱我的地位?”烈焰名反问道。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么问,慕李耳被他的绝情,冷嘲热讽彻底激得失去理智。

    慕李耳嘲笑道:“你爱她?可是,她的心里从来没有你的位置。”烈焰名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嘲笑,变得有动摇,坚定地说道:“呵,就算她心里没有我,我还是爱她,也不会爱你。”

    “那你要和你的好兄弟决裂,因为她?”慕李耳反问道。慕李耳莫名其妙的话,让烈焰名皱起了眉头,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李耳从包里掏出把一叠照片扔到桌子上。看着照片中有说有笑的两人,烈焰名突然之间觉得很碍眼。她从来没有对他笑得这么温柔过,从来也没有那么温柔地喂他吃冰激凌。

    烈焰名维持震惊,说道:“你以为单凭这些照片,我就相信他们有什么?”

    “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去问问顾漫里。顾漫里的男朋友到底是不是欧时域,但是他们早就认识了。”慕李耳看着他震惊的神色,心中出现丝丝快感,但是,同时也有股莫名的酸涩感扼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喘不过起来。

    烈焰名摇摇晃晃走进办公室,他需要冷静,需要冷静。听到慕李耳的话,为了她自己的爱情,她就可以这样毫无愧疚地出卖朋友。那她们之间多年的友情真的已经早就荡然无存了?

    顾漫里拿着箱子的手不断颤抖,终于无力地从她的手中掉了下去。箱子与地面发出剧烈的撞击,发出巨大的响声,引得两人立即回头。

    顾漫里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外,本来打算跟她告别,让她好好保重。顾漫里,你够了,这样的朋友不值得你心痛?

    “漫里……”慕李耳突然之间变得心虚起来,好像是被人捉奸在床的那种尴尬。

    “出去说,还是在这里说?”虽然她这样对自己,但是顾漫里还是想要顾及多年的姐妹之情,没有当下给她撕破脸,给她留足了面子。

    “你跟踪我?还有你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把那些照片交给烈焰名,难道你都一点都没有顾虑过我的感受?”顾漫里直接进入主题,虽然她已经看到那血淋淋的事实,但是她还是想听她亲口解释,想听她亲口说为什么?

    既然她都看到了,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慕李耳理直气壮地说道:“对,照片是我拍的,我只是想让烈焰名看清你的为人,让他知道你脚踏两条船。”

    顾漫里从她脸上找不到任何愧疚之感,讽刺地笑道:“脚踏两条船?你语文是不是没有学好?我和烈焰名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和他交往,没有给他任何承焰名,哪来的脚踏两条船?”

    慕李耳质问道:“既然你不喜欢他,干嘛还跟他搞暧昧?你对他若即若离,让他心存希望。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烈焰名,你还要跟我抢,还说是好姐妹呢。为什么要表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呢。”

    “搞暧昧,若即若离,跟你抢?难道你的眼睛长在那里只是摆设么?我哪次不是避他如蛇蝎,有多远躲多远?你还想让我怎么做?”顾漫里觉得她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怎么会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你想让我顾及你的感受,你又何尝顾及过的感受?你为什么要把我和她发生关系的事情告诉他,让他来羞辱我?”慕李耳愤恨地说道。

    “我马上就离开了,我告诉他,只是想让他对你负责任而已。”顾漫里解释道,如果知道是那样的结果,她万万不会说的。

    “你会有这么好心?你就是想看我出丑,想看我的笑话。”慕李耳把心底的不满给宣泄了出来。顾漫里站着趔趄了一下,她的话真的伤得她体无完肤了。

    顾漫里无力地说道:“咱们姐妹这么多年,你怎么会这样说我,这样想我?昨晚,我明明知道你妈是故意打我给你出气,我甚至从你脸上看到丝丝快意,这些我都忽略不计。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在背后捅我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