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还真够讽刺的,为了一个男人,你居然背叛咱们之间的友谊。我告诉你,这个男人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更没有想着占为己有。你不要以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顾漫里闭上眼,不想再看见眼前的人。看着慕李耳,只会让她想到她是多么的可耻,多么的自私。

    顾漫里心寒地说道:“我告诉你,这个男人我不会要,我和你之间断交了。我就当我瞎眼了,才会交你这个朋友。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

    慕李耳突然大笑起来,冷酷地说道:“绝交,这是我期盼了20多年的事情。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你总是以一副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好像没有你,我什么都做不成。烈焰名居然说,要是你不进公司,他根本就不可能会录用我?我为什么就摆脱不了你的阴影。从小,你就处处比我优秀,我干什么都不如你,还老是被人拿来做比较。你知道我多恨你,恨得让你死掉,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是么?”顾漫里反问道,心中升起阵阵凉意,原来,从头到尾都是她一厢情愿。她居然会和一个恨不得她死的人做了20多年的朋友?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

    慕李耳眼里的绝情,尖酸刻薄的话语似乎都在嘲笑她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顾漫里转身地瞬间,最后一次给她忠告,以后就彻底结束了。

    “我好心提醒一句,烈耀世这个人门第观念甚重。你以为你把我踢走了,他会同意你进烈家的门,那你就是大错特错。机关算进,处处算计,最后算计的还是你自己。你好自为之。”顾漫里不想再和她多些什么,到了这种地步,她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慕李耳对着她的背影大声喊道:“我爱他,我是真的爱他,我并没有想着进烈家的门。”听她这么说,顾漫里依旧没有回头,只是这一刻她却掉眼泪了。男女之间的爱是爱,那朋友之间的情谊就不是爱么?为了一个男人,居然可以对她说那么狠绝的话……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慕李耳攥紧拳头,紧咬嘴唇,呢喃道:“战争才刚刚开始。顾漫里,等着瞧,看最后到底谁是赢家。”慕李耳把顾漫里当成假想敌,就注定她悲剧的开始。

    烈焰名追上她,一把拽住她,顾漫里回头望着他。

    看着她满脸泪痕,烈焰名心里彻底地震惊了。种种想要问得话都堵在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还是第一次见她哭,她高傲的就像是一只孔雀,永远都是那么孤芳自赏,不会允许自己在人前掉一滴眼泪,显示她的柔弱。

    “漫里……”烈焰名担忧地喊道,短短的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让她这么绝望,伤心到骨子里。顾漫里鼻子里带着重重地鼻音,冷清地说道:“放开我。”

    “漫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烈焰名关心地问道。烈焰名的问话彻底让顾漫里爆发了,怒喊道:“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你,我被你那高傲的爸爸羞辱一番。因为你,慕李耳说她恨不得让我死,永远消失在她眼前。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受到这些不公的待遇么?我跟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过,我不爱你,我不爱你。请你给我保留最后的尊严,拜托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烈焰名听到她的话,攥着她的手不自觉地加重。他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无声的控诉,看到了怨恨。烈焰名依旧执着地拉着她的手,觉得如果让她这么走了,他和她之间彻底没有任何希望了。他太了解她的为人了。

    “你别让我讨厌你到了极致。”看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顾漫里毫无感情地说道。听到这样的话,烈焰名突然之间害怕了,他知道她说得出做得到,不情愿地放开了她的手,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了。

    自打那天起这慕李耳便对顾漫里下手,使用计谋让烈焰名与她结婚,而陷害顾漫里成为使得欧家破产的人,欧时域在最后看顾漫里的时候,都是一脸唾弃的模样,这会顾漫里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好了。

    故事开始的华丽丽,结束的同样华丽丽,只是那个叫顾漫里的女人曾经承诺:“宁愿这一切从未发生,宁愿从未遇到过那个男人。”

    顾漫里平凡的一生,在那一个落叶飘洒的季节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故事就这样上演了!

    “漫里,你到底还想不想要这件衣服了!”

    “当然想了!”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了这几个自己,还没有要起身的打算,而那个似乎是想要叫醒她的女人,或许是太生气了,满脸的怒气,现在只要是一正常人,都能看得出这个女人现在是多么的想要杀人。

    仔细看来床榻上躺着的那个女人,脸小小的,眼睛也不大,但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样子甚是可爱,就连她的身板都给人一种小小的感觉,总体而言,这就是一个全身上下都小的女人,让人在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就会心生怜惜之意。

    许是欧时域在见到顾漫里第一眼的时候,也被顾漫里这小小的身板给折磨的不行,心生怜悯的他,许是在那时就动了恻隐之心。

    “顾漫里,我警告你,你若是在五分钟之内不在床上起来的话,你就等着本小姐与你绝交吧!”这次可不是那么温柔的在呼喊,只能用怒吼来形容这个女人了。

    “你说什么?”这话似乎是管用了,那个死睡的女人,那个被唤作是顾漫里的女人,懒懒散散的在床榻上起身。“你不会是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她双手掐腰,眼睛里冒着怒火,这样的她,让顾漫里有一种看到母老虎的模样,嬉皮笑脸的看着她说道:“慕李耳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那女人的表现,就像是顾漫里做了什么滔天大错,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一样,而顾漫里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了。

    慕李耳在外形上跟顾漫里有着天壤之别,慕李耳完全是属于美女哪一类型的,让很多的男人望尘莫及的那一种气质型的美女,长长的秀发散落在腰间,甚是诱人,与顾漫里的秀发相比更加的突显女人味,以前的时候顾漫里总是说:“慕李耳你知道吗?若是你身在帝王家,你绝对是红颜祸水那一种女人!”

    ……

    “李耳,你干嘛呀,一大早的就对人家这么凶!”

    “顾漫里,我告诉你,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你最好给我现在就起来,你若是忘了,今日你已经承诺与我过生日的话,那我就提醒你一声,你只有半个小时时间,要是你在这般继续浪费下去我不保证下一次我会不会带一男人来你的房间!”慕李耳有一种大义凛然的样子,语速很快的将这话说完,也不等顾漫里有什么反应,直接出去了,只是在慕李耳出去后,不到半刻的时间里,就听到顾漫里的房间里发出了一种惊天的呼喊。

    “啊,啊,啊……慕李耳,你怎么不早说!”声音透过房门直达慕李耳的耳朵。慕李耳听到顾漫里的话,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她的房门说道:“我都叫了你快一个小时了,要不是我有心等你,我这生日恐怕是要这般浪费了不是!”

    “慕李耳,我恨你!”顾漫里以为慕李耳早就走远了,谁知道在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慕李耳奇迹般的出现在了顾漫里的面前:“顾漫里,你再说一遍!”

    “嘻嘻,李耳,若是你再这样唠叨我,我今天还真就不能跟你过生日了?”顾漫里嘟着小嘴,眼神很是无辜的看着慕李耳,她似乎是想要弥补自己刚才一时激动说的话!

    “顾漫里,我再次警告你,你要是再浪费时间,你就死定了!”

    “恩,恩、知道,知道!”顾漫里拼命的点头,想要告诉慕李耳自己是真的知道了!慕李耳也转身就想要离开了,只是在顾漫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转身了!

    “你少在我面前装清纯,我还不了解你吗?”慕李耳说完也不等顾漫里反驳自己,就转身走了,只是顾漫里很是不服气的小声嘀咕道:“又这般说人家,都不会说点好听的!”顾漫里对着慕李耳的背影做了一个其丑无比的鬼脸!

    那日是顾漫里与欧时域相遇的时候,此时想起来满满的都是悔意,早知会是如此的下场,顾漫里倒是真的希望从来都没遇到过!

    “那后来呢?”

    “其实欧时域是喜欢顾漫里的,只是慕李耳用顾漫里的命要挟欧时域所以欧时域才不得不与顾漫里分开,欧时域是我最好的哥们,所以在他出国后,这顾漫里就住在了我的别墅,我只是帮忙照顾而已!”

    “怎么,你就没有金屋藏娇吗?”桑枝故意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龙泽天,而龙泽天倒是不介意,反倒是笑的更加开心的说道:“难不成你这是在嫉妒了?”

    “少来!”桑枝说完,就低头吃饭,早就看得出来这顾漫里是经历过一些悲伤事情之人,只是没想到顾漫里居然这般的苦,而龙泽天只是见着桑枝低头的模样,一阵的喜欢,这桑枝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能随意的牵动龙泽天的心,这是龙泽天始料未及的!

    俩人很快就吃好了,这会桑枝直接回了公司,而龙泽天也跟着桑枝上去,桑枝一阵不满的说道:“你跟我上来坐什么?”

    “我跟着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对的吗?”龙泽天一副疑问的样子,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出这样的话,这桑枝也真是够了,抿嘴对着龙泽天冷哼的说道:“你可知道勾引有夫之妇,是违法的!”

    “我有吗?”龙泽天一副随便你的样子,桑枝实在是没辙了,抬手气呼呼的“你……哼!”随便将手放下,便不再搭理龙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