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龙泽天见着桑枝也不准备搭理自己,而且现在金·玉颜的事情,似乎有的让桑枝忙的,所以龙泽天也没有继续任性什么,的只是对着桑枝笑笑说道:“枝枝,那我就先走了,你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如何?”

    “龙泽天,我是一秒钟都不想见到你,你能离开吗?”

    “喂,你刚刚在我这里知道了你想知道的,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龙泽天故意说的跟桑枝多么翻脸无情一样,而桑枝耸耸肩说道:“那是你自愿的,又不是我强迫你的,现在你拿出来说是什么意思?”

    “好,好,是我龙泽天太小气了!”龙泽天说完也很有深意的一笑,就转身走人了,只是龙泽天走的时候,刚好看到小刘,一个不小心险些撞到小刘,好在龙泽天一把将小刘给抱住了!

    “你没事吧!”

    “没,没事!”当小刘看到龙泽天的模样时一阵的害羞,桑枝在边上看到无奈的摇摇头,这小刘就是喜欢犯花痴,只是桑枝一点对看不出这龙泽天有什么值得她犯花痴的地方!

    桑枝一把拉过龙泽天怀里的小刘说道:“没事吧!”

    “啊,没,没事桑姐!”小刘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了,倒是让桑枝觉得奇怪,这龙泽天真有这么大的魅力吗?而龙泽天笑的更是开心,对着桑枝使眼色,这才走人,桑枝抬眉看都不看龙泽天一眼,就直接扶着小刘回到办公室!

    “你个丫头,不会是对着龙泽天动心了吧?”

    “桑姐,你说什么呢?只是刚才的姿势太暧昧了而已,那有什么动心呀!”

    “没有最好!”这桑枝说完就想着时间还早,想着就跟小刘闲聊,而小刘在听到桑枝询问自己一些过往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陷入了沉思,桑枝觉得难道是自己问的方式不对,还是小刘的过去,也是不堪回首的?

    “小刘,你别在意,桑姐没有别的意思,你要是不想说咱就聊些别的!”桑枝拍拍小刘的肩膀,准备随便说些别的,而小刘却笑笑说道:“没有,桑姐,只是很久都没有人问了,我都快忘了!”

    小刘说完低头笑笑,这才陷入回忆中。那天刘赫敏跟自己的闺蜜约好的药见面的,而且刘赫敏一直欠着何守兰一个礼物,只是在快到约定地点的时候,这刘赫敏才想起自己什么都没有买!

    刘赫敏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是真的完蛋了,怎么办才好啊?很的不知该给何守兰买什么礼物好了,早知道就早点起来,这还有挑选的机会,这会倒是真的没什么时间了!

    刘赫敏上了出租车,就让轿夫快速的去了珠宝行,只是一瞬间,出租车快速的离开原地,向着珠宝行去的时候,刘赫敏才打消了自己刚才的念头,刘赫敏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师傅,手不自觉的的握着把手,好像是生怕自己被甩出去似的。

    不得不说,真的是很快,在刘赫敏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已经到了珠宝行,而这个时候那个师傅也笑着看着刘赫敏说道:“艾。好久没飙车了,真爽啊!”

    刘赫敏瞬间石化了,这是在那命在飚啊!“怎么样?姑娘,老李这速度还行吧!”

    “嗯嗯!”看着人家那么开心,刘赫敏也不想扫兴,但是刘赫敏哪尴尬的表情,是掩饰不了的!

    “让一下,让一下!”

    “啊!”

    在下车后,刘赫敏就开始火速的上楼了,只是遇到了一点小意外,看着那个差点把自己绊倒的男人,刘赫敏看着他的眼神是冒光的!

    这男人身姿挺拔伟岸,在一身合体的纯黑手工珠宝首饰的衬托下,面如冠玉、英俊不凡,让刘赫敏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了,但是还是在第一时间将自己拉回到现实。“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刘赫敏十分不满的看着这男人。只是那男人似乎是很冷淡的样子,只是稍微抬头看了一眼刘赫敏,面无表情,眼神暗淡无光,让刘赫敏全身不舒服。

    “喂,你什么态度啊!”

    “喂!”那人似乎是没听到刘赫敏的话,转身就离开了!而刘赫敏这个好战的主子,可不能让这个男人这么轻易的就离开了,快速的追上那个男人,狠狠的踩了他一脚,对着他做一鬼脸说道:“哼,差点绊倒我,想就这么走吗?不过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我马上也要等不到张师傅了,就这么算了吧!”

    这张师傅是珠宝行最好的鉴宝师傅,这刘赫敏早就与张师傅约好给齐何守兰定制一件珠宝首饰,的所以这刘赫敏才会这般着急的来找张师傅,那个男人眉头一皱,看着刘赫敏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有些意味深长的感觉!

    珠宝行二楼“张师傅好!”

    刘赫敏刚进去就这般喊,不过身边一个接待看着刘赫敏说道:“张师傅回老家探亲了,今天事我们老板的亲自搭配,老板的是我们珠宝行最好的搭配师。”

    这接待说完,刘赫敏自然是没什么意见,既然是最好的,那也无妨,刘赫敏笑着对那背对着自己的男人说道:“老板好!”

    那个被唤作是老板的男人,正是刚才被刘赫敏踩一脚的男人,没有理会那些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人,只是在转头的一瞬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眼神稍微的停顿了一下!顺着他的目光可以看到刘赫敏正在跟自己的自己的工人在交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总能看出来她是很开心的。

    程子玉珠宝行的主人,程家的继承人,而刘赫敏的需要的首饰就是这程子玉亲手打磨的,这似乎是一种新的开始,也是一种缘由,只是没人去看,没人去制止。

    程子玉对着自己身边的身旁的人招手,那人似乎是早就习惯了程子玉的任何一个动作,走到程子玉的面前说道:“少爷,什么事?”

    “这个女人是谁?”程子玉的眼神看着刘赫敏对着自己的手下王志明说道,而王志明顺着程子玉的目光看着刘赫敏,转头对着程子玉说道:“少爷,那是来取首饰的是刘赫敏小姐!”

    那一刻,程子玉知道了,那女人叫刘赫敏。

    那一天,程子玉在很久以后说:“我觉得自己没有被孤立,因为刘赫敏的话!”

    刘赫敏对着珠宝行那些跟挑选首饰的人,一阵的客套,刘赫敏觉得自己的脸都有些僵硬了,其实刘赫敏很不喜欢这样的,但是齐何守兰说过:“必须得这样,要不然人家是不会管刘赫敏的,如今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你要是不现实一点,不做做一点,那厮的就是你,你要是不做到面面俱到,吃亏的可是自己。”

    一圈下来,刘赫敏才有机会清清楚楚的看看这间珠宝行的环境,说真的刘赫敏倒是真的很佩服这珠宝行老板的心思,这珠宝行确实装修的很好,刘赫敏第一次觉得阳光也可以这么柔和的出现,珠宝行有一个刘赫敏最喜欢的地方,样品间,现在的刘赫敏在没人的时候,悄悄的来到了,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好的珠宝,可以说是整个珠宝行最好的珠宝都在此处。

    “好美……”刘赫敏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表现的太过于悲伤了,大部分的时候齐何守兰是不喜欢刘赫敏自己一个人待着的,因为刘赫敏太容易感伤了,不了解刘赫敏的人都被刘赫敏的外表给欺骗了,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像是一个从来都不知道悲伤的丫头,其实谁又知道刘赫敏的内心世界呢?

    一抹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处,只是刘赫敏并没有看到,那人看着刘赫敏的背影有些出神了,在清风下,她显得那么的瞩目,只是好似在她的身影下看到了一抹悲伤,那不是她应该出现的悲伤,却出现在了她的眼神里,她的神态里。

    远远的好像是无法触摸到的,其实真实的就在你的面前,只要你上前,就可以触碰,或许是出于害怕,或许是出于胆怯。

    那句“你过的好吗?”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那一刻他有些羡慕刘赫敏口中的那个你,只是当时的程子玉并不知道刘赫敏口中的你,竟然是小时候的自己,要是早知道或许以后就不会那么伤害她。

    有一个人不在你的身边,但是她在担心你的处境,她在关心你过的好不好?这种感觉对于程子玉而言,好久好久都没有了,对于程子玉来说这是一种奢望吧,不是那么的容易就能得到的,它跟能用银子买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它你永远都买不到,更何况还是别人的心甘情愿。

    “你知道吗?没有你在身边,我过的还可以,只是时不时的会想起你,你在那里有没有新朋友。”

    “我决定了这次一定要好好的,不会再让你担心了,这次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刘赫敏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她的表情就跟男人就在她的眼前一样,让程子玉都有些疑惑了,越发的羡慕了。

    “啊……”这一声叫,把程子玉给吓着了,这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程子玉的面前,她有些愤怒的看着程子玉说道:“喂,我说你这人怎么神出鬼没的?”

    程子玉还是跟刚才一样,只是看看刘赫敏,并没有说话,只是现在看刘赫敏的眼神变的有些温柔了,而刘赫敏并不会去关心这些。

    “你不会是哑巴吧?”刘赫敏眼神很是犹豫,又有些肯定的看着程子玉,那样子真的可爱极了,只是刘赫敏从未意识到。

    小小的眼睛在那一刻是那么的动人,刘赫敏见程子玉还是没有回答自己的话,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情,她轻轻的将程子玉抱在自己的怀中,可想而知,程子玉一个大男人的身子是不会被刘赫敏抱住了,反而让人觉得是程子玉将刘赫敏抱在怀中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