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怕,一切都会好的!”刘赫敏看见程子玉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程子玉一定生活的不快乐,情不自禁的就抱住了程子玉,而这一举动让程子玉也是没想到的,瞬间就呆住了,原本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更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熟悉程子玉的人若是看到这一副场景的话,一定会觉得万年的冰山,被这个女孩给融化了。

    如同一颗骚动的心,被冷落很久之后,突然间被温暖了。就像是一个冰封很久的人,瞬间被人撬开了心门。

    “你怎么了?”刘赫敏温柔的笑着,像是一个吃到糖果的孩子看着程子玉,她的笑,在那一刻印在了程子玉的心上,直到很久很久之后,程子玉说:“再也忘不掉了!”

    程子玉转身离开了,刘赫敏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的背影,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油然而生,程子玉是在逃避,他的面部表情在说着什么?只是在害怕,害怕会被融化吗?

    刘赫敏望着他的背影久久的出神,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觉得这个男人跟自己其实是一个世界的人吧。

    “刘赫敏、你的首饰好了!”

    “哦,知道了!”刘赫敏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出现在了刘赫敏的眼前,看着刘赫敏笑着,刘赫敏心想这样的一名女人,到底有多少人为之心动那?

    刘赫敏跟着张子萱下楼了,鞋跟地面的接触让张子萱看起来格外的精神,高挑的身材,完美的曲线,就连刘赫敏这个女人都有些心动,完美白色纱裙,让张子萱的气质,完美、体现。

    “喂,你看什么呢?”张子萱在前面走着突然觉得背后有人在注视自己,索性回头看着刘赫敏,这个刚来一天的大学生,在刘赫敏的身上张子萱似乎是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不谙世事,只是刘赫敏的眼神里多了一层不想被人知道的东西。

    “子萱姐姐,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好了,别贫了!”张子萱看着刘赫敏那种亲切感,在张子萱第一次看到刘赫敏的时候就有了,温柔的眼神似乎是在看着一个自己的妹妹一般。

    “子萱姐姐,我这一次的珠宝是你们老板给做的吗?”

    “少爷!”

    “少爷?”刘赫敏看着张子萱这么淡定的说是是少爷做的,其实还是蛮吃惊的,刘赫敏在听到少爷这个称呼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胆怯!珠宝行的少爷亲自做珠宝,这应该是不多见的吧!

    本来刘赫敏想要问一些关于珠宝行少爷的事情的,但是珠宝行内没有人说话,弄的刘赫敏也不敢说话了!

    只是当门被推开的时候,来人似乎是镀着金来的,将刘赫敏的眼睛给刺痛了,灰色披风、身材高挑、面无表情,跟刚才那个踩到刘赫敏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刘赫敏一度怀疑这个人就是那个人,直到切切实实的看清楚的时候,刘赫敏才确信自己是没错的,小心翼翼的对着张子萱说道:“子萱姐姐,他叫什么啊?”

    “程子玉!”在后来程子玉都跟刘赫敏了什么这刘赫敏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她只是觉得这个叫程子玉的少爷,欺骗了自己,明明说话很流畅的,却要假装,而这个过程中对刘赫敏也似乎是不认识的样子,弄的好像是刘赫敏自作多情了一般。

    那一刻刘赫敏从未想过,自己会跟这个叫程子玉的男人有什么瓜葛,从未想过那个自己一直想要的一个专门只爱自己的人,会是眼前这个看着很是冷酷的男人。

    那天之后刘赫敏就喜欢上了这个叫程子玉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也是如此。

    “那现在你男朋友就是程子玉吗?”桑枝只想知道现在是不是有一个很好的人在自己的身边是幸福是快乐的,所以才会这样询问额,而刘赫敏点点头说道:“恩,是啊,桑姐你觉得我跟我男朋友能走的长远吗?不知道是我太郁郁寡欢了,还是杞人忧天,我总是觉得最近我们之间好像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我自己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问题!”

    刘赫敏说完自己无奈的一阵叹气,而桑枝拉着刘赫敏的手笑笑说道:“你这样想的话,那自然是好不下去的,你要知道很多事情都是因为你自己想的太多才会失败的!”

    赫敏听到桑枝的话之后,拼命的点头,因为赫敏知道桑枝说的是对的,等到这俩人说完的时候,刚好是上班的时间,这桑枝就带着赫敏去巡视金·玉颜的第二期宣传方案,以及进度!

    蔚蓝别墅。

    “肖菲在吗?”慕郑浩在公司急急忙忙的回来,张妈一阵的奇怪,这少爷不是吩咐不让肖菲小姐出去的吗?她自然是不敢让下肖菲小姐出去的,现在少爷这样一问,倒是让张妈觉得奇怪,难道肖菲小姐自己溜走了!

    “少爷,不是不让肖菲小姐出去吗?”

    “在二楼?”

    “是!”

    张妈看着慕郑浩上楼,几分钟都没下来,也就不担心了,所以就去忙自己的,而这个时候慕郑浩看着还在午休的肖菲倒是不再担心了,刚才慕郑浩在公司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心神不宁的,好像是觉得肖菲要离开一样,所以这才急忙回来的!

    一个消失之后,这肖菲伸懒腰,决定起床的时候,这才不小心打到了躺在自己边上的慕郑浩,这慕郑浩的突然出现倒是将肖菲给吓得差点就跌坐在地上,这肖菲抿嘴咽口水说道:“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家,我不在这,你觉得我应该在哪里?”慕郑浩的反问,还真是让肖菲哑口无言了,瞬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慕郑浩看到肖菲瞬间不说话,就知道肖菲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会浅浅的笑道:“怎么,无话可说了?”慕郑浩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冷漠,肖菲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抬眼看看慕郑浩叹气一声说道:“我还有什么话能说,或者是要说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肖菲跟慕郑浩之间出现了隔阂,其实这二人之间一直就没怎么和平相处过,这会肖菲无意间的一句话不知道怎么的就招惹到了慕郑浩,慕郑浩突然就紧握肖菲的下颚说道:“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听话,你最哈搜记住了,那白修斯马上就要跟陈冰结婚了,你真的觉得白修斯会喜欢上你吗?”

    “够了,你还想怎么样?”肖菲真的不知道慕郑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每天都这样来用同样的语言来攻击自己,肖菲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身心疲惫了,甚至肖菲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白修斯或者是桑枝!

    肖菲现在跟外边一切的联系都断了,根本就找不到桑枝,肖菲知道桑枝这么久没有自己的消息,加上白修斯已经决定跟陈冰订婚,桑枝那边现在一定也不好受的,肖菲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只能这样等着,等着那天慕郑浩放自己走,等着那天桑枝找到自己。

    几天之后,桑枝终于算是摆脱了龙泽天,这龙泽天要去外地谈事情,所以桑枝在得知这一切的时候,险些笑出来,而龙泽天一脸不悦的看着桑枝说道:“你就这么希望我离开吗?”

    “有吗?”桑枝佯装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而龙泽天哪里倒是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要求桑枝去给自己送机的,要知道这龙泽天一直都在纠缠着桑枝,加上那一次的酒后错事,这桑枝是有把柄在龙泽天手里的,所以不得不听从龙泽天的话!

    “乖乖等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龙泽天,我都跟你说说多少遍了,我是有夫之妇,你能不招惹我吗?”桑枝一阵无奈的苦笑,而龙泽天就像是听不明白一样,继续对着桑枝是一阵的纠缠不清,显得很是暧昧,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桑枝是龙泽天的女朋友什么的!

    “你等着我就是了,这一次回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桑枝觉得今天的龙泽天显得十分奇怪,目送着龙泽天走后,这桑枝才一阵的轻松,只是桑枝并未看到龙泽天回头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道:“等到你的门少庭回来,在不认识你时,你还能笑得出来吗?”

    只是这句话桑枝并未听到,桑枝此时接到了小刘的电话,说是派去找肖菲的人还是没有消息,桑枝知道没有消息就算是好的,所以这对于桑枝而言已经算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

    此时蔚蓝别墅也好不到那里去,肖菲看着慕郑浩说道:“今天谢谢你,没有当面给我难堪!”

    “你就真的这么想走吗?”慕郑浩真没想到自己险些就失去了肖菲这个女人,其实慕郑浩现在是强忍着的没让自己发火,不过只要想到肖菲看着白修斯的眼神,慕郑浩就忍不住想要生气!

    “肖菲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休想走出蔚蓝别墅,休想跟白修斯在一起!”慕郑浩是真的生气了,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出去了,而肖菲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忍不住蹲在地上开始哭泣,只是肖菲并不知道慕郑浩就站在门外!

    看着哭的不成样子的肖菲,慕郑浩知道自己是真的做错了,可以现在已经没办法回头了,小声说道:“肖菲,我舍不得你离开,而是不得不伤害你,对不起!”慕郑浩说完就狠心的下楼,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多呆一分钟,慕郑浩就会心软!

    门家大院。

    “找到了!”这桑枝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就看到江北城急急忙忙的来找自己,桑枝看到江北城,再想想他说的话,瞬间起身说道:“找到肖菲了?”

    “恩,我今天看到肖菲跟白修斯还有那个慕郑浩在一起,我不知道最后肖菲是跟谁走的,但是肯定是跟这俩人有关系!”江北城气喘吁吁的说完,没等坐下就被桑枝给赶走了,桑枝也没有耽误,直接去找白修斯,桑枝倒是真没想到肖菲跟白修斯一直联系,这桑枝问过那么多次,白修斯都说不知道,感情都是在跟自己说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