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喂,你就这么不管我了?”江北城在后边喊,而桑枝不满的回应道:“你不是有老婆吗?别打肖菲的主意!”桑枝说完给了江北城一个大大的白眼,就去找白修斯了!很快桑枝就到了白家,只是白家的大门紧闭吗,甚至桑枝按铃很久都没人来给桑枝开门!

    桑枝分明记得白修斯就是住在这里的,难道几日不见,这白修斯搬家了,这桑枝给白修斯打电话,也一直都没人接听,桑枝当真是有些着急了,直接给小刘打电话,询问最近这几日白修斯到底有没有通告,而小刘调查之后给桑枝打电话说:“桑姐,最近白修斯都没有通告,没人知道白修斯去什么地方了,好像是回家了,白修斯的经纪人说,他好像是生病了!”

    “生病了?”桑枝一阵的奇怪,现在可是白修斯事业的上升期,这白修斯要不是真的病了,怎么会想出这样的理由来,这会桑枝沉思半天才对着小刘说道:“我知道了,你去派人多看着点要是有什么消息就尽快通知我!”

    “好的,桑姐!”这小刘虽说是不知道桑姐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可是小刘知道一定是跟肖菲有关系的,所以对于白修斯的事情这小刘自然是上心了,这会桑枝见找不到白修斯,也联系不上肖菲,自然是放弃了!

    见着时间差不多了,也有些饿了,就直接去了餐厅准备吃饭,只是桑枝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遇到一个自己不想见到的人,这个人桑枝没见过,但是只是一眼这桑枝就开始讨厌这个男人了!

    “你是桑枝?”桑枝刚刚坐下,就看到前面站着一个男人,在跟自己说话,桑枝指着自己询问道:“你是再跟我说话吗?”

    “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吗?”那个男人说着倒是很自觉地就坐在了桑枝的对面,这桑枝摊手看着那个男人继续说道:“你既然这样问我,那就说明你知道我是桑枝,有什么你直说吧!”这桑枝放下自己手里的东西,直接很认真的看着这个男人!

    而这个男人此时满眼笑意的看着桑枝,桑枝这才仔细大量到,这个男人面目清秀,倒是十分的英俊的模样,只是他的眼眸中有一股让人很是厌恶的感觉,桑枝总感觉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好像是原形毕露的感觉,无处遁藏的感觉!

    “你认识林鸢吧?”那个男人虽说是看的出来桑枝很讨厌他,可是他还是选择无视桑枝的表情,看着桑枝继续询问,此时桑枝一阵纳闷,这事跟林鸢有什么关系吗?桑枝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就直接对着那个男人点头,似乎是在等着那个男人继续说话!

    而此时那个那人起身对着桑枝俯下身子小声说道:“我是林鸢的前任!”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桑枝奇怪的很,自己跟林鸢又不是很熟悉,这林鸢的前任来找自己做什么,那以前的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吗?难道是来找门少庭的?

    “门少庭跟林鸢在一起,你不会是不知道吧?”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少庭怎么会跟林鸢在一起?”桑枝一阵的奇怪更多的是觉得这个男人是故意来找麻烦的吗,所以根本就没想搭理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倒是不生气,反倒是抬手示意桑枝坐下继续说道:“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日后怎么对付林鸢?”

    “我凭什么听你的?”桑枝不是一个人人摆布之人,自然是不会听这个男人三言两语就真的相信了他所说的,而那个男人一笑而过的眉眼间出现了一丝丝的狠戾,虽说是稍纵即逝的,可还是让桑枝给留意到了。

    “你叫什么名字?”

    “等到门少庭跟林鸢回来的时候,你自然是会相信我所说的话,那个时候你再知道我是谁都不晚!”这个男人故意在桑枝的面前故弄玄虚,而桑枝可没有这个心思,跟他在这里兜圈子,起身准备走的时候,却被这个男人给拉住了!

    “给我一点时间,我给你说说我跟林鸢的事情,你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这样你也能知道林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倒是十分的确信桑枝一定会听他的话!

    桑枝低头沉思片刻,就对着这个男人点头说:“好,我就听听你准备跟我说什么!”

    桑枝说完那个男人也跟着陷入沉思,我们是高中同学,那个时候一切都是无忧无虑的。十年前,我跟林鸢是因为球赛结缘的,因为她喜欢看,我喜欢打,所以我们的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那天是我们准备球赛的时候。

    刚才穆志月在布置战术的时候,球场里正在进行开幕仪式。王伟志对于此次比赛极其重视,不仅邀请了市里的领导,还组织了开幕仪式。

    短暂而精彩的表演赢得了全场阵阵欢呼,压轴的表演是请来了韩国一个流行乐团,他们嘹亮的歌声,激情的热舞,把现场气氛炒的极为火热。

    今天的足球场里坐满了观众,于雅中学的主场不大,能够容纳的观众也就六七千人,可是没曾想今天竟然涌进了万数人,除了于雅中学的同学外,楠木高中也来了很多同学,还有一些社会人事和学生家长。

    “我宣布,2005年度高中联赛开幕。”教育局长项跃进读完了一篇长长的演讲稿,脸上毫无表情,看不出喜忧。接着球场的广播里开始播放运动员,于雅中学和楠木高中的队员从球员通道里排着两条长队向着球场走进。

    李子杰无奈的随着李月河和穆志月走向了替补席,往球场上一看,吓了一跳,哇,这个场面也太震撼了吧,居然还有人做着各种标语在给两只球队加油。

    当然出现最多的标语是“刘海木,我爱你。”

    “刘海木,我支持你。”之类的话。

    刘海木表情严肃,虽说从小就开始练习足球,可是像这样正规的比赛他也是第一次参加,其实别说是刘海木,就是双方场上的其他所有人也都感觉到了比赛的压力。

    当然,张濂冰参加过甲b联赛,场上的气氛对于他的影响明显比别人小。再看双方的替补席上,一个个也是摩拳擦掌,恨不得把自己的腿长在场上的球员身上,个个表情也是庄重异常。

    唯一那个意外可能就是李子杰了。李子杰两只眼睛在球场上扫来扫去,双手不住的拍到着双腿,显得极其不耐烦。李月河伸手在李子杰的头上敲了一下,道:“你给我老实点。”

    李子杰撇撇嘴,嘟囔道:“都不让我上场,我还不老实啊。”比赛就在这样的情景下开始了。

    双方的队员还不太习惯比赛的气氛,尽管多数人都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可是现场火爆的气氛,明显与往年不同。

    犯规随处可见,失误也处处都有,裁判不得不一次次中断比赛,警告双方的队员。穆志月自己也是非常紧张,看着场上的情形,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很简单的传递,居然由于动作僵硬,而一次次失误,这种情形平时根本不多见。

    “大家不要慌,沉住气。”就在穆志月六神无主之际,对方的教练赵胜强走到了场边,大声的吼道。楠木高中的队员们看见沉着应对的赵胜强,那颗紧绷着的心慢慢的开始放松,可是于雅中学这边的情况居然没有一点好转。

    商同悦一阵阵感觉脊背发凉,那场失败比赛的阴影完全笼罩了全身,心里不由的默默的念叨,别出错,别出错,可是越是怕啥就来啥。

    一个简单的回传球,居然由于方向的偏差传到了对方前锋白宇的脚下。白宇此时正在陈志平和刘子龙的身前慢慢的游荡,突然接到了皮球,眼睛里闪过一丝困惑,接着把球往右一拨,加速,向着球门而去。

    刘子龙眼见不好,赶紧上前,可是由于动作僵硬,低着头跑步和同样动作僵硬的急急跑来的陈志平撞了一个满怀,两个人不由的向后倒去。

    白宇没想到眼前会出现这种机会,心里窃喜,这种机会,怎能错过,带着皮球绕过两人,向着球门飞奔。“白痴,你们干什么哪?”李子杰突然从替补席上跳了起来,手脚乱动,对着场上的球员大声的骂道。

    张濂冰却全神贯注在白宇的跑位上,刘子龙赶紧爬了起来,可是已经不可能追赶上白宇,白宇到了禁区点球点附近,身子重心一晃,只见张濂冰庞大的身躯正向左侧倾斜。

    “不好,白宇是假动作,队长被骗了。”刘子龙无奈的看着白宇把球射向了张濂冰身子倾斜的另一侧。“白痴啊,白痴啊,你们怎么那么笨啊,看,这就是不让我上场的结果,幸亏有张濂冰在啊,志月,快点把我换上去。”李子杰早已跳了起来,对着穆志月不断的叫嚷。

    陈志平气的脸都歪了,冷笑着道:“被谁骂白痴,也比那个笨蛋强,这让我们这些人的面子往哪里放。”

    刘子龙也是生气的看着场边,道:“切,那个大笨蛋。”足球场里的许多于雅中学的球员都有些生气,居然被李子杰这小子嘲笑。只有商同悦对于自己的失误显得忐忑不安,生怕场上的队员埋怨。

    “同悦,别听那个笨蛋的,他要是上场,估计现在连该迈哪只脚都不知道,别灰心啊。”刘子龙看到商同悦略带自责的表情,赶紧鼓励道。“你才是笨蛋。”孙艳峰终于控制不住脾气,冲着李子杰吼道。

    裁判被场上的情形,弄得苦笑不得,人家自家人吵架,还真不合适给牌。可是被李子杰这么一闹,于雅中学的队员们居然放松了下来,注意力慢慢的回到了比赛的现场,不再被球场上黑压压的人群营造出来的紧张气氛所干扰。

    穆志月忙着应付李子杰,也变得淡定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