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楠木高中的守门员,本来对于来球的方向判断的极其准确,可是由于球突然之间变线,向着球门的右立柱飞去,赶紧调整脚步,飞身而出,可是球速太快了,楠木高中的守门员,眼睁睁的看着足球在混乱的人群中贴着地面飞进了网内。

    掌声欢呼声,刹那间响彻球场。

    “他也会远射!”李子杰早已站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刘海木那脚远射,心里不由的发虚,自己拼命练习,可是穆志月就是没有教自己远射,可是刘海木居然也会这种连项流冰都不会的大力远射。天啊,这小子太强了。

    这是第一次李子杰真正承认刘海木的强大,虽然潜意识里,李子杰已经完全认识到了刘海木的能力,可是像刚才那样震撼李子杰的场景,还是第一次。

    李子杰颓废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自己拼命想要学习远射,就是为了在球场有种特长,现在看来,即使自己学会了远射,也不是独一无二的绝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李子杰竟然感觉到了小小的挫折。

    离比赛还有两分钟结束,可是破门竟然使于雅中学更加充满斗志,孟启军在比赛的最后一秒,一个漂亮的狮子甩头,把场上的比分改写成3:0。

    压抑的情绪彻底的被点燃了,球场上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于雅中学的同学们就像迎来节日一样疯狂。场上的球员手拉手向着支持他们的同学鞠躬表示感谢,可是掌声雷动,于雅中学的同学们竟然没有一个人退场。

    “董事长,你觉得这场比赛怎么样?”王晓路微笑着问道。王伟志坐在主席台上,远远的望着穆志月,道:“可能志月,此刻更加高兴吧。”

    “呵呵,是啊,没想到志月真的成了于雅中学的教练,看起来真帅。”王晓路赞叹了一声。今天,穆志月穿了一身深色的西装,显得极其郑重。之所以会选择如此着装,是穆志月看电视里,穆里尼奥、瓜迪奥拉等名帅指挥比赛的时候,都是一身西装,显得格外的潇洒。

    可是和对方主教练握手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有点自卑,虽然刚刚才战胜楠木高中球队,可是人家主教练张将近高了穆志月一头,再加上头发略微花白,显得极其成熟。穆志月装成熟不由的心虚。

    球员们都来到了更衣室里。大家都在相互祝贺,只有李子杰显得闷闷不乐。“嘿,裸奔男,怎么了?像是霜打了一样。”陈志平笑着说道。

    “他在苦恼自己没有上场哪!冷板凳的滋味不好受吧。”刘子龙说的话一针见血。李子杰一激灵就站了起来,现在的李子杰就像一只刺猬,别人不碰他,他都想扎人,更何况刻薄二人组主动挑衅。

    “你说什么?”李子杰愤怒的说道。

    “你看,你说话就是不注意,人家云少心情不好,你故意刺激他。”陈志平火上浇油。

    “啊,”李子杰怒吼一声,向着刻薄二人组冲来,身后一只巨掌死死的握着李子杰的胳膊。

    “你闹够了,没有。”张濂冰冷冷的说道。

    “我闹什么闹,你没听见他们是怎么说话的吗?”李子杰恶狠狠的说道。

    “你是第一次见他们这样说话吗?他们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张濂冰盯着李子杰。更衣室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这几个球员。刻薄二人组知道闯了祸,赶紧躲到了角落里,不再啃声。

    “大家都安静一下,我有话说。”张濂冰威严的说道。

    “今天的比赛,虽然我们获胜了,可是我一点都不开心,这并不是因为场上的局面,而是因为我们球队还存在一些其他问题。”张濂冰在所有人的脸上扫了一下,眼睛又回到了李子杰的身上,道:“咱们球队,队员一共25人,一场比赛加上替补也不过能够上场15人,还有10人主动只能坐在板凳上,今天不把一些事说清楚,恐怕,我们没有遇到东方双语和希望高中就自乱了阵脚。”

    李子杰犹在生气,眼睛里泛着血红,强自忍耐。“一开始,我就说过,球场上谁上场,需要王教练做出部署,我们这些人,对于王教练只能绝对的服从,哪怕王教练的安排是错的,否则,人人都当教练,那么我们球队就没有能够贯穿始终的战术,也不能形成强大的战斗力。”

    张濂冰松开了李子杰的胳膊,接着对李子杰说:“我知道你想上场比赛,我也知道你想为球队做出贡献,可是什么时候上场,必须服从教练的安排,哪怕是我自己,如果王教练觉得不应该我上,那么我也的老老实实坐在板凳上。”

    李子杰突然想起了在球场里与穆志月的争吵,这时再去看穆志月,却见穆志月不安的看着自己。

    穆志月看见李子杰的眼神,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道:“李子杰,对不起啊,今天冲你发脾气了,可是我真不是有意的,你是我在于雅中学的第一个朋友,更是我在于雅中学最敬重的人,我今天有点情绪失控。”

    李子杰低着头沉思了起来,刚入学那会,自己在高一一班,就是一个明显的另类,没有人愿意亲近自己,可是穆志月整天和自己说话,从来不管自己的态度有多恶劣。

    遇到事情的时候,穆志月一直默默在支持自己,从来没有过怨言。今天在球场上的事情,本来李子杰也没有当成一回事,只是自己没有上场,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刚才听到了穆志月的话,心里觉得惭愧。

    李子杰抬起头,对着穆志月笑了笑,道:“对不起,不是你错了,是我错了,是我太任性了,这支球队里,最应该支持你的人就是我,可是我老是给你添麻烦。不过,志月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让我坐多久的板凳我都愿意。”

    李子杰的话,瞬间让穆志月泪流满面,朋友,关键的时候最需要的是支持,而不是表面的和气。这两个年轻人,此刻心里都感觉到了极度的温暖。

    张濂冰笑了,一场危机终于扼杀在了摇篮里,道:“都愣着干嘛,该干嘛干嘛去。“子杰啊,我不邀请你,你就不来我家玩,唉,小虎倒是整天把你挂在嘴边。”朱雪美温柔的笑着,对着李子杰说道。

    李子杰一阵头疼,每次来小虎家,都会被朱雪美调侃几句,难就难在李子杰根本没有什么借口可以反驳,朱雪美就好像看透了李子杰的心思。“哪有啊,最近比较忙。”李子杰勉强,回答。

    “唉,是啊,谁愿意和黑社会交往哪?我们本来就是被人讨厌的角色,你说是吧,香草。”朱雪美说道楚楚可怜,眼睛里竟然泛起了泪花。

    李子杰明知道朱雪美表演的成分极大,可是心里却平白生了许多内疚。香草嘎嘎的笑了起来,这个女人,在朱雪美的表情都是穿着整齐,可是紧身的衣服难以掩饰夸张的身材,无端端让人多了几分遐想。

    “是啊,电视上不是演了吗?我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走私贩毒,*良为娼,谁会喜欢我们啊?”香草一边说一边笑,“可是,我们却有点冤枉啊,谁说当家的是干这个起家,可是学美姐这些年早就禁止那些违法的生意,否则王鑫强也不会窝里反,想要干掉当家的了。”

    “唉,这些事情,子杰怎么会相信哪?别的不说,就是院子里的保镖看着都让人害怕。你说咱不是黑社会,人家怎么能相信哪?”朱雪美依然一副凄苦的表情,好像在自伤身世。

    “虽然我们不做违法的生意,可是自保的能力还是必须的,否则真要横死街头啊。”香草说的可怕,可是笑的花枝乱颤。

    李子杰总算明白人家这出双簧的意思了,暗地里在自伤身世,实际却告诉李子杰他们已经金盆洗手了。“阿姨说笑了,我是最近真的很忙,你不信,可以问问小虎啊,我白天上课,下午训练,晚上还得特训,真的是时间有限啊。”李子杰虽然说的是事实,可是本心里对于朱雪美他们却存在戒心,多数时候也是有意回避,这话说的有点不够正义凌然。

    朱雪美慢慢的抬起头来,忧伤的眼神直盯着李子杰,看着李子杰心里发虚,自己那点小小的心思,怎么逃得出朱雪美的法眼。

    朱雪美突然伸出右手在眼睛擦了一下,李子杰只怀疑自己看错了,果见朱雪美真的掉了几滴眼泪,可是这个女人的眼泪可信吗?

    “子杰,我也不瞒你,原来小虎从没有对于自己长在这样的家庭里自卑过,可是自打认识你以后,慢慢的竟然厌恶我们这样的家庭,你说我这个当妈的怎么能不伤心哪!”朱雪美凄苦的说道。

    “妈,你说什么哪!”小虎不满的说道。

    “阿姨,以后我会常来的。”李子杰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朱雪美,只得如此回答道。

    朱雪美勉强的笑了笑,道:“真是好孩子,你看找了来本来是说正事,竟然扯到这些东西上了。好了,香草,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李子杰吧。”

    香草扭动了一下身子,那衣服穿着实在不舒服,道:“上次和你说的赌、球的事,你还有印象吗?”

    李子杰一惊,今天小虎让他来,李子杰已经隐隐的觉得,这和赌、球的事情有关,所以故意没有让穆志月来,生怕他过多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

    李子杰看着香草认真的点了点头。“前几天,有别的区的老大,来和当家的商量,也要在咱新城区赌、球,可是当家的拒绝了,可是人家虽然没有在咱区赌,别的区可是搞得风风火火,今天你们这场球人家庄家开出了的赔率以你们让两球获胜最低,刚才小虎打电话给学美姐得时候,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