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这些赔率的事情,李子杰也是查了一些,让两球的意思就是于雅中学能够以两球的优势获得比赛的胜利。可是李子杰仔细回想,刚刚踢完的那场球赛,只觉得比赛赢得极其艰难,可是赌、球的怎么会正确的预测到比分那?

    “香草姐,我们这场比赛确实是我们两球获胜,他们怎么会提前知道哪?莫非这场是假球吗?”李子杰疑惑的问道。“哈哈哈,”香草笑了笑,道:“你这孩子过于敏感了吧,敢去赌、球,除了上次我说的那些最坏的结果,人家也可以找专业人士来预测啊,你以为你们有多么了不起吗?人家正确的预测比赛的结果,难道不正常吗?”

    李子杰仔细一想,点了点头,穆志月经常也会预测一些比赛的结果,那些结果也与正式的比赛相差不大,看来这也是一门学问。“只是,我觉得他们背后必有高人,拿今天的所有的比赛来说,我统计了一下,人家预测对了八成多。这个比例可不小。”香草笑着说道。

    “香草姐,那你知道谁是幕后老板吗?”李子杰问道。

    香草摇了摇头,道:“找当家的是别的区的老大,不过看来就是别的区的老大也不知道,我也留心打听了一下,据说组织这次赌、球的人,别人都喊他南哥,可是本市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南哥,学美姐,你说会不会是?”、

    朱学美看着香草突然略显凄苦的表情,赶紧打断了香草的话,厉声道:“香草,别乱猜测啊,有些事该放下就放下,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朱学美和香草的对话,让李子杰一头雾水,张了张嘴,终于什么也没问。

    第二天一切对好像是很正常的模样,可是李子杰知道根本就隐藏着很多额东西,让他无从下手。

    “志月,这一次我们的小组赛胜利了,下一场我们跟那个学校比?”现在李子杰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凭着李子杰的记忆,他似乎还能记得赌场对每个比赛之间的赔率测评,李子杰想知道下一场比赛到底是否会赢。

    “是跟于雅中学!”穆志月说完之后李子杰就在脑海中寻找关于于雅中学的事情,李子杰清楚的记得,这个比赛的时候自己是1:2输给了于雅中学,可是李子杰却什么都没说,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到底是否正确,索性李子杰只能等到比赛结束之后,才能看看到底是否正确。

    两天之后第二轮小组赛就开始了,李子杰自然还是坐在候补席的,不过这一次李子杰不会跟上一次一样这么的不耐烦了,这半场结束之后,比分依旧是0:0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悬殊,穆志月有些担心了,看着队友的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下半场到底会怎样没人知道。

    “不用太担心了,对方也不见的好多少,只要保持现状这个水准跟状态我们是不会输的!”穆志月看到每个人似乎是有些泄气了,十分的不解,现在这个状态又没输,为什么各个都垂头丧气的!

    “是,教练!”

    而没人知道现在李子杰是最为紧张的哪一个了,若是继续这么下去那么0:0加时赛的可能性很大,那么赌场的概率不就错了吗?那所谓的八成是准确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子杰此时很认真的观察场上的每一个人,若是真的0:1了,李子杰一定要找出那个踢假球的人。

    不想上下的继续进行着,眼看还有一分钟就要结束这场比赛了,于雅中学的李东就好像是被得到了一股新的力量一般,步步为营的将刘子龙脚下的球夺过去之后,直奔于雅中学的球门,就连守门员都没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球进来,比赛结束了。

    李子杰瞬间就瘫坐在哪里了,不是因为输了比赛,因为即便是输了这一场进入总决赛还是没问题的,只是李子杰并未看到任何有人有问题,可是比赛真的输了,真的是0:1。

    每个人都十分头丧气的,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样的扭转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穆志月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孙崇光走到刘子龙的面前说道:“你脑子锈了吗?你不是说过球只要到你的脚下就不会被人抢走吗?”

    “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现在又用吗?我们的比赛输了!”孙崇光觉得十分的郁闷,若是刘子龙看好哪个球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谁知道刘子龙是这么的无能就看着球在自己的脚下被于雅中学的人给抢走了。

    “好咯,现在说这些没意思了,我们还是好好的训练,这一场比赛输了,不代表我们不能进决赛了。”这一次比赛之后两周下面的两场比赛于雅中学倒是都赢了,直接就进入了总决赛,不过李子杰的心情却更加的沉重了,李子杰知道这个比赛的结果跟那个赌场的结果是一样的,香草看着李子杰说道:“你找到那个踢假球的人了吗?”

    “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可疑的人,每个人都是很尽心尽力的在踢球,我根本就看不到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我也根本就不知道我到底还能做什么?”李子杰的沮丧在香草看来是那么的不堪。

    “李子杰,这点打击你就受不了了?”

    “香草姐,我真的找不到后面的比赛都是赢的,按理说踢假球的人应该没在我们队才对!”

    “你既然这么想那你为什么还这么的沮丧!”香草其实已经查出来了,于雅中学的人并没有踢假球的!香草只是想试验一下李子杰而已!

    “香草姐,你的意思是我没有猜错,真的不是我们队的?”李子杰似乎瞬间就明白香草的意思了,而香草只是笑笑并未说话,不过这一切尽在不言中,李子杰已经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香草在决赛前的最后一晚来到了赌场,看着区经理说道:“区经理,我现在下注应该是是没什么问题的吧?”香草的突然出现倒是让区明月十分的奇怪,这明天就要比赛了,现在才来,区明月不知道香草到底想做什么,不过区明月面上并没有任何的表现。

    “香草姐,您这是哪里话,您随时都可以来!”区明月笑的跟花一样,这不知道的还以为香草跟区明月的关系多好,自然李子杰是知道的。区明月拿出了最近的概率分析,李子杰清楚的看到自己最后一场的比赛队的是于雅中学,而且1:600的概率于雅中学会赢。

    自然李子杰知道这个概率的可信度极高的,毕竟小组赛的时候,自己对着于雅中学可是输了。“我看好于雅中学!”香草说完,就让区明月将自己那一百多万都压在了于雅中学赢。

    “香草姐,你可想清楚了!”

    “那是自然的,那一场比赛我也有看过,不过是1:0赢的,难道真的于雅中学就没有胜的机会吗?”香草说完很是妩媚的看着区明月在笑,区明月再一次低下头了,每一次只要跟香草对视,区明月就觉得自己不是自己了,所以区明月是真心的不敢跟香草对视。

    决赛当天,是在下海市最大的足球场举行的,要知道这里的面积足以容纳几万人,而当李子杰看着无一空缺的时候,自然是知道这场比赛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十分的期待的,当然李子杰知道那个赌博才是最大的噱头。

    这一次原本穆志月还是让李子杰候补的,自然李子杰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虽说李子杰觉得自己的射球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李子杰知道比起经验老道的刘海木而言,自己还是有些稚嫩的。

    比赛正在紧张激烈的进行中,而时间也一分一秒的流失了,李子杰第一次如此的紧张,还在上半场又是0:0,现在最为关键的就是下半场,只是没人想到下半场开始,对方就开始假摔!

    “该死的,你这是假摔!”面对刘子龙的呼喊,裁判可看不到这些认定刘子龙犯规,随即就被罚下场,穆志月十分着急,看了一眼李子杰,虽说知道李子杰向上场,可是穆志月最后还是决定让李月河上场,李子杰虽说十分沮丧,可是现在是最为关键的时候,李子杰不能被自己的小情绪给控制了,所以李子杰忍住了,没有让自己爆发,李月河上去之后,穆志月走到李子杰的身边说道:“兄弟,现在比赛最为重要,李月河比你有一定的经验。”

    “我知道。”李子杰看到穆志月如此的在乎自己的情绪,倒是感觉有些对不起穆志月了,只是情况并未好转在李月河上去没多久,陈志平就被罚下来了,这一次是穆志月上场的,眼看着事情就跟赌场内预测的一样,现在李子杰只能干着急了,若不是香草的电话突然打过来,李子杰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香草姐怎么样了?”

    “他们的战术就是假摔,让你们的人被罚下场,然后扰乱你们的心智,记住了,你务必要上场,你的射门是最为关键的!”

    “为什么?”

    “你先别管这么多,你们再过几分钟一定还有人被罚下场,这一次你能上吗?”

    “对,我是候补的,我能上。”跟香草讲完电话之后,李子杰的心情更加的沉重,果不其然项炳被发下来了,李子杰自热而然的上去了,跟上一次的比赛是一样的在距离比赛结束只剩下五分钟的时候,于雅中学一个人一起。这是这一次换成李月河了,李子杰心情七上八下的,生怕这个球会失败了,而李月河此时的心情估计比李子杰更加的不安,这个任意球的位置了离球门的位置还算是的比较近的,上半场无所事事,下半场一直都在被罚,此时于雅中学的人,都知道这个任意球的重要性在哪里,而越是这样的球,越是不容易进。